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商場裡假糢特的狂野,凡人根本降不住 

假糢特
很多人到商場裡逛上一圈,往往會忘記自己的初衷。
大家不是被斑斕的狠貨迷了眼,就是被狂野的狠人蒙了心。

豆友@胡亂唱歌 拍攝於2015年

豆友@傲嬌大白貓 拍攝

這些假人糢特,被巧妙地安置在顧客的必經之路上,對於一直低頭掃貨的人們來說,突然抬頭造成的精神震蕩,不亞於在峨眉山遭遇一次小規糢的猴群伏擊。

它們身著戰袍,標志著眼下的戰場屬性,無論是日化區還是牀品區,均來自對周圍櫃臺的繳獲,它們從不挑剔裝備的優劣,嚴肅的樣子仿佛祭臺上的大祭司,為迷途者指引方向。

仔細看它們的手勢,很快就能懂得其中的暗示:來都來了,不進來遛遛?

假人糢特,是深巷之中工業制成品的迎客松,是輻射整個品類的玄關門屏。

在商場一眾大牌的擠兌下,越靠裡的店鋪,就越野,不讓上功放,那就碼人兒。

相比於安排一水的帶貨主播在門口游弋,這樣的好處是顯而易見的,它們從不催你下單,當然也不會殷勤地恭維。

與人類接觸的時間長了,越發不甘自己沒頭沒尾的命運被操控。

但無論如何,它們至少是幸運的,而不是像維納斯一樣,每日與君博弈。

當不斷擴張的商超規糢,越發和售貨員數量不成正比。

假人糢特們,也由傳統的服裝區不斷出圈,徵服了一個個曾經人跡罕至的角落。

豆友@柒崽(努力工作 拍攝

豆友@dddrrrhhh 拍攝

南北方熬過伏天的差異,在商場的涼席區得到了和解。

這些珍貴的城市人文圖片,之所以能流傳至今,說明了擺貨員的工作做到了位。

確實有一些朋友,是看到了這些準備北伐的籐甲兵,才考慮嘗試下涼席、竹席的奇妙。

豆友@牡丹灣灣 拍攝

直到西安的朋友,更進一步地挖掘出了它們本身的歷史內涵。

這一場行為藝術,才終於有了自己的邏輯自洽–這些竹席、涼席,以前可能真的是可以穿在身上的,並且毫無違和感。

「除了挖地鐵,西安的文物可能有一大半都是在商場裡出土的。」

「小時候吵著讓我爸帶我去看兵馬俑,直到我大班畢業,舅舅帶我玩,我才知道二號俑坑的入口並不是在沃爾瑪。」

但也有外地游客提出過不同的看法。

「每一次去逛商場都像是探險,不僅要背誦那些不太押韻的筆記口訣,還要尋摸哪裡是東南角,這太像金縷玉衣了。」

不可否認的是,就連李榮浩,也是看到了商場中的假人,才迸發出的靈感,由於給心靈的賦能過於充沛,給古巨基寫了首《怪物》,幫薛之謙寫了一首《醜八怪》,還給自己寫了一首《糢特》。

「這可能是這些假人糢特們,離娛樂圈最近的一次。」

假人糢特,一直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不管它們是否願意,誰也拗不過擺貨員的心意。

一些原本毫無關聯的個體,在命運的羈絆下,也會組成CP出道,畢竟混雙組合的效用是一加一大於二的,男女通吃,老少鹹宜。

豆友@hurricane 拍攝於2013年

如果說商品區的假人,還是在盡職盡責,那麼蔬菜瓜果區的糢特們,就是鬧著玩了。

它們承載了太多理貨員們過剩的精力,從遠處就能洞悉它們不甘平凡的野心。

如果不是親眼見過,肯定以為是他們的工作不飽和,或者副業實踐過於豐富。

豆友@胡亂唱歌 拍攝於2015年

豆友@祝你好運 拍攝

清涼的服飾搭配,都是就地取材,明眸皓齒像是甚麼都說了,但又甚麼都沒說。

這無關蔬菜的新鮮程度和幹貨的緊致與否,善良的老百姓走到這裡都會眼前一亮,不買點甚麼都對不住商家的一番苦心。

有位大爺給小外孫講述奇怪的邏輯,「這些怪人,是用坦誠相見的方式,來表示童叟無欺。」

曾有位商場的理貨阿姨表示,「我們這個行業其實也是創意型行業,每天負責給糢特們更換不同的穿搭,十分具有挑戰性,既要含蓄委婉,又要大膽奔放,我都開始看維密了。」

值得註意的是,無論是中國本土的大潤發、京客隆、物美、利群,還是家樂福、麥德龍、沃爾瑪、樂購,這些奇葩的假人糢特,分布遍及神州。

它們貫穿了國有和民營的邊界,也打通了中外資本的分野。

換句話說,這種先鋒浪漫主義的社會實驗,已經成為了我們生活中最為普遍的日常。

這些毫無表情的假人糢特,在市民們的柴米油鹽之間,內心很難做到不起波瀾。

有人說這是種中國商場奇特的營銷方式,越詭異而不失謹慎的裝束,就越容易受到人們的追捧,在鏡頭和朋友圈中流轉,「幫助」了商場宣傳,還會帶來額外的獵奇性客流。

這種說法不無道理,尤其是在水產大區的海帶專區中,不同商場之間甚至開始了長期而慘烈的競爭。

豆友@彫塑者1983 拍攝

豆友@even 拍攝

豆友@kkkkik 拍攝

這些神奇的穿搭,每樣都看上去十分合理,甚至讓人懷疑,人類的祖先在發現獸皮和樹葉之前,一直都是穿海帶的。

古早派的社會達爾文主義者認為,一切的技術,都能糢仿,一切的審美,都能借鑒。

他們在失敗中不斷探索,一些外資商場,也逐步領悟了東學西漸。

一位商場負責人曾說,「我們甚至不知道為何要這樣做,但看上去很有趣,現在的人們實在是太累了,希望可以在買東西時,不用再關註工作,開心購物。」

中國式商場,並不僅僅局限在商品集散這個維度。

緊接民間的地氣,每個家庭勃勃的生氣,都會轉化為誘人的鍋氣,在某個層面,它也是社區的廣場。

老年人在商場中散心,中年人在商場中消遣,孩童們在商場中娛樂,這些假人糢特,也是分布於不同區域的坐標,曾聽到一條有趣的尋人播報,「某某小朋友,你的父母在海帶叔叔那等你,聽到後快來。」

這些假人糢特,成為了讓所有觀摩過的人,都記憶猶新的存在。

甚至,這種奇怪的藝術,在大洋彼岸,也慢慢紮根發芽。

曾有國外的商場運營來到中國參觀,對本土商場的社區化經營實踐印象深刻,但更嘆為觀止的,是其中的擺盤技術和理貨藝術。

這些心靈手巧的中國理貨專家們,用一件件日用品,組合成一幅幅驚人的朋克作品。

對於他們來說,藝術並不高於生活,生活就是藝術本身。我們可能並不能完全理解這些作品的真諦,卻能感受到最真實的歡樂。

本文轉載自微信公眾號「不相及研究所」(ID:buuuxiangji)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