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個孩子!任澤平趙燕菁梁建章,你們滿意了?

八個孩子!任澤平趙燕菁梁建章,你們滿意了?

文: 漫天雪

看到八個孩子母親的悲慘境況,不由得想罵:那些女權主義者這會兒死到哪裡去了?

你們的「姐妹」這會正在遭受非人的磨難,你們卻在那裡為誰在寫字樓裡說兩句黃段子是不是性騷擾而唾沫星子亂飛,誇大其詞地將別人批倒批臭,加劇性別對立,你們TMD能不能別那樣避重就輕避實就虛?你們是不是「只有在安全的時候才勇敢」的懦夫和雞賊?

在真正性命攸關的事情上當縮頭烏龜,卻整天鼓噪著女性生育假、同工同酬,似乎那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殊不知那才是深入骨髓的歧視,是預設了女性不如男性的群體性歧視,也是對每一個活生生的獨立個體的歧視。居高臨下地以為自己在為她們爭權益,難道她們不會從最有利於自己的角度去選擇?就你能?

各式慷他人之慨的秀愛心,毀棄契約精神,以立法的手段為女性賦予高於他人的特權的做法,只會讓女性更難找到工作,讓她們喪失獨立的經濟地位,從職場退回家庭,重新變成男性的附庸,將他們緊閉在相夫教子的牢籠中。

沒有了經濟獨立,也就沒有了人格獨立。到那時,女性看似被金絲鳥一樣呵護,但誰又能說她們的脖子上沒有鎖鏈?

淺薄無知的女權主義者,讓每一個個體自主選擇,自由簽訂契約,使所有人不論性別、種族在權利上一律平等,才是真正的關愛女性。你們能否明白其中的真義?

好了,這只是順便罵罵這些裝腔作勢的雞賊。這篇文章真正要罵的,是任澤平趙燕菁梁建章這些「叫獸」。

八個孩子!任澤平趙燕菁梁建章,你們滿意了?

任澤平趙燕菁梁建章,一個主張發鈔票鼓勵生育,一個主張生孩子與分房子等資本收益掛鉤,一個主張直接發補貼、買房子降價。三人哼哼唧唧殊途同歸,都是變著法子主張補貼生育。
其結果是什麼?不用若幹年後顯現,八孩母親事件現在就血淋淋地展現在眼前,你們這會又死到哪裡去了?為什麼不就此發表言論,論證一下你們主張的正確性?你們是眼睛瞎了還是耳朵聾了?

豐縣的回應和董某民接受採訪中,清楚地揭示了,他們全家享受低保,孩子上學有教育補貼和生活補助,還有危房補助等等補貼資金,每月的補貼大約3000塊,在當地已經是不低的收入。董某民說得很清楚,養孩子並不難,只要吃飽就行,家裡只有兩三畝地,也沒有其他收入,就靠這些錢活著。

看看,別說每年印2萬億了,只要這點低保,就能激勵他生出8個孩子。那麼只要你補貼得足夠多,你信不信有一大幫人天天把可憐的女人壓在牀上把她肚子搞大?這些人不用經歷懷孕、分娩、養育的痛苦和風險,看到女人肚子大了就像中了彩票一樣歡天喜地。生孩子越多,騙來的補貼就越多,至於這些孩子成長成什麼樣,才不是這些人要考慮的事情。
這生意做的,真TM值!

任澤平們,你們看到了嗎?只要你有補貼,這些人從來不憚於將女性當成傳宗接代的生育機器。當生個孩子就可以換錢花的時候,這些人跟人販子,又有什麼本質區別?

然而這樣的家庭,在任澤平趙燕菁梁建章看來,不就是糢範家庭嗎?這位可憐的母親,不就是他們眼中的「英雄母親」嗎?這不就是他們的政策起作用的表現嗎?他們就差跟那些網紅一樣去這家裡打卡了。

他們可能會爭辯:我們可不是想這樣,我們是既想讓人們多生,還能道德高尚、生活幸福。但是,用善意鋪就的通往奴役之路多了去了,經濟學才不看你的良好願望是什麼,它只看你主張的手段會造成什麼樣的後果。

這些徒有虛名的野生經濟學家,從來意識不到所有的補貼政策,都會有無法回避的道德風險。因為顯而易見:

首先,這就是公開劫掠他人。不用自我奮鬥,生孩子成為明目張膽心安理得地從別人口袋裡掏錢的理由,將不願生育的人的錢通過國家強制力量轉移到喜歡生育的人手中。

其次,這是制造特權階層。把整個社會分裂為兩個對立的階級,一個是稅金的生產者,即淨貢獻者,一個是稅金的消費者,即靠稅金養活的人。

最後,這會擴張國家權力。國家不生產財富,補貼的資金來自於每一個人的生產,當國家有權徵斂資金補貼特定群體,社會就成為一個紛紛向權力靠攏謀求其青睞的動物叢林。

這是一種錯誤的政策激勵之下完全扭曲的生育觀,它足以摧毀我們社會的家庭親情紐帶,摧毀我們世世代代賴以生存、極端看重的自力更生的道德品格。

他們更理解不了,任何補貼政策,都有看不見的巨大代價。用補貼的方式鼓勵生育,結果就是所有人的普遍貧窮。

把所有人變得很窮,生育率就上來了。因為經濟那麼落後,夭折率那麼高,可不得多生嗎?大家都種地為生,多一個孩子就多一份勞動力,可不得多生?就像開盲盒、買彩票一樣,多生幾個,萬一哪個孩子將來人生開掛了呢?

實際上,這也可能是這些弱智「經濟學家」想不到,卻正好「歪打正著」的一點:要想讓生育率就像下豬仔,方法就是把所有人變窮。而任澤平的通貨膨脹,就是摧毀儲蓄、毀滅資源、掠奪窮人;趙燕菁的生孩子與資本掛鉤,就是搞權力分配,就是大鍋飯;梁建章的發補貼,就是劫掠企業資本,減少投資。這些措施無一例外,都會讓所有人變得窮困潦倒。

道德敗壞不重要,生活水平下降不重要,女性變成生育機器不重要,只要生育率上來了,他們的目標就實現了。

說到底,這些主張補貼生育的蠢貨,跟董某民是一個貨色。他們不過是西裝革履、表現得更加「文明」了一點而已,但是其做法的本質和結果並沒有什麼區別,只在於手段上的差異:董某民是用鐵鏈將女性鎖起來,任澤平們則是所有女性的子宮徵召入伍。

我絲毫不懷疑這些人主張的政策假若不折不扣地長期執行下去,生育率奇高的目標一定能實現,高得就像尼日爾、塞拉利昂和索馬裡一樣,到那時,孩子不光是多,甚至有多餘的,可以用來易子相食。

 

來源 漫天霾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