從文峰浩哥,看如何拍領導馬屁

從文峰浩哥,看如何拍領導馬屁

01.

最近,文峰這家美發美容店給我們科普了兩個知識點。

一個是文峰的創始人不叫文峰,而叫陳浩。

另一個是創始人陳浩有天眼,掌握萬物之規律,是首屈一指的三百六十行狀元大滿貫。

前者的資訊,百度百科上也有。後者的內容,則是第一次被其祕書披露。

這位叫白寅的祕書寫了一篇名為《祕書眼中的上海文峰美容美發集團總裁陳浩》的文章,裡面稱陳浩為浩哥,並對其事跡大書特書。

我們將其與馬屁文章整合起來,一睹浩哥真容。

要知道,我們的這位浩哥是擁有真才實學的,他開創了名為文峰的美容美發矩陣技術。

當顧客來到他的店裡,他會好言相勸,你的運勢將如何,通過美容美發就能實現逆天改命。

這些技術,浩哥從不藏著掖著,他常常小展神技,運用「六合還陽術」,治愈「一會兒臉色潮紅,一會兒暗淡無光」的女學員。

如果學員認真刻苦勤學,一定會領會到其中的要義:

「這六合還陽術能夠打通人體各個經脈,從而達到治病的效果,甚至可以讓瀕死、已死之人重新活一次。」

有了這樣諾貝爾醫學獎級別的技術,任何學員當然可以開店致富,造福鄉裡。

但浩哥目標更為遠大,他要「運用文峰,立志於讓國人年輕二十歲,長壽三十年。」

為此,浩哥平均每天睡4小時,加班加點地去改善國人的生命健康水平。

這是一種甚麼樣的精神啊。

皇天不負有心人,陳浩他成功了,在全國開了400多家門店,招收1萬多名員工。

還獲得了社會的肯定:

「第三屆中華十大管理英才」

「科學中國人十大新聞人物」

「2005年度中國企業十大最具魅力培訓師」

「2006年湖南省常德市支持新農邨建設十大功臣」

這麼勵志的雞湯教材怎能不啓迪員工們呢?

於是,祕書和員工們紛紛表忠心,他們創作了《十頌浩哥》《文峰校歌》《歌唱我們的文峰》,歌詞藏不住那滔滔不絕的崇拜之情。

「六頌浩哥懂陰陽,

七頌浩哥學習狂,

九頌浩哥是英雄。」

整首詞朗朗上口,又非常對仗,雖然詞作者顯示為陳浩,但我們有理由懷疑,員工們提供了巨大的靈感支持。

畢竟他們是真的在愛這個宇宙第一猛男。

他們寫各種文章誇燿,他們開會瘋狂鼓掌,他們眼神裡飽含熱淚,仿佛沒有浩哥,就沒有他們的人生一般。

誰讓浩哥無所不能呢?

「浩哥有奇功異能,浩哥參透萬物,浩哥可以穿越時空,浩哥可以飛過千山。」

在這其中,如果讓我選一個最佳員工,我一定會挑選攝影師。

他既把浩哥能歌善舞的一面表現了出來,他又領會了浩哥的指示精神,拍出了公司樸素而大氣的一面。

可以說,做到了起碼的對稱美。

在他的鏡頭語言裡,文峰公司不可一世的氣質昭然若揭。

02.

這些事也讓我想起恆大集團著名的「把球傳給許家印」的現象。

恆大第三屆職工籃球賽,高管隊大戰員工隊。

許家印代表高管隊出場,他身穿9號球衣,讓隊友倍感振奮。

他們突破至3秒區,也不自己上籃,偏偏要傳給他。前面沒甚麼對方壓迫,也不自己得分,偏偏要傳給他。

為甚麼要做得那麼複雜呢?因為得傳給圈外不遠處的許老板。

在他們眼裡,許老板是行走的燈塔,是勝利的星火,只能圍繞,不能疏離。

三分投不中沒關系,高管搶籃板,許家印只要負責進球;三分繼續不中沒關系,高管幹脆在籃筐下等著,一拿到球就傳給許家印,讓他再遠射。

而為了讓壯美時刻錦上添花,就需要對手的協助。

員工明明可以協防,偏偏願意露出巨大空擋,讓許家印投籃;明明可以去蓋帽,偏偏寧願自家人防自家人,以便讓許老板輕松出手投籃。

特別是對於紫色員工隊的6號球員而言,他主要精力是在防守自家16號,為了讓16號隊友不去幹擾許家印的投籃。

說的很繞口,但也很現實。

實在沒甚麼烘托高管隊的辦法了,就只能犯規,從根本上提高許家印的命中率。

乃至於,伸伸手做實際毫無用處的防守動作、故意傳錯球讓許老板進攻等行為都不值一提。

這一切是在許家印在場的時候發生的,他一下場,員工隊肆無忌憚地進攻起來,瘋狂地將比分從41比25,改寫到43比40。

場面十分焦灼,員工隊只差3分,但他們有反超的趨勢。

這時候許家印上場,籃下強攻,拿到關鍵2分,鎖定1分勝局,集團高管隊以45-44的微弱優勢戰勝了員工隊。

這一出老板危難時刻挺身而出的戲碼,恰恰又是高管們和員工們聯合導演的,目的就是為了暗示這樣的主題:

一支球隊想要運轉,的確可以離開許家印一段時間;但一支球隊想要取勝,則離不開許家印半步。

可以說,沒二十年的攻心計,玩不出如此跌宕起伏的套路,《紙牌屋》看了會沉默,《甄嬛傳》看了會流淚。

全場比賽下來,許家印拿下30分,沒有爭議地拿到了MVP頭銜。

助攻王則是副總劉永灼,8號,一個從進場開始就圍繞在老板身邊的人。

除了這些名譽之外,我們不能忽視其他改變命運的細節時刻。

那個打球時老態龍鐘的高管,一聽到比賽終場哨,百米沖刺進場內,為了和許家印擊掌相慶。

員工隊那些賽後瘋狂為高管們鼓掌的球員,好像是他們才是贏下了比賽的主角。

每個人把畫面搞得和和氣氣,才都有美好的前途。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戲份,每個人都需要死扣細節,記住,即使你是群演,也要貢獻出影帝級別的表演。

因為在恆大很多事情太多瑣碎,對於領導的無微不至的照顧,可能影嚮一個人的職業生涯。

網路上熱傳的資料《恆大集團各級領導客史記錄總表》,裡面記下了高管們完美主義的個人習慣。

有人要喝最新批次的礦泉水,有人房間濕度不能大於50%、溫度要保持26°,有人房間要有金粉色玫瑰花。

還有,

「不喜別人稱呼其中文名,可稱許總。」

「早餐點餐至房間,先送至祕書房間由祕書送至房間。」

可以想見,為了完成這些細節,員工們得做出多大的努力。

在其中,如果讓我選一個最佳員工,我也會挑選攝影師。

他通過極致的對稱美,拍出了恆大許家印的指示精神,而且避免了奢華。

同樣,在他的鏡頭語言裡,恆大公司那種永久強盛的面貌若隱若現。

03.

本來這事到拍馬屁的階段也就結束了。

大不了就是老板愛聽,員工會說的關起門來的事罷了。

但此時此刻文峰和恆大的現狀又提醒我不得不重新思考這件事。

那就是,員工們甚至幫助陳浩去幹壞事,為甚麼?

薪資待遇僅僅是一方面,畢竟照浩哥祕書揶揄的,「獎勵制度」其實不靠譜。

既然物質上的原因解釋不了太多,那往往就是精神層面的。

其實,無論是恆大、文峰、還是其他深度拍馬屁公司的一大特徵就是,領導猶如神靈、員工卑微似奴。

領導與員工的溝通,更像是在輸出權力。

而且在輸出的過程中,權力無孔不入地植入到員工的生活裡。

躲也躲不了。

有點兒像福柯說的全景式監獄,你的一舉一動當然不需要領導時時刻刻的監督,但你全部人生都處在了他的窺視下。

尤其是這種權力特別喜歡去滲透下班時間,但其實這些所謂的晚上11點的重要事情,往往第二天第三天都不一定需要推進。

它們存在的意義更像是表達領導無處不在、無所不能的意思。

員工永遠等著領導的資訊,於是員工在潛移默化中成為一個物品,其核心含義在於可控二字。

由於可控,也就能出現拍馬屁的種種怪談。

很多領導需要員工的諂媚,不是因為他們中了魔咒,只能聽好話,不喜歡苦口良藥。

非也。

而是諂媚能讓領導看到你的忠心。

就像「酒桌文化」是權力的服從性測試。

而且馬屁越是赤裸裸越好,這樣越能簡單粗暴地篩選員工。

隨著內卷越來越嚴重,權力的稀缺性越來越突出,更進一步而言,他們已經越來越見不得在自己的一畝三分地上有人不給自己諂媚了。

越來越需要員工唯命是從。

畢竟所謂的業績,最後常常是領導一張嘴的事。

只是有時候諂媚是可控的,有時候不受控了。

就像現在,我們完全可以想象,文峰公司的屢屢違法犯罪行為,恆大對於普通人造成的影嚮裡面,必然有企業人員不專註業務本身,而一心拍馬屁的因素在。

如果老板喜歡大過一切的話,那麼一家公司的生態總是有點兒詭異的。

這也是如今一些年輕人不熱衷上班的一個原因。

沒辦法,在職場中找到能讓自己開心的純粹之物,越來越難了。

來源: 雷斯林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