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乃亮:「帶貨一哥」,一夜翻車

賈乃亮

賈乃亮的車,似乎真的翻了。

640

在 7 月 23 日的直播之後,至今已經十餘天,賈乃亮沒有再開一次直播。其抖音號最後一次更新,停留在 7 月 25 日。次日,他在微博上道了個歉,隨後,# 賈乃亮致歉 #的話題,登上微博熱搜第一。

致歉的原因,是他在 7 月 17 日和趣店創始人羅敏,搞了一場賣預制菜的直播。走進直播間的大多數人,知道明星賈乃亮,卻不了解商人羅敏。在賈乃亮的口中,羅敏是一位有情懷、有底線的 CEO,想把預制菜送到千家萬戶,造福千萬家。這顯然是羅敏想達到的目的 —— 憑借賈乃亮的知名度,刷一波臉,為其預制菜創業項目造一波勢。

然而,情勢卻很快急轉直下,羅敏靠校園貸發家的历史,還是難以躲過網友的 「洛陽鏟」。進一步有媒體分析,羅敏的預制菜項目,本質上仍然是放貸、割韭菜 —— 只不過目標群體,從當年沒有收入的大學生,變成了縣城寶媽、普通打工人、中小創業者。

這一下點燃了網友們的怒火,對羅敏的討伐聲鋪天蓋地。有網友說,已經很久沒有一位商人,口碑差到如此地步,幾乎人人喊打。甚至東方甄選的直播間,都拉黑了羅敏。

▲ 董宇輝回應 「東方甄選」 拉黑羅敏。圖 / 行動電話截圖

這連帶著賈乃亮坐穩多年的 「老實人」 人設,也開始崩塌。賈乃亮成了羅敏之外,被聲討得最狠的人。

但對賈乃亮來說,這一切,或許並不是偶然。2022 年才剛剛過半,賈乃亮已經翻車多次,只是,這次的水花最大。相較於羅敏將賈乃亮帶進溝裡,一個更準確的說法應該是,賈乃亮自己迎頭撞了進去。

兩次交集

8 月 1 日,羅敏在粉絲群發布消息,稱自己 「可能有一些時間不會在鏡頭前直播了」。次日,羅敏的個人賬號 「趣店羅老板」 改名為 「趣店預制菜」,該賬戶的頭像也由羅敏的照片,換成了趣店預制菜的 logo,與羅敏進行 「切割」。

此刻,賈乃亮或許是最想和羅敏 「切割」 的人,但為時已晚。兩年來,明星賈乃亮和商人羅敏,公開出現了數次交集。

最近的這次,就在 7 月 17 日的趣店直播間。在熱火朝天賣預制菜的間歇,兩個人並排坐在擺滿菜品的桌前,追溯起了二十年前各自的艱難時光。那個時候,賈乃亮還是在上學的大學生,而羅敏是一個普通的北漂。羅敏講起了自己的那段經历,說自己在北京的二環住過不透風的地下室,賈乃亮立刻接下話茬,「我也住過地下室」。

▲ 賈乃亮在羅敏直播間表示 「心疼羅老板」。圖 / 直播截圖

一個是精通直播間話術的主播,另一個是上市公司老板,卻生生營造出了一種惺惺相惜的氣氛。羅敏更多地扮演了 「羅大哥」 的角色,賈乃亮則 「作為一個朋友」,催人淚下地講述著羅敏的創業往事。

一邊是明星講故事拗人設,另一邊是商人用真金白銀表真誠。爆款酸菜魚的定價是 1 分錢,5 分鐘就送出一部 iPhone。兩人聯手之下,使得這場直播的數據異常漂亮,19 小時的直播後,單是銷售額便高達 2.51 億元,羅敏本人則因此漲粉 400 多萬。

但熱度還在以意想不到的方式攀升。羅敏直播的熱議,引得趣店的校園貸历史被翻出來,以及羅敏想通過預制菜割韭菜的意圖被掀開,羅敏的口碑急轉直下。

就在羅敏被全網討伐之時,賈乃亮很快轉變了話頭,在微博的道歉信中,他聲明,自己和羅敏並不相熟,對趣店此前的校園貸历史也並不了解。

只是,目睹了一幕幕兄弟情深劇情的網友們並不買賬,賈乃亮的話被拿出來反複鞭屍 —— 此前,他將出現在趣店直播間比喻為像 「回家一樣溫暖」。還有網友表示,「我不相信你不知道他是怎麼起家的,只是你以為網友不知道。」「都稱兄道弟了,沒了解?」「你幾百人團隊,真的沒有提前背調了解嘛?」

實際上,這已經不是賈乃亮和羅敏第一次合作了。上一回,兩人一起出現在大眾面前,是在 2020 年。那個時候,賈乃亮的身份還僅僅只是明星,並成為羅敏另一個奢侈品電商創業項目 —— 萬裡目的品牌代言人。雙方的官宣海報顯示,趣店和賈乃亮的預制菜合作並非選品帶貨,實則依舊是代言糢式。

萬裡目是羅敏在 2020 年的創業重心。和預制菜相似,羅敏走的仍是低價 + 營銷戰略,一款標價 1080 元的眼霜,可以只用 5 折的價格買到。恍惚間,可以看到羅敏高呼 「一分錢吃酸菜魚」 的身影。

羅敏採取的另一大戰略,還是明星站臺。當然,那一次,羅敏的手筆要大得多,一次性請到了包括賈乃亮在內的 5 位明星作為代言人,開啓了為期 5 天的直播。對 2020 年的趣店來說,這是能夠承擔的開支 —— 從 2017 年到 2019 年,趣店的盈利分別為 21.64 億元、24.91 億元和 32.64 億元。

在那天的直播間裡,賈乃亮尚且是一位新人,在鏡頭前有著明星的矜持、含蓄,在主播的引導下回答問題。漫天的宣傳文案裡也著重突出了這一點 —— 這是賈乃亮的 「帶貨首秀」。只是,最後的成績遠沒有今天亮眼,當晚的交易額大概在 3000 萬元,直播觀看人數不到 3000 萬人,不過是 7 月 17 日這場直播的五分之一。

明星賈乃亮和商人羅敏,初次合作後,兩人的命運在隨後出現了分野。

羅敏迎來的是幾次折戟。被寄予厚望的奢侈品電商項目萬裡目沒能長久,2020 年,萬裡目使得趣店淨利潤降到 9.59 億元 —— 這是趣店上市以來的最差成績。

反觀賈乃亮,卻似乎從萬裡目的這場直播首秀裡發現了新世界 —— 之後的兩年時間裡,他越來越頻繁地出現在直播間,也越發習慣自己作為主播的身份,屢屢坐上抖音帶貨榜第一的寶座,和羅永浩展開了抖音帶貨一哥的較量。

一線主播

帶著對賺錢的向往,賈乃亮的主播色彩開始越來越濃 —— 直播,顯然是最符合賈乃亮需求的領域,上手簡單、來錢也快。或許,也正因如此,賈乃亮能夠和羅敏重逢在直播間。

梳理賈乃亮的直播历程,一個明顯的趨勢是,他對這項新事業的投入越來越大。

最開始的 2020 年 5 月,賈乃亮首次為萬裡目帶貨。兩個月後,他便攜手蘇寧,成為了蘇寧直播的聯合主理人。現場流出的照片裡,他笑得信心滿滿。

彼時,還沒有多少人在意 —— 畢竟,2020 年,還有一大批明星批量走入了直播間。那一年,Angelababy 為了賣體重秤現場稱重,鄭爽直接對著直播鏡頭髮飆,都上了熱搜。

只是,直播當晚的戰績令所有人震驚。一個晚上,賈乃亮砍下了 2.4 億元的單場銷售額紀錄。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 Angelababy,她的直播首秀,總銷售額不過 1000 多萬元。

在那之後,賈乃亮更加確定了自己擅長直播這件事,之後的幾個月裡,他出現在蘇寧直播間的頻率降到一月一次。2021 年 8 月,他開始以個人的名義進行直播,成績同樣惹眼,那場個人首秀的成績是 1.1 億元銷售額。

紀錄還在不斷重新整理。2021 年的臘八節,賈乃亮再一次打破了抖音平臺的單場直播最高紀錄,這一回的數字是 3.08 億元。連賈乃亮自己都沒有想到,那個晚上,聽到直播間再一次破紀錄,他先是驚呼,然後立刻雙膝跪地,雙手掩面,臉上不僅有笑容,似乎還有淚水。背後的大屏幕上,掛上了紅紅的喜報,數名工作人員們湧過來,將他拋舉出了直播畫面。

這無疑是賈乃亮帶貨的高光時刻。很少有明星能夠如此長久地浸泡在直播間,並且成績始終不俗。更多的人好奇,咖位大過賈乃亮的明星不在少數,但為甚麼賈乃亮能夠成為第一?

答案是,賈乃亮紮根在了直播間。大多數明星直播是 「走穴式的」,來一場,累了,就打道回府,記不得廣告詞,也說不清楚產品名,更多的扮演著吉祥物的角色。也正是那一年,明星們的無數次翻車被網友詬病。

賈乃亮卻以高頻率更新著自己的抖音賬號,如果有直播,一天能夠更新 3 條。視頻內容的質量也很高,有段子、有劇本,最後總會帶上一句 「來我直播間」,為其引流,有時候,帶貨時間會長達十多個小時。

▲ 賈乃亮直播預告視頻。圖 / 抖音截圖

這背後,也離不開 MCN 機構的助力。一開始,賈乃亮就和遙望網路簽了協議 —— 這是一家著名的明星直播 MCN 機構,遙望旗下,還有王祖藍、辰亦儒等主播。資料顯示,賈乃亮個人的直播團隊,都由遙望一手打造。

深燃的報道表示,一位直播機構從業者認為,一些主播背靠專業的 MCN 機構,開始進行職業或半職業化帶貨,MCN 機構會幫明星主播進行精細化運營,進行專業的培訓。同時,MCN 機構能夠幫助解決供應鏈問題,「誰能拿到最多的獨家供應鏈,加上明星的號召力,誰就贏了」。

一位直播電商從業人士表示,直播是一個及時性、無法做剪輯加工的內容形式,「語言表達」 被看做明星主播賴以生存的基礎能力,所以在主播隊伍中常有劉濤、李湘、林依輪這些主持能力、綜藝感很強的明星。賈乃亮作為出生在哈爾濱的東北人,似乎在這方面具備天然優勢。

拿賈乃亮來說,在品牌方的需求下,他可以說貫口,把產品名跟報菜名一樣通通來一遍,在賈乃亮直播間,唱歌、跳舞、開瓶蓋…… 都是常態,商家們很難不喜歡。

賈乃亮也擅於打造自己的 「老實人」 人設。對著鏡頭,他真誠而懇切:「大家看到的我,不如別人聰明,但亮哥實在,在亮哥直播間,絕對不會讓你買到吃虧。」

最後是個人鮮明的表演風格 —— 足夠 「drama」,劇本也寫得足夠漂亮。前一天,後臺執行人員出錯,虧了將近一個億;今天,新來的工作人員又把價格上錯了,又得虧上幾千萬。

此前,在某檔追溯兒時記憶的美食節目裡,賈乃亮回憶起了 18 年前的寄宿人家,他親切地喊著 「姥姥、姥爺」,訴說著這裡如何承載了他美好的兒時記憶。只是,當他帶著節目組去了 「姥姥」 家裡,攝像機把鏡頭對準姥姥,才知道姥姥已經癱瘓 9 年。但賈乃亮此前並不知情,很快,眼淚已經流了滿面。

當然,更被大家熟知的、具有表演風格的橋段還是求婚。多年前的一場頒獎禮上,賈乃亮在眾目睽睽之下,他單膝跪地,幾乎是用喊的方式,向李小璐發出求婚宣言。

多年之後,物是人非,舞臺變成了直播間,這裡成為了賈乃亮新的、表演的天地。

投資翻車,甚至也能用主播的方式去回應。在因為參股的公司偷漏稅事件上熱搜後,相比於在微博上的冷靜自嘲,直播間裡,賈乃亮狠狠地發了火。他對著鏡頭怒吼,是有人想要坑他,自己投資的 10 萬塊錢裡,一分錢收益都沒收到,「連根烤腸都沒拿到」。

▲ 賈乃亮在直播間稱偷漏稅事件上熱搜是有同行惡意抹黑。圖 / 網路

頻繁翻車

主播生活讓賈乃亮名聲大增,他的掙錢動力似乎也變得更足,並不吝在各個場合出現。

除了在直播間帶貨,今年上半年,他的劇播了兩部,作為主咖的綜藝參加了兩檔。官方微博裡,光是代言就官宣了 9 個,以奶爸身份拿下的代言尤其多,涵蓋了食物、洗護、游戲、餐飲等各個領域。此外,他也在各種各樣的節目和晚會活動上露臉,簡直無處不在,遍地開花。

相較於大多數明星,賈乃亮並不避諱自己對金錢的渴望。據《南都娛樂周刊》報道,大一開始,他便背著背包,穿梭於各大影廠和劇組。「知道的以為我是送簡历的,不知道以為我是搞推銷的,不管甚麼門都推開。」「我覺得必須通過努力,才能解決生活困難,也要改變身邊所有人的生活。」 那時候,他沒錢租房子,沒地方睡,朋友就讓他在租的房子裡打個地鋪。最窮困時,他連泡面都買不起,只能在家下掛面吃。但他很倔強,「打死都不會問家裡要錢」。

甚至追李小璐時,想要放棄的時刻也和錢有關。彼時的賈乃亮,還沒有太大名聲,而李小璐已經是影後。在李小璐和姐妹們的飯局上,經常出現富二代、官二代的身影,賈乃亮則穿著運動服,「窮小子似的,插不上嘴」,為此,他感覺到情緒低落。

拍了一些收視率不錯的影視作品後,賈乃亮賺到錢了,便開始擴張賺錢門路。

在明星餐飲風潮之下,他同樣開了自己的餐廳。這是一家名叫 LightingLife 的餐廳,主打的是高端餐飲,合資人則是雷佳音 —— 在萬裡目當年的 5 位代言人中,雷佳音也占據了一個席位。

他還投資過樂視。那是在 2016 年 3 月,賈乃亮和另外數十位明星投資一起,參與了樂視體育 B 輪融資,合計超過 1 億元。對於這次投資,賈乃亮足夠上心,樂視行動電話面世的時候,他在微博上為其搖旗吶喊。後來,在樂視資金鏈緊張之時,賈乃亮還曾經跟樂視體育的創始人雷振劍見過面,希望這位大股東可以回購股份。當然,後來樂視的結局,大家都知道了,賈乃亮的這次投資,以失敗告終。

之後,失敗和翻車更加頻繁地出現了。最先出問題的是餐廳。今年 2 月,在接到舉報之後,執法人員到 LightingLife 餐廳進行了檢查,發現餐廳有違規使用非食品原料生產的食品。一個月後,案件調查結束,餐廳被處以行政罰款 10 萬元,以及沒收非法所得 4556 元。

10 萬塊的處罰看起來不痛不癢,沒有激起水花,賈乃亮也沒有對此發聲。但就在 4 個月後,賈乃亮又因為自己的投資上了熱搜 —— 他參股的公司杭州萬核網路科技有限公司,因偷逃稅款等行為被杭州市稅務局罰款約 17.27 萬元。晚上,賈乃亮終於發了道歉聲明,在回應裡,他把自己叫做 「投資黑洞」,表示以後會更加謹慎地投資。

就連直播間也出了事。在賣某款空氣炸鍋時,賈乃亮用肯德基來做對比,說自己賣的空氣炸鍋幹淨,不像肯德基用的油,重複多次。肯德基方表示不滿,賈乃亮也只好在直播間裡道歉。

當然,更嚴重的翻車,出現在了羅敏的直播間。

當羅敏需要一個既有流量、影嚮力,又願意站臺的人來助威時,兩人一拍即合。在趣店直播間,賈乃亮讓羅敏將創業成功的祕訣分享給網友們。羅敏說了一句話:「當一個男人能夠跪著把錢掙了,我覺得他就真正地成長,算真的站著。」 聽到這裡,賈乃亮重重地點了頭,一臉備受鼓舞的樣子。

但是,最終的結果讓人始料未及。

▲ 賈乃亮在 「趣店羅老板」 直播間直播。圖 / 直播截圖

是明星,更是商人

在頻繁的熱搜之下,賈乃亮的另一面也逐漸浮出水面。

和羅敏一樣,賈乃亮有一腔投資的熱情。天眼查 App 顯示,賈乃亮關聯企業有 11 家,其中 7 家為存續狀態,包括南京亮閃天下影視文化工作室、象山亮閃影視文化工作室 2 家個人工作室及 5 家持股企業,涉及領域包括文化傳媒、資產管理、教育科技、貿易等。

很少人知道,賈乃亮還投資過教育科技。2021 年 2 月,賈乃亮入股了一家名為博學思行的教育科技公司,並持有該公司 99.5%的股份。此前,在在線教育領域,他還做過 51talk 的代言人。

也少有人說得清賈乃亮和直播界的關系。他既是遙望網路的簽約主播,同時,也和對方有資本上的合作。天眼查 App 顯示,2022 年 6 月 15 日,杭州閃亮時刻網路科技有限公司成立,其中就有來自杭州遙望網路科技有限公司的共同持股。

而作為投資愛好者,賈乃亮也不甘於為他人作嫁衣 —— 在看到 MCN 的無限前景之後,賈乃亮同樣忍不住了。早些年,賈乃亮和自己的經紀人郭紅波一起,共同投資創立了童樂影視,一家綜合型娛樂企業。近兩年,童樂影視也開始搭建起自己的直播電商業務,宣布將開辟 「童樂互娛」 板塊,借賈乃亮的人氣,正式拓展 MCN 機構業務線。

而今,一邊是明星,一邊是商人,賈乃亮在這兩個身份之間周旋。串聯起這兩個身份的,還有一個重要的名字:賈珊 —— 賈乃亮的姐姐。

她仿佛是賈乃亮的保護殼。那家由賈乃亮和雷佳音共同創建的 LightingLife 餐廳,賈乃亮方出資 850 萬元,持股 85%,實際的關聯公司在賈珊名下。和遙望共同持股的杭州閃亮時刻網路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也是賈珊。甚至於童樂影視,也有著賈珊的股份,職位則是副總裁。新成立的童樂互娛,法人欄上也寫著賈珊的名字。

在趣店口碑急轉而下、賈乃亮出來道歉的時候,同樣是賈珊為弟弟說出了委屈:「這對於一個老實人的分辨能力考驗太大了。」 在她眼裡,38 歲的弟弟,尚難以去辨別互聯網的真偽。

▲ 賈珊回覆網友稱賈乃亮與趣店合作前曾查過百度百科。圖 / 直播截圖

在姐姐賈珊的口中,弟弟似乎一直是一個 「老實人」,這無疑是一種最好的包裝方式,賈乃亮作為商人的那一面被遮蓋起來了。

只是,趣店的這一次翻車,聲嚮太大,也將賈乃亮一直以來打造的人設掀翻。相關的評論區裡,從離婚之時 「心疼老實人」 的集體憐愛,掉頭為更加嚴重的反噬和抵制。有位網友說:「羅敏直播時,他又一口一個好大哥叫著,強調兩人認識多年,對於羅敏的相關履历,更是說得頭頭是道。如今爆雷了,突然翻臉不認人,開始各種裝無辜,聲稱自己對其事跡毫不知情。這前後的反差,只會讓人覺得虛偽。」

現在,當人設已然崩塌,在主播之路上,賈乃亮將以何種方式繼續,不得而知。但賺錢的方式不會窮盡,賈乃亮大概會和羅敏一樣,繼續在商業領域 「探索」 下去。

▲ 賈乃亮萬裡目直播。圖 / 直播截圖

來源:每日人物 微信號:meirirenwu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