劣跡藝人能不能複出,誰說了算?

宋冬野

文:漫天霾

宋冬野是誰?我不認識,沒聽過他的歌。我只喜歡張學友。

據說他是位民謠歌手,以前因吸食大麻被封殺並強制戒毒。出來後在線下辦演出,結果被舉報並取消。

他發帖子訴說委屈和不滿,認為自己的演出完全合乎規定,舉報和封殺的做法讓他失去了重新開始的機會。

宋冬野

看下面的跟帖的輿情,一片大罵之聲,認為這種人就應當被徹底封殺,各種正人君子義正言辭,恨不得在血肉糢糊的屍體上面再踩三腳。看來,我第一次見他,也是最後一次。

多好的人民啊!

那高尚的糢樣,活像一個唯皇上馬首是瞻,從來不會犯生活作風問題的太監。

閹得這麼乾淨,謝主隆恩啊!

一幫法利賽人欲對一位行淫的婦人施行石刑,就來請教耶穌的意見。耶酥說:「你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就可以先拿石頭砸她。」結果,一群人就相繼離開了。

法利賽人還有點自知之明。誰的私人生活能經得起最嚴酷的檢驗?罵他的人,你們就真的冰清玉潔?用汗牛充棟的成文法條對照檢查一下你自己,看看誰敢宣稱自己不是違法者?裝什麼清純!

對一個犯了錯的、毫無還手之力的人口誅筆伐有什麼難的?那不是勇敢,而是怯懦。

呼籲強權碾壓,你就敢擔保有朝一日這鐵拳不會砸到你頭上?

藝人影響力大,示範效應大,應當過嚴格自律的生活。這沒有任何問題。事實上,這並不是對藝人這個群體的要求,也應該是每個人的自我要求。

聲譽是藝人的生命線。一旦聲譽掃地,損失慘重。因此從成本收益和風險的角度看,潔身自好、嚴以律己也是理性和明智的選擇。

但是人往往會做出錯誤的選擇。這時候,代價也應當由自己承受。這就是自我負責。

那麼當他們犯了錯誤,想要改過自新的時候,誰來決定給不給他這個機會?

市場。而不是一刀切的命令。

過往有劣蹟的藝人,誰都可以復出,每個人都有改過自新的權利。但是原不原諒你,卻是消費者的權利。交給消費者評判即可。

那些細如牙籤,卻強姦他人的人,他可以宣布自己復出試試看,看看有哪個投資方、製片人和影視公司敢在他身上投資?

除非投資企業想追求破產,並把自己也拖入聲名狼藉的境地!

而那些一直以來嚴格自律、熱愛藝術、水準高超的明星,不消說,會不斷有投資人去找他,他會收穫持久的號召力和金錢上的收益。消費者的金錢投票,比一萬幅裝糢作樣的「德藝雙馨」錦旗還管用。

所以,你只要不破壞市場經濟,自然有人替你把關。

這人就是企業和企業家。

企業是什麼?

企業就是消費者委託的代理人,替消費者把關的人,概括性地承擔風險的人。

知識是分散的,任何人都不可能全知全能,消費者沒有能力逐一識別商品的優劣。即使有,成本和代價也太大;一旦錯誤,損失由一人承擔,也太過沉重。

但是企業的規糢化經營,人才和設備的集中,使其有能力、有手段去識別和選擇。這樣,消費者就把識別優劣、質量監控、檢驗檢測等事項授權給企業,減少了識別的成本,提高了交易的效率,並且將風險轉移給企業承擔。

一瓶水,若沒有商標,不到緊急狀態,人們大概率不會喝;但是貼上「娃哈哈」的商標,你就放心大膽地喝了。可你又不認識宗慶後啊,這是為什麼?因為企業在用它的全部資產和商譽做擔保。

你去超市買東西,並不知道那些商品的質量,更不知道生產這些商品的廠家的情況,為什麼也敢放心大膽地買?因為超市替你承擔了識別的責任,把風險從生產廠家那裡接了過來。一旦有問題,你不用去找千裡之外的廠家,而是直接告超市,它要承擔連帶責任。

這就是市場經濟運行的方式:建立遠距離的、陌生人之間的互信、層層化解風險、最低成本運行的、分工合作的和平機制。

企業家就是這中間的橋樑。

保障這一機制運行的根源是什麼?

利潤機制。

消費者用利潤機制「馴服」了這些企業。你要是好好給我服務,我就繼續授權給你,給你金錢投票;你要是稍有怠慢,立即撤回授權,讓你破產。

藝人,就是藝術表演這種商品的供給者,道理是相通的。所以,企業是決定劣跡藝人能不能複出的第一道「防線」。

即使這道防線失守,消費者也保留了懲罰他們的最終權力。

劣跡斑斑的藝人,他可以復出,去98線的農邨廟會演出試試看。但是他不要忘了,那可能會面臨觀眾向他扔磚頭和雞蛋。

所以只要最終「防線」不失守,就是「雙保險」。

但比起懲罰更重要的是,選擇權。它牢牢掌控在消費者手裡。

有些粉絲排著隊想獻身,卻自掏腰包去嫖的明星,可能有,也可能沒有投資方去找他,投資人精明著呢,他們會進行審慎的權衡判斷。

假如有人願意繼續投資他,而且還有票房,說明買票的那部分消費者原諒他了。另外一部分消費者可以繼續抵制他、不買票看他。大家自由選擇,互不影響。

我的偶像張學友就曾經酗酒成性,沒人找他,羅美薇也曾因此和他分手。但是他後來改過自新,許多歌迷喜歡他,成長為一代「歌神」。假若上面徹底封殺,消費者就失去了選擇權,亞洲歌壇就少了一個傳奇。

消費者當然也可能選擇錯,但這卻不是有人要代替人們做選擇的理由。錯了他自己承擔代價即可。

如果失去選擇錯的權利,今後即使是對的,你也沒法選。

市場有強大的「淨化」功能。市場的競爭就能讓優秀的藝人和商品獲得消費者的金錢投票,就能讓那些劣跡藝人人格破產,就像讓欺詐消費者的無良商家破產一樣。

市場能解決這些問題。交給市場,它是最公正的法官,不會忽視任何人的偏好,也不會縱容任何人的惡行。

我們要提防的,並不是這些劣跡藝人的複出。而是要提防那些一直很劣,然而卻一直被保護,讓消費者別無選擇的人。他們才是真正的劣跡藝人。

就像行政壟斷的企業被保護,商品必然質次價高一樣,那些混個一官半職,整天斥責小鮮肉、流量明星沒素質的人,才最沒素質。

不就是像壟斷企業設置準入門檻一樣禁止他人競爭,害怕人家搶了自己的生意嗎?裝什麼大尾巴狼!

演誰不像誰,只像他自己,卻一本正經地整天在人面前晃悠,像個道德衛士一樣對別人指手畫腳,你什麼德性?

我們更要提防的,是有人總愛替我們做決定。

什麼好什麼壞,什麼優什麼劣,要聽他們的;能看什麼不能看什麼,也要聽他們的;現在,要不要原諒一個人,都要聽他們的。

他們說這都是為你好,因為你是個傻子,不知道什麼對自己好。

世上那麼多電影,我卻就愛看《霸王別姬》;世上那麼多演員,我就喜歡梁朝偉;你那麼喜歡某武打明星,我卻就認為他是個狗奴才;你《007》把CIA演得英明神武維護世界和平,我卻就愛看《諜影重重》中的CIA全是些世界級大壞逼。

有些人是好人,在電影裡經常扮演壞蛋;有些人是壞人,在電影裡卻經常扮英雄。

別以為我不知道什麼更接近真實,別以為你在熒幕上展現什麼我就信什麼,總之別以為我沒有判斷力,不辨妍媸和善惡,需要你替我做決定。

滾一邊去!

正人君子你也別在那裡說讓誰誰誰復出,會對社會造成不良影響和錯誤示範。社會是誰?反正我不會學他們的樣,我身邊的人也沒見人一看明星涉毒就馬上抽起來。

更別說那會影響孩子。孩子不是國家的孩子,不是社會的孩子,也不是學校的孩子,是父母的孩子。你當父母的,不言傳身教,孩子犯了錯誤卻怪罪別人,沒見過你這樣的巨嬰!

自我選擇,自我負責!你要是把誰能複出誰不能複出,啥是正能量和負能量的判斷權交給他們,那你就等著將來只能看八個樣板戲吧!

最後說幾句題外話。

吸食大麻這種自我麻醉和摧殘、自己承擔後果的行為,應當被公權力規制嗎?它傷害他人了沒有、有沒有受害者?如果沒有,公權力介入的理由是什麼?

抽煙會導致肺癌,酗酒會導致腦殘,糖是許多疾病的罪魁禍首,要不要封殺?

進一步,久坐容易得頸椎和腰椎病,每天健走一萬步有利於健康,要不要立法強制鍛煉,把「烏龜不動活千年」的信奉者抓起來或者罰款?

如果一個人認為公權力不應該介入自我負責、沒有受害者的私人生活領域,是不是就證明他支持這些人吸食大麻,或者其本人就愛抽大麻?這是不是一個問題?

以上問題不是本文討論的重點,也不能討論。我倒不是擔心我自己,而是擔心這又會將許多正人君子逼瘋。這些人一旦瘋了比瘋狗可怕一萬倍。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