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高校爭著上的排行榜,其實水到不行

10月26日,US News發布了2022世界大學排行榜,涉及85個國家,超過40個學術專業領域。而在這次的排名中,中國有近300所高校入圍。相較去年,整體的排名進步了不少。

每年高校排行榜在發布後,都會引起不少網友的熱議,但也有網友發現,每年引起熱議的,似乎也不止一個榜。

其實,除了U.S. News排行榜,權威的學校排名還有THE世界大學排名、QS世界大學排名、上海軟科世界大學學術排名,而這四大榜,對大家的求學與求職都產生了不小的影響。

一  四大高校排行榜都是什麼來頭?

在四大排行榜中,最早誕生的是「 世界大學學術排名」(Academic Ranking of World Universities),是上海交大在2003年發布的一個榜單,也就是ARWU榜。

上海交大做榜的初衷,只是為了「比較中國的大學與世界一流大學之間的差距」。

沒想到的是,榜單出來之後,並未得到國內高校的太多關註,反而在海外學術界造成了轟動,吸引了不少「世界一流大學」的眼球,甚至還有一群歐洲學者大老遠跑來上海,就為了討論這個排名。

可能是覺得這個玩法比較有意思,一年之後,《泰晤士報》也開始做榜了,他們委託Quacquarelli Symonds(以下簡稱QS)這家公司幫他們收集數據,兩家每年都會發布一個叫「 THE-QS世界大學排名」的榜單。但就在2010年的時候,《泰晤士報》突然就不和QS公司合作了,原因至今不明。 《泰晤士報》把相關業務委託給了湯森路透集團(現稱為科睿唯安),兩者共同推出了「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學排名」,就是如今的 THE世界大學排名。這四大榜單裡,歷史最不久遠的,是 U.S. News世界大學排名榜,由《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發布。

其實,這家媒體之前也一直在做榜,但多以美國高校為主。直到2014年10月28日,他們終於把之前各地區的榜單整合了一下,出了一個全球性大學排名,第一份U.S. News排行榜就誕生了。

再說回被《泰晤士報》「拋棄」的QS公司,雖然兩者在2010年就結束了合作,但是QS公司並沒有放棄「做榜」這件事。和《泰晤士報》「各奔東西」後,QS立馬推出了自己的榜單,也就是這篇文章的主角——「 QS世界大學排名」。

海外院校繁多複雜,當越來越多的海歸湧入招聘市場時,高校排行榜就成了HR們的救星。

而且也不知為何,榜單雖多,但HR們最愛的只有QS一個。

有人問,回國就業時,國內最看重哪個榜單。 / 知乎截圖

同樣喜歡拿QS排行榜說事的,還有留學中介。

他們吃定了中國學生和家長會為排名買單,所以在接受諮詢時,中介總是喜歡對照QS榜單,煞有介事地分析諮詢者究竟能申請到哪一檔學校。

「以你目前的成績來看,申請到QS前五十肯定沒問題啦,但是前十就吃力咯,而且這些學校我們要加錢哦。」

聽起來蠻有道理,但其實榜單中的頭部高校,申請流程與普通大學差不了多少。

當大部分學生的擇校意向都與QS榜單掛鉤時,它也逐漸變成了中介的報價單。

可是,QS排行榜,真的能代表高校的實際水平嗎?

二  HR最愛的QS排名居然是野榜?

QS在國內火了之後,質疑它的聲音越來越大。

有人覺得QS排名是所有榜單裡最不靠譜的,有人覺得QS就是拿錢辦事,這個榜單其實是學校經濟實力的排名,甚至還有人推測「這八成就是機構、中介和學校聯手騙中國家長的」。

想搞清楚這件事是否如傳聞中的那樣誇張,還得先看看QS榜單的出品方是什麼來頭:

QS公司的資料 。 / 百度百科

等等,國際高等教育諮詢公司……怎麼越看越像留學中介?這種性質的機構發布的排名能信嗎?

當然,僅憑這一點,還不足以質疑QS的客觀性,因為就算是「小作坊」,也不意味著人家一定不靠譜。

一個榜單準不準確,還得看它的「生產工藝」科不科學。

QS榜單主要由以下幾項指標生成:

QS排行榜的6項指標。 / 官網截圖

翻譯過來,依次是學術領域的同行評價(佔40%)、全球僱主聲譽(佔10%)、師生比例(佔20%)、單位教職的論文引用數(佔20%)、國際教職工比例(佔5%)、國際學生比例(佔5%)。

先來說說前兩項,同行評價和學術聲譽。

它們都是偏主觀性的指標,與學術本身幾乎沒有太大關係,但是佔比卻高達50%。而曾經被曝光的「科克大學學院校長QS問卷郵件」,也證明了 QS榜單裡的同行評價一項,是可以被操控的。

校長發給員工的郵件被曝光。 / Inside Higher ED截圖

這封郵件是科克大學學院的校長發給老師們的,大概意思是說: 高校排名對任何一所大學的影響都不小,尤其是QS排名,但是我們學校在同行評價這塊的分數一直上不去,所以我想了個方法,那就是每個老師都聯繫三個同行,讓他們幫忙填一下問卷就行了。

校長在郵件尾巴還附送了一份邀請同行參與問卷的話術糢板,老師們只需要改個名字,就可以直接發給同行們了。不得不說,這位校長也是夠貼心了……

這就是傳說中的QS問卷,答卷者只需要按照自己的判斷列出幾所大學即可。 / 截圖來源:南京大學官網

但是這件事情後來還是被不少人知道了,為「QS排行榜有水分」增加了鐵證。也因此,QS排名被不少人調侃為【 學術界的大眾點評」】。

其次,在QS榜單中, 很多高校的部分指標都出現了空缺,而QS在公佈自己的統計方法中,卻完全沒有對此進行解釋。沒有人知道,這些缺席的指標在QS排名中扮演著什麼角色。

就算排名在全球第50名左右的高校,也會有數據空缺的現象。 / QS官網,2021.10.31

此外,QS排行榜中的國際學生比例一項,也讓不少人覺得難以具有說服力。就以英國來說,歐盟學生算不算國際學生,至今沒有定論,QS又是如何算出這一指標的?

有點諷刺的是,在「國際學生佔比」這項得分裡,沒有一所英國大學得到「/」的標記。 / 截圖來源:QS官網,2021.10.31

如果只是部分數據不夠客觀,那QS或許還有救,真正讓人對這份榜單產生極大懷疑的,是後面的「算分事件」。

2018年的時候, 南京大學的幾位同學根據QS自己提供的公式算完各個大學的總分後,尷尬地發現和QS公佈的分數不一樣,有一些還相差不少。

顏色越深,代表QS官網公佈的數據與實際的偏差越大。 / 截圖來源:南京大學官網

如果這幾位同學的計算無誤,我們就可以大膽得出這樣一個結論,那就是QS的「水」,名不虛傳。

其實, QS自己的老闆就曾在公開場合表示過: 「排名這東西只是參考,聰明人不會全信。」

2015年,QS總裁在出席中國某教育活動時的演講稿。 / 截圖來自 :騰訊教育

三  排名這件事,別太當回事

可能連QS自己都沒想到,這場排名遊戲會越玩越大。如今,我國部分事業單位在招聘時,都會把它當成硬性條件之一。

廣西一所醫院的招聘簡章。 / 醫院官網截圖

江蘇大學招聘簡章。 / 官網截圖

再比如,不少省份在選拔定向境外選調生時,也會參考QS排名,甚至有幾個省份只看QS排名,導致很多條件優異的學子錯失良機。

山東境外高校選調生的規則,把博士都逼上了領導留言板。 / 截圖來源:人民網

此外,一些高校自己在做宣傳時,也會使用QS排行榜。

有數據顯示,THE-QS排名被113所高校引用了193次,且排名越靠前的高校在主頁上引用排名的比率越高。

跑個題:雖然QS一直都把清華排得很靠前,但是清華卻更願意承認《泰晤士報》的排名…… / 清華官網文件截圖

更讓人意外的是,QS榜單居然也成了國外黨派鬥爭中的「武器」——反對黨自然不會輕易放過一個能彈劾當權黨派的好理由。

比如,在2005年時,馬來西亞最好的兩所高校在QS最新發布的榜單中名次下滑了不少。這兩所大學都還沒來得及說什麼,馬來西亞反對黨領袖就先出手了,直接讓「皇家調查委員會」對這件事進行了專門調查……

話說回來,其實大學排名這件事,本身就很難客觀。對一所高校而言,課程質量是極其重要的評判指標,但目前主流的榜單似乎並不願將其納入評估系統——因為不便於統計。

因此,這讓很多榜單失去了真正的參考價值。

正如山東財經學院的劉玉靜教授和宋燕教授講過的這句話一樣:「通過排名獲知的大學教學質量,是有限維度的質量,並不可能是教學質量的全部。」

但這還是沒法阻止大家沉迷於各類榜單,其原因也很簡單,因為榜單的出現,減少了大家資訊搜尋的成本,選擇效率提高了,決策風險似乎也變小了。

《影響力》這本書就曾提到過,排行榜之所以是影響力武器, 一是因為社會認同,二是因為權威。

採取一種行為的人越多,我們就越會覺得這種行為正確。排行榜將人們選擇最多的事物依次排列,根據榜單做選擇,會給你一種「又快又好」的錯覺。

而服從權威這件事,是人類在進化時發現的一種「捷徑」,尤其是當人們處於焦慮和迷茫期時,為了逃避這一情緒,我們會尋求外在的支持。天生具有權威性的榜單,成了大多數人的安全選擇。

就像很多人,都會在專業排名裡去找 牛劍 「平替」,這種迷惑行為的出現概率,在留學生群體裡絕對不低。

先不說專業排名在業內是否被認可,高校榜單本身就是動態的,每年都會有變化。據此來做選校決策的人,99%都會後悔。

「唯排名論」產生的負面影響,不只體現在了學生身上,校方自己也未能避免。

有個不爭的事實是,好的排名確實會吸引好的老師,而學校在選拔老師的時候,也會參考這位老師畢業的學校排名。但這對排名不佳的高校帶來了一個惡性循環:老師覺得排名低,學校留不住人才;學校又因為師資力量薄弱,無法提升排名。

THE-QS世界大學排名前編輯喬賓斯曾經這樣闡述高校榜單的意義:當留學這件事越來越普遍的時候,一個權威性且透明的國際高等教育指南,就成了學生們最重要的決策工具之一。

而隨著高校排名制度的不斷更新,這份初心究竟還在不在,我們只能畫上一個問號。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