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真有那麼愛朱賢健嗎?

朱賢健

文: 齙牙趙  

昨天,越獄潛逃了41天之後的朱賢健被成功抓捕了。

因為他特殊的身份,網上很多人愛他。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他剛剛越獄成功之後,就有不少人為他送上了真摯的祝福。

這句話不是我的調侃,的的確確是真摯的祝福,祝福他能夠順利逃出國境線,然後通過各種各樣的方式去到他想去的地方,而不是被送回去赴死。

甚至還有人表示,如果他碰見了朱賢健……算了後面的話我不說了,大家能夠意會就行。

這些話讓我腦海裡突然響起張學友的一首歌,《如果這都不算愛》。

坦白地說,我對朱賢健沒什麼好感,但是我能夠理解其他人為什麼愛他。

出於眾所周知的原因,這個問題我不細說,我就這麼含含糊糊地說一句:他們只不過是把對甲的憎恨硬生生地轉化為對乙的褒獎而已。

所以,朱賢健被成功抓捕之後,有兩種聲音特別響亮:

一種是惋惜,他沒能逃出國境線,至少現階段無法去到他想去的地方。

另一種是慶幸,因為他又可以加刑了,至少生命又延長了幾年。

但是我想說一句:因為不喜歡甲,所以就一定要愛被甲欺負的人——這個邏輯,我不贊成。

如果網上的敘述是真實的,那麼朱賢健的人生的確很悲慘,我不否認這一點,他越境之前的經歷,很難讓人不同情,我也同情。

但是我也想提醒朋友們的一點是,他被判刑,是因為偷越國境罪、搶劫罪、盜竊罪。

尤其是第二項罪,2013年7月,他在搶劫的時候,持刀捅人背部,將被害人捅成重傷,醫學鑑定的重傷,不是我為了吸引眼球隨手寫的。

我看到有消息說,被捅成重傷的受害人是一位老太太,而且還被捅了不止一刀。

據說朱賢健是一個身手不凡的士兵,從他越獄的行動也能看出來,在監獄裡七八年沒訓練,依然有如此敏捷的身手,傳言多半是真的。

那麼我的觀點是:你即便是為了生存,即便是為了活命,也沒有理由對著其他無辜的人下殺手。

用刀子捅人背部,真的是下殺手了。

很多人都知道,我比較喜歡看《水滸傳》。

我對這幫子「被逼上樑山」的所謂「好漢」最憎恨的一幕,就是他們為了逼迫朱仝上山,派李逵等人去砍死了滄州知府四歲的兒子。

我以前寫過一篇作文說這件事,我說,從這一刻起,這幫人的性質就完全變化了,變成了一群魔鬼。

一群為了自己活命、為了自己前程,任意剝奪無辜者生命的魔鬼。

恕我直言,朱賢健對著別人的後背捅刀子的時候,他的性質也變化了。

一個訓練有素的士兵,搶一個赤手空拳的老太太(我不確定哈),如果他心裡有點善良,有的是辦法制服對方,一拳打下巴瞬間就能讓人昏倒,不嫌麻煩的話裸絞也能達成目標。

我一個讀宋史的人都知道的辦法,他不可能不知道。

但是他依然選擇了用刀子捅背。

05

還有不少人,非常「大度」地說,他犯的錯,已經受到了懲罰了,兩清了。

我是很看不起這句話的,真的。

他確實因為犯錯受到懲罰了,但是真的兩清了嗎?

並沒有,他逃走了。

我打個比方,就像別人借了你10萬塊錢,還了8萬就不還了,你還會覺得這個叫「兩清」嗎?

說句不好聽的話,你恐怕在背後罵死他了。

我想提醒一句:規規矩矩獃到刑滿,才叫兩清。

按照他的審判結果,「遣送回國」才算是兩清,這種事情,玩不得「四捨五入」。

有些人很有愛心,我覺得這是好事,但是愛心得用到該用的地方。

我個人覺得,這個世界上需要被愛的人和物有很多很多,如果都愛,別人如何我不清楚,但是我自己肯定愛不過來。

所以,我給自己定了一個愛的先後順序,不一定對。

無辜的人比有錯的人更值得愛。

身邊的人比無關的人更值得愛。

自己的同胞比外國人更值得愛。

坦白地說,在這一起持刀搶劫的案件中,我覺得更應該被愛的,是那位身受重傷的老太太,而不是這個窮兇極惡的偷渡者。

還有些人說,朱賢健這次出逃41天,並沒有殺人,也沒有給居民造成什麼重大的經濟損失,說明他是一個善良的人。

但是我想請大家仔細想想這個道理,他被懸賞的價碼,是50萬元、70萬元。

這個價碼雖然不能直接反映他的罪惡程度,但是至少說明,警方非常重視,認為他是一個非常危險的人物。

曾經持刀搶劫把人捅成重傷,如果這都不算危險的話,我是真的不知道怎麼說了。

他也就是偷盜生活用品成功了,如果沒成功,誰能保證他不會故技重施,再次持刀搶劫?

周邊的群眾擔驚受怕的恐慌心理,總是有的吧。精神損失,難道就不算損失了嗎?

我打一個不太貼切的比方,哪怕街上有一隻曾經咬過人的流浪狗,大家都慌得不得了,更何況是一個受過專業訓練、有過重傷他人案底的越獄逃犯?

別以為燒紅的炭火沒落到自己的腳背上,就可以大慈大悲地替別人原諒逃犯了。

最後,我想聊兩句他的未來。

不出什麼意外的話,他至少能夠又多活幾年,至於他今後是被按照法院審判的那樣「遣送回國」,還是按照民間的建議那樣有什麼其他變化,坦白地說,我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心理波瀾。

從情感上說,我覺得他在動刀之前的經歷都很悲慘,很值得人同情。

從理智上說,我反對將這樣一個人留在我們的身邊,原因很簡單,我害怕。

這個世界上已經有很多讓我害怕的東西,我不想繼續往上加碼。

至於其他處理辦法(比如送到其他國家),我不好說,我隱隱覺得這可能會涉及到兩國關係的處理問題。

資訊環上缺失的點太多,站在我自己的層面上,我覺得這不是我能夠給出建議的問題,也不是我應該去思考的問題。

交給有能力、有經驗的人來處理這個事情吧。

尊重法律,尊重專業,尊重受害者。

 

來源 讀宋史的趙大胖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