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間酒事

文:韓麗明  

唐朝詩人王駕有詩云:「 鵝湖山下稻粱肥,豚柵雞棲半掩扉。桑柘影斜春社散,家家扶得醉人歸。 」說的就是鄉間酒事。

不才酒量不大,但特別喜歡喝酒的氣氛,尤其是和投機的兄弟姐妹們在一起,那才叫一個放鬆。人喝到一定程度時,往往真情畢露,不壓抑、不掩飾、不虛偽、不做作。所以每次和朋友喝酒都會喝得很酣,雖然免不了出醜,但也積累了許多飲酒的趣事。

1984年,我回得勝堡省親,與數位童年玩伴共進晚餐。那天,酒過三巡、菜過五味,不知是誰提議,要求大家一人講一個與酒有關的小故事,自己、他人不拘,否則罰酒一大杯。於是就有了下面的幾個小故事,現追記出來以博大家一笑:

1、我們村支書非常喜歡喝酒,一天有半天處於醉酒狀態。一天晚上他喝多了,走到了別人家,這家社員一看是村支書,馬上開門迎客。這時正有幾位後生在堂屋裡打麻將,看見村支書來了,都起身讓座。村支書立刻說:「 你們耍哇,我先睡呀 」,然後就進了里屋,爬上炕睡著了。幾位社員驚呆了,一個晚上沒有讓麻將散場。第二天村支書醒來發現自己走錯了門,非常不好意思。

2、我們生產隊長,喝到興起時,就愛拍人。先搭著一個哥們的肩膀,神侃一通,然後不知啥時候就大吼一聲「 兄弟啊! 」揮掌猛拍哥們的背部,那聲音又響又脆。每逢此時他猶如神功護體,掌力大增,「 受害者 」背部必定有一個紅掌印。不少村民因此慘遭「 毒手 」。後來每逢隊長到了「 拍掌 」狀態,有人就會準備一個玻璃煙灰缸。待他舉起手時,即刻把煙灰缸墊在背部,免了這頓「 酷刑 」。可憐這位隊長,酒後第二天總會問昨天一起喝酒的人:「 我的手掌咋就腫了呀? 」此君日後得一名號「 鐵掌大俠 」。

3、七十年代,有一位西坪的公社書記來得勝堡傳授農業學大寨經驗。頭一天到了,我們隊長就在食堂給他接風洗塵。席間,大家談笑風生、推杯換盞、情意濃濃。這時,西坪的書記已醉眼朦朧,指著席面酒精鍋燉甲魚說:「 你們得勝堡的王八就是多! 」話音剛落,我們大隊會計就接下話來:「 我們得勝堡沒王八,王八都是外地來的。 」這句話頓時引起哄堂大笑。

4、我爹特別愛喝酒,是那種見了酒就邁不動腿的人。他老人家曾經喝過一盅茅台酒,這盅茅台酒讓他興奮了多半輩子。我爹多次對我講起那次喝茅台酒的輝煌經歷,並對我們生產隊長的小眼薄皮嗤之以鼻。事情發生在上世紀七十年代,我爹去公社參加農業學大寨會議。那次,不知公社書記從哪弄來了兩瓶茅台,為了能多喝幾口,那位隊長就想了一個辦法,在會餐時故意遲到幾分鐘,大家開始端杯后才推門進去。進去坐下後端起杯子就說:「 喲,實在對不起,來晚了,害的大家久等,我先自罰三杯。 」然後就在眾目睽睽之下連乾了三杯。

5、年少家貧少酒,加之父母管束嚴厲,酒對於我可望不可及。平時爺爺也經常拿《弟子規》來諄諄告誡我小孩子不能沾菸酒:「 年方少,勿飲酒,飲酒醉,醉為醜。 」不過人之天性,越是得不到的東西就越想要。記得有一回嬸嬸回娘家帶了瓶二鍋頭給爺爺,爺爺每晚臨睡前嘬一小口,咂咂嘴,那愜意把我饞得恨不能奪下他的瓶子一飲而盡。皇天不負苦心人,一天下午,我趁家人外出,翻箱倒櫃地把酒瓶子找出來「 咕咚咕咚 」地喝了好幾口,然後就昏昏然找不著北了。一覺醒來四周漆黑,昏黃的油燈下爺爺正從我額上揭起破舊的濕毛巾,見我醒來長吁了口氣說:「 報應,總算醒了! 」我頭痛欲裂,含糊不清問他我睡了多久,他把擰乾的毛巾重新覆在我額上說快天亮了。

6、記得我七八歲時,小伙伴二虎蛋家殺年豬。那天鵝毛大雪漫天飛舞,甚是愜意。大人忙亂,我們小孩子也在周圍跑來跑去,就等著大師傅揭開鍋蓋時,給我們一塊肉。那天來二虎蛋家吃年豬的人特別多,快要開飯的時候,二虎蛋他爹發現酒好像不夠喝了,就拿出一個十斤的酒桶,告訴二虎蛋和黑豆哥去打酒。這兩小子踩著厚厚的積雪,一路小跑。跑著跑著,感覺桶裡總是在哐當。二虎蛋說:「 這桶裡好像還有酒,咱倆把它喝了哇,要不賣酒的該糊弄咱倆了。 」黑豆說了聲贊,倆人就你一口我一口地把桶裡剩的酒喝光了。

吃飯的時候,二虎蛋他爹說:「 這倆孩子打酒咋走了這麼長時間,牙長一段路,都快一個鐘頭了。 」當時我和幾個小伙伴都已經吃飽,於是自告奮勇去找他倆。雪越下越大,我們挺著肚子、迎著雪花,吃力地向供銷社走去。沒走多遠,就看見路邊似乎多了個雪堆,而且隱隱約約地還有鼾聲。上前撥拉一下,只見二虎蛋和黑豆哥把空空如也的酒桶放在中間,倆人緊緊地抱在一起睡得正香。我們趕緊把他倆拉起來,就近借了一輛排子車把他倆拉回了家。好在時間短,哥倆誰也沒凍壞。後來二虎蛋和黑豆從中午一氣睡到第二天早晨,那天的殺豬菜他倆一口也沒吃上。

7、一天下午,我和班裡的五六個同學相約在場面裡練功。練到精疲力竭時,躺在麥秸堆上一邊看藍天,一邊在探討著各種武藝。有個同學說他看錄像時發現醉拳很厲害,但是好像那種拳術必須喝了酒才能打出來。這時隊長的兒子說:「 你們等著,我回去偷一瓶過來! 」說著一溜煙飛奔著回家去了。 「 有酒得有菜呀! 」不知道誰又附議。大家立馬分頭行動,去園子裡摘了些黃瓜、西紅柿。不多時,取酒的也把酒瓶掖在懷裡趕回來了。
大家圍坐一起,把蔬果拿袖子擦擦放在中間,酒瓶放在旁邊。

這時,取酒的那個小子說:「 你們要小口抿呀,這酒可辣了! 」說著就輕輕地抿了一小口,然後傳給下一個。下一個拿過來,也是一小口,感慨說:「 辣了,辣了 」。於是旁邊就有人給他遞西紅柿。就這樣大家一起邊喝邊吃,沒幾個回合,就有人說:「 不行了,想睡覺。 」其他人就有意見了:「 咱們還沒打拳呢! 」就把他硬拽了起來。場子裡立刻群魔亂舞,叫喊著、撕打著……

後來,大人們從地裡回來,不見孩子回家,就去場面裡找。這時只看見一副亂象:有趴在糞堆上酣睡的、有的拉著大樹比划拳腳不肯回家的、有的鑽進狗窩掏麻雀……最離奇的是四賴,好賴找不見他,原來他流著哈喇子在麥秸堆裡睡的正香呢,

8、一年冬天,我二姐家辦事宴,有幾個鄰家姐妹也湊成一桌開始瘋喝。那天,她們都盤腿坐在炕上,地上還有一桌,大家都興高采烈地喝酒吃菜。有三位村姑多日不見,有說不完的話,不知不覺就喝高了。其中一個姐們高興之餘,情不自禁地說道:「 這也太熱了,還是脫了哇,不管你倆了,我先脫了。 」話音剛落,就把上半身脫得只剩下一個紅主腰子。紅主腰子缺好幾道釦子,兩個雪白的乳房噴湧欲出。二姐慌忙拿起衣服往她身上披,這姐們用手邊擋邊說:「 這炕這麼熱,還喝這些白酒,你們不熱啊,我可熱得不行了。 」

突然間整個屋子都靜了下來。屋裡的大老爺們儿,一看這場景,面面相覷、鴉雀無聲。這姐們「 啊 」地一聲就反應過來了,拿起衣服,胡亂裹在身上,站起身來趿拉著鞋子就跑了,等二姐回過神來,出門去送她,人早就沒影了。

9、每個人的童年,都有值得回憶的趣事,當然我也不例外。我五歲的時候,我媽買了一隻小公雞,小公雞長的可漂亮了,紅紅的雞冠、油亮的毛,人人見了都誇。

那年夏天,那隻小公雞一直無精打采、不思飲食,甚至我捉來蟲子它也不吃。我非常著急,不知如何是好。突然想起爺爺曾經告訴我:「 酒是靈丹妙藥! 」因為爺爺每有小恙,只要抿上那麼幾口,便頓時神清氣爽。

於是我偷出了爺爺的小酒壺,找了一根筷子,在一端綁上了棉花,沾了一點酒就往小公雞嘴裡不停地送。後來爺爺發現了,揪著我的耳朵開始罵:「 你這個小畜生,拿我的酒鬧球甚呢? 」

那天,我的耳朵被揪得可痛了,但我沒有哭,因為小公雞開始啄食小蟲子了。

來源     聽老綏遠韓氏講過去的事情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