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輯技巧對電影節奏的敘事作用

剪輯

剪輯在電影、電視創作中具有不可或缺的地位,作為影視藝術的重要組成部分,是在電視電影的發展過程中應運而生,並逐步完善的。同時剪輯藝術的進步,又極大地影響和推動了影視技術的提高和發展。影視剪輯的功能和作用,用一句話就可以概括,即:準確、合理、有豐富蒙太奇思維的剪輯,能夠增強電影、電視的藝術表現力和感染力。反之,不準確、沒有蒙太奇思維、隨便的剪輯,就會削弱甚至破壞電影、電視的藝術表現力和感染力。

剪輯,是電影的後期製作流程之一,是由電影剪輯師將前期拍攝的視覺素材與聲音素材重新分解、組合、編輯並構成一部完整電影的過程的總稱。電影剪輯要處理的最基礎問題,是鏡頭與鏡頭之間的時間和空間關係。而剪接不同剪輯,它是指膠片的具體工藝處理,蒙太奇既指鏡頭組接的藝術技巧,又常指由剪輯而獲得的藝術效果,但在有些國家,蒙太奇也是「剪輯」的同義語。

剪輯地首要任務,就是對大量地原始素材畫面進行準確地選擇,正確地使用。而在進行素材畫面選擇使用時,要充分認識,正確把握動作,造型,時空,這三大因素,才能運用自如,恰當合理。不過,一些剪余鏡頭和備用的鏡頭也不要隨便丟棄,有時還有再選用的價值,比如,在我們做《青鳥的天空》的剪輯練習時,一場戲裡就有大量的鏡頭素材,而有些鏡頭是不同景別同鏡頭內容的素材,怎麼樣接的順,怎麼樣更好的利用景別表達人物情感,怎麼樣能把這場戲的中心意圖表現出來,就成為我練習時主要的指導思想。而在這次的剪輯練習中,我最深刻的體會是動作接動作的跳景別無縫剪輯。

首先,「動接動」是指在鏡頭的運動中和人物形體動作中切換鏡頭,如上鏡頭是搖攝,在未搖定時切換到另一個搖攝鏡頭上,而且搖的方向、速度接近,銜接起來的效果相當流暢,觀眾會隨著鏡頭搖動非常自然地從一個環境或景物過渡到另一環境或景物。在推、拉、移、跟等的運動中轉換鏡頭,「動接動」的原理是相同的。其次,「動接動」更多是在人物的形體動作中切換鏡頭。如人發怒時扇人的動作,在電影裡往往就是上下鏡頭的剪接點,即上鏡頭手舉起,下鏡頭往下扇,如果再調近景就是手落在人臉上,人臉往扇的另一個方向轉。

在《青鳥的天空》裡有所體會的的,有一段是女人回頭和男人講話,還有一段是男人給女人擦眼淚。

以前也有剪過這樣的片段,但都很跳不知道別人是怎麼做到的,就更不知道在自己拍到這樣的片段時,應該怎麼設計分鏡頭能讓人物情緒清晰的表現出來。在第一段女人回頭和男人說話,二人同景別軸線剪的時候,先給的是女人的反應,女人轉頭閉眼的那一幀剪開,接女人回頭看男人的反應。剪完這段才意識到每個人在轉頭的時候下意識都會閉眼睛,而這剛好就是留給剪輯時的剪輯點。

在剪第二段男人給女人擦眼淚的時候,先是一個全景男人走近抬手,手抬到女人脖子上端的時候下剪刀,下一個鏡頭是男人手台一點落定在女人臉上,在剪這個手的位置的時候嘗試過很多但都沒有老師後來講的剪法順,才發現自己前幾次剪的不是前一個全景多了2幀就是少了3幀,雖然只是這麼幾幀,但在連續看的時候景別跳的就很不自然,而在伸手的這一個動作上,如果剪多了節奏就快了,不符合人平時伸手給別人擦眼淚這一個動作的時間,還削弱了這一個動作對男人內心深處留存的愛的這層情感;如果剪少了,就會顯得冗長,讓人覺得矯情和膩味。

還有就是在前面提到的一些剪余鏡頭和備用的鏡頭也不要隨便丟棄,這點我在剪輯聲音的時候比較有體會,比如說在女人轉過身背對鏡頭和男人說話的時候,要給男人的反應,但當時那條自己的聲音不是很好,可能還有女演員台詞情緒不夠的時候,就可以用之前剪余的那條後面的聲音,或者備用條裡有更好的也可以貼過來,畢竟在這裡沒有女人的面部,相當一個畫外音的作用,但在這個時候一些剪余鏡頭和備用的鏡頭就派上重要的用場了。

在剪輯技巧成為電影獨特表現手段的早期,就已發現鏡頭持續的長短,在心理方面具有影響情緒的感染力。鏡頭短,畫面轉換快,引起緊張、激動感;鏡頭長,畫面轉換慢,導致遲緩乃至壓抑感或有什麼地方要出來一個東西的感覺;長短鏡頭交替切換可造成心理緊張度的起伏。曾經上課講過的並且納入世界電影史教材的一部片子,愛森斯坦的《戰艦彼將金號》就是準確運用剪輯技巧帶來速度、節奏的經典例子。全片由3大段較大的運動組成,每段又分布著無數較小場面不同鏡頭長短對比形成的速度節奏的技巧效果的運動。因此,剪輯控制畫面持續時間的長短,可強化或減弱鏡頭切換中畫面內容的速度,調整與敘事情節格調相符的情緒節奏。

而在剪輯技巧對電影節奏的敘事作用的這一點上,讓我明確知道是怎麼做到的還是在分《紫色》和《辛德勒名單》片段裡的幾條線的時候。在《紫色》裡,妹妹走之後的一段期待和緊張,用郵遞員和夫婦兩的鏡頭剪輯在一起表現的。這裡沒有一句台詞只是用剪輯,交代了妻子對丈夫的害怕及無能為力,丈夫對妻子的煩感,有人騎著馬車來了?是郵遞員!會怎麼樣?妹妹來信了!丈夫被刮傷了,但在信來的時候本要責罵妻子的丈夫卻因來的信不計較這件事,衝過去拿信。而當我們把郵遞員和夫婦的鏡頭拆開看的時候,單線上也是連貫的,但緊張的氣氛完全沒有了轉而變成了一個交代性的片段,同樣是剪輯,結果卻是完全不一樣,從這個片段就會發現,後者的剪輯就像我以前剪我自己的作業,怎麼想怎麼拍,就怎麼剪,沒有蒙太奇語言的思維,不知道剪輯對節奏的影響,所以就成了交代性的一個東西,沒有節奏沒有懸念,而《紫色》裡的這一段把節奏和懸念都用剪輯的手段表現的淋漓盡致,而很多設計可以看出是在劇本分鏡階段就已經完成的,這樣精妙的設計可想而知導演對剪輯技巧的爛熟於心。

在練習跳切,表現人物情緒的時候,用的素材是電影《箱子》。

第一次練習,內容是一個男人小心翼翼的找出自己藏好的箱子,我剪出來的版本動作接的都很順,沒有感覺有跳的太狠的痕跡,老師點評完,發現我的跳切把情緒省略的一乾二淨,完全把一段小心翼翼找藏好的箱子的內容變成了,一個男人拿箱子,把一段要體現小心翼翼和藏這樣一個意思的段落變成了交代性的過程,後來又改只是省略一個轉身和一個拿木板,就會發現在改的時候小心翼翼的感覺就會一點一點的出來,剪的幀數多和少意思的情緒和節奏都會有所變化,有的同學剪的方式是把一個小心翼翼的動作再重複一遍,由於和氣氛不符,造成了一個滑稽搞笑的段落。

第二次練習跳切的時候就會比第一次難很多,裡面有妻子和丈夫的吵架,妻子和年輕女子的內心情緒,還有妻子被意外砸死後老公的情緒。

剪這段最大的體會就是很多東西意思到了就行了,不用留的太多,在吵架這場因為情緒很激烈,所以很多段落不知道怎麼取捨,覺得導演拍了這麼多不用是不是怪可惜的,後來老師看完把我猶豫的這些點做了一點調整,這個段落一下就變的不是那麼拖沓了,後來還有寫空鏡頭的運用,第一次剪的時候,我把刀落在河裡的空鏡頭安在老公奪刀扔出去的那個動作的下一個鏡頭,可是後來剪完了,發現得那麼一安卻破壞了老公當時和老婆爭執的情緒,而刀落在水中卻顯的很無意義,後來就換到了老公砸死老婆之後,要撐一下的那段時間裡,那把扎在河裡的刀卻幫助了當時的情緒,而且還很合理,不但讓激烈的,較快的剪輯段落的情緒瞬間凝固住,而且這種蔓延開來的情緒又因為這個空鏡頭撐住了這個片段的節奏,讓下一個從老婆頭頂方向拍的全景接的更順。

在很多時候,我聽到有這樣一種說法,剪輯應充分了解導演的意圖。應該順從他,他才是整個片子最終的領導者。而人們已經也習慣了把片子的質量的高低完全取決於導演本身,其他的便忽略不計,剪輯也被遺忘了。如果在這種情況下,導演自身還沒有剪輯思維,對自己的去學習剪輯技巧沒有要求,那麼最終成型的片子就會成為觀眾的笑柄。

在我們現階段的情況來看,是不可能有好的剪輯師去擔任自己片子的剪輯,很多時候可能會沒有信心覺得自己能獨立剪好就會找一些會剪輯的同學一起剪,在這種情況下如果自己沒有好的剪輯思維,那麼當別人能給自己提供更多的樣式和選擇的時候,自己就不知道該怎麼去則取才是更符合全片的,更符合自己片子想要的節奏的。

來源:導演與製片

 

 

更多閱讀 🧜‍♀️🧜‍♂️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