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被全網痛罵!中國女人最鄙視的公司,為何卻讓千萬男人上癮?

虎撲

文:金錯刀

  一個擁有數千萬用戶的社區,卻始終游離於主流之外。想到它,不少人腦海會浮現出種種關於男性的貶義詞,近幾年更是常被全網痛罵。

  中國互聯網上,只有虎撲符合這樣的描述。

  前不久,虎撲又上市失敗,但幾乎沒有激起什麼水花。零星的評論中,大多數在幸災樂禍或落井下石。

  之所以如此看不上虎撲,當然與體育無關,而是對一些虎撲用戶有很大意見。

  例如6月28日,一名時尚博主在微博上痛斥:「虎撲男人還有底線嗎?在我微博偷了我粉絲和小助理的圖片,去虎撲意淫這兩個女孩兒是他的相親對象,還給人外貌打分,還說我小助理對他熱情聽話,還說『應該是我點頭她就能答應的』??」

  不出意料的,評論區對虎撲用戶口誅筆伐:虎撲是蝻(男)廁所;屌絲聚集地;進精神病院都會被拒收的物種。

  抨擊虎撲的人們難以理解:口碑稀爛的虎撲,怎麼還活著?

  1

  「直男癌集中營」

  在很多人看來,男性用戶超9成的虎撲,充斥著大量的「普信男」,油膩又猥瑣。

  虎撲最近的一次出圈,正是由於這種「普通卻自信」的特質。

  去年12月,一名虎撲用戶在社區內發起一次投票,結果顯示有63%的虎撲用戶覺得自己比丁真帥,隨即新京報報道了這次投票,並有意添加了微博話題#男性是否更容易迷之自信#,成功登上熱搜。

  毫無疑問,這樣的新聞又引來了一大波嘲諷。

  後來人們了解到,虎撲上的投票,除了評選「虎撲女神」,其他的都作不得數。據虎撲上各種投票的結果顯示,有50%的人是中科院院士和諾獎獲得者;70%的人月薪超5萬,還有20%要飯;有20%的人寧願吃屎,也不要一個億;評選最帥奧特曼,吳孟達高居榜首。

  然而,這些絲毫沒有消解大眾對虎撲整體偏負面的看法。

  這主要因為,長久以來,大眾對虎撲不尊重女性、物化女性的印象,已經根深蒂固。在這方面,網友也的確沒有太冤枉虎撲。

  例如在「虎撲步行街」社區,常有人對女性的身材評頭論足,胖一點的就可能稱為「坦克」。

  還有虎撲用戶最熱衷的事情之一「給女性打分」,更是遭到很多人的反感——哪來的自信給別人打分?

  女明星穿了件顯身材的衣服,立馬就會引起虎撲用戶的注意,他們截圖、發帖:「這波怎麼樣?」

  就連7月1日在天安門廣場代表共青團朗誦的中央傳媒大學女學生,也沒逃過被打分的命運。

  如果說討論公眾人物還無傷大雅,那麼在虎撲步行街私自上傳女友/女同事/路人的照片,這種侵犯個人隱私的行為,又更讓人鄙視了。

  甚至不惜偷拍也要分享身邊人的照片。

  與此同時,評論區中常能見到一些不友好的言論。有人會赤裸裸表示:「我好了。」「沖了。」「3分鐘了還沒人回復,大家這麼持久嗎?」

  這種污言穢語,不僅存在於打分的帖子裡,也時常會出現在各種帶有女性圖片或視頻的帖子裡。

  這並不稀奇。在虎撲步行街,最不缺的就是見色眼開的人。

  去年一名虎撲女主播「給我一個冰淇淋」,憑藉明顯是P出來的性感照片,成功吸引了大批虎撲用戶的關注。每當「冰淇淋」投其所好地晒照賣肉,總能看到一些人在評論區垂涎三尺。

  沒多久,「冰淇淋」就被人拍到生活圖,與帖子裡的圖相差甚大。

  大多數人表示幻滅,但仍有一些人在「冰淇淋」後續的直播中,繼續刷評論「意淫」。

  也難怪別人會認為「虎撲就是中年猥瑣男。」「直男癌集中營。」

  這樣的評價並不新鮮,很多虎撲用戶都清楚得很,以至於都不敢在公開場合刷虎撲了。

  儘管如此,卻有越來越多的人加入虎撲,還有數據顯示,近80%的用戶註冊超1年,40%的用戶註冊超3年,留存算是不錯。

  對於很多虎撲用戶而言,他們有不得不留在虎撲的理由。

  2

  「步行街的燈光很黃,也很暖」

  作為國內最大的體育互聯網平台,在虎撲了解最新和深度的體育資訊,肯定是一部分人留在虎撲的理由。

  這絕非全部。

  可供直男們交流人生、吹牛扯淡的虎撲步行街,同樣重要。

  不同於外界對虎撲步行街的看法,虎撲用戶承認是「lsp(老色批)」,同時也認為不尊重女性的人只是少數,不過是被放大了。

  看到有人未經同意上傳女性圖片,尤其是偷拍的圖片,點贊排名前幾的評論大多數是在質疑和譴責。

  有人對女朋友說希望以後哺乳期分房睡,因為她白天要工作,不能熬夜。評論區的意見極其一致:「純粹就是懶、自私。」「不想起夜哄孩子那生孩子幹嘛,只享受權利不承擔義務?」

  在虎撲用戶看來,步行街不僅不惡臭,而且還是個三觀正、更理性的社區。

  虎撲用戶對不同明星的態度,就能很好反映出他們的想法。

  對於沒有代表作品又人氣超高的明星,虎撲用戶向來不屑,鹿晗、吳亦凡、蔡徐坤、肖戰等,都在虎撲有過口碑極差的時期。在其他平台屬於頂流的肖戰,在虎撲的喜愛值僅有5%,至今還待在虎撲的「名人無感榜」上。

  對於有代表作又接地氣的明星,虎撲用戶則歡迎至極。在虎撲的「名人喜愛榜」中,李幼斌、蘇炳添、范偉占據了前三名。

  之所以會這樣,因為虎撲仍是普通直男的天下,沒有什麼大V,營銷號和明星粉絲的力量也很有限。

  對直男們而言,這正是虎撲的魅力。有一些事,只有這個直男聚集的地方適合去分享和傾訴,還能得到理解、支持和開導。

  所以有一句話很流行:步行街的燈光很黃,也很暖。

  這樣的環境下,直男們很放鬆,互稱jr或jrs,既代表「賤人」也代表「家人」,s代表複數。

  在開心、幸福的帖子裡,jrs通常是「賤人」,總是以「羨慕嫉妒恨」的口吻送上祝福。有人表白成功或分享與女友甜蜜日常,jr會酸溜溜地說:「你們幸福就好,細節不用和我交代。」「殺了我吧,給你們助助興。」「帶著我的祝福滾!」

  在迷茫、鬱悶、痛苦的帖子裡,jrs會化身「家人」。一名用戶的家裡遭遇變故,jrs收起不正經:「會好起來的,家人。」有人發帖說媳婦懷孕10週流產,自己太難受了,jrs一方面安慰,另一方面勸他多扛點壓力,「不要在媳婦面前傷心難過。」

  甚至還有很多jrs會分享自己被綠的故事——在生活中,這或許是直男們最難以啟齒的事情,這裡則是個釋放痛苦的渠道。

  據媒體統計,2019年,虎撲有566條「被綠」的帖子發布,相當於平均每天都有1.6位虎撲用戶被綠。昨天還在為被綠的老哥打氣,今天就輪到了自己。

  除了以上情況,還有很多時候,jrs逛虎撲步行街只是為了消磨時光,尋找只有直男們才會感同身受的快樂。

  他們會正兒八經地討論:NBA巨星詹姆斯能否打過一隻東北虎或銀背大猩猩;去東北澡堂幹活,他一天能給多少人搓澡。

  路上撿到一根筆直的棍子,jr會忍不住發帖問「品相如何?」,評論區中總有人會花式吹捧,「色澤和光滑都屬上品,我出50,包郵賣我。」「洪七公的打狗棒也不過如此了。」

  一名jr偶然發現一家提供200多種蓋飯的小飯店,決心嘗遍所有蓋飯,很快就引發圍觀,他們還很認真地對蓋飯的「下飯程度」做排名。

  不論是正經的交流人生,還是無厘頭的胡侃,都能讓直男們放鬆或心動。

  一名虎撲用戶說道:「雖然虎撲的主流觀點和部分言論可能有所偏頗,但是如果沒有虎撲,直男的心思與故事又能與誰訴說?」

  3

  虎撲還是辜負了直男

  雖然虎撲仍有許多忠實用戶,然而即便是他們,也不得不承認虎撲的社區生態大不如前了。

  在老jrs的記憶裡,過去的虎撲大神雲集,博古通今,是個學習知識的好地方。即使是普通jr分享的故事,也常有神貼誕生,帶來了難以磨滅的記憶和歡樂。

  一則《這高鐵也太晃了》的帖子,至今仍被人回味。一名jr陪女友去別的城市見高中同學,在回來的高鐵上得知女友與前男友複合,痛苦之中寫道:「我感到天旋地轉,媽的,這高鐵也太晃了。」

  在另一則《喜歡很久很久的人告訴你她結婚了》的帖子裡,樓主雖然大方送上祝福,但內心一直隱隱作痛,最後以一句「感冒藥裡有安眠藥,睜不開眼睛了,我睡了」提前結束對話。

  如今的虎撲,不僅大神紛紛出走,過往精采的深度文章,回味無窮的神貼、回帖,也大都慘遭清除。

  現在再去虎撲步行街逛一逛,雖然還有jrs在分享和傾訴,但更多的是從其他平台搬運的內容,例如知乎、抖音、西瓜視頻,以及jrs瞧不上的微博等等。

  不生產內容,只做內容的搬運工,這樣的虎撲引發了大量jrs的反感,甚至稱虎撲為「互聯網排泄鏈底端」。

  在jrs看來,虎撲正在為了流量,辜負直男對它的期待。

  2018年7月,當時《中國新說唱》開播,吳亦凡遭到了一些jrs的質疑,隨即吳亦凡粉絲和jrs瘋狂互懟,就連虎撲官方也下場參戰,為虎撲帶來了巨大的流量和知名度。

  在那以後,虎撲開始炒作話題,不僅自己做話題,還從其他平台搬運話題,讓很多老用戶大失所望,他們認為:靠罵戰吸引流量,無異於飲鴆止渴。

  知乎上有一個問題「現在如何評價虎撲?」,收穫了近千個回答,幾乎都是負面評價,其中有不少離開虎撲的用戶現身說法,痛斥虎撲「變味」。一名曾經的虎撲用戶回答道:「虎撲現在戾氣非常重,呈現初全面的低齡化、低智化。」

  在直男群體中口碑日益下滑,對虎撲絕對是個警鐘。

  在貼吧、天涯、貓撲等社區一個接一個沒落的今天,虎撲必須想辦法拉動日活、提升粘性,並且找到變現的途徑。但是不論如何,都不該罔視用戶體驗。

  虎撲肯定還有機會。直到今天,仍有很多人對虎撲不離不棄。

  說到底,雖然虎撲沒有熱愛它的用戶想得那麼美好,但也遠沒有鄙視它的人想得那麼糟糕。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