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娛樂圈的又一潛規則,早該曝光了

范志毅

最近,《吐槽大會》真是出盡了風頭。

節目組請來前國腳范志毅,公開嘲諷中國男籃:

「就在家門口都打成這樣,臉都不要了!」

之後,易立競也狂懟男籃球員郭艾倫、周琦:

「聽說你擅長三步上籃,是一不傳球,二不冷靜,三不上籃嗎?」

刀刀見血的吐槽,狂戳觀眾爽點。

#吐槽大會 封神#直接被送上了熱搜。

但同時也引起了部分體育圈人士的不滿。

男籃名宿王仕鵬隔空diss范志毅:
「我特別納悶,什麼時候足球運動員都可以去評價我們籃球的好壞了?」

此話一出,招來罵聲無數。

連央視也發文評價:段子而已,不必上綱上線。

本來奄奄一息的收視率,愣是被足球圈和籃球圈的對罵給盤活了。

然而好景不長。

節目組還沒來得及高興,自家的老底就被人掀了——

原來明晃晃的提詞器,就高懸嘉賓頭頂。

頓時,節目風評大翻車。

入戲太深的觀眾,紛紛表示自己被欺騙了。

沒想到脫口秀這種節目,也到了要「打假」的地步。

從前大家以為,提詞器就是提示關鍵詞,起到一個救急的作用。

萬萬沒想到, 《吐槽大會》的提詞器,把每一位嘉賓的 台詞完完整整地滾動播放。

用空格、換行表示停頓,就連「好吧」這樣的語氣詞,都標註得清清楚楚。

的確震撼心靈。

其實,早在節目第一季,薛之謙就曾經語出驚人。

直接cue到提詞器:

最近太忙,沒時間背稿子,麻煩工作人員把提詞器換成沙溢老師那樣的。

發現沒換過來,又緊跟一句: 「死定了。」

當時的觀眾大都一笑而過,以為這肯定是表演的一部分。

誰能想到,薛之謙說的竟然是大實話。

回過頭來看,節目組其實也沒有遮掩過提詞器的存在。

早在2017年,製作人李誕就在知乎回復過關於提詞器的問題。

製片人商輝也在一次活動上談到:

「網友認為脫口秀應該是即興發揮,其實不是,提詞器是為了讓每個表演者能夠踩準點。」

由此可見,《吐槽大會》設置提詞器的初衷,是為了輔助表演者。

幫助他們踩準點,說對詞,不卡殼

畢竟,很多嘉賓都不是專業脫口秀演員,不擅長把握節奏也是情有可原。

說白了,提詞器本身就是用來兜底的。

避免出現表演上的車禍,拖累整個節目的製作播出。

如果嘉賓做了充足的準備,完全可以不用提詞器。

比如潘粵明,覺得提詞器反而會影響到自己的發揮,於是上台前就要求節目組把它調成黑屏。

舒暢、劉謙也全程沒有用到提詞器。

吐槽大會編劇皮球

李若彤同樣傾向於不用,因為這是多年的工作習慣,改不掉。

哪怕他們的表演有些小瑕疵,但神采飛揚的狀態不會說謊。

不擔心自己忘詞,才能自信、淡定、從容地鎮住場子。

不被前方的提詞器綁定,才能更加自然地運用眼神、肢體語言,來配合每一句台詞。

香玉很同意甦醒的那句話:

怎麼使用,或者有多依賴提詞器,體現著藝人對觀眾的一份尊重和誠意

就算提詞器寫得再詳細,也沒法體現出語言的起承轉合,抑揚頓挫。

更沒法展示出脫口秀最講究的節奏感。

而這些精華,都必須靠表演者的演繹,傳達給觀眾。

歸根結底,提詞器相當於一份提綱,而不是一篇演講稿。

真正敬業的表演者,絕不會依賴於提詞器。

夸完了敬業的,自然要來罵罵不敬業的。

提詞器的存在,讓很多偷懶的明星有了可乘之機。

畢竟再不濟,也能把詞完整念出來,完成任務下班。

但就像李若彤說的,表演者的眼神不會撒謊

沒有做足準備的明星,上了台恨不得照著提詞器說詞,生怕錯過一個字。

為了掩飾念稿的行為,有些人還會故意把視線短暫挪開幾秒。

然而視線的轉移和所說的內容,完全建立不起聯繫。

在特寫鏡頭的聚焦下,這些破綻暴露無遺。

念稿現象,在一些跨界嘉賓的身上最為誇張,比如林丹

他這雙眼睛,從頭到尾幾乎沒離開過提詞器。

雙手插兜,語速飛快地輸出台詞,把必要的停頓、語氣都拋到腦後。

等到終於抖出了一個包袱,自己都笑場了,才停下來長舒一口氣。

香玉彷彿看到了,小學時被老師點起來朗讀英語課文的自己。

不過,大家對於圈外人的包容度總是很高。

而那些公然划水的明星,更應該被炮火猛攻。

歌手劉維,念稿的問題比起林丹有過之而無不及。

從始至終兩眼斜視,從未看鏡頭,相當的明目張胆。

還把「紹剛老師」,說成了「上高老師」,連忙道歉。

讀錯字,也是念稿的時候才會出現的典型錯誤。

雖然做出了一些肢體動作,但雙眼依舊不離提詞器,導致動作和台詞完全脫節。

作為觀眾,我深深感到自己的智商被侮辱了。

再來看楊超越,她的優點是放得開,甚至可以說是直接放飛自我了。

但依然掩蓋不了準備不充分的事實。

上一秒還在調侃金承志老師,作為樂團指揮,只需要揮揮指揮棒,劃不划水大家都看不出來。

結果下一秒突然卡住,大腦一片空白——忘詞了

她非但沒有臨機應變,還一邊傻笑一邊脫口而出:「我在說什麼?!」

幸好台下的池子幫著打了個圓場,才不至於徹底翻車。

除此之外,整個表演過程中,她頻繁低頭,眼神飄忽不定,也明顯是因為念稿的緣故。

《吐槽大會》的製片人商輝說過,提詞器是為了讓嘉賓在表演的時候更加淡定。

但事實證明, 淡定和有沒有提詞器無關,和做沒做足準備有關 。

凡是看過節目的人都知道,心虛是藏不住的,它會直接影響到表演效果

對於這些不走心的表演,觀眾連一個尬笑都擠不出來。

念稿這件事,往小了說是偷懶、敷衍。

往大了說,就是不敬業

對不上進的明星而言,划水劃習慣了,這又算得了什麼。

但對節目的口碑而言,可是毀滅性的打擊。

提詞器事件東窗事發後,網友紛紛表示對《吐槽大會》大失所望。

但也出現了不少為節目辯護的聲音

理由不外乎這幾種:

大家早就知道提詞器的存在;

節目好看就行,能演好是嘉賓的本事;

能理解節目組的用心良苦。

香玉真是覺得匪夷所思。

咱們來算一筆帳:

一期《吐槽大會》裡,每個嘉賓的表演時間不過 幾分鐘 ,說的內容也就千百來字。

對應他們動輒幾十上百萬的片酬,用「一字千金」來形容一點都不為過。

拿著這麼高的報酬,卻連區區幾百字都不肯記下,甚至有人乾脆破罐破摔,雙眼直勾勾盯著提詞器。

這也能忍?

明明已經屬於嚴重的不敬業範疇

同理,影視圈也有太多的亂象。

不知道大家還記不記得,我們之前寫過的數字演員。( )

指的是部分演員連台詞都不背了,輪到自己的戲份就念123456,台詞全靠後期配音。

台詞,是一個演員的基本功。

連台詞都記不住、懶得記的明星,根本不配被稱為演員。

秦海璐痛批數字演員

當然了,能親臨現場的明星至少還盡到了一部分責任。

更過分的是摳圖入鏡的;

還有濫用替身的。

如果是一些高難度打戲,用替身也能理解。

但跑幾步路,跪個一兩分鐘也要造假,這就突破演員的底線了。

綜藝、影視劇都已淪陷,歌壇也苦假唱久矣。

2月初,中國演出行業協會正式發布了《演出行業演藝人員從業自律管理辦法》, 規定藝人不得在營業性演出中以假唱、假演奏等手段欺騙觀眾。

這說明假唱現象在歌壇已經是泛濫成災,不勝枚舉。

很多歌迷省吃儉用,花幾千塊錢搶到一張門票,結果就是換個地方聽CD。

蒙在鼓裡的人,還以為是歌手唱功好。

殊不知,自己已經被這個巨大的騙局收割。

薩頂頂假唱名場面

如今的娛樂圈,不敬業似乎已經變成了普遍現象。

而觀眾一忍再忍,底線一降再降。

就拿脫口秀來說,誰還記得古早的《今晚80後脫口秀》《惡毒梁歡秀》 ?

不念稿、不作假,吊打現在一堆譁眾取寵的念稿秀。

這說明我們缺的不是專業的人才,而是專業的態度。

香玉還是想重申:

脫口秀變念稿秀,和數字演員、假唱歌手一樣,都該被視為行業恥辱

觀眾投入了時間、精力和感情,憑什麼接受假冒偽劣產品?

其實,從行業到明星,未必不懂得敬業的重要性。

只是,他們一次又一次選擇了截然相反的道路。

把懶惰變成了習慣,變成了行業潛規則。

大家都這麼做,這麼做就能賺到快錢。

「何樂而不為?」

於是終於來到了今天這個局面——

不敬業成為常態,敬業成為稀缺品

內地娛樂圈,被弄虛作假的明星搞得烏煙瘴氣。

綜藝、影視、歌壇,無一倖免。

這屆觀眾,已經很難看到真東西了。

來源:獨立魚

更多閱讀 🧜‍♀️🧜‍♂️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