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北多禁忌

雁北

文:韓麗明 

在雁北,日常生活中有許多禮數,大部分屬於民俗。就拿過年來說,講究和說道更多:

每逢除夕夜,雁北家家戶戶門前都要用大塊煤炭壘「 旺火」,以圖全年興旺吉利。待到五更,大約凌晨四點左右,鞭炮齊鳴之時,將旺火點燃。點燃後,火苗從無數孔隙中噴出,既禦寒,又壯觀。大人孩子都要圍旺火轉圈,以圖吉利;男女老少都要來烤火,以圖「 旺氣沖天」。

正如清《大同縣志》所述:「 元旦,家家鑿炭伐薪壘壘高起,狀若小浮圖。及時發之,名曰旺火,即省城達達火也。」

初一的禁忌也很多:

已出嫁的女兒不可以回娘家。如果初一回娘家,會把娘家吃窮。因此只能在初二或者初三回娘家

禁忌動刀剪,動則主凶殺或口角,會斷絕仕途財路。 「 初一動刀和剪,口舌是非全難免」。

婦女也不得動針線,否則一年到頭和別人爭吵不休或渾身會有針刺般的不舒服;生下的小孩,眼睛如同針眼一樣小。

還有,初一早餐忌吃稀飯,葷食及藥品,忌叫他人姓名催人起床、忌跟還在睡覺的人拜年、忌斧子劈木柴、忌借錢、忌向人討債、忌洗衣、忌啼哭、忌殺生、忌說不吉利的字眼、白天不可午睡。

初一至初五不能掃地、不能潑水,是怕把財富倒出去;初一至初五,忌打碎東西。為了避免把財氣和福氣掃走,打碎了盤碗要趕快說「 歲歲(碎碎)平安!」

雁北有「 初五不出門,初六不回家」的俗傳,認為初五出門會帶回來「 窮土」。家裡有人出門往往數天不掃地,忌「 掃地出門,不能平安回家」之禍。

正月初六的「 送窮」,是雁北一種很有特色的歲時風俗,其意就是祭送窮鬼。窮鬼,又稱「 窮子」,據宋·陳元靚《歲時廣記》引《文宗備問》記載:「 顓頊高辛時,宮中生一子,不著完衣,宮中號稱窮子。其後正月晦死,宮中葬之,相謂曰「 今日送窮子。 」

相傳窮鬼乃顓頊之子。他身材羸弱矮小,性喜穿破衣爛衫,喝稀飯。即使將新衣服給他,他也扯破或用火燒出洞以後才穿,因此「 宮中號為窮子」。

唐·姚合《晦日送窮三首》其一云:「 年年到此日,瀝酒拜街中。萬戶千門看,無人不送窮。」

雁北婚嫁時的說道最多,異常繁複。家有子女,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屬相問題至關重要。男婚女嫁,屬相相配才能聯姻;屬相不配,一切免談。直到現在還有不少人講究此道。屬相是否相配,有下面之說法:「 從來白馬怕青牛,金雞見犬淚長流。蛇虎同籠如刀割,羊鼠相逢一旦休。玉兔最怕與龍見,豬遇猿猴不到頭。即屬馬和牛、雞和狗、蛇和虎、豬和猴、羊和鼠、兔和龍者’大婚不配’。」

如男女雙方「 大婚相配」,雙方都有找對象的意願,男方還要向女方「 要庚帖」,又稱「 討八字」。女方家長接納提親後,便將女方的出生年、月、日、時(即年庚八字)寫在一張紅紙(即庚帖)上交給媒人,再轉交給男家,以卜命相。男家請算命先生推算男女雙方的年庚八字、命相是否相配,以決定這樁婚事是否吉利。命相以金、木、水、火、土相生相剋論之。簡單地說,如女方命相屬金,男方命相屬木,金克木,則此樁婚姻不吉利,那麼,這樁婚事就要告吹;如女方命相屬土,男方命相屬木,土生木,則此樁婚姻吉利。總之,如男女雙方的年庚八字、命相無相衝相剋,方可商議定親條件,如彩禮、嫁妝等等。

定婚之後娶親,男方一般還要請風水先生掐算個黃道吉日。風水先生將根據男女雙方生辰八字及其父母屬相來推算出良辰吉日。娶親時間的選擇,通常由女方的屬相而定。具體規矩是:「 正、七月迎雞兔;二、八月虎共猴;三、九月蛇和豬;四、十月龍與狗;五、十一併牛羊;六、臘月鼠馬走。」「 正、七月迎雞兔迎」,即屬雞和兔的姑娘,正、七月是她們的「 大利月」,正、七月出嫁,每天都是好日子。以下以此類推。

雁北娶親時的說道也很多。講究「 姑不娶、姨不送,妗子送到了黑圪洞、嫂嫂送到了米麵甕、姐姐送斷了妹妹的命。」還有娶親不能走回頭路,新媳頭天不出門。

在雁北,人們都希望生男孩子,故孕婦忌諱別人預示生女孩、忌送女孩穿用的東西。

婦女懷孕期間不能發汗,如果這樣,將來的孩子會出疹;忌吃兔肉,怕生子長兔唇;不許給嬰兒照鏡子,認為這樣會使孩子變成啞巴;婦女坐月子期間不允許吃雞蛋,據說吃了面黃;不能上產婦的屋頂,怕踩著孩子。

生了孩子第四、六天不准外人進產房,怕帶來邪氣;同樣,孕婦生產後一個月內不得進別人家,俗傳此時帶著血身子,也會給人家帶來邪氣;產婦忌參加紅白喜事,前者於人不好,後者於己不利。

雁北人忌諱孕婦在娘家生孩子,也忌諱夫妻在娘家同房。有俗語道:「 女婿上床,家敗人亡。」

早年,雁北的小孩出生後,家人挨戶乞討,每戶要得一文錢,然後把這些錢鑄成一把鎖掛在小孩脖子上;用百家福壽鎖鎖住他的生命。長命鎖在小孩出生後不久開始佩戴,直至12歲時取下,這就是「 開鎖」。

有錢的親朋多贈送碎銀,主家用碎銀鑄成鎖;而窮苦人家沒錢給孩子打製時,也會給孩子掛一枚銅錢甚至以面蒸的「 羊鎖」代替長命鎖。山西送面羊的習俗就是長命鎖文化的一個反映。

十二周歲,是兒童生命中第一個本命年,人們認為兒童已經成人,過了危險期,於是要為孩子開鎖。開鎖實質上就是民間樸素的成人禮,要舉行隆重的儀式,燒香向逝去的長輩報告。上鎖時送過鎖的長輩要來參加儀式,把鎖一把把地打開,孩子的父親會用掛著銅錢、紅布條、紅棗的大掃帚掃去孩子身上的邪氣,然後設酒席慶祝。

「 燒枷子」則是其中宗教色彩較濃的方式,乾隆版《大同縣志》曾有類似記載:古時候雁北人家長子出生後,普遍要在滿周歲後到寺廟寄養一段時間,稱為「 寄僧」。儀式為剃髮、掛鎖。剃髮不剃光,後腦勺留少許,意為「 塵緣不斷」;掛的鎖則是五到七枚銅錢用紅線串起。寄僧行為可短可長,那綹頭髮和銅錢鎖則必須一直保留到十二歲,屆時家人帶齊貢品回寺廟剪髮、開鎖,焚燒紅線,磕頭「 還俗」。

早年雁北城鄉,還要把新生兒的臍帶用紅布包住縫好,呈月牙形。然後每年再包縫一層,十二年十二層。 「 開鎖」時,要把十二歲孩子的臍帶派人送到野外高處懸掛,越高越好。意味著孩子將來前程遠大,有出息。

雁北百姓 「 搬家」講究看天坑。他們認為「 天坑」是充滿凶煞、災難的方位。如果家搬到「 天坑」的方向去,輕則破財損物、重則天災人禍。

什麼是「 天坑」呢?這得從「 五行八卦和天干地支」說起。總之,四季的「 天坑」是:「 春巽、夏坤、秋乾、冬艮。」也就是說:春季搬家的方向不能是「 東南」;夏季不能向「 西南」;秋季不能向「 西北」;冬季不能向「 東北」。 「 搬家」必須以此調整時間,避開「 天坑」。

如果你現在「 搬家」的方位不是「 天坑」,而要「 搬家」的時候正好是「 天坑」。有一個破解的辦法:即提前先搬個「 四條腿」的家具,加上一口鍋,鍋裡還要有一盞燈,這些要在天黑人靜時進行。進了新家將燈放到鍋台上,然後點火燒鍋,就算搬了家。

雁北人搬家一定要吃頓炸油糕,以示慶賀。當地有句俗語:「 搬家不吃糕,一年搬三遭。」搬家一般都要放炮,一來慶賀喬遷之喜,二來驅除新房邪氣。

每當臘月初八,家家都要做臘八粥。雁北人有「 明冬暖年黑臘八」之說,「 黑臘八」指吃臘八粥時,不能等天亮,一定要趁黑吃,否則就會得紅眼病。

雁北人最忌諱平日吃臘八粥。因為雁北窮苦,大多數人家辦喪事出殯的早飯,吃不起油糕,就做上幾大鍋臘八粥來招待送葬的鄉親,故而平時吃臘八粥成為大忌。

上世紀60年代末期,得勝堡有一對青年男女相愛,但女方家長極力反對。就在結婚典禮這天早晨,她媽「 別出心裁」地做了一鍋臘八粥來招待親朋。婚後未過百天,女婿在給生產隊鍘草時,被鍘草機將一隻手切掉了。這本來是一次意外事故,但人們都認為與其岳母的行為有關。

雁北有藥壺不進家門的習俗。一般人很少有人去買藥壺,認為這是在買病進門,故而都是藉用;而擁有藥壺者也樂於出借,認為這是送病出門。藥壺用畢不能奉還,只等別人用時來取,這樣一直借傳下去。

五十年代,得勝堡有兩家人門對門,一家姓劉一家姓王,平日相安無事。一天中午,劉家閨女放學回家,因步履匆急,到家門口時被一堆藥渣滑倒,倒地後失聲痛哭。其母出門問清原因後,大罵倒藥渣者。

罵聲引出了對面王家女人,她開口道:「 我家虎蛋兒這幾天病了,天天吃藥,是我把藥渣倒在路上,好讓千人踩、萬人踏,把病帶走。家家不都是這樣做嗎,咋啦罵得那麼難聽?再說多少人踩了都沒事,要怪也怪你家閨女自己走路不當心。」話至此,劉家女人忍了忍,扶著閨女回家了。

事有湊巧,第二天劉家閨女不知是因頭天摔倒驚嚇,還是夜裡受涼,竟然感冒發燒起來。劉家認為這都是王家把病送過來的,於是在自家門頭上安了一個「 八卦圖」,對著王家;王家發現後,就裝了面「 照妖鏡」對準劉家;劉家又立馬拿個燒酒瓶裝在門上,瓶口直對王家,叫「 鎮妖炮」;王家不肯示弱,跑到屋頂,安了張漁網叫「 渾天罩」,要罩住劉家的病魔;劉家又迅速在屋頂祭起一柄「 斬妖劍」,劍指那張破網……

兩家你來我去,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地暗裡較勁。最後因兩家只顧邪門歪道地鬥氣,沒及時送孩子上醫院治療,雙方的孩子都由小病變成大病,險些送命。

雁北人探視親友、病人一般不在中午、下午前往,而以清晨或上午為佳,否則係不禮貌、不義之舉。老人病時忌送掛麵,據說掛麵代表年老久病、臥床不起。

雁北人待客,講究茶壺嘴不能對著客人,以免有不管吃只管喝的猜疑;送禮不能送鐘,因為送鐘和送終諧音;晚上不梳頭,梳頭百日愁;小孩子不能吃魚籽,擔心長大不識數;小孩子不能玩火,有晚上尿炕之虞;蓋房忌諱正南正北,要稍向東偏;不能手扶門框腳踩門檻,此舉是欺負戶主。忌諱夜裡聽見貓頭鷹叫、母雞打鳴;但聽見喜鵲叫,認為必有喜事到。
敬祖宗的供品中要有肉製品,但供奉神靈則不能有肉製品。在為大仙爺供奉時必須有雞蛋。

賣房子,一般要留下一根柱腳做根,表示還要再建;賣牲口忌帶韁繩,表示留下它還要再養。這同養兒留後同理,生生不息自在其中。

禁忌在雁北民間稱為忌諱。它是禁止同「 神聖」或「 妖孽」的事物接近,以免招致懲罰,也是對於某種神秘力量產生恐懼而採取的消極防範措施。與法律和道德規範不同的是,禁忌是建立在對神靈的崇拜和巫術的敬畏基礎上的民間信仰,人們用以規範自己的行為。

其實人還是有點敬畏才好,心無畏懼,則無法無天。你看那些沒有宗教信仰的人,不講因果報應、不講來世今生,膽大妄為、無惡不作。許多人只敬權錢,就是忘了頭上還有「 三尺神靈」!因作惡多端,害怕東窗事發,白天神情恍惚、夜晚噩夢連連,心裡始終不得安寧,咋能健康長壽呢?

來源          聽老綏遠韓氏講過去的事情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