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不足而苟約固守,發再多的毒誓也沒用

發誓

文:胡錦成 

讀李叔同,為一句話點贊,其人曰:信不足則多言。

再讀比李叔同早了將近二百年的陳宏謀的《養正遺規》,發現其中也有這句話,一字不易。

然後,又在比陳宏謀大了將近七十多歲的朱柏廬的《朱子家訓》(又稱《朱子治家格言》)上看到了同樣這句話。

中國古人很少有標註引文出處的習慣,這倒並不是因為他們刻意的想剽竊前人的學術成果,而是因為在過去幾千年的多數時間裡,寫文章是一件風險係數很大的事情,著書立說在很多人看來是」為稻粱謀「 的一件不得以而為之的事情。一旦哪句話說錯了腦袋就沒了,誰管你是從哪抄來的呢?再說,萬一你抄的那個人恰恰是皇上不喜歡的人,比如是朱重八不喜歡的亞聖孟子,你可要倒大楣了。

所以,為了生活實在不得不寫點什麼的時候,也往往假託一個子虛烏有的人,比如:列禦冠

忘了是在哪一本書上看到胡適(?)曾論證屈原也是個虛擬人物,是淮南王劉安花錢僱一幫寫手編出來的。也許是怕將來有一天有考古學家挖他的墳,檢測DNA,就讓他跳河了。

真的假的?天知道。

除了「 信不足則多言」,《朱子家訓》上還有這樣一句話:苟約固守,信之賊也。

信不足則多言,很好理解,就是信用不夠好的人總是絮絮叨叨,喋喋不休,不斷地向人保證。為毛?你信用不好呀,不能一言九鼎、一諾千金,誰信你呀。

「 苟約固守,信之賊也」呢?就是隨意撕毀協約,頑固地堅持自己錯誤的想法,其最終結果是會讓自己的信用崩盤。

中國人的價值觀從「 忠孝仁義禮智信」到「 8榮8尺」再到24個字,始終沒有少了「 信」字,但事實上,在中國人的處世哲學裡,最不當回事的也就是這個「 信」字。可以說,幾乎所有的中國「 智慧」都是在玩這個信字,比如:兵不厭詐

當然,把「 兵不厭詐」用在戰爭中倒也無可厚非,但用在其它方面,黎叔說:後果很嚴重!

黎叔姓胡不姓黎,在《天下無賊》裡,黎叔自我介紹曰:「 鄙人姓胡名黎,蒙道上人厚愛,稱我一聲黎叔」。

胡黎者,狐狸也。黎叔是個老狐狸。

單幹的賊一般是不用講信用的,但道上的賊卻是要講信的,不然沒法在道上混。

曾經有一個出於本地的笑話廣為天下傳揚:許多前某南方一派出所抓到了幾個小偷。一審,小偷自供是​​JMS五百小偷下江南,於是舉國嘩然:這JMS到底有多少小偷呀,僅江南小分隊就有五百個。那時又沒有微博微信,電視和報紙還要收錢,害得我JMS的民警逢南方人就上前解釋:五百小偷不是五百個小偷,是五百的小偷,是活動在JMS第五百貨商店一帶的小偷,一共也沒幾個,都在掌控中。

小偷也是有組織有紀律並且守信用的,幾百的就是幾百的,不可以越界作案。

警察自然不會騙你,那時代,警察和小偷也曾經是命運共同體。

首次聽到這個段子時,我還是個中學生。若干年後,在火車上,有從南方來游的同車人,對五百小偷心有餘悸。在檢查了我的教師證之後,一再詢問,是不是一下車就會被五百小偷偷個精光?我告訴他,放心,這裡的小偷很守規矩,也很講信用,你只要不去五百就沒有問題。更何況,早特麼就沒有五百了。

不信?那我問你,如今你到哪個城市還能找到五百?一百都未必還有了。

多數的小偷都是講信用的,作為賊王的黎叔,更要多講一點信用。沒有信用,黎叔說:人心散了,隊伍就不好帶了。

信用是一個組織產生凝聚力的重要保證。國家也是一個組織,國家也要講信用,國家的信用就是國家的軟實力。

一個國家講不講信用,看它的貨幣就知道了。

1980年,0.68津元兌換1美元,到了2009年了250萬億津元兌換一美元,如果算上在2006年用1000舊津元兌換1新津元,那就是25億億舊津元兌換一美元。 1980年的25億億舊津元約合37億億美元,是人類有史以來財富總和的不知多少倍。換言之,所有1980年的津國大款無論在銀行里存了多少錢,在不到30元的時間裡,其所代表的財富都無限趨近於0。

一種主權貨幣的本質是一個主權國家的欠條,貨幣的貶值實質上就是一個國家的失信,失信不論對於一個人還是一個國家,其後果都很嚴重。

造成貨幣貶值的最主要的原因是超發貨幣,貨幣超發是一種失信,但這種失信往往只是損害於內,還不至於招來外邊的干預。但另一種失信於外「 苟約固守」,其結果很可能就是江山不保。

兩宋,是中國古代經濟和文化最發達的時期,能有這樣的成就,歷代皇帝對太祖皇帝所立的「 不殺文人」的契約的遵守是一個最為重要的原因。但對外,頻繁的撕毀協約,是兩宋分別亡於金和蒙的主要原因。

徽宗皇帝即位不久,金人聯宋伐遼,許諾的好處是給宋燕雲十六州。一看有這好處,北宋立馬撕毀與遼國的盟約,聯金滅遼。當時遼國駐宋京的大使當庭哭罵:「 遼宋兩國,和好百年,盟約誓書,字字俱在。爾能欺國,不能欺天!」

我大宋的回答是:之前簽合約都是韜光養晦的Historical documents,現已經過期作廢了。

然後,遼使們有的被追打得頭破血流地跑了回去,也有沒跑得了的,被愛宋青年們亂棍打死了。

再然後,宋金聯軍合力滅遼。滅了一半,方臘造反了,宋扔下金撤軍鎮壓方臘,讓金獨自滅遼。等遼被金滅了之後,拿到燕雲十六州的宋,把答應好的物資補償契約又撕毀了,然後是被打、簽約、再違約、再被打。每一次簽約前都說盡了好話,發盡了毒誓,最後還是違約,直到兩個皇帝被抓去「 坐井觀天」了。

公元1127年,北宋滅亡。

北宋滅亡80年以後,1206年,蒙古與金發生摩擦,南宋故伎重演。也是毀約,追殺使臣,甚至是掩殺簽約後撤退大軍的殿後部隊,將其稱為大捷,然後違約、被打、發誓、簽約、再違約、再被打,再發誓……直到最後徹底惹怒了蒙古。

公元1279年,南宋滅亡。

蒙宋之戰的第3場是1267年開打的,一開打宋軍就一敗塗地。然後又是宋遣使求和,承諾絕對按時納貢。忽必烈命人抬出兩國之間近百年來的所有契約,有好幾箱子,他對宋使說你從中只要找出一份你們兌現過的,蒙古大軍立即全部撤回,永遠不犯南宋。

結果,當然是一份也沒有。

兩宋的亡,亡在苟約固守,亡在言而無信。當信不足時,再多的賭咒發誓也沒有人當回事了,自然也就無法挽回滅亡的命運了。

而那些拳頭不硬嘴巴硬,只會追殺使臣,只會高呼雖遠必誅的「 雷雷」們,不論是「 遺民淚盡胡塵裡」的150餘年,還是「 宮闕萬間都做了土」的80餘年,他們及其子孫所遭遇的悲慘命運,一點也賴不著別人。

還有啊,那些武俠小說裡神功,不是現在不管用,那時候也不管用,從來就沒管用過。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