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岳先生或許只能「死為日本鬼」

文:南洋富商

01

如果連岳是拿著醫療簽證去日本居住,他「生為中國人、死為中國鬼」的人生理想恐怕很難實現。他更可能死在日本,成為日本鬼。

連岳深愛中國,認為中國現在已經極其發達,防疫工作更是世界頂尖。雖然連岳對於中醫是徹底嘲笑貶低的,但是並未貶低中國的現代醫學。

中國的現代醫學其實也是很發達的。比如上海的華山醫院、中山醫院,成都的華西醫院,北京的協和醫院、301醫院,都是世界級水平的現代醫院。尤其是中國最大的100家醫院,無一不是高水平醫院。

圖片

連岳是一個深愛中國的人,他也非常推崇中國的防疫政策,為何去日本看病呢?這或許意味著連岳先生患上中國治不好的病。

在醫療方面,中國某些醫院的設施雖然也算得上世界先進,但是最先進的條件不一定是每個人都享受得到——有些醫療條件只有特殊人群才能享受。相對而言,有錢的中國人去日本看病,或許更容易得到好治療。

按照連岳先生的說法,去日本移民是不合適的,因為你遲早死於奧姆真理教的毒氣。去美國移民更不合適,因為你遲早死於911恐怖活動。

圖片

但是有一種人可以去日本和美國,卻不擔心這種問題,那就是身患絕癥的人如果連岳先生身患絕癥,他大概率在遇到奧姆真理教下次放毒氣之前就死在日本的醫院,所以即便奧姆真理教依然在籌劃放毒,連岳先生也不會害怕。

活人會害怕,死人不會。

02

按照世界衞生組織的排名,日本的醫療體系排名世界第一。遠遠超過美國和中國。能夠媲美日本的,只有安道爾、新加坡、香港、冰島、聖馬力諾等少數國家和地區。所以,連岳先生去日本治病,是可以理解的。

圖片

我查了一下去日本醫療居留的人,正在日益增多。這些年中國人占到80%的比例。在新冠疫情流行前,每年有一千多中國人去申請日本醫療居留。

圖片

大多數中國人雖然已經非常富裕,但是依然留在國內,繼續享受中國醫院的看病待遇。正如連岳先生所認為的那樣:一旦移民出去,你掙錢的機會就沒有了,所以大多數普通百姓是不會移民的。與普通百姓相比,富二代和貴二代更多出國移民。因為他們並不在乎在國內的掙錢機會。他們不需要自己親自掙錢,只需要把錢帶到外面花就可以。

中國的醫療取得飛速發展。早在十多年前,醫療門診就達到62.7億人次。十年增加三倍,舉世無雙。

但是無論如何,連岳先生去日本治病,還是說明了他對中國的極度不信任。
到底是甚麼樣嚴重的疾病,是中國治療效果不好,只能去日本治療呢?

我上網搜尋了一下,日本最擅長的主要是這些癌癥。

圖片

比較合理的猜想,是連岳先生可能患有類似的疾病,需要去日本才能保住肛門。
當然,也有可能是別的病。按照搜尋,前列腺癌的治療 日本也遠比中國先進。

圖片

03

連岳先生去日本治病這件事曝光後,網民一片嘩然。人民就是喜歡故作驚詫。他們認為連岳移民日本了。

移民日本是不可能的。連岳一旦移民日本,真的就沒多少錢可掙。他會一再強調「生是中國人、死是中國鬼」。

開始連岳先生犯了一個錯誤,信口說:「旅游不行嗎」?

圖片

旅游當然不行。因為日本駐華大使館說得很清楚,以旅游為目的的外國人仍將不能入境。

圖片

連岳先生若是在日本,只能是用別的簽證。所以我相信他用醫療簽證入境的說法是比較可信的。也有很多網友跟我一樣,相信他是去日本治病。

圖片

所謂「丁克病」之類,只是一個笑話。但是治療不孕癥倒是有可能。我有幾位丁克朋友,其實只是因為有不孕癥而無法生育孩子。
多年前,連岳是個非常堅定的丁克主義者。

圖片

圖片

自從祖國宣傳二胎、三胎後,連岳的生育觀變化飛快,與時俱進。

圖片

圖片

這讓我想到連岳先生或許真的有不育癥。以前的丁克只是為了掩蓋自己有不育癥這種事實。如今他以丁克身份為祖國宣傳多胎,實在難以自圓其說,所以或許要親自治療他的不育癥,親自生幾個孩子出來。
為何不育癥要去日本治療呢?這大概和他對中國醫療的隱私性信不過有關。萬一醫生洩露他其實是不育癥患者偽裝丁克,豈不是人設崩塌。

04

有很多人認為連岳早已移民日本。而憤怒譴責連岳。我認為即便這是真的,也沒甚麼大不了的。

一個人嘴上說喜歡甚麼國家,是基本自由。愛中國這種事,是說給你聽的。

你喜歡聽他說愛中國,他就這樣說給你聽,這是為你提供服務,讓你自願為他提供打賞或買他的貨,這沒甚麼過錯。正如嫖客希望妓女對他說「我愛你」,或誇他性器官雄偉,只要給夠錢,妓女也會願意說。服務業就是這樣。

連岳先生作為服務業人士,這方面還是相當敬業的。

我的好友老劉仁波切,也是非常敬仰連岳先生的能力,認為連岳能做到這一定,不愧是成功人士。

圖片

連岳先生自稱被王小波啓蒙了,還自稱花了十年時間走進自由主義的門。對於這種說法,我是根本不信的。
真正啓蒙連岳的,絕不會是王小波,而是另一個小波——張小波。

張小波是非常成功的人,遠比王小波成功百倍。王小波的經典小說,到死都賣不掉6000本。而張小波策劃的《中國可以說不》,一出手就賣掉上百萬本。

連岳的老友吳主任介紹說:

阿岳最早是個憤青,27歲時買了好幾本《中國人可以說不》送朋友。也就那一年,王小波去世,中國引發了一股王小波熱,阿岳看完醍醐灌頂,驚了,以小波為榜樣,寫了一些不錯的文章。

在各種採訪連岳的文章裡,連岳也提到這些往事。

圖片

如果一個人17歲熱愛張小波的《中國可以說不》,到了27歲喜歡上王小波,我可以理解。但是27歲還被張小波激動,幾個月後就被王小波激動,這樣容易改變的人,我只能認為他是精神病患者
更神奇的是,迷戀王小波後花十年進入「自由主義」和「奧派」的大門,到了47歲又華麗轉身,回到張小波的《中國可以說不》,這就是押沙龍說的:這扇門是旋轉門吧?

所以,我認為比較靠譜的事實是這樣的:

1997年,27歲的連岳讀到張小波的《中國可以說不》,恍然大悟:原來這樣寫書才能功成名就、受人崇拜!

幾個月後王小波之死掀起王小波熱,連岳又一次恍然大悟:原來這樣寫更可以功成名就、受人崇拜!

所以,連岳其實從來沒變,他從小就是這樣的人,到老也是這樣的人。這方面他其實是一以貫之。

但是,我就是不信他「生為中國人、死為中國鬼」這種承諾。

現在的連岳先生看起來還健康,自稱每天早上五點起來跑步,二小時就能寫一篇公眾號文章,不大像重病的樣子,這時候還要去日本治病。

在他病入膏肓、奄奄一息的時候,你覺得他反而會回到中國治病嗎?

所以,我認為連岳先生臨終前更可能躺在日本的醫院裡,享受ICU病房,身上插滿管子,喉嚨切開,血管切開,連上人工肺和體外人工心髒,就這樣靠機器維持生命。這種生活可以維持幾年,大概看他有多少錢。

這些年他收割的錢也夠多。只要中國政府不限制公民把巨額財產轉移到國外消費,這麼有錢的連岳或許可以在日本的ICU病房插管20年

最終他會死在日本,成為日本鬼。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