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愛玲冷知識,愛美的天秤座對奇裝異服的極致追求!

張愛玲

        關於民國第一才女張愛玲的冷知識。

  羊看張愛玲的小事蹟常常會讓羊發出「原來她是醬紫”的感嘆。

  今天的羊是張愛玲的冷知識挖掘機,大家快來~

  愛美的天秤座女孩

  張愛玲是個天秤座,「美即第一奧義」的星座解讀跟她很搭調。

  在她13歲的時候,畫了一幅漫畫投稿給《大美晚報》,拿到了5元稿費。

  張愛玲的媽媽建議她把這筆錢保存起來做紀念,但是張愛玲卻給自己買了一支小號丹祺口紅。

  她看見媽媽站在鏡子前穿綠色短襖別翡翠胸針,於是暗戳戳發誓:八歲要梳愛司頭,十歲要穿高跟鞋。

  不過,羊覺得張愛玲後來變成衣服控,和她後媽孫用蕃的醜醜審美摧殘離不開關係。

  左一,孫用蕃

  孫用蕃是箇舊式閨閣小姐,她和陸小曼都喜歡抽大煙,當時被合稱為「芙蓉仙子」。

  足不出戶又沒有受到西洋教育的刺激,審美和思想也都很老套。

  作為繼母,她給張愛玲的見面禮是兩大箱舊衣服,沒想到讓張愛玲炸毛了。

  ▽張愛玲親媽本身就是摩登小姐,而張愛玲自己從小受到的是西式教育,舊舊旗袍根本收買不了青春期少女的心好伐

  張愛玲在《對照記》裡形容那些衣服,是「牛肉的顏色」,穿在身上就像是生了凍瘡。

  後來她給好友宋琪寫信,說自己小時候沒有好衣服穿,以至於後來拚命穿得鮮豔,博了一個「奇裝異服」的名號。

  楊絳還挖苦過她:「我覺得你們都過高看待張愛玲了,我對她有偏見,我外甥女和張同是聖瑪利亞女校學生,我的外甥女說張愛玲死要出風頭,故意奇裝異服,想吸引人,但她相貌很難看,一臉『花生米』(青春痘),同學都看不起她。」

  楊絳

  咳咳,這麼多人說張愛玲,大抵還是她足夠有名又特立獨行吧。

  她的審美意識是超一流的。

  她喜歡把浴袍、被面、祖奶奶的衣服翻出來大改造。

  和影星李香蘭會面穿的那條裙子,是拿她祖母的一床被面改的。

  張愛玲特別得意這件裙子:「很有畫意,別處沒看見過類似的圖案。」

  比晚晚大方一點的是,張愛玲一直到處宣傳自己的時尚經:「要想讓別人在眾多人裡只注意到你一個,就得找你祖母的衣服來穿。」

  張愛玲還穿過至今被當作非物質文化遺產的「莨綢」,美稱「香雲紗」。

  有一次她從香港帶回來一種土布,「最刺目的玫瑰紅印著粉紅花朵,嫩黃綠的葉子。」,當時貌似只有鄉下小嬰兒才穿。

  張愛玲覺得自己是在保護戰後的民間藝術,穿在身上美得不行,說自己飄飄然了。

  下面這件,隔著黑白顏色都能咂摸出布料約莫是個綢的,但這個外套其實是臨時披的浴袍。

  還有一次,她穿著誇張的衣服去出版社為《傳奇》校稿,整個印刷廠的工人都停了工,來圍觀她的衣服。

  她真的很喜歡這種大紅大綠,參差對照的衣服

  她的弟弟張子靜回憶,她穿了一件布旗袍,大紅色的底子,款式像外國女人的連衣裙,旗袍下梢只到膝蓋,露出修長的腿。

  張愛玲看見自己弟弟那麼好奇,張愛玲心裡應該特別得意:「真是少見多怪,在香港這種衣服簡直太普通了,我還嫌它不夠特別呢。」

  而且張愛玲特別講究。

  她約朋友蘇青、潘柳黛一起喝茶,三人見面的時候,她們看到張愛玲穿了一件檸檬黃袒胸露臂的晚禮服,渾身香噴噴的,還戴了手鐲項鍊,滿頭珠翠。

  蘇青

  兩個好姐妹訝異,問她是不是要上街,而且覺得很窘,因為她們都穿的很隨便。

  不過張愛玲慢條斯理的說:”我的好朋友已經來了,就是你們倆呀!」

  真滴是內卷子!

  張愛玲還特別喜歡給自己的書設計封面。

  △這是《傳奇》的封面,張愛玲還加了一個在後面偷窺婦女的異形人,她說這是故意造成不安氣氛。

  △《流言》的封面也是她自己設計的,沒有具體五官的臉,很意識流。

  ▽這是她畫的《中國人的時裝與生活》插圖

  張愛玲還給自己設計了自畫像,她特別了解自己的優勢,拍照姿勢慵懶,不必刻意看向鏡頭。

  她在當時並不算是標準意義上的美女,骨相比較硬。

  很多照片姿勢都很現代女郎,巧妙利用大幅度的肢體語言去塑造氛圍美。

  這種美商是跳脫出當時的保守審美框架的。

  而大家對她的誇張頗有微詞,張愛玲回應的是:

  「我既不是美女,也沒有什麼特點,不用這些來招搖,怎麼引得起別人的注意?」

  她比較學生相的那張是和姑姑在一起照的,身上應該穿的是繼母給的衣裳吧,害得她米有發揮出自己的氣場。

   她的可愛感

  張愛玲是個蠻呆萌的人。

  她在中學時給人的印象是不愛社交,也不怎麼學習,但是每次考試名列前茅的學霸。

  沒想到在畢業的時候哼哧哼哧畫了全班的卡通肖像,還取名《算命者的預言》。

  根據這些預言,還能聯想到她們平時的性格特徵:

 

黃德儀:百萬富翁的妻子,社交明星;

袁紫禾:第一個飛上月球;

蔡芙苓:第一個女子獲獎拳擊手,重量級冠軍;

葉蓮芬:船在一個遺棄的島上遇難,她變成了用愛和公正統治叢林的公主。

  給人一種一出手就憋個大招的那種面冷心熱的學霸既視感。

  張愛玲自己也追星,她喜歡的女明星是談瑛,畫黑眼圈的好手,被人稱作「神祕美人」。

  兩人很多拍照姿勢也有異曲同工之妙——都不喜歡看鏡頭

  羊在前文提到,潘柳黛還上門喝過張愛玲的茶。但是兩人鬧掰了後,潘柳黛成了張愛玲的忠實黑粉。

  潘柳黛後來對作家諸葛說,張愛玲有一個愛好是吃臭豆腐乾。

  說張愛玲為了吃臭豆腐,起身換旗袍,塗口紅搽胭脂,然後拿著碗追了兩條街,買完臭豆腐一面吃一面嗅,潘柳黛批語是「那樣子真使人難過。」

  不過羊覺得張愛玲這樣很可愛啊,誰還沒個為了吃而掉鏈子的時候呢。

  潘柳黛

  她的朋友於梨華說她見到冰淇淋蘇打上桌,就像是小孩子看到了心愛的玩具一樣,笑得很孩子氣。

  還有一件事是,她去作家王楨家裡做客,然後一邊翻雜誌,一邊拿勺子舀木瓜吃。

  想像一下,一個文筆犀利的女作家,才情見識又特別高,大家見到她都有點忐忑。沒想到她卻像個小女生一樣優哉游哉吃木瓜。

  張愛玲和王母以及王楨合影

  張愛玲還有一個特別反差萌的地方是,她喜歡折磨書中的各色人物,而且不留情面,但是自己特別喜歡算卦。

  她的朋友宋琪回憶:「大凡出書、出門、求吉凶都要算命。」

  她出版《秧歌》的時候,算了五次都是下下籤,硬要算到上上籤才停下來。

  《秧歌》出版之後的反響確實很不錯,《紐約時報》、《時代》等主流媒體都發布了書評。

  而且她真的是小神婆,在美國遇到了女作家被看手相,然後還寫信告訴好友鄺廣美。女作家告訴她自己發動的事不會成功,害得張愛玲「一夜沒有睡好」。

  她還有一次也是寫信給好友碎碎念自己的算命經驗,

 

「上面說到我要到一九六三(!)年才交運(以前我記錯了以為一九六零),你想豈不等死人?」

  沒想到吧,祖師奶奶在給自己筆下主人公安排事情的時候下手那麼狠,然後面對自己命運的時候也是戰戰兢兢的。

  而且她晚年的照片看起來依然很有神采。

  這張照片也是她的小心思,因為當時有傳聞她已經去世,她拿著金日成去世的報紙拍照,就很抖機靈。

  這也是她的最後一張照片。

  那些繁花似錦的美譽和霜降般的孤寂,如同金箔碎裂,露出女作家人性中更真實自然的溝壑。

  在這些溫暖的小事裡,羊感受到的是張愛玲為人處世上的天真和笨拙。

  於別人而言的溫吞和誇張,在羊看來是她認真製造和享受生命中的美麗的證據。

  羊用一首詩來結束今天的話題。

  身邊有些人看似走在你前面,也有人看似走在你後面。

  但其實每個人在自己的時區有自己的步程

  不用嫉妒或嘲笑他們,他們都在自己的時區裡,你也是!

  生命就是等待正確的行動時機。

  所以,放輕鬆。你沒有落後,你沒有領先。

  在命運為你安排的屬於自己的時區裡,一切都準時。

來源:新氧

更多閱讀 🧜‍♀️🧜‍♂️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