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面」大廠:左手裁員,右手安撫

「雙面」大廠:左手裁員,右手安撫

文 :《財經天下》周刊作者 周享玥 李逗 薛永瑋 許歌

互聯網大廠進入「關懷」時間

裁員風波席卷了整個互聯網,大廠們卻開始在員工福利上拼命放大招。

12月14日,阿裡巴巴在內網公布了一系列員工「暖心計劃」舉措,不僅延長了產假,新增育兒假,7天全薪陪伴假,還提供了20天全薪長期服務假等。

與此同時,阿裡取消了以往員工晚上加班打車的交通報銷,而是改成全員普惠性的交通補貼,北上廣深享受1200元/月,其他城市則是800元/月,即便是住的近的員工也能享受到這項福利。同時,還將試行靈活辦公制度,鼓勵有條件的團隊試行每周不超過一天的靈活辦公,可自由選擇辦公地點。

從上述福利上來看,一個明顯的變化是,員工的帶薪假增加了很多,而這些福利也大多集中在兩大方面,減輕員工養娃負擔和倡導不內卷,可謂是積極嚮應國家號召。

阿裡的這一舉動不僅很快將自己送上了熱搜,也帶動著其他大廠一同進入了輿論視野。畢竟,只要一家大廠出臺的福利得到好評,另外幾家往往不得不跟進。在員工福利的競爭方面,這些互聯網大廠在無形間已經「內卷」了起來。

「快」,曾經是互聯網的最顯著特徵。而與「快」相對應的,就是互聯網辦公作息的常態化996和大小周。員工們也不得不犧牲個人健康和休息時間,來換取企業的高速發展。當然,許多人也能因此獲得更高的報酬。

但今年,互聯網大廠成為重點監管對象。8月,被互聯網行業帶火的「996」和「007」工作制,被人社部和最高法院明確歸為違法行為。11月,國家反壟斷局掛牌成立,阿裡、騰訊等大廠收到43張頂格罰單。

在這種背景下,一貫崇尚「狼性」的大廠開始集體轉變風向。大廠們紛紛開始展現出「溫情」一面,加入反「內卷」的隊伍,不僅降低了員工的工作時長,同時還提升了員工福利。

打嚮員工福利「第一槍」的是騰訊旗下的游戲工作室。6月,騰訊旗下的光子工作室試點打嚮反「996」加班文化「第一槍」,「周三強制6點下班,其他工作日不晚於9點離開辦公室」,打工人瞬間沸騰。

同樣跟進升級員工福利的,還有雷軍給金山、小米員工發股票的消息。小米在7月宣布向3904名員工授予了共計7023萬股獎勵股份。同月,京東也緊跟著宣布,兩年時間裡將員工平均年薪由14薪逐步漲至16薪。

緊接著,8月份的第一天,位元組跳動又宣布取消大小周,此後又進一步規定,工作日7點後加班需提交申請。即早上10點上班、晚七點下班,一周工作5天;此外,員工在工作日晚7點以後如需加班「要有理由並經過領導同意」方可進行,每天最多可申請3小時。

一位位元組員工向AI財經社感慨「加班真的少了」,「取消996後,我們現在基本都是7點準時下班,即使偶爾需要加班,領導會要求必須提交加班申請,總體來看,要比之前的加班少了很多。」

而在嚮應員工「反內卷」潮流上,騰訊自然也不甘落後。

繼「全面雙休,每周三為健康日強制6點前下班」「提供員工購房無息貸款90萬」「應屆生4000元房補」後,騰訊甚至在一個月之前推出了「員工退休方案」,其推出的員工退休待遇,更是引發了「打工人」們熱議。

11月5日,騰訊還宣布進一步升級這一員工關懷方案。即員工在騰訊就職期間達法定年齡退休時,可同時享受公司為其提供的定制紀念品、長期服務感謝金、退休榮譽金三項福利。其中,長期服務感謝金為6個月固定工資;退休榮譽金提供「服務年限金」和「50%的未解禁股票期權」兩個方案,員工可自由選擇其一。

互聯網大廠為員工「減負」「謀福利」動作頻頻,這對於長期被「996」剝削的員工們來說,無疑將提升他們的工作幸福度。而從大環境來看,大廠們集體尋求員工福利的提升,與互聯網監管日趨嚴格的背景分不開關系。勞動法規定,國家實行勞動者每日工作時間不超過八小時、平均每周工作時間不超過四十四小時的工時制度。

亦有分析人士認為,這波「員工福利」的提升,本質上還是為了人力上的「降本增效」和「去肥增瘦」。不久之前,位元組跳動、騰訊、京東等大廠相繼傳出人員精簡、業務調整的消息,而不少人發現,這波裁員的一個明顯特徵是大量高工齡、高工資的員工被裁。

簡單來說,就是砍掉低效率的業務、項目和人員,留下辦公效率更高的人才,對這部分人才而言,還要補充不足的福利部分。

有人歡喜有人憂

其實早在12月14日阿裡公布多項福利之前,各地就開始傳出延長產假的消息。11月25日,阿裡巴巴集團總部所在的浙江省,即推出新的產假和育兒假政策,誰知僅過了幾天之後阿裡就迅速嚮應了這一政策。

浙江省的產假政策消息發出後不久,一天中午,還在產假中的阿裡女員工源葉正忙著給孩子喂奶,她突然接到HR的通知,說一胎產假從原來的128天延長到了158天,而二胎、三胎產假則可以延長到188天。源葉挺高興,她原本還有擔憂,孩子還小需要照顧,對原定的明年1月上旬到期的產假還有不舍,正在發愁怎麼辦,誰知道產假一下子延長到2月中旬,正好過個安心年再去上班。

原以為「福利」就到此為止了,哪知道12月14日阿裡又出臺了多項福利政策,「我們同事都挺驚訝的。」源葉感覺,對於福利增加這件事內部討論的不是很多,「因為福利一直都蠻好的,而且有的關系到育兒,不是所有同學都在孕期或產期。」

比如,在推出7天全薪陪伴假之前,阿裡就有多個家人關懷項目,如阿裡員工父母每年能接受免費體檢服務(康乃馨計劃),員工子女與本人一同享有百萬級醫療保險保障等。

相比之下,源葉更看重的是靈活辦公這個新福利。「這對剛生產的寶媽比較方便,而且現在很多辦公都靠釘釘,線上及時嚮應就行,這具體還看團隊leader的想法和意願,既然大方向鼓勵,未來可能會真正推行。」

還未生育的阿裡女員工梔子,也更看重陪伴假、靈活辦公和各項補貼,尤其是靈活辦公,「目前還沒開始,具體看業務線,但感覺很有盼頭。」

相比阿裡這些大廠給出的新福利優待,快手的員工福利體系雖然看上去沒那麼完備,但內部員工卻評價福利已經很好了。據快手上市時披露的2020年年報顯示,其在員工福利方面支出不低,其中,快手在2020年前三季度花費了160億元的「僱員福利開支」,當然其中包含了60.87億元的員工股權激勵。

快手員工海棠就對此感到十分滿足,提及不久前快手取消大小周工作制度,她用三個字形容恢複雙休後的生活——很快樂。海棠說,她其實是個內心平靜、淡泊佛系的人,對獨處、自我空間看得很重。不再有大小周後,她感覺周末終於可以過得從容了,心理上更放松。

別看僅僅是取消大小周這一「小小」的福利,對海棠的生活影嚮卻是巨大的。

她坦言,自己住在北京北五環外的西二旗,單休時去看望東邊的朋友總是不方便,來回三四個小時顯得很奢侈。但雙休後,大家可以做一桌子飯菜,窩在沙發上聊天,看午後的陽光順著落地窗灑下來,即使天黑了也能住上一宿。「這才是生活啊,第二天再也不用著急去上班。」

當然,取消大小周並不是每個人的願望,至少對位元組員工東樹來說,現在的他「更焦慮了」。東樹回憶,原來做項目要一個月,現在要一個半月。作為支持業務的職能部門,他們必須跟著業務的節奏來,神經要時刻緊繃著。用東樹的話來說,互聯網行業都是「包工制」,而不是「包時制」,和工作時長沒關系。

這也讓東樹工作日的節奏更加緊湊。「原來晚上10點下班,現在甚至要到11點、12點,我自己是這樣的,周圍人也都挺忙,上周末連續工作了兩天,活還是那個活,換個地方加班而已。」

東樹甚至懷念起大小周的日子,「如果能有選擇,我還是會選擇大小周,更從容,想慢一下,現在根本慢不下來,更焦慮了。」有一個周末因為工作效率偏低,他甚至沒敢提兩天的加班申請,只提了一天。

換句話說,那些習慣了互聯網快節奏的人們,當公司開始開啓關懷糢式,反倒有些不適應。他們早就習慣了讓工作充斥著自己的生活,就像習慣了飛速運轉的齒輪,如果不能按照以往的節奏進行運轉,那麼可能就會面臨鏽鈍的局面。

一面裁員,一面安撫

大廠福利贏來一片歡呼的同時,裁員也還在悄悄進行。和阿裡新增福利消息前後腳出現的,是位元組跳動將撤銷人才發展中心並精簡HR部門的消息。

事實上,9月開始,騰訊、位元組跳動等大廠就開始新一輪結構性裁員。在剛過去的11月裡,大廠都發布了2021年第三季度的業績報告,增長與利潤幾乎是一片慘淡,大廠風頭不再。12月初,愛奇藝被曝裁員比例在20%-40%之間,快手也被曝北上廣深商業化團隊部分業務線將被取消。

「裁員將一部分低效率的員工清走,提高團隊和部門的投入產出比,公司會說將這部分員工的薪資加到在職員工身上,激勵大家更認真工作。」 廣州一家房地產公司的HR凱莉說道,這時候的福利,還能產生一種約束作用,讓還在職的員工覺得自己的崗位是「香餑餑」,「從而會害怕跳槽或被辭退後找不到同等待遇的崗位,心生畏懼,從此更加珍惜工作機會。」

凱莉剛目睹過地產行業的裁員潮,一度非常羨慕大廠的福利,但是想到自己的公司加班少,每天準時五點半下班,凱莉突然又有點釋懷,「阿裡新福利是很誘人,但只要996那個工作強度,就會發現落差感不會很大了。」

「福利不是萬能的,只能說是一種潤滑劑」,策劃了20年福利發放的某通訊企業HR告訴《財經天下》周刊,薪酬福利團隊在做福利策劃時,要陳述每項費用的重要意義和想要達到的效果,而她也深知老板的用意:「想要員工收到福利立馬拼命工作,讓員工覺得真好啊,對我們太關心了、太貼心了、太值得為之奮鬥了,不行,今晚我得加班!」

這其實是一種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真理。美國行為科學家赫茨伯格也曾指出,企業對員工的物質回報,一是薪酬、二是福利。而福利只是薪酬手段的一種輔助和補充,為的是最大程度地增加員工的滿意度,提升凝聚力,打造企業的文化氛圍。

但在大廠光環之下,員工毫不吝惜對公司福利的高調宣傳。在北京一家互聯網企業做HR的靳鑫,最近在朋友圈裡頻繁刷到關於阿裡福利的曬圖。這張要滑動三下行動電話屏幕才能瀏覽完的長海報,搭配著經典的阿裡橙色,第一條就是那個阿裡在行業內首推的「陪伴假」。上一次這樣刷屏,還是8月份經過了重大負面事件後,大家紛紛出來轉發公司完善管理制度的「呼籲倡議」。

身處互聯網行業的她發現,新福利對於防跳槽而言作用不大,員工跳槽一般都是因為薪酬和工作發展,福利這方面影嚮較小。大家在找工作時也更多關註薪酬和工作內容,福利是加分項,但不是絕對影嚮因素。

「阿裡在這個時候推出這樣的福利措施,更多的是一種 『顯擺』。」靳鑫覺得,裁員和增加福利兩者在本質上並不沖突:裁員的目的是配合企業的業務策略調整,而增加福利是為了留住和穩住現有的需要加大工作和資源投入的團隊。但一年之中,教培、地產等很多行業也陷入裁員潮,互聯網行業自身也裁員不少,阿裡在這個時候增加福利就顯得有些特殊。

幾位HR告訴《財經天下》周刊,企業在制定福利措施時,福利成本是第一要考慮的因素,其次是能解決員工痛點和符合公司的企業文化。年度的福利方案,一般由人力團隊進行調研,最後拍板決定的,是總裁級別的管理人員。

「一個產品的研發周期不是十天半個月就能完成的,但大廠可以讓兩個團隊同時進行開發,最後優勝劣汰。能承受這種人力成本,可見『陪伴假』對於大廠來說也不算甚麼。」靳鑫說道,對於阿裡來講,他們新推出的這些福利,相對於他們每年的營業額來說,是「小巫見大巫」。

與此同時,大廠在福利上開啓新一輪比拼。一張未經完全證實的網傳截圖顯示,網易《哈利波特·魔法覺醒》項目組年終獎高達88萬元,小米智能工廠技術部門年終獎則發8個月工資,騰訊《英雄聯盟》項目組年終獎每人120萬元。這讓不少人直呼「開始酸了」。

這次,在社交平臺上,員工們又開始期待企業福利也能「卷起來」。此前位元組取消大小周,確實掀起過一場大廠在工作制問題上「反內卷」的浪潮,只是後來真正的工作減壓情況似乎也並不樂觀。

只不過靳鑫對這些福利已經免疫了,她直言,全員實現這種福利覆蓋將是不可能的事,「欠研發團隊的加班調休都還沒兌現呢」。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均為化名)

來源   AI財經社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