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外國武術大師比,我們只是裝X的初級階段

李小龍
文:王犀知

太極大師馬保國的比賽應該都知道了。叫囂了大半輩子,68高齡難得一次出手,被一50歲小伙兒三拳打挺了。

這兩天很多人笑話馬大師,都說他常年裝逼,終於被打臉了。但其實,老王我作為一個打小就混跡在武術圈的人,對這類事情見得多了,忍不住想說一句:

你們講馬保國師傅啥都行,單說他很裝B,還真的談不上。

馬師傅頂多是嘴巴欠一點,屬於口炮型選手,對記者喊:你打我啊;對張偉麗喊:你過來啊;對徐曉東喊:你來絞我呀……

除此之外,他還真談不上什麼太浮誇的表演。你們覺得浮誇,那是因為沒見過。就他這裝X水平,放在圈內的大師們面前,實在是不入流的。

01

首先,在國內,馬師傅的裝X就不夠看的。

對比另一個人,那個傳說中的名字——閆芳。

10年前,閆芳大師在收徒儀式上打徒弟一戰成名,玉手輕揮,抖得一群徒弟或是漫天亂飛,或是像觸了高壓電似的抽搐不已。閆大師從此成為國內裝X界的宗師級人物。

後來她在各個場合揍徒弟:

注意到最後那個不停轉的女徒弟沒有?

如此神功,但是你注意,她膨脹了嗎?沒有!閆芳會裝。她從來不像馬保國一樣口嗨。這麼多年了,你什麼時候聽過她說「你來打我啊」這種話?

後來央視慕名而去採訪報道,記者年輕,不懂事,非要親自體驗閆老師的武功。

這時候就看出閆芳跟馬保國的境界差距了,要是馬保國大師在這,肯定會說:來,你打我啊,我能接化發。

閆芳就不會說這種話,她說的是:行,你站好,吃我一掌。

只見閆大師對小記者發功,記者身後的徒弟們被震飛好遠,記者自己卻一臉懵逼的杵著,略帶尷尬。

那麼閆芳大師就這樣被拆穿了嗎?不,並沒有。面對質疑,她臉不紅心不跳,還能繼續裝,對記者說:你沒練過太極,所以感受不到我的功力。再配合一臉惋惜的神色,仿佛在嘆息小伙子沒有習武天賦。

她跟馬大師,一個是挨打,把主動權交在別人手裡,搞不好就要被人打得烏眼青,原形畢露;一個是打人,把主動權握在自己手裡,事後怎麼解釋都行。

這就是水平,這就是境界。

然而,閆大師代表的,只是國內的至高境界而已。和國外洋鬼子同行的境界,那還有相當的差距,只能說還是處於裝X主義的初級階段。

02

越南大師雄哥:空氣絞盤

先說我們隔壁,越南胡志明市,前些年就出了一位大師。

這位大師名字叫Huynh,融合越南當地眾家之所長,自成一派,門派隨他姓,名為Nam Huynh Dao,譯成中文叫:雄哥道。

這位大師,我們就叫他雄哥吧。

雄哥有個特點:只穿西裝,可以說是大師中的一股清流。其他大師都要穿道服、練功服,而他只穿正裝,西裝革履是標配,儼然是西裝暴徒的原型。

尤其是後面站上一排裸衣的徒弟,更反襯出大師衣不染塵的高潔形象。

雄哥的功夫,我取了個名字,叫做空氣亂流絞盤。

施展神功之時,他儼然一個指揮家,雙手有節奏的擺起來,徒弟就會好像被遙控著做出各種痛苦的反應。

雄哥跟閆芳比起來,最優秀的一點在於,他不僅自己裝得到位,帶出來的徒弟也都是資深演員,眼睛裡都是戲。

他們配合師父的時候,身上肌肉鼓盪,大汗淋漓,卻仍舊不低雄哥信手一揮。

事後,再加上一臉心悅誠服的小表情,狂熱的鼓掌,雄哥的形象頓時偉岸起來了,相比之下閆芳大師的徒弟身材管理不到位,演戲也略顯浮誇,像是影視城的玩票群演。

雄哥給我們上了一課:裝B,不能光自己裝,大家裝的好,才是真的好。

03

日本大師 柳龍拳 殺氣震懾大法

再說我們的另一個鄰居日本,歷來習武之風濃厚,大師輩出。

有一位大師,前後各推五百年都找不到能超越他的存在。在他面前,閆芳也得執弟子禮,叫他一聲前輩。

這位大師叫柳龍拳。

據說他當過和尚,禪修多年大徹大悟,得佛祖夢中傳法,頓悟了各家武學,將合氣道、柔道、中國氣功熔於一爐,創「大東流合氣道」,走上了裝B之路。

柳大師逢人便說,自己縱橫江湖數十年,職業對戰200餘次,未曾一敗。

當別人被震懾住後,他往往還會平淡地補一句:我打人從不超過3秒,同時流露出高手無敵的寂寞感。

大師開有自己的道館。按照他自己的說法,因為找不到對手,於是大師每天日常就是:打徒弟。

他還動不動就百人斬,讓全館的弟子一起上,他單挑一群弟子。

隔空戳指,好像六脈神劍:

輕輕揮手,弟子們飛出;一個瞪眼,弟子倒下;手指轉動,弟子在空中兩個後空翻轉體落地。

有記者去採訪,問大師:您是怎麼怎麼做到的?

柳大師說:因為我有殺氣。來,感受一下。

2006年,柳大師已經65歲高齡了,可能是打徒弟的日子太過單調枯燥,再裝B也沒什麼意思。

柳大師於是想出了一個新玩法:給大家一個挑戰自己的機會,任意門派,不限規則,都可一試——來打我呀!

消息一出,江湖震動,別人都在觀望,一個傻不愣登的無名小卒跑來應戰了。

這個人叫岩倉豪,就一武術業餘愛好者,井底之蛙不知天高地闊,有點像是日本版的徐曉東。

同年11月,比賽開始。柳大師擺好起手式,如淵停岳峙。

岩倉豪明顯有些心虛,外圍遊走不停,不敢輕易近身。

柳大師隔著兩米開外發功,一連串咒印打出,嚇得岩倉豪連忙低頭查看,想看看傷哪兒了,結果發現:唉,好像P事沒有。

於是他索性一咬牙,上去右手揪著大師的袖子,左手捅出三記後手拳,搗在柳大師面門上,大師捂著臉就躺下去了。

 這一戰,大師崩了兩顆門牙。

一時江湖嘆息無數,馬大師,不,柳大師你這是何必呢,猥瑣一點!塔下猥瑣一點好不?

只要不出手,等你百年之後,一代武聖之名沒跑了呀。

差一點點,裝B界的桂冠就是你的呀。

就差一點點。

04

美國大師 喬治·迪爾曼 隔山打牛神技

說了日本,再說美國。不要以為美帝就沒有大師,他們既有科技,也有神功。

喬治·迪爾曼就是美國最前沿的大師之一,此公97年就入選過「黑帶」雜誌「名人堂」的年度導師。

他名氣極大,資歷深,信徒無數,裝起X來一般人拍馬趕不上。

喬治學的號稱是空手道,但和凡人練得不同,他的空手道江湖稱之為:心靈空手道——隔山打牛神技。

喬治大師也經常拿徒弟來練手。比如隔著一塊布,他在另一邊發功,徒弟站在這一邊,一、二、三,聞聲而倒。

喬治的境界高在哪裡呢?

別家大師只會動手、口嗨,他不僅動手,還會寫書、發論文,用理論武裝實踐。

他開創了很多專屬名詞,什麼壓力點藝術啦、「無接觸淘汰」、「Kiai淘汰」、把聲波技術融合於實戰……等等,又出書、又發論文拍教程,搞得有聲有色。

95年他出版了《高級壓力點格鬥》、99年出版了《壓力點空手道》、2002年出版了《人道壓力點自衛》,好多人買。

據說有人看了他的書後想學以致用,後來在街頭被打得很慘。

喬治有一張裝X法寶——和李小龍的合照。

一旦有人質疑他,喬治就會拿出合照說事:我當年跟布魯斯李干過架呢,貨真價實。

隨著這個大師越裝越大,終於,美帝被震驚了。

2005年,美國《國家地理》扛著機器來找喬治大師,節目名字就叫「它是真的嗎?」做了一整期節目來採訪,跟拍,想發現喬治大師神技的祕密。

當時的記者也是小年輕,自告奮勇舉起手,「大師,我也想挨打。」

喬治大師勉為其難的答應了,對著那小子發了半天功,折騰得滿頭大汗,小記者一臉無所適從,不知道自己要不要配合倒下。

後來喬治大師沉思良久,一臉惋惜的說:

小伙子,你不夠虔誠啊,我的神功作用不到你身上;當然,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你的舌頭在嘴裡放錯了位置,會導致你氣機不對,所以打不倒你。

你要不考慮報個班,下次爭取讓我打倒?

記者:……

通過這些大師,我們可以發現一個共性:

這些中外武學大師,真正裝X水平高的,都是只打徒弟,絕不會自降身分,叫囂著讓外人揍自己。

可嘆柳龍拳,一代大師,行差踏錯,從此不復巔峰。

而今我們的馬大師更是可惜,放著閆芳大師的路子不模仿,偏重蹈了柳大師的覆轍,非要對別人喊:來打我呀!

在這場大師之間的比斗上,我們還有差距,缺了靈魂人物,仍舊任重道遠。

祝願大師早日康復,重新站起來扛大旗。

當您衝動了想去打真架的時候,請千萬記住一句話:猥瑣發育!別浪!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