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了!中共把孫大午數十億產業全吞

孫大午

文:張目

億萬富豪孫大午,1954年6月出生於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區高林村鎮郎五莊村,大午農牧集團有限公司創始人 ,河北大午農牧集團有限公司監事長。曾獲頒河北省養雞狀元榮譽。他是一個白手起家的農民,不是任何人的白手套,純粹是汗珠子摔八瓣兒,摸著良心趟過來的。

1985年,孫大午和妻子以一千只雞與50頭豬起家,直至創辦大午集團。孫大午想憑本事真誠經商辦企業,為社會多做一些好事。他開辦免費農民技校,培訓養殖戶。投資辦平民學校,低收費,對極貧困人家孩子上學不收費。要求小學生背誦《千家詩》、《三字經》,宣揚「孝悌」等傳統儒家精神。他創辦的大午醫院,不許賺錢,不許吃回扣,可以免費給病患看病。他用其他公司賺的錢來彌補醫院的損失。這讓當地政府和官辦醫院非常難堪。因為他不與官員勾結、吃請,不行賄不玩回扣等社會潛規則,他被中共體制內群體潛規則的人視為敵人。用他的話說,他沒有一個私敵,卻一直官司纏身,甚至「被投毒、剪電線、毒打、暗殺、誣告……」幾乎什麼樣的大風大浪他都闖蕩過了。

10年後,大午集團躋身中國民企五百強。如今,大午集團有9000多名員工,總部占地5000畝,固定資產20億元,年產值超過30億元。集團下轄28家獨立子公司、一家合資公司,是河北省級農業產業化經營的龍頭公司。

現年66歲的孫大午是個正直的民營企業家,他是一個億萬富翁,卻過著苦行僧一般的生活,當了董事長沒有別墅,沒有專車,還幫工人掏糞。然而他卻實現了讓村民住得起房子、看得起病、孩子上得起學的夢想。

他以正道經商,既不走跟政府官員勾結的黃道,也不走坑蒙拐騙、逃稅漏稅的黑道。在中共國能夠出現並存在至今本身就是個奇蹟。用他早年的話說,他的企業的經營方式不能學,他只是個「死裡逃生者」。孫大午曾明言,自己「是個乾淨的人」,可以成功,但不會有好下場。

今年11月11日凌晨1點左右,在黑色的夜幕下,人們都進入了夢鄉,保定公安警察採取行動,六輛大巴載著手持衝鋒槍、牽著警犬和帶著梯子的特警,闖入河北保定徐水區高林村鎮郎五莊村的大午新民居。這是大午集團自建的小區,孫大午一家人和集團員工都住在小區裡。

據報導,孫大午夫婦二人、他們的兩個兒子和兩個兒媳、長孫、20名集團高管全部抓走。孫大午一個年幼的孫子被留在家中,由警察看管並且不讓保姆靠近。隨即,大午集團由官方接管,所有的財務資訊被官方帶走了,公司被數百名警察包圍。大午集團的28家子公司,也被保定市派出的大量工作組進駐,要求除財務部門之外其它所有分公司和服務網點照常營業。當局給孫大午等人定的罪名是「尋釁滋事」和「破壞生產經營」,採取刑事強制措施。而河北省政府、河北省公安廳都假裝冬眠,拒絕回應此事。

孫大午第一次入獄被廣為關注,是2003年他被定罪為非法吸收公眾存款1300多萬元。那時候國內還有一點良心記者和人權律師為他發聲,不像現在此類人都被中共徹底扼喉。因此,我們從當年的報導得知了孫大午冤案的真相。孫大午的理想是讓無錢的孩子也能享受良好的教育,為了辦學,他向親友和熟人借錢湊款1300多萬,自己又投入3000多萬建設優質的平民學校。為啥不向銀行貸款呢?因為他不行賄,沒有銀行貸款給他。就為這個,妒恨他的當局把他抓起來,定罪為「非法吸收公眾存款」。學校當時也被政府接管,兩個在讀的無錢孩子,差一點被學校趕出去。幸好,在社會輿論的譴責和人權律師的幫助下,地方當局放了孫大午。

這一次孫大午一家被抓,大午集團所有產業已被當地政府全面接管,大午集團企業恐怕再也不能「死裡逃生」。在中共2.0版的公私合營模式下,就是因為孫大午不是官員的白手套和私家提款機,才會被官府痛下黑手。他和他的家人不僅是傾家蕩產、恐怕還有坐牢的性命之憂。

洗劫民營企業的這一套路,從中共非法建政之前就開始了,剛建黨時「共產共妻」就開始了,共別人的產、共他人的妻。

1930年8月1日,在江西(老革命根據地),中國工農紅軍宣傳標語寫道:「你想有飯吃嗎?你想種地不交租嗎?你想睡地主老財的小老婆嗎??趕快參加紅軍。」

當時,很多地痞無賴二流子就是欣喜這個流氓黨指引的那個方向,才積極投奔過去的!

所以,中共國不允許有良心的企業家生存,孫大午和大午企業的被宰割命運,就成了必然。

孫大午好友、企業家和民權活動人士王應國說,孫大午這些年發展迅猛,已經建成了獨立王國。他的體育館可以容納兩萬人,大午醫院至少有16層,裝修豪華;郎五莊村的村民和大午集團職工每月只要交一元人民幣,看病不花錢,做個B超和驗血的全套體檢只要10元人民幣……這些極受人歡迎的福利強烈衝擊到地方政府的權威。他們太妒忌了,不把孫大午白手起家的企業奪過來歸為己有,他們死不瞑目啊!

推特上熱傳的視頻顯示,孫大午明言,大午醫院不許賺錢,他用其它產業來養醫院。他說,醫院賺錢是他的恥辱。醫生就是治病,光想著賺錢能把心思用在治病上嗎?

王應國還透露,孫大午在微信朋友圈發的文章都圍繞民主理念,任志強、胡德華等人經常到孫大午的休閒度假山莊──溫泉酒店聚會聊天,這在當局眼裡肯定是不能容忍的,被視為反黨的。

熟悉孫大午、流亡美國的民營企業家王瑞琴形容孫大午是個有思想有擔當的人。但是「你的企業規模過大,政府就認為你對它形成威脅,這是中國共產黨不能接受的。同時企業主對國家的未來比較關注,關注時政,這更是(政府)他們不能接受的。只要你一關注時政,你對邪黨一定會有看法,跟它不一致,你就是離心因素,不是跟黨走的人,(官方)就要對你進行限制甚至打壓。」

孫大午一直不隱藏對中共極權體制的負面看法。2012年,他撰寫的《中國城鎮化要走怎樣的道路》一文中指出,「在農村,八個『大檐帽』管一個『破草帽』」,揭示處於中國底層的農村和農民受到政府極度碾壓的現實。

孫大午2003年第一次被抓後接受財經記者專訪,他認定自己「是個乾淨的人」,但「孤立,不被社會兼容,和大環境不匹配。我明白潛規則,但不去適應,依然我行我素,我可以成功,但不會有好下場。」

今年11月11日,這個不修道已在道中的憨厚漢子遇到徹底的殘酷洗劫與人身折磨。

好在,天快亮了。

來源:人民報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