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9 月 28 日

死角見光 拜登家族是中共白手套

文:戚思

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這部巨著不知大家看過沒有?裡面把這個世界的現象講的很透。

文章開篇在「前言」中寫道:

東歐共產主義陣營雖已瓦解,但共產主義邪靈並未隨之而消亡。相反,這個魔鬼已經在統治我們的世界了。人類絕不能樂觀!

共產主義並非一種思潮、學說,或者在人類尋找出路時一個失敗了的嘗試。它是魔鬼,亦稱共產邪靈,由恨和宇宙低層空間各種敗壞物質構成。它原本是一條蛇,到了表層空間的體現形式則是一條紅龍。它與仇視正神的撒旦為伍,同時利用各種低靈和魔禍亂人間。這個邪靈的終極目的就是要毀滅人類,在神歸來挽救眾生的最後關頭,讓人不信神,讓人的道德敗壞到背棄神和傳統,聽不懂神的教誨而導致最終被淘汰。

文章還說:「人是神造的,人性中善惡俱在。人如果棄惡揚善,就可以歸向神;反之則倒向魔,這一點全憑人的選擇。」「神一定會戰勝魔鬼,而我們選擇站在哪一邊卻決定著我們生命永遠的歸宿。」

我們曾經很多次聽到美國總統川普說過,很多事情都是前幾任的總統就應該做的,但他們沒有做,現在我來做。

川普是神選定的,要他在世界被魔鬼統治的時候帶領人類回歸傳統。魔能不驚恐萬分嗎?這就是川普當選總統後一直舉步維艱的真正原因。

在重重包圍中,川普的成績依然亮眼,看起來2020年的連任如囊中取物。所以,全世界的敗物糾集在一起,聯合作戰,決心把川普搞下臺。

川普剛上任時,邪惡勢力一直以「俄國介入大選」幫助川普獲勝,威脅彈劾他。結果經過了惡意的調查之後,沒有實據,只好不了了之。

現在,2020大選更近了,民主黨20名黨內候選人在電視裡公開辯論,有重量級評論家說,沒有一個能夠與共和黨總統川普較量的。民主黨更著急了,奧巴馬當總統期間的副總統拜登跳出來上陣,民主黨一片歡呼。

但是,拜登是不可以出來競選的,他在當副總統期間,利用這個職務,以損害美國國家利益為代價,為小兒子及民主黨權貴家族謀財謀利。嚴格的說,拜登父子是叛國賊,應該關進監獄的。

2018年,美國保守派作家皮特·施韋澤(Peter Schweizer)發表了一本新書《秘密帝國:美國政治權貴如何隱密腐敗並為裙帶牟利》(「Secret Empires: How the American Political Class Hides Corruption and Enriches Family and Friends」)。書中以確鑿的證據描述了民主黨前副總統拜登和前國務卿克里家族在美國政商圈中的醜聞。


《秘密帝國》作者認為,中共資助了美國最有權勢的兩個人──副總統拜登(左)和國務卿克里(右)的兒子們共同擁有的企業。

這本書爆料拜登兒子與中共國有銀行與公司的利益交集,以及所牽扯的人物跨及美國聯邦及州政府的政治精英和財貴家族,以及中、港、臺三地長期遊走於中共政治圈與華爾街的華裔金融家。他們之間的裙帶關係以及運作手法與中共太子黨沒有兩樣。

有讀者評論說,美國民主黨的很多所作所為,真的非常讓人失望。

下面我們來看看作家施韋澤的這本書裡都爆些什麼料。

 拜登和克里:華盛頓政壇的民主黨大佬

施韋澤介紹說,拜登和克里都是華盛頓建制派大佬,兩人有相似的經歷。入政白宮之前,都是資深的民主黨參議員,遊走政治圈中三十多年。拜登任奧巴馬兩屆政府的副總統,克里在奧巴馬第二任時被指定為國務卿。


國務卿克里(左)和副總統拜登(右)是奧巴馬墮落政府的重要外交事務決策者。

書中說,跟克里相比,拜登人緣更廣泛。他幽默的舉止和即使在失態時的友善,讓他和民主黨及共和黨人都保持了良好的關係。在公眾輿論方面,他成功地給自己打造了清廉親民的形象,因而被稱作「午餐便當喬」(Lunch Bucket Joe)。施韋澤在書中是這樣評價拜登的:「正如他經常提醒美國人民那樣,儘管他當了副總統,但這個職位卻沒給他帶來什麼財富。」但事實上卻相反。

在華盛頓,克里是拜登最親密政治盟友。與「午餐便當喬」的親民形像不同的是,克里更貴族化一些。兩人在同為三十多年參議員的政治生涯中,由於理念相同而越走越近,並經常討論外交事務。這與「午餐便當」毫無關係。

因而,當他們的兒子在2009年一起合夥做生意、發財,也就不足為奇了。

 民主黨的權貴子弟與他們的悶聲大發財

亨特(Hunter)是拜登的小兒子,他的生母在亨特幼年時遭遇車禍而喪生。亨特1996年從耶魯大學畢業後,做了幾份不同的工作,其中包括對沖基金的業務。


上屆副總統拜登的兒子亨特(左)和國務卿克里的繼子克里斯托弗·亨茲。

克里斯托弗·亨茲(Christopher Heinz)是前國務卿克里二婚妻帶來的拖油瓶。1995年克里斯托弗從耶魯大學畢業後又取得了哈佛大學的碩士學位。他的生父約翰·亨茲(John Heinz)是前賓夕法尼亞州共和黨議員。亨茲在1991年的飛機失事中喪生後,克里斯托弗和他的兩個兄弟及母親特瑞薩·亨茲(Teresa Heinz)繼承了亨茲家族豐厚的財富。1995年,克里斯托弗的母親特瑞薩與麻薩諸塞州民主黨參議員約翰·克里(John Kerry)結婚。克里斯托弗的生父與繼父的理念相反。

克里來自麻薩諸塞州富裕的家族,從42歲起擔任麻薩諸塞州的民主黨參議員近30年,一直到2013年被任命為國務卿。

副總統拜登的兒子和國務卿克里的繼子走在一起是2009年的夏季,兩人成立了Rosemount風險投資公司。加入他們的還有克里斯托弗與繼父的長期好友,也是他們的耶魯大學同窗德文·阿徹(Devon Archer)。德文·阿徹擔當過國務卿克里的競選顧問,在美國的銀行和投資屆有廣泛的人脈,他在亨特與中共國、與烏克蘭的生意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在Rosemont風險投資公司之下,他們還成立了幾家Rosemont系列公司,包括Rosemont Seneca Partners, LLC、Rosemont Seneca Technology Partners和Rosemont Realty。後來亨特跟中共國企業成立的渤海華美基金交易公司,使用的就是Rosemont Seneca Partners, LLC這家公司。

據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調查的一封電子郵件顯示,Rosemont是亨茲家族生意中的一個另類基金,規模很小,但是成長勁勢卻非常快。亨特·拜登和克里斯托弗·亨茲是這家私募股權公司的擁有人,而德文·阿徹是管理合夥人。

《秘密帝國》的作者施韋澤在書中提到,三位投資人沒有把辦公地點設在紐約金融中心,而是在華盛頓威斯康星大道上租下了一座全磚瓦建築。這裏距離亨特的父親、副總統辦公的白宮和位於海軍天文臺的寓所不足兩英里;而與克里斯托弗的繼父、國務卿克里那座有25套臥室的大豪宅才不過一英里。

這兩位貨真價實的民主黨權貴子弟在隨後的七年中,隨著他們的父親:副總統拜登及國務卿克里在奧巴馬政府外交事務決策中所起的舉足輕重的作用,他們的生意版圖也離奇般地拓展到遠東和西伯利亞地區。這與江綿恒的發財之道有相同之處。

施韋澤在《秘密帝國》書中是這樣講述兩個民主黨權貴子弟的生意是如何隨著他們有權勢的父親在國際事務的影響力而做大的。他說,「當拜登和克里與外國政府進行高敏感和有風險外交談判時,Rosemont同時會跟這些政府達成一些多家協議。」

他接著說,「通常,這些外國實體從美國政府那裏拿到了對他們有利的政策,而他們(拜登和克里)的兒子們的金融生意也從這些實體中獲利。」這種做法與江澤民拱手送出國土,江綿恒生意多到簽單簽到手軟,沒有任何區別,難怪中共千方百計要趕川普下臺,讓叛國賊、民主黨前副總統拜登入主白宮。

這兩個民主黨權貴子弟開的公司,和江綿恒的一樣,都是私家性質的,因而他們無須公開他們的財務報告和盈利情況,這使得他們與那些外國實體的許多交易不為公眾所知。這是典型的悶聲大發財。

施韋澤說,在亨特所有的交易中,這種利用父親的裙帶關係從外國政府那裏拿到好處的生意模式,在與中共的交易中演繹得最為淋漓盡致了。

 當臭味相投的時候——桑頓公司的成立

在2010年或者2011年的時候,亨特三人來到了中國大陸,他們小小的名不見經傳的Rosemont風險投資生意在中共國的市場中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但是,在短短的一年中,他們居然成功的跟中共國最大的政府基金建立上了聯繫並受到中共高層的歡迎。當然,雙方都心知肚明,中共歡迎他們是為了與他們的副總統父親、國務卿父親搭上私人關係,以期從白宮內部損害美國人民的利益。

書中透露,促成這一切的不是哪個中共國代理公司,而是來自美國時任國務卿克里的家鄉麻薩諸塞州一個赫赫有名家族的成員和他的公司,他的名字叫詹姆斯·布爾格(James Bulger)。

詹姆斯·布爾格在麻州成立了投資公司桑頓公司(Thornton Group),他的合夥人是一位獲得過耶魯商業學位的華裔林俊良(Michael Lin)。

布爾格(Bulger)姓氏在麻州家喻戶曉,該州兩個有名的人物都跟詹姆斯有關。一個是他的被判處兩項終身監禁的叔叔詹姆斯·約瑟夫·布爾格(James 「Whitey」 Bulger),另一個是他的父親、他的生意合夥人、麻州參議院議長威廉·布爾格(William 「Billy」 Bulger)。

詹姆斯·布爾格的叔叔是波士頓西北部臭名昭著的黑幫「冬日山崗」幫(Winter Hill)的頭目,在逃跑隱身17年後於2011年在加利福尼亞州被捕,之後被控犯有敲詐、洗錢、勒索和謀殺共32項罪,並於2014年被判處兩項終身監禁。

詹姆斯·布爾格的父親威廉·布爾格擔任麻薩諸塞州參議院議長長達14年,與麻州民主黨參議員、後來成為國務卿的克里是長期的政治盟友。

施韋澤在《秘密帝國》書中揭露,詹姆斯·布爾格的父親、資深的州參議院議長公然加入了兒子公司成為一名董事。這種大膽做法比中共的高官還肆無忌憚!

詹姆斯·布爾格靠著父親在麻州有些人脈,但這不能讓他父子倆發大財,當他遇到了中共的代理人、臺灣人林俊良後,生意才走向了國際,說是國際,其實就是中共統治的中國大陸,那裏最大的優勢是有個十幾億人口的巨大消費市場。


林俊良與拜登的近照。

林俊良的個人臉書和領英網頁的介紹清晰地顯示出,這位來自臺灣的華裔在過去的30年中遊走於美中兩國的政經精英之中。

他在領英頁面介紹自己足跡遍及亞洲和美洲,訪問過1000多家公司,並與各種政府機構合作,幫助亞洲企業在中國、香港和美國等地證交所上市,並完成多筆跨境併購。

他提到自己「脈絡廣泛,與大中華地區的政商圈人士成功地建立了緊密的關係。」

根據其個人臉書信息,林俊良曾經擔任過數家投資銀行和國際證券公司的亞洲高級主管或者大中華地區的CEO等職務。這些金融機構包括摩根大通集團、美國運通、德意志銀行證券、中貿證券以及北大方正等等。

林俊良活躍於美國立法領袖基金會,於2007年在香港創辦亞洲分會並擔任首任會長。

於是,林俊良與麻州參議院議長父子合夥創辦了桑頓公司。

桑頓公司在領英(Linkedin)網頁上是這樣介紹自己的:「桑頓是一家跨境資本中介機構,目的是通過提供專業服務和交易經驗從而促成客戶的戰略構想。由Michael Lin和James Bulger共同設立的桑頓公司,是把西方的商業經驗和東方的獨特市場連結在一起的橋樑。此外,作為美國立法領袖基金會的諮詢委員會成員,桑頓公司一直是促進大中華地區與美國之間商業合作的樞紐。以此為模板,桑頓已經建立了強大的業務組合,為基礎設施、金融服務、技術、醫療保健、TMT、農業、能源和採礦等領域的客戶處理各種不同的國際交易。」

這裏提到的美國立法領袖基金會(State Legislative Leaders Foundation)是1972年成立的一個跨黨派非營利機構,由美國各個州的參、眾兩院議長以及多數和少數黨領袖組成,成員人數350人。該基金會有一個龐大的諮詢委員會,100多位成員大多是美國的百強企業,如可口可樂、AT&T、臉書和雅虎等。這個基金會通過舉辦領袖峰會、大事峰會、領袖項目等活動並與知名大學合作,為立法界與商界提供戰略性的交流機會,共同商討社會時政、政策制定等戰略議題。

根據該基金會網站上的介紹,在2015年12月美國立法領袖基金會和中共的對外友好交流協會簽署了一個諒解備忘錄,雙方同意建立一個新的、持久的夥伴關係。

 拜登兒子進入中國市場的途徑

由於父親的職位不夠高,拜登的兒子亨特和克里的繼子克里斯托弗成立的Rosemont公司經營狀況淒淒慘慘。詹姆斯與臺灣人林俊良合開的桑頓公司,在最初幾年也半死不拉活。

直到2008年民主黨贏得大選,非洲出生、有同性戀和吸毒史的總統奧巴馬(Barack Obama)入主白宮後,他們的機會才接踵而來。

奧巴馬首任政府的國務卿是希拉里(Hillary Cliton),她的丈夫是前任總統比爾·克林頓(Bill Cliton),克林頓當總統期間接受過江澤民通過澳門商人吳立勝送去的大筆政治獻金。而希拉里當奧巴馬的國務卿時,貪財醜聞連中共官員都嗤之以鼻。

2009年6月,奧巴馬做出了一個令國際政界不解的動作,他在上任後不到半年就訪問了中共國,成為美國歷史上首位上任一年內訪問敵國的總統。此舉可以解釋為「酒逢知己千杯少」。

在魔鬼統治著我們這個世界的時候,帶領美國墮落的奧巴馬順利連任總統。希拉里準備競選下屆總統,因此辭去國務卿職務,奧巴馬選定當了近30年民主黨參議員的喬·拜登為副總統。原因是味兒相投。

2011年1月,當副總統拜登在華盛頓首次與來美參見核安全峰會的中共國家主席胡錦濤會面之時,他的兒子亨特在幾個小時之前剛剛在北京見到了未來潛在的中共方合夥人。作家施韋澤在《秘密帝國》中認為,「會見的時間點是如此離奇」。

施韋澤還寫道,那時亨特三人的Rosemont公司在北京會見的是中國最有實力的政府基金領導人。

據桑頓公司網站介紹,中方對「桑頓集團及美國合作夥伴(現任副總統拜登的兒子)Rosemont Seneca董事長亨特·拜登表示熱烈歡迎」。

僅僅四個月後,亨特在臺灣再次與這些中共國的金融巨頭們見面。對於像Rosemont這種沒有任何業績記錄的小公司,卻能跟中共國數一數二的金融巨頭們攀上生意聽起來有點天方夜譚。更加詭秘的是,這次見面的時間正好是亨特的老爸拜登在華盛頓跟中共方展開中美戰略對話的兩週之後。這個中美戰略對話的內容可想而知。

 聖誕節前中共給拜登兒子15億美元大禮


2013年12月拜登帶兒子亨特和孫女上北京。

時間到了2013年末,那是奧巴馬連任總統期間,拜登繼續連任副總統。兩個人一唱一和,出爐的政策都是毀國坑民的。

12月初的一天,副總統喬·拜登率美國代表團啟程前往亞洲三國:中共國、南韓和日本。在副總統的空軍二號上,隨行的還有兒子亨特和孫女芬妮根(Finnegan)。

到了北京,拜登一家三代人踏在中共精心準備好的紅地毯,被鮮花和熱情擁簇著。在短暫的幾天中,拜登率領代表團先後與中共副總理李源潮和總書記習近平見面。時任美國大使駱家輝還帶拜登全家去了一趟東城區的「留賢館」茶館。媒體對拜登的孫女芬妮根的一舉一動狂熱報導。

駱家輝是不會講中文的華裔,在當大使期間掉進中共的色情圈套,因拒絕當間諜,而被中共官媒將性醜聞抖落出來,駱家輝付出的代價是被迫辭職回國、並離婚。從駱家輝的遭遇可以得知,能夠與中共友好相處的,中共給好處的,都是以損害本國利益為代價的。

《秘密帝國》的作者注意到,亨特跟隨父親到中國之後,大部份時間是從公眾的視野消失的,但從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可以猜想他一定是忙於跟中共的官員商討一項不同尋常的交易。按照中共的本性,按照駱家輝被搞臭的遭遇,這筆交易不可能與其父親的副總統職務、與美國利益受損沒有關係。而且是否藍金黃全套餐都包括其中,就只有天知、地知、中共知、亨特知了。

當亨特和父親乘坐空軍二號回到美國12天后,他和克里斯托弗的Rosemont Seneca公司收到了來自中共方的聖誕大禮。中共最大的國有銀行──中國銀行將為亨特與中國合夥人剛剛註冊的一家私募基金管理公司注入10億美元!

上海工商局公司註冊信息顯示,這家在上海自貿區註冊資本2500萬元的公司名稱是渤海華美(上海)股權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Bohai Harvest RST (Shanghai) Equity Investment Fund Management Co. Ltd.)。亨特三人所屬的Rosemont Seneca是這家公司的股東之一,註冊時間是2013年12月16日,合資方包括渤海產業投資基金管理(Bohai Industrial Investment Fund Management Co.)、嘉實基金管理(Harvest Fund Management Co. Ltd.)和美國投資與諮詢公司Rosemont Seneca和桑頓集團Thornton Group。

在該醜聞被披露後,亨特·拜登的個人信息目前在該公司網站已經不存在,但中國大陸金融網站「投資界」上的信息顯示:亨特·拜登(Hunter Biden)是渤海華美公司董事之一,亨特的合夥人德文·阿徹(Devon Archer)是該合資公司的副董事長,首席執行官李祥生是投資方渤海產業投資基金管理的總經理。

李祥生的英文名字是「Jonathan Li」,擔任總經理的渤海產業投資基金管理公司實際上是中國銀行在2006年成立的第一個人民幣產業基金,總規模為200億元人民幣(約28億美元),企業的法人代表嶽毅曾擔任中國銀行副行長、香港中銀的總裁,被香港媒體稱為是前任香港特首梁振英的粉絲。

富有多年投資經驗的李祥生曾在中港兩地任職多家金融機構的高官,包括擔任香港百富勤融資公司董事、北京世紀飛虎技術公司總裁、華聞投資控股公司副總裁、麥格理投資顧問(北京)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

開什麼玩笑?

原來,美國時任副總統的兒子亨特的合夥人和首席執行官是中共邪黨的人!

李祥生在2014年2月接受新浪財經的採訪時表示,憑藉背景深厚的渤海產業基金,他一直希望能夠實現海外併購的夢想。為實現這個夢想,他設計的第一步就是尋找一個足夠強大的全球合作夥伴。

於是他找到了認識多年的德文·阿徹為他在美國物色合作夥伴,最終決定跟阿徹擔當管理人合夥人的Rosemont公司合作。李祥生坦承,如果渤海產業投資基金跟一家普通的美國公司合作,最多只能得到某個部門的資源和支持。言外之意,與美國副總統拜登的兒子合作,可以得到中共的國家資源傾力支持。

 中共在幫助拜登2020年競選總統成功

很多國家都知道,中共是言而無信的。但此次卻不一樣,2014年5月,中國銀行宣布將對渤海華美基金的投資從10億美元提升到15億美元!

太陽從西邊出來了?中共方給出的理由是:投資方有強烈的興趣!

中共為什麼對美國副總統拜登的兒子那個沒有任何業績記錄的小公司有如此強烈的興趣?肯下這麼大本錢?連傻子都知道。

這也就是中共目前正爭取把川普彈劾下臺,讓拜登在2020年11月當選下屆美國總統。彈劾的理由是什麼?是川普希望烏克蘭總統和中共國主席習近平調查拜登父子的腐敗行為,這種行為危害了美國。

拜登在今年5月1日(週三)的一場競選活動時表示,中共政權不是美國的競爭對手,(中共)他們不是壞人,不會給美方構成威脅。

5月2日(週四),拜登在愛奧華市的一場競選活動中表示,「中(共)國會吃掉我們的午餐嗎?得了吧,夥計。(中共)他們不是壞人。」他說,北京正在忙於應對其國內和區域問題,如南中國海的緊張局勢等,他們還不知道如何處理體制內的腐敗,「(中共)他們不是我們的競爭對手」。

拜登狂妄自大的說,他會贏得2020的總統選舉,而且2024他還會連任。

憑什麼呢?憑中共邪黨與美國金融黑鱷的支持?!

 中共政府的財庫與拜登兒子公司的聯姻

作家施韋澤在《秘密帝國》中分析說,中國銀行是一家實力雄厚的金融機構,但是中國銀行與美國銀行有很大的區別。中國銀行屬於政府所有的,這意味著其銀行的商業角色往往會讓人忘記其背後是中共政府在決定一切。他引用學者詹姆斯·賴利(James Reilly)的話說,中國銀行就是為實現「中國的經濟方略」提供資金。

與美國副總統之子的Rosemont公司聯姻,這個有中美雙重來頭的私募基金,在通向國際併購的路上幾乎暢通無阻。甫一成立,即就在上海自貿區拿到了跨境併購的許可。

CEO李祥生對新浪財經介紹說,「目前在自貿區申報的大概有30套併購基金,我們是第一個落定的」。

李祥生在採訪中還談到與拜登兒子的公司合作的私募基金是如何醞釀出臺的。

渤海產業投資基金是眾所周知的全部由中國最大規模的金融機構建成的。於2006年12月在天津設立,總規模200億元。出資人是實力雄厚的金融企業和投資機構,包括全國社會保障基金理事會、國家開發銀行、國家郵政局郵政儲匯局、天津市津能投資公司、中銀集團投資有限公司、中國人壽保險(集團)公司、中國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以及渤海產業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李祥生介紹說,渤海產業投資基金董事會對於與外界合資設立基金的做法一直非常謹慎,先後有多家地方政府要求聯手做基金,都沒有得到批准。

而這次批准跟美國副總統之子聯手做基金,是可遇不可求的。李祥生特別強調說,「董事會是在十八屆三中全會之前就批准設立這個混合所有制基金。」

2013年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於10月29日召開,這時距離拜登攜帶兒子亨特和孫女訪華還有一個多月。渤海產業投資基金這個中共投資基金界的巨無霸已經看上了來自華盛頓、沒有任何投資業績的、由美國副總統兒子擔綱的Rosemont公司。

李祥生在採訪中還說,「董事會很有遠見」。這種遠見在其後渤海華美對美國軍工企業的併購中赤裸裸的體現出來。

《秘密帝國》:美國最有權勢決策人之子受中共資助

《秘密帝國》書中在梳理和剖析了副總統拜登、國務卿克里、拜登之子亨特及其合夥人與中共國合夥人等一眾錯綜複雜的關係後,用一句話做了簡單精闢的總結:「簡而言之,中共政府實際上是資助了美國最有權勢的兩個決策人的兒子共同擁有的企業。」

作者施韋澤說,美國權貴子弟跟中共政府的合作僅僅是個開始,但是在這種夥伴關係下實施的實際投資交易卻非常危險,其中許多投資將對美國的國家安全帶來嚴重影響。

從拜登父子一同出訪北京,到與中共最有實力的國家基金建立合資關係,到獲得上海自貿區跨境投資的批准,再到中國銀行送15億美元上門,這一切在短短的5個月中迅速完成。可見,中共是多麼的怕煮熟的鴨子飛了。

被中共強大的國有資金裝備起來的渤海華美基金,從此在一系列的國際併購中一路無阻,收購的企業遍及美洲、非洲和澳洲,涉及的行業從軍工生產、金屬礦產到情報技術。

截止2016年,渤海華美已完成包括中石化銷售公司、美國瀚德汽車、中廣核電力、滴滴出行、兗煤澳洲、龍頭新能源電池企業等多個具有市場影響力項目的交割,資產管理規模超過120億元人民幣。

 拜登兒子助中共收購含軍工技術美企 獲奧巴馬批准

2019年8月15日,美國參議院財政委員會主席查克·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致信財長斯蒂芬·姆欽(Steven Mnuchin),就奧巴馬當政時美國汽車技術企業瀚德公司(Henniges Automotive)被中共國企與拜登兒子創辦的中美合資基金收購一事提出質疑,因為瀚德公司的技術被應用於軍事領域。在給財長姆欽的信中,格拉利斯要求政府外國投資委員會提供批准該收購的文件,以及能夠考量決策過程合法性的詳細資料,包括是否有來自奧巴馬白宮的潛在協調。

渤海華美網站刊登的一家中文媒體對CEO李祥生的介紹中說,2015年9月10日,渤海華美與中航工業汽車聯合收購美國瀚德汽車控股有限公司100%股權項目,在密歇根州奧本山市瀚德公司總部順利完成交割,此次收購金額為5.72億美元,是新興中企對美國汽車零部件行業最大的單筆投資之一。

這篇採訪詳細記錄了中共的央企、國企如何依靠中國國有銀行的雄厚資本,在美國民主黨副總統拜登的幫助下順利地全面控制了一家擁有軍事技術的美國公司。

美國瀚德汽車公司擁有精確的、先進的製造能力,其領先的防震技術獲得全球公認。按照美國國務院和商務部的說法,防震技術可用於雙重用途,因為它可以用在軍事領域上。

中航工業(Aviation Industry Corporation of China, Ltd.,簡稱AVIC)是中共政府出資,受中共國務院直接管理的央企集團,下屬200多家企業,其中十幾家屬於中共的重要國防工業企業,生產軍事用途的各種運輸機、轟炸機、戰鬥機和直升機等等。

2015年,美國的國防和航空專家指控中航工業生產的J-31或者FC-31戰鬥機是盜用了美國F-35戰鬥機的技術,這是因為美國國防設備製造商洛克希德·馬丁(Lockheed Martin)公司的數據系統在2009年被中共黑客侵入。

CEO李祥生對記者說,渤海華美與中航工業的聯手協作是中國銀行牽線搭橋。中國銀行是渤海華美的大股東,後者則是中國銀行的長期客戶,並且中國銀行還安排了併購貸款。雙方的持股比例分別是51%和49%。

李祥生在採訪中提到,因為全球汽車零件工業處於壟斷狀態,汽車製造商和零件生產商已經形成了長期的供應關係。

「通過海外併購的方式,不僅使中國汽車零部件的技術實現升級,更重要的是可藉此打破中企難以進入全球主流配套體系的困局。」

買賣的過程很順利,瀚德公司的賣方也是一家私募基金,這家基金曾因幫助美國的另一家汽車配件公司在香港上市而了解中航工業。另一方面,李祥生說,渤海華美擁有中美兩方的獨特背景,也很容易被對方接受。

在參議院財務委員會今年9月宣布要介入此收購案的調查後,《神秘帝國》作者施韋澤接受Breitbart News Tonight的採訪時表示,中共跟拜登兒子交易,並不是想讓他致富,而是通過他的關係收購瀚德公司以壯大中共的軍事力量。

施韋澤表示,奧巴馬政府治下海外投資委員會是個神秘的機構。即使通過《信息自由法》也無法得到任何透明的資訊,因而外界想知道的是:中共對瀚德公司的收購在委員會內是否有過反對聲音;委員會中跟拜登有關係的人是否參與批准決定。

 拜登兒子投資的面部識別公司參與中共迫害百姓

今年10月7日,美國商業部宣布將中共國的28家政府機構和企業列入出口管制的黑名單,限制這些實體從美國購買零部件,因為這些中共機關和中國公司被指幫助中共當局打壓和監控新疆維吾爾族和其他以穆斯林為主的少數民族。

BuzzFeedNews報導說,名單上被禁止的風險投資企業中,包括三家中國的初創企業「商湯科技」(SenseTime)、「曠視科技」(Megvii)和「依圖科技」(Yitu),它們合計籌集數十億美元來開發商業面部識別技術。其中「曠視科技」是拜登兒子在中共國的合夥基金投資的公司之一。

今年5月,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公布的一份報告中披露,中共政府開發了一種讓人不安的手機應用程序,該程序讓新疆地區的執法者很容易地監視穆斯林居民的舉動。而基於曠視科技提供的Face++技術,執法者可以通過手機程序獲得手機使用者每天的數據,例如宗教活動、血型甚至用電量。

有評論說,美國前副總統、竟選下屆總統的拜登的兒子亨特在直接幫助美國人民的敵人!在幫助中共迫害中國大陸的人民!他們應該註冊為在美國的外國代理人。

據路透社報導,曠視科技2017年完成了4.6億美元C輪融資,除了得到了阿里巴巴、螞蟻金服,富士康集團的戰略投資外,還受到了陽光保險集團、SK集團、渤海華美等新興投資者的資金支持。

 邪不勝正

此前,美國總統川普喊話習近平調查拜登兒子亨特在中國涉15億美元的投資基金,除了已曝光的瀚德公司外,目前被美國商務部列進黑名單的曠視公司更涉嫌參與中共人權迫害。


2019年10月3日,川普公開呼籲習近平調查拜登父子與中共國企的交易。

上述美國參議院財務委員會對奧巴馬批准收購瀚德公司的質詢,預計將揭示出更多黑幕。

正因為此,美國的黑色勢力與中共聯手,匆忙提出彈劾川普下臺,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害怕拜登與兒子對美國造成的損害曝光。

魔不可能心想事成,因為邪不勝正。

註:本文部份內容參考大紀元時報記者李思璐的文章《拜登兒子進入中國市場之途

(人民報首發)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