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姐迷你裙盛衰簡史

空姐迷你裙
利維坦按:
現在回看那段历史,你或許也會發現,「物化女性」與「女性平權」是如何展開的,而前者,在特定的時期卻頗有市場,尤其是在廣告行業:

上世紀70年代的香煙廣告充滿了性別歧視和性暗示:「向她臉上吹一口煙,她甚麼都聽你的」。© Weird Universe

幾十年過去了,物化女性和性別歧視有所改觀嗎?好像情況並沒有甚麼本質上的好轉,相反,有研究指出,近年來性別不平等的現象日益突出。

(bristoluniversitypressdigital.com/view/book/9781529219494/ch005.xml)

1958年,新入行的空姐正在得克薩斯州美國航空學院接受培訓。© Peter Stackpole/The Life Picture Collection/Getty Images

「我是謝麗爾(Cheryl),飛我吧(Fly Me)。」

這是1971年美國國家航空公司以空姐為主角的廣告,而這不過是競爭激烈的美國航空業中又一項「性營銷」策略。當時,航空業受到嚴格監管,美國民用航空局統一制定票價和航線,但各大航空公司可以掌控營銷,空姐於是成為了主要賽場。

第一批空姐中,有些人是二戰飛行員,在女子航空勤務飛行隊(Women Airforce Service Pilots)服務期間主要執行非戰鬥任務。但到了和平時期,「我們能行(We Can Do It)」的精神被保守的性別角色固有思維所替代。

20世紀50年代,隨著飛機旅行的風頭蓋過火車旅行,當空姐成了中產階級年輕女性的一次華麗冒險,讓她們逃避成為當老師、護士、速記員或家庭主婦的命運。但這不是一份容易獲得的工作,也稱不上是一種絕對自由的生活。

20世紀70年代太平洋西南航空公司的空姐。© SDASM

空姐這一行競爭激烈,職位空缺非常少。大多數航空公司要求應聘者具有大學學历,面試官會篩除那些外形不符合公司審美要求的女性。空姐必修學校會教授如何保證乘客的基本安全,讓他們感到舒適,此外還有姿勢、化妝和身材管理之類的課程。

一旦上崗,空姐要在飛行前稱重,並且可能會被迫穿上束腰或者其他塑形內衣。不同航空公司會有不同的妝容要求。空姐穿制服抽煙會被罰款。並且,無論一名空姐的發型多麼完美,臺步多麼優雅,無論她多麼專業,多麼敬業,她都不能結婚,不能懷孕,年輕也不能超過30歲。

太平洋西南航空公司讓員工穿上迷你裙和長筒靴。© SDASM檔案

在50年代,坐飛機是一種很奢侈的出行方式,通常是富人的特權。在飛機上,身著家庭主婦式樣制服的空姐用托盤呈上晚餐,倒上雞尾酒。當商務人士成為通勤航班的主要客戶,特別是在較小的區域性航空公司中,制服式樣就多樣化了起來。

布蘭尼夫航空公司(Braniff International Airways)的廣告上有這麼一句:「您的妻子知道您和我們一起飛嗎?」在這場你追我趕的制服競賽中,太平洋西南航空公司位居前列。上世紀60年代末,該公司的空姐全都身穿五顏六色的迷你裙,腳蹬長筒靴,70年代初又興起了熱褲。

雖然空姐的角色既是充滿母性的服務人員,又是性幻想對象,但她們卻在航空業內部力爭變革。在整個60年代,空姐向平等就業機會委員會(Equal Employment Opportunity Commission)提起訴訟,援引1964年《民權法案》(Civil Rights Act)第七章,起訴航空公司性別歧視,要求終止其解僱已婚、懷孕或大齡女性的規定。

之後幾年,空姐屢訴屢敗,但終於在70年代初得到積極回應,這為改變航空業勞資關系的法律優先權奠定了基礎。她們也為男性成為乘務員鋪平了道路,這才有了「空乘人員」一詞的出現。1978年,卡特總統解除了對航空業的管制,允許區域性航空公司開展價格戰,而非迷你裙戰。熱褲和長筒靴的喪鐘隨之敲嚮。

1961年,在密蘇裡州堪薩斯城,一群年輕的法國和德國女性在環球航空公司的空姐學校課上討論姿勢的問題。© Michael Rougier/The Life Picture Collection/Getty Images

1958年,斯堪的納維亞航空公司的3位空姐正在紐約觀光。© Peter Stackpole/The Life Picture Collection/Getty Images

1951年,美國聯合航空公司空姐的飛行前檢查。檢查事項:帽子是否戴正,妝容是否幹淨,頭髮長度是否合適,襯衫是否整潔,佩戴徽章,摘除人造首飾,制服平整幹淨,露出襯裙,絲襪無褶皺,皮鞋有光澤。1980年5月15日是美國聯合航空公司空姐服務50周年紀念日。© SDASM

1971年,在邁阿密,美國國家航空公司的空姐謝麗爾·費奧拉萬特(Cheryl Fioravante)成為了「飛我吧」(Fly Me)廣告活動的主角。全國婦女協會(NOW)試圖阻止這項活動,稱它是低俗的。© Underwood Archives/Getty Images

1967年,美國航空公司一位身穿制服的空姐在飛機上擺拍,這是該航空公司廣告活動的一部分。© Susan Wood/Getty Images

20世紀70年代左右,太平洋西南航空公司的空姐。© SDASM

1968年,三位得克薩斯西南航空公司空姐。© Alan Band/Keystone/Getty Images

1972年,得克薩斯州西南航空公司的空姐穿著熱褲和皮靴。該航空公司的座右銘是「性感才是最賣座的」,航班上提供的飲料名字都帶性暗示,如「激情潘趣酒」和「愛情魔藥」。© Alan Band/Keystone/Getty Images

20世紀70年代左右,太平洋西南航空公司的空姐。© SDASM

巴哈馬航空公司的空姐。© Pinterest

布蘭尼夫國際航空公司(Braniff International Airways)的空姐身著埃米利奧·普奇 (Emilio Pucci) 設計的制服,1965 年。© Courtesy Braniff International Public Relations Archives

1971年,美國休斯航空公司空姐在客機機翼上的合影。© Museum of Flight

1973年,一名身穿太平洋西南航空公司制服的空姐。© Museum of Flight

當時航空公司的主要客戶多為男性,在宣傳廣告上物化女性十分普遍。© Museum of Flight

一名泛美航空(Pan Am)空姐在為頭等艙乘客提供香檳。© Tim Graham/Getty Images

1969年,倫敦希思羅機場,三名法航空姐身著巴黎世家1969年設計的新制服。© HuffPost

上世紀70年代,一名身著新制服的西南航空公司空姐。© HuffPost

1971年,美國西南航空公司空姐。© Museum of Flight

【到上世紀80年代,多數航空公司已經停止使用空姐(stewardess)這一稱謂,改為空乘人員(flight attendant)】

文/Brendan Seibel譯/Rachel

校對/Yord

原文/timeline.com/sexy-stewardesses-were-exploited-by-airlines-8dd8f3d297b1

本文基於創作共同協議(BY-NC),由Rachel在利維坦發布

文章僅為作者觀點,未必代表利維坦立場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