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穹專欄】李珏:冥冥之中緣相牽,無慾無執道自成

修道

文:小穹

唐代宗年間,廣陵江陽(今屬江蘇揚州)有個人叫李鈺,他的家族世代居住在城裡,做收購糧食的生意。李鈺為人非常端正嚴謹,不同於一般人。他十五歲時,父親轉行做其它事,把糧食生意交給李鈺來做。有人來買賣糧食,李鈺就把稱重用的升和斗交給人家,讓他們自己稱。他也不計較時價高低,一斗只賺兩文錢,用以資助父母。就這樣過了很久,他家始終豐衣足食。父親得知他做生意的方式,不禁感嘆道:「幹我們這行的,大多都要在稱量方法上做文章,出少入多,出輕入重,纔能多賺錢。官府的管制也不能杜絕這些現象。我不玩那些花樣,出入都守規矩,而你乾脆都讓人自己稱量,我比不上你啊。然而你這樣做生意,還能衣食無憂,可不是有神明在保佑你嗎?」

李鈺在父母去世後,繼續以自己的方式做生意,直到八十多歲。這時已是唐宣宗年間,宰相李鈺調任淮南節度使。李鈺聽說新來的節度使與自己同名,誠惶誠恐,給自己改名為「李寬」。

節度使李鈺到任後,做了不少好事,平日十分禮敬神佛。有一晚,他在夢中來到一座洞府,見此處春意盎然、煙花爛漫,綿延的樓閣間有飛鸞舞鶴、彩雲瑞霞。他獨自走到石壁下,看到晶瑩光潔的石面上有用金字書寫的人名,其中似乎有「李鈺」二字,字有兩尺多長。李鈺心中歡喜,想到自己生在聖明的時代,入仕多年,官至宰相,論功德也可算是遍佈天下,如今神仙洞府裡有我的名字,可見我要位列仙班了。李鈺越想越高興,正得意時,只見石壁兩側走出兩名童子,李鈺問道:「這是哪裡?」童子答:「這裡是華陽洞天,不過這個『李鈺』不是相公您啊。」李鈺吃了一驚,又問:「不是我,是誰呢?」童子說:「是江陽人氏。」李鈺從夢中醒來,夢中所見仍歷歷在目。他詢問了一些道士,他們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他又問江陽的地方官,也沒人知道別的「李鈺」。於是李鈺下令在街頭巷尾尋找叫「李鈺」的人,終於找到已經改名的李寬。

李鈺用車駕恭迎李寬,為他佈置了清靜的住所,自己則齋戒沐浴,以禮相待,稱呼李寬為道兄。李鈺全家上下都對李寬尊敬有加,早晚參拜。李寬性情恬淡,相貌不凡,白鬚有一尺多長。他告訴李鈺,在他六十歲時,有道士傳授他胎息之法,而且他已很久不吃東西了。過了一個多月,李鈺向李寬請教道:「敢問道兄修得哪種道術?服煉什麼丹藥?我曾夢遊洞府,看到石壁上的姓名,在仙童指引下,終於找到了兄長,我願拜您為師,學習道法。」李寬推辭說,他並不懂道術和煉丹的事。李鈺再三求教,李寬只是說自己乃一介平民,不知何為修煉,說著說著,說到了做生意的事。李鈺聽了,嘆道:「這是一般人做不到的,我的陰功比不上啊。」又感嘆道:「我現在明白了,人在世間的動靜舉止,都是會有感應的。有德行的人,不論身分貴賤,自有神明看護,他的大名也會列入仙籍。這些都是在警醒世人啊!」李寬雖然說不出修道的詳情,但還是把胎息之法教給了李鈺。他一直活到了一百多歲,身輕體健。有一天他對兒孫們說:「我在世上寄身多年,只是自己靜修養生,對你們的福德沒什麼增益。」一天夜裡,他安然去世。過了三天,棺木裂開,家人打開棺材一看,裡面只有一套衣冠,他就像蟬蛻一樣消失了。

修道、功德,背後都有很深的奧妙,不只是表面上顯露的那麼淺顯。官人李鈺,能夢遊仙境、獲知天機,並有所領悟,可見道緣不淺。素人李鈺,看起來一生平淡無奇,沒做過什麼了不起的善事、大事,也沒皈依過名門正派,為什麼會成仙?其實從他的性情、作風中就能看出端倪——自幼端正嚴謹、淡泊名利,數十年如一日的堅持自己的道路,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或許是前世功德種下的根基。而這一世他就應當以淡然度過的方式,走完得道成仙的最後一程。雖說神意難測,但「道」並不是虛無縹緲之物,人生在世,若能時常在生活中看淡慾望,善待因緣,探求正理,自然會走上神所指引的正途。

(典出《續仙傳》)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