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人人都恨紮克伯格

紮克伯格

去年底,美國有家叫《新共和》(The New Republic)的雜志,搞了個名為 「2021 美國年度大惡人」 評選活動,而獲得這一 「殊榮」 的倒霉蛋,則是當下知名的硅穀科技大佬:馬克・紮克伯格

image

・「紮克伯格是 2021 年度惡棍」

乍一看,這評選沒啥道理。

因為今年小紮所做的事兒,無非也就是吹噓元宇宙和給自己公司改名,將 Facebook 改成了 Metaverse。

雖說看著不太靠譜,但為甚麼就成了全民公敵。

可實際上,就算這個 「大獎」 今年不頒給紮克伯格,也總有一年會頒給它。

因為不僅僅是在美國,在全球各地,都有無數人,早就煩死紮克伯格這小子了。

老實講,作為 Facebook、Instagram 和 WhatsApp 等多個應用的實際掌門人,馬克・紮克伯格被大家所厭惡,這個事兒本身並不奇怪。

畢竟這年頭,基本上每個科技富豪身上都有一堆黑點:

馬斯克因為自己的瘋狂構想,成天被人揶揄為 「吹牛不上稅」。

比爾・蓋茨則因新冠和疫苗,喜提 「陰謀論之王」 的衊稱。

而貝索斯則因對太空旅游的執念,而被網友送上了 「您就別回地球了」 的美好祝願。

可上面這些人,和紮克伯格所受到的那些指責和中傷相比,實在是不算甚麼。

2020 年《福布斯》的一篇調查報道中提到,在美國,紮克伯格可是比 「懂王」 川普還要令人感到厭惡。

在全美大型科技類公司 CEO 的人氣評選裡,小紮收獲到了最多的負面評價,有 4 成參與調查的人甚至希望他最好能趕快辭職。

而如果你覺得上述數據還是比較抽象,那麼就來聽聽大家對紮克伯格的具體評價吧!

知名樂隊平克・弗洛依德(Pink Floyd)的成員羅傑・沃特斯,稱小紮為 「白癡(Idoit)」。

當小紮拿著一大筆錢找到他,請求他在 Instagram 的廣告裡使用他們樂團的歌曲時,他口吐芬芳:「F*ck You.」

與之相比,美利堅大制片人肯・伯恩斯則顯得比較文明,在《紐約時報》的一期部落格裡,他稱紮克伯格為 「國家公敵」,並指責他的所有財富都是 「骯髒的」。

演員薩沙・拜倫・科恩嘲笑小紮不過是 「機器人男孩(robot boy)」,放別的公司早就被董事會給開了。

而管理學大師湯姆・彼得斯則直抒胸臆,說紮克伯格就是個 「徹頭徹尾的混蛋,毫無可取之處」。

名人都罵得這麼狠,普通老百姓自然不甘落後。

在幾乎所有與紮克伯格相關的視頻下面,噴他的帖子都多得數不清。

小紮做個元宇宙的介紹演講,網友評論 「這是我見過的最恐怖的公司 CEO」,「你看他長得跟個打印機似的」。

・這是史上最可怕的 CEO 視頻之一,他(紮克伯格)仿佛是個來自外星的家夥,宣布著他的占領地球計劃。

小紮說個中文,網友嘲笑 「這機器人學人學得可真像」「剛安的『中文學習』糢塊吧」……

・他剛剛在他的系統裡安裝了中文語言包

並且,與馬斯克那種成天 「推特上班」 的家夥不同,紮克伯格在互聯網上還算相對低調,很少亂發東西。

而原因可能是由於,他不論發啥,都會被網友迅速拿來惡搞。

他發媳婦給自己剪頭,想秀個恩愛,結果被網友給改成了行刑。

他在美國國慶日發了個自己舉著美國國旗沖浪的短片,結果愛國之情被網友給篡改得一塌糊塗。

況且,就算他甚麼也不發,他公司手底下員工對他的整體評價,也在連年下降。

他在 2015 年花 7500 萬美元所捐的那所舊金山醫院,也在最近試圖與他撇清關系。

就算他甚麼都不說,老美也照樣會成群結隊地跑到他公司的門口,高呼 「讓紮克下臺」「把他關進監獄」;照樣會有整活兒媒體,一本正經地在他所擁有的社交媒體上,拋出他因新冠而死的虛假消息。

所以,為啥紮克伯格如此招恨呢?

要解答這個問題,我們就要從這位 37 歲富豪現在的最大財富,那間剛剛更名為 Meta 的巨型公司說起了。

毫無疑問,今天的 Meta 是全球社交網路的絕對霸主。

在它的旗下,Facebook 坐擁超過 30 億的用戶,Instagram 所輻射語種已達到 31 種之多。

對於全球各地無數的網民而言,Meta 就像是互聯網的一項基礎設施,重要且無可替代。

而同樣的,一旦這套 「基礎設施」 出現任何問題,其所造成的影嚮也將因其龐大的覆蓋面而呈幾何式放大。

在過去幾年間,僅 Facebook 這一款社交媒體,就在美國國內多次面臨有關操縱選舉、數據洩露和宣揚暴力的指控。

因而在這段時間裡,紮克伯格只要出現在公眾面前,要麼就是在出席聽證會,要麼就是在繳納以億為單位計量的巨額罰款。

這樣的生活,不由得讓人想起了將近一個多世紀前,每天都在被抓和繳納保釋金間反複橫跳的黑幫老大阿爾・卡彭。

而如果說 Faceook 在美國的 「惡」,本質是為了 「謀財」。那麼到了海外,它便開始 「害命」,開始成為政變、民族主義以及大屠殺的 「完美兵器」。

以色列人在 2015 年起訴臉書放任巴勒斯坦的抹黑,埃塞俄比亞人在 2019 年則指責,該社交媒體上的假新聞,造成了暴力沖突的擴大化。

而緬甸有人則直接認為 Facebook 需要為 2017 年到 2018 年間的 「羅興亞大屠殺」 負責,並賠償至少 1500 億美元。

當然,這一切指責最終的背鍋人,自然還是馬克・紮克伯格。

所以,據《紐約時報》報道,在這兩年間,小紮讓他的公司開始執行一項名為 project Amplify(代號:放大)的計劃,其核心思想為:

在用戶社交媒體的時間線裡,多推送公司的正面新聞。

而他將公司由 Facebook 改名為 Meta,並大力推廣元宇宙,也相當於給外界放出這樣一個信號:

以後我們再也不是那家 「邪惡」 的社交媒體公司,而是一家創造人類未來的 「性感」 企業。

・馬克・紮克伯格,面對 Facebook 的所有問題

Meta 一下,全都解決

不過,就現狀來看,小紮的一系列舉措收效甚微。

因為他本人不但在 2021 年底被評為我們在文章開頭所說的 「全美帶惡人」,其 Meta 公司的股價,也由於公司去年在元宇宙上虧損了 100 多億美元,而在今年春節期間跳水式大跌,市值一縮再縮。

這樣一來,就連硅穀的那群玩資本的大佬,也不得不用 「F 字頭」 對小紮致以問候了。

看到這兒,你可能會說:

上市公司不論做甚麼事情,都應該是由一幫股東所決定的吧。把所有對於 Meta 的仇恨,都放在紮克伯格一個人身上,這是不是有些過分?

按道理講,確實如此。

但很可惜,我們的紮克伯格先生他並不是甚麼所謂的 「大股東之一」,與之相反,他可是一名地地道道的商業獨裁者。

紮克伯格的偶像,是古羅馬大帝奧古斯都。

他對奧古斯都的崇拜,不僅僅表現在用這個名字給二女兒命名(August),還表現在他在治理自己社交帝國的種種手腕上。

盡管 Meta 是一家上市公司,但紮克伯格卻用各種手段,讓自己和親信牢牢掌控了公司投票權的 70%,確保這個商業巨人所走出的每一步,都在自己所規劃的路線上。

與此同時,Meta 在商業上也一直是以碾壓式侵吞,而不是合理競爭來對付他的 「敵人」。

所以在早年間,當 WhatsApp 和 Instagram 剛誕生那會兒,紮克伯格的戰術便是:

先給這些應用的創始人開出一個無法拒絕的收購天價,等他們來到自己的麾下,再把他們一點點兒地排擠出去或者邊緣化。

・whatsapp 的創始人參與推特活動 #刪掉 Facebook

可遺憾的是,小紮雖然學來了奧古斯都的攻城掠地,卻沒有學到一丁點兒大帝的人格魅力。

如果說喬布斯、馬斯克和比爾・蓋茨的講話能向你傳遞 IT 大佬們的智慧與激情,那麼紮克伯格的講話,則會給你帶來強烈的 「恐怖穀效應」。

 

正如油管博主 Charisma on Command 所呈現的那樣,在公眾面前,小紮堪稱 「集人類錯誤溝通方式之大成者」。

在對話時,他的手心總是沖向內側。

在表達快樂時,他的微笑總是急速收回。

最重要的是,在所有情緒應該產生變化的地方,他的聲音和神色都平靜得要命。

技術部門出了一個全新的體感手套,紮克伯格親自上手體驗,全程沒有發出任何一句誇贊和驚嘆。

國會傳喚紮克伯格參與聽證會,他的發言始終保持在一個相同的音調,既沒該激動的時候激動,也沒有在該緊張的時候緊張。

於是,網友們便把小紮嘲諷為機器人。

甚至還找出了他年輕時 「宕機」 的實證。

・」 馬克・紮克伯格青春版」 的硬碟在燃燒.jpg

而比較陰謀論的,則將其視作還沒套好人皮,有著邪惡陰謀論計劃的蜥蜴人。

也自然,當紮克伯格站在熒幕前,向全球億萬觀眾講解 Meta 的元宇宙時,資本興奮了,股價出現了變化,設備開始了運轉。

而路人們呢?他們卻毫無興致。當紮克伯格興奮地勾勒著新紀元的藍圖時,有人卻覺得:「這個外星機器人又開始執行了……」

來源:X 博士 微信號:doctorx666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