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離惡魔島:這三個美國人的越獄不知道比朱賢健高到哪裡去

逃離惡魔島:這三個美國人的越獄不知道比朱賢健高到哪裡去

也因為這個案子太絕了,不少電影電視劇的創作靈感,比如說《肖申克的救贖》還有美劇《越獄》,都是從這個案子來的。

之所以說這次越獄案是美國歷史上最精妙的越獄案,那是因為惡魔島監獄號稱「不可能越獄的監獄」。

惡魔島本來名字叫鵜鶘島,位於美國西海岸舊金山附近,面積大概有10個足球場那麼大。四面環海,因為特殊的地理位置,導致這個島周圍的海水很深而且特別湍急,還有很多鯊魚在這生活。一般小型船隻通過的時候都得特別小心,很容易出事故。而且海水溫度特別低,一旦人掉進去,如果沒有及時救援,用不了多久就凍死了,要不就是被鯊魚吃了。

惡魔島監獄

正因為這麼恐怖的環境,這個島才改名叫惡魔島,這種破島就適合當監獄,想想就頭皮發麻。

從南北戰爭時期開始,這個島就當監獄。那個時期,這個監獄主要關押戰犯,島上常備一支軍隊駐守,看押犯人,用的裝備也是最先進的,還配有炮台,防止犯人暴亂。

到了20世紀30年代,美國政府把這個監獄收購過來,用它關押那些窮凶極惡罪大惡極的犯人。惡魔島監獄是當時美國安保級別最高的監獄,平均每個罪犯有三個獄警看管,犯人都是單獨囚禁的,防止他們相互聯絡。牢房除了鐵門那邊之外,其他牆面地板都是水泥的,沒有磚縫讓人可以挖。

從1934年以來,一直到案發的1962年,有30多人試圖越獄,其中23人被抓回來,6人被殺,倆人淹死。總之沒有一個成功的。

惡魔島監獄的獄警信誓旦旦的說:絕對沒人能從惡魔島越獄,哪怕一隻蒼蠅也飛不出去。

介紹了這麼多背景,說說這次越獄的四名主角。

從左至右:1.弗蘭克·莫里斯;2.約翰·安格林;3.克拉倫斯·安格林;4.艾倫·韋斯特

弗蘭克·莫里斯,13歲開始犯事兒,多次因為持槍搶劫,販毒等事兒被抓。在被送到惡魔島之前,在美國各大監獄都報過到,屬於監獄常客,監獄就是他第一個家。

約翰·安格林,克拉倫斯·安格林,這哥倆充分體現了什麼叫打虎親兄弟。從小到大一起幹壞事兒,持槍搶劫,拐賣婦女無惡不作。也是監獄的常駐嘉賓,而且在監獄裡也不老實,組織了多次越獄。當然了,如果成功一次的話就不用組織多次了。

艾倫·韋斯特,30歲的他曾經被捕了20次,每次被抓必越獄,每次越獄必被抓,據說智商達到130,我不知道誰給他測得,估計不太準。政府一看,既然你這麼想越獄,那就到惡魔島去吧,看看你能不能從那跑出來。於是也把他轉移到惡魔島監獄關押。

 

惡魔島監獄內部

這哥四個的一生可以用一句話總結:不是在監獄就是在去監獄的路上。別人盤道都問家住哪,他們盤道問的是在哪關過。這四個人來惡魔島之前就認識,都在同一個監獄裡服過刑。

1960年,這哥兒四個前後腳被轉移到惡魔島監獄,也不知道獄警怎麼安排的,給這四個人安排了四連坐,四間牢房挨著。這等於明擺著告訴這四個人「趕緊越獄」。

這四個人哪怕不關一塊也整天琢磨怎麼越獄,更何況還成鄰居了,除了在各自單間裡的時間之外,其他時間這四個人是綁定的,集體行動,一起商量越獄計劃。這幾個人一頓商量,終於發現,好像只有把牆挖開這一條路可以選

於是開始收集各種金屬製品,飯勺、叉子、指甲刀。拿回牢房就是一頓挖。之前說了,牆面都是水泥的,想用這些東西挖開,估計他們的刑期都不夠。於是,那位智商130的艾倫韋斯特,想到一個好辦法,四個人偷來一個吸塵器,把電機改裝電鑽。工具是有了,但也不能用啊,電鑽聲兒太大,暴露了。

沒事兒,這個監獄每天晚上6點半到7點半是犯人自由演奏音樂時間,所有人都會玩樂器,口琴,小提琴,手風琴,哨兒,甚至還有人吹小號,每天這段時間,監獄裡特別吵鬧,這就給他們鑿牆提供了條件。

隨著挖的洞越來越大,有個新問題出現了,怎麼不被獄警發現這個洞呢?有辦法,這幾個人利用在監獄裡工作之便,偷了一堆硬紙板,做成假牆,糊在洞上作掩護。特意刷了跟牆面一樣的顏色,還用樂器一檔,不仔細看真看不出來。

牆背後是一個管道井

經過幾個月的奮鬥,洞算是打好了,幾個人趁著獄警不在,趕緊爬過去看看情況。真幸運,牆背後是一個管道井,裡面還放了一大堆雜物,簡直就是為了他們爬管道方便準備的。這些管道能直接通向監獄頂部,之後順著監獄房頂,翻過圍牆就能跑出去。

1962年6月12日,三名囚犯中的一名從惡魔島越獄。一個假的人臉面具被用來甩掉警衛,床單被用來掩蓋他在水槽下面的出口。

眼看著就要成功了,又有一個新問題出現了,惡魔島監獄管理很嚴,半夜獄警有好幾次查房這要是發現沒人了,當時追出來,可能還真跑不了。

這次越獄最精采的部分來了,這幾個犯人,利用泥土,衛生紙,肥皂牙膏做了幾個假人頭,還在做了五官。為了更逼真,從理髮室帶出來一堆頭髮粘在上頭,晚上一熄燈,乍一看還真以為是人頭呢。

除此之外,更大的問題是,就算他們跑出監獄,周圍冰冷刺骨的海水,他們怎麼出去啊。也有辦法,這幾個人偷了大概50件雨衣,還有一些塑料布,把他們粘起來做成了一個皮筏艇。還溫柔的從一個犯人那要來了手風琴,改造成鼓風機,用來給皮划艇充氣。手風琴其他零部件也沒浪費,木頭板做成了槳。

就這樣,這四個人覺得,越獄的時機已經成熟了。

1962年6月11日晚上,行動開始。9點半一熄燈,越獄行動開始了。四個人先把做好的假人頭放在枕頭上,然後蓋上被子,被子裡還放了一堆紙板、衣服,顯得真有人是的。本來挺順利,結果還是發生意外,艾倫韋斯特挖的那個洞,因為前幾天遮擋的時候,水泥比例沒弄好,此時已經幹了,導致洞口太小,艾倫韋斯特出不去,真不知道他的智商有沒有130。其他人一看,出不來就算了吧,犧牲他一個,幸福我們仨,趕緊跑吧。

於是越獄計劃照常進行。也正因為艾倫沒跑了,之後人們才知道了整個事件的真相。

剩下三個人沒有辜負艾倫的犧牲,順利跑到海邊,給自製皮划艇充氣,跑了出去。直到第二天一早,獄警在早上點名的時候,發現有仨人怎麼叫也不起床,打開牢門,掀起被子一看,發現人腦袋是假的,昨兒晚上查崗的時候愣沒看出來。你就說這人腦袋做的多逼真吧。這才開始追捕逃犯。

自製救生衣

這一追不要緊,更離奇的事兒來了。

這三個越獄的人,生不見人死不見屍。監獄這邊分析,就算他們有自製皮划艇可以跑,這麼冰冷的海水,這仨人也不可能堅持10分鐘。而惡魔島距離最近的一塊陸地也有3公里遠,10分鐘不可能劃得過去。於是監獄這邊開始在惡魔島附近搜索,看看有沒有屍體。

結果屍體沒找到,反而在距離惡魔島3公里外的陸地旁邊,發現了破碎的皮划艇和犯人的衣服。假如讓咱們來分析下一步怎麼辦,大概率會認為這幾個人已經跑到路上了,應該趕緊追。監獄沒有,他們停止了搜索,因為監獄這邊覺得,犯人的衣服都破了,肯定凍死在海里了,反正沒人能從惡魔島監獄越獄。

一時間輿論譁然,監獄方面也太要面子了,怎麼就不找了?

監獄這邊雖然停下搜索的腳步,來自FBI和民間的抓捕團隊一直沒有停止。不止一個人向FBI提供可疑的線索,可惜事後查明,這些線索都跟這件事兒沒關係。之後,舊金山警方還接到過一個神祕電話,接通後,就聽那頭簡單說了一句:我就是惡魔島的逃犯。然後就掛電話了。

本來這種情況就這麼一次,但是經過媒體報道後,舊金山警方就開始不斷接到這樣的惡作劇電話,弄得他們非常苦惱。

隨著此案的曝光量增加,惡魔島也成了一處著名的旅遊勝地

那這三個人到底越獄成功沒有呢?這個問題至今沒有定論,眾說紛紜。有些人認為,這三個人不可能通過冰冷的海水。還專門有人論證過他們的自製皮划艇逃跑方案。

在2006年,美國有一檔節目叫《流言終結者》,裡面測試了從惡魔島劃著皮划艇跑路的可能性,結果表示,這種方法真有可能成功。

還有些人說,這三個逃犯逃出去之後,就人間蒸發了,完全沒有他們的消息。其實不然,比如說那對安格林兄弟的家人,每年都會收到匿名人送來的錢和鮮花,直到70年代,安格林兄弟的母親去世。而且在他們母親的葬禮上,曾經有目擊者說,看見兩個神祕男子出席葬禮,並且哭個不停。

同樣,在那個弗蘭克·莫里斯的家裡,也出現過類似的事兒。這很可能是這三個逃犯在越獄成功後乾的,如果這是真的,那他們還有點兒人性,知道曾經對不住家人,想辦法也得回報一下。

甭管怎麼說吧,這次越獄案件,直到今天都沒有定論,FBI到現在也沒有撤銷這三個人的通緝令

三人的老年形態

FBI甚至用電腦合成技術,把這仨人今天可能的樣子做了預測,發到網上,不過也沒有什麼線索。縱觀全球越獄案件,這個惡魔島越獄也是難度最大手段最高明的。但願有一天,能有個定論,各位要是知道什麼新消息,別忘了告訴我一聲。

 

來源:循跡曉講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