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xiaoqiang.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突然翻車被罵,他絲毫不冤啊

陳坤
文:炮爺 

昨天,陳坤被罵慘了。

原因是他在北京電影節的媒體見面會上,抱怨年紀大的男演員戲約不夠,請大家多寫些好的角色給他們,讓他們去演戲。

陳坤

只能說這波他絲毫不冤。

在內娛如今的權力結構和價值體系中,可調動的資源最多和業內地位最高的演員群體就是,中年男演員。

而同齡的女演員,她們要演母親的角色,要演配角,早早地退出TOP級作品的絕對主角位置、敘事主線。中年男演員不存在,他們仍舊可以是主角,單身男人,年輕幾十歲的未婚女演員演他們的伴侶,各種父女戀、爺孫戀層出不窮,直到老年,一直都有最優質的作品可以拍,以詮釋父權社會中男性的社會角色和社會地位。

在這群人的序列中,陳坤的地位確實不如從前。原因是很多大器晚成的男演員,後發先至,站到了最頂端。

電影圈為例,同齡的徐崢、吳京、陳思誠,此前多年全都不如他。雖然作品有爭議,但也都是靠著自己賭上身家,到處求人拉投資找演員盤資源,轉型做導演、編劇和主演。最終完成了升咖,同時拓寬了自己的戲路,跳過了瓶頸。現在均在陳坤之上。

除了這些自己造資源的,還有其他方式逆襲的,比如沉騰、黃渤、張譯、於和偉、廖凡、王景春等等,要麼是票房號召力極強,要麼是手裡握著影帝等各種演技的大獎。

這個群體的男演員們,影視劇作品可以說是非常之多。

即便陳坤不再是中生中最拔尖的,但他的資源在同齡女演員、以及非同齡的其他男演員中,呈現碾壓之勢。

他未播出的存貨還有5部戲,制作規格都非常之高。

電視劇大腕張黎,執導的電視劇《輸贏》,女主是辛芷蕾;曹盾執導的電視劇《和平方舟》,女主是張天愛;路陽執導、馬伯庸編劇的《風起隴西》,他也是男主,搭檔白宇。為他配戲的兩位女主角辛芷蕾、張天愛,均比他小十幾歲。

他還有電影存貨,烏爾善導演的《封神三部曲》,搭檔黃渤;以及徐浩峰導演《詩眼倦天涯》,搭檔周迅。

其中《封神三部曲》由北京文化主控,號稱投資30億,要跨越十年的時間,打造超級IP。規糢之大,在中國的電影史上排在第一名。北京文化就是投資和力捧鄭爽的那位,被證監會通報多次,股票ST的那家公司,所以這30億的投資,一直被質疑X錢。

華誼衰敗、大平臺崛起的後京圈時代,陳坤和北京文化、陳國富、馮小剛等人締結了一個新的小圈子,仍舊站在行業資源的權力中心。

他們在力捧小花旦張婧儀。青春片聖手張一白,執導的《風犬少年的天空》,讓她做女主;周迅帶著她去錄制綜藝;屈楚蕭和她一起主演青春片《我要我們在一起》;馮小剛的太太徐帆,做女二號,為她抬咖拍攝《關於我媽的一切》;又剛官宣了和陳凱歌家二兒子陳飛宇,聯合主演的《打火機與公主裙》……

陳坤簽下張婧儀,短短三年時間不到,她已被捧到了95後小花旦的高處。

曾經輝煌過的「四大中生」(黃曉明、劉燁、鄧超、陳坤),只有陳坤沒有拿過三金,如今他的影視劇資源和集聚的能量,卻仍是四人之中最好的那一個。

同時他有對外塑造出了極佳的個人形象。聯合一群明星、媒體人,搞了一個活動,叫做「行走的力量」。逃離城市,到山區徒步行走一周之類的。

他對外的口號一直是,對錢很不安,沒有太高的世俗欲望,說做藝人掙的錢已遠超自己的預期,所以一直在想各種辦法求心靈的安寧。動不動就整一套,燒香、念經、打坐、瑜伽等系列流程,在劇組和公司都是這樣。

陳坤內心深處對名利安不安,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趙薇傍上馬雲和明天系,在資本市場玩得風生水起後,陳坤也曾試圖幹過。

在2017年4月,他就聯合著煤炭上市公司美錦能源、以及恩貝投資說要成立一家10億的私募基金。當時陳坤說他要拿出的資金,就有5億之多。

只不過他時運不濟,又沒有「女巴菲特」趙薇的巨富朋友圈,趕上了國家打壓娛樂明星在資本市場和上市公司打配合瘋狂套現,事情就不了了之。

不然的話,大家會見識到一個整天自稱青燈古佛的、無欲無求的中年男星,如何蛻變成資本市場上興風作浪的小巨鱷。

這幾年娛樂行業進入大資本時代,這些明星藝人早就完成了個人資本化,榨幹整個行業的剩餘價值。現在哪個一線男女演員,手裡不握著幾個億、十幾個億級別的存款,下面帶著一群員工。

可完成資本積累的陳坤們,並沒有為行業和社會去創造價值,而是轉身就忘了「戲比天大」、「戲比演員大」的戲劇基本規則,把自己淩駕於作品之上。

比如電視劇《天盛長歌》,原著叫做《凰權》是部大女主戲,結果成片出來推翻了原著,變成了大男主戲。年輕12歲的倪妮,演的女主,從頂頂的大女主,變成了二號人物。

有意思的是,這部戲撲街後最終被輿論瞄準的對象,是女主倪妮。原因是倪妮被華策財報曝光了收入,9800萬。財報顯示陳坤的工作室收入是6900萬。

倪妮作為二號人物,她的片酬比陳坤的高這麼多嗎?只能說她的團隊,遠沒有陳坤團隊有經驗。陳坤的公司東申影業還有另外一個身份,《天盛長歌》的排名第二的投資方。陳坤方面把部分收入轉化成了投資。

這部戲,陳坤還帶著旗下的多名演員入了組。

順便說一句,華策也夠慫包的,一個市值百億級的上市公司,倪妮和陳坤的收入被財報曝光一次,引發熱議後,此後財報裡就再不敢披露明星名字和對應的片酬了。

這些年,陳坤做出的很多選擇,壓根不在乎外界的聲音。

比如當年董潔疑似婚內出軌王大治,向前夫潘粵明潑髒水,陷入巨大的風波之中,被業內很多公司棄用。這些年,一直助力董潔重返巔峰的,也有陳坤。陳坤的「行走的力量」,董潔也沒少去,用公益活動的方式重塑形象。

再比如他幾乎沒有接過配角,去為年輕演員抬轎。例外的是《侍神令》,他抬轎的對象,是被多名前女友集體控訴過的、涉及多重負面的屈楚蕭。

屈楚蕭是郭帆等人力捧的藝人。郭帆的背後,還是北京文化那一批人和資本。

稍讓公眾有點好感的是,他和周迅、陳國富等人聯合做了一個「山下學院」,在培養年輕的新演員。這又難以讓人對其有真正的好感。

整個影視圈要想能夠真正輸出優質的作品,要打碎的不該只是流量,而是藝人中心制,唯明星論。把藝人們的權力地位、資源地位和片酬占比統統打下去,提升編劇等其他環節工作人員的待遇和話語權,行業才能變好。

而「山下學堂」,本質上還是藝人中心制。一群掌握行業核心資源的老人,想培養一幫門生,承襲他們的資源,因為現在藝人們掙得比行業上市公司都多。自家培養一批,拿個五五、七三分成,比認真拍戲籌劃作品強多了。

總而言之,陳坤,這波展示出來的形象,就是典型的得了便宜還賣乖。

 

來源   深度八卦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