範薑、張達刺死張飛,難道張飛沒有大帳衛士嗎?

文:張嶔

古典小說《三國演義》裡一大悲情橋段,正是「張飛之死」。

以《三國演義》小說裡的描繪,關羽兵敗荊州身死後,坐擁益州的「先主」劉備決定大舉伐吳報仇,「實在兄弟」張飛更是咬牙切齒,強令部下範疆、張達三日內打造白旗白甲,準備「掛孝伐吳」。可這麼多白旗白甲,三天內哪打造得完?範疆、張達二人剛叫了句苦,就被張飛捆起來打個半死。這被打急了眼的哥倆,乾脆狗急跳牆,深夜趁張飛酒醉摸入營帳,一刀刺死了張飛,而後提著張飛腦袋「便引數人連夜投東吳去了」。

同樣是在《三國演義》小說裡,當「先主」劉備得知張飛死訊後,當場是「放聲大哭,昏絕於地」,醒來後更是「哀痛至甚,飲食不進」。而在上世紀九十年代經典古裝劇《三國演義》裡,老戲骨孫彥軍扮演的劉備,更把這一幕演繹得無比精彩。劇中「劉備」從平靜詢問到驟然昏厥的短短幾秒鐘,公認中國古裝劇史上的經典表演範本。不過真實歷史上,劉備得知張飛被殺的噩耗後,反應卻「平靜」得多,只是一句「噫!飛死矣。」

如此一幕,也讓好些後人大惑不解:統帥千軍萬馬的張飛,真能如《三國演義》的劇情那樣,這麼簡單就被部下割了頭?而且兇手還能輕鬆從防備森嚴的軍營裡逃走?難道張飛的大帳周圍,一個衛兵都沒有?而真實歷史上的劉備,為什麼得知張飛死訊後,會發出「飛死矣」的感慨,彷彿早有預料一樣?

首先必須要明確的是,《三國演義》裡那「殺張飛」的全過程,放在真正的古代戰爭裡,是嚴重不靠譜的。以戰國軍事典籍《尉繚子》的記載,古代軍隊紮營時,中軍、左軍、右軍、前軍、後軍等各支部隊,都有各自的營區。將帥的營寨周圍還要有圍牆溝渠,沒有軍令絕不能隨便走動。軍營外不同的距離也要設立哨卡,做到層層警戒盤查。甚至每夜不同的時間,軍營裡都有特定口令。


所以理論上說,在正常情況下,哪怕張飛喝到爛醉,範薑、張達別說割張飛腦袋,想成功混入張飛的帳篷都不容易。那既然防衛如此森嚴,張飛怎麼還稀裡糊塗送了命?其實,正史《三國志》上對於「張飛之死」這事兒,記載非常簡略:「臨發,其帳下將張達、範強殺飛,持其首,順流而奔孫權」。不但兇手的真名與三國演義有出入,過程也比《三國演義》裡簡略,且沒有「醉酒」「引數人」等情節,似乎要更神祕。

不過,同樣是《三國志》裡,我們從劉備對張飛的評價裡,就不難找到「張飛遇刺」的過程。歷史上真實的張飛,雖然不是《三國演義》裡的「莽張飛」,更不是某部「三國神劇」裡的「李逵版張飛」,且有「尊賢愛士」的美名,卻也有「不恤小人」的毛病。特別是對待身邊的部將士卒,更是說打就打。所以張飛遇害前,劉備就擔憂說:「卿刑殺既過差,又日鞭撾健兒,而令在左右,此取禍之道也」。


也就是說,張飛對待身邊部將,方式非常粗暴,甚至天天鞭打部下。關鍵是剛把人打完,又把「苦主」安排在身邊做親信,等於是給身邊放定時炸彈。以這個角度看,「張飛遇害」這事兒,也就不奇怪。兇手範強、張達等人,就是張飛「左右」的部將,對於張飛營寨裡的口令條例,乃至營寨布防都非常熟悉,所以才能從容得手,又藉助沿江的便利交通輕鬆脫身。而多次目睹張飛「暴力行為」的劉備,顯然對此事也早有預感。

如此「堡壘從內部攻破」的情景,也不止發生在「張飛遇害」一事上,宋金戰爭時期的「完顏亮被殺」事件更是典型。率領六十萬金軍精銳大舉南侵的完顏亮,卻被宋軍懟在長江邊動彈不得。惱火的完顏亮成日暴打兵卒洩憤,也終於激得將士們沸反盈天。兵部尚書完顏元宜趁機啟動「刺殺完顏亮」行動。雖然完顏亮擁有戰鬥力強大的5000禦營,可完顏元宜先假傳命令調開禦營,再趁夜發起襲擊,成功擊殺完顏亮。

所以說,如果一支軍隊的領導層出了問題,身邊的人都爛掉了,哪怕「護衛」再強悍,照樣保不住命。

而這場史料記錄極其簡略的「張飛被殺」事件,也恰恰藏著古代戰爭裡的一個重大問題:軍營安全問題。

無論古今戰爭,防衛森嚴的軍營,常常是「出大事」的地方。放在古代戰爭條件下,由於資訊通訊科技等各種條件的限制,一旦軍營有突發狀況,往往就容易演變成大亂。就以古代戰爭裡的「用間」來說,軍營就是雙方「間諜」們滲透的對象,楚漢戰爭時期,漢軍謀士陳平就以重金在楚營裡收買姦細散佈謠言,逼得楚軍智囊範增走人。南北朝沙苑之戰裡,宇文泰的間諜甚至能竊取高歡的軍營口令,然後在高歡的帳篷周圍輕鬆出入……

僅僅在「諜戰」這個環節上,一座軍營被滲透的程度,就決定了這支軍隊的命運走向。

而說到「出大事」環節,比「刺殺敵人首領」「竊取情報」「反間計」更要命的,往往就是「襲營」。古代任何一座防衛森嚴的軍營,卻也都有著各種弱點,比如資訊傳遞速度較慢,對突發狀況難以做到及時反應,而且軍隊「吃飯」「睡覺」等時段,也恰恰是防備最容易出漏洞的時候。一旦軍心出現浮動,「襲營」的後果往往是災難性。

特別值得一說的是,哪怕是一支訓練有素的精銳部隊,也依然可能在「襲營」裡吃大虧。比如遼國名將耶律休哥,這位曾經吊打宋太宗的戰神,一次率軍南下侵宋,與一支北宋小部隊擦肩而過。心高氣傲的耶律休哥並未在意,可誰知就是這支「小部隊」,竟在宋朝悍將尹繼倫的率領下,趁著耶律休哥大軍宿營做晚飯的時候「摸」進來,正大吃晚飯的耶律休哥,飯桌上被尹繼倫劈頭一刀,差點把命搭上,數萬遼國大軍更是大潰……

只是一個小小疏忽,就換來了災難性後果。

所以也就不難理解,為什麼西漢年間,漢文帝去細柳營勞軍,遭到細柳營主將周亞夫的嚴格盤查限制,卻非但不氣不惱,反而鄭重向周亞夫行禮表達敬意。這正如他的原話:「嗟乎,此真將軍矣!曩者霸上、棘門軍,若兒戲耳,其將固可襲而虜也。」如果治理軍營不這麼嚴格,不被人家「襲而虜」才怪。特別是襲營,可不是鬧著玩的。

正因如此,中國歷代軍隊,對於軍營的管理也是日益嚴格。發展到明清年間,更形成了極度細緻的條例,以戚繼光《紀效新書》記載,當時軍隊紮營,要選在「必山水可據之處」,軍營要分外層和子層,外層兵力要佔三分之二。士兵嚴禁藏匿外人,晚上一切接近營地的「生人」,只要「喝令不退」且「口令不準」,就要「以銃矢擊之」。營內每晚分五更,每更都有專人職守,還有隨機派出巡營人員,以敲擊弓背傳遞口令信號……

也正是因為執行瞭如此嚴格的宿營製度,戚家軍才得以東掃倭寇北掃韃靼,以十幾年不敗的戰績,撐起了明代「隆萬中興」的輝煌。如果「範強、張達」放在這樣的軍營裡,就算和張飛再「親」,恐怕也很難得手,就算能僥倖得手,也很難逃去東吳,相反有可能被打成一攤碎肉。

但是,執行這樣嚴格的條例,需要有軍隊強大的紀律和戰鬥力做保證,放在王朝衰敗的年月,那更是嚴重做不到。比如明末那位享盡崇禎帝「恩寵」,更被東林黨各種「照顧」的明末「戰神」左良玉,其麾下號稱百萬大軍,卻是姦淫擄掠成性,軍隊兵將更常藏匿擄來的女子藝人,每到晚上,軍營場面常腐化不堪。這樣的「虎師」,雖然常被東林黨誇讚,真打卻嚴重不頂事,就連左良玉自己,也是稀裡糊塗死於軍中,其「虎師」接著鳥獸散……

放在清朝「太平天國戰爭」早期時,這「軍營安全」更鬧出雷景象:太平天國運動爆發時,清朝軍事早已腐敗不堪,派去鎮壓的清軍,更是魚龍混雜,好些權貴子弟混跡其中,一路敲詐勒索,被曾國藩諷刺說「沿途辦差實為不易」,士兵更是「多不習刀矛」。這樣的「精銳」,「軍營安全」更是極不靠譜:獨鰲山之戰裡,太平軍只派七個戰士襲擊清軍營地,上千清軍頓時一片混亂,甚至「哄然從山頂潰下」,白送給太平軍一場大捷。

如此敗像,當時還叫清軍發出了「撼山易,撼岳家軍難,不意如此」的感慨,把太平軍比喻成兩宋時期戰無不勝的岳家軍。其實,太平軍有沒有岳家軍「能打」倆說,連「軍營安全」都做不到的清軍,戰鬥力太差卻是真。荒唐一幕,也恰是那時落後挨打的清政府,最生動的寫照。

參考資料:

《中國歷代軍事制度》

《中國歷代軍事工程》

《歷史上的張飛究竟什麼樣》

《古代軍旅常識》

《戚繼光兵法新說》

來源 朝文社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