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料文的消費者是豬

俄羅斯

文:西奈山峰

公號文章大致分兩種,一種是糧食文,一種是草料文。
糧食文富含營養,要麼史料考據嚴謹、要麼義理解析透徹,這都是難得好文。更難得的是兼具二者,那樣的文章簡直是鳳毛麟角了。

不過,糧食文往往閱讀量都不高,這個現象也正好映襯出大眾的品質。「不要把珍珠丟在豬前,恐怕它踐踏了珍珠,轉過來咬你們」,珍珠不常有,而豬常有。

草料文就是專門給豬預備的,並且對映著不同品種的豬,草料商們生產出了不同口味的草料,形成了不同的色系和品牌。比如粉色系的諂小瓶牌草料,玫色系的連岳牌草料,白色系的品牌草料廠家最多,都是所謂時政號……各有一大批豬常年累月圍著嚼。

俄烏戰事一起,白色系草料商們趕上這波兒了,隨便從烏克蘭或者西方戰報裡摘抄搬運幾段,喊幾句老毛子必敗,草料就供不應求了,豬們吃得搖頭擺尾,歡實著呢,一邊吃一邊喊著「醍醐灌頂」。

圖片

按照這些草料商的預算,這會兒澤連斯基應該已經入主克裡姆林宮,而普京也該像東條英機那樣吊死了。可是,真實的情況卻整個反了:

司機的精神支柱亞速營恐怖分子全軍投降;烏軍的戰爭罪反人類暴行越來越多曝光;歐盟主席馮女士開始哀求俄羅斯出口糧食「歐洲人民要吃飯」;頓巴斯烏軍成了甕中之鱉,連赫爾松都計劃外要並入俄聯邦;拜登偽政府又洗出來400億美元之後就撒手不管了轉向印太了;基辛格甚至直接讓司機趕緊割地賠款以免不可收拾……

尤其是馬裡烏波爾的烏軍投降(移交陣地?)之後,微信圈裡的草料文少了許多。最後一塊硬料說是烏軍已經抵達俄烏邊境,但馬上被揭出,原來是一小隊烏軍扛著假界碑在何處隨意擺拍,然後發給演員總統說他們已經攻到了邊境。

圖片

圖片

真是有甚麼樣的主子就有甚麼樣的兵,擺拍群演糊弄了專業的演員,搞得司機終於露出了「輕松的笑容」。這幕醜劇又讓公號草料商們賺了一筆,豬們又飽餐了一頓精神草料。

喜歡這種草料的豬,對謅小瓶牌、連岳牌的豬們有一種優越感,它們認為那些品牌草料豬都是愚昧秀頂的義和團,而它們自己則是已經接鬼了華盛頓、戴高樂、自由女神、人權宣言的精神貴豬。

五十步笑百步,只是阿Q與假洋鬼子的區別,而那些草料商們,也無非是100多年前陳仲甫們的徒子徒孫。

啓蒙了300多年的歐洲,變成歐羅巴斯坦指日可待;啓蒙了200多年的美國,以拜登曲線為標志提前進入了偽君政治。此岸30年,啓蒙出了一代代酷愛草料的各型豬。

來源:洛克雜譚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