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命貴BLM是甚麼?

黑命貴

文:曈小曈

       BLM,Black Lives Matter。

  BLM是個黑人運動組織,以反種族歧視之名,自稱代表所有黑人的利益。他們的宣傳標語是,「黑人受到系統性壓迫,如果有個黑人覺得自己沒有受到壓迫,那更加證明了這個社會把他壓迫到他都不知道自己被壓迫了。」

  按照這個說法,支持BLM,就是支持黑人。反對BLM,就是支持壓迫,就是歧視黑人,就是種族主義。

  黑人的犯罪率高、教育差、收入低等問題,真的是因為種族歧視導致的嗎?其實,有些人不同意BLM的說法,很多事實也不支持BLM的結論。

  政客 Allen West

  Allen West是一位退役軍人,後從政,他說過這樣的一組數據:

  Black people kill more black people every six months than the KKK did in 86 years. 每六個月被黑人謀殺的黑人,比3K黨86年殺的黑人還多。

— Allen West , November 25th, 2013

  Allen提出的問題是:哪個對黑人的威脅更大,是黑人自己還是3K黨?

  在當代語境中,3K黨就象納粹一樣,是人人喊打的角色。這位Allen West真是膽大包天,竟然說相比3K黨,更應該警惕黑人群體自身的暴力性問題,這就是赤裸裸的「種族歧視」!還好,這位「白人至上「主義者長這樣。

圖片

  毫無疑問,Allen反對BLM,他就是黑姦,被開除了黑籍。

  記者   傑森·賴利

  傑森·賴利是《華爾街日報》的編輯,他對黑人群體的描述是這樣的:

  高中的時候,我在超市當過存貨員。被抓到偷東西的人幾乎永遠都是黑人。因此,黑人購物者得到了所有人更多的審視,包括黑人員工。

  大學期間,我在一家帶有小超市的加油站上夜班,同樣的,我抓到的偷東西的人幾乎都是黑人。所以,當長得像我這樣的人進店時,我馬上就會提高警覺。

  同樣的,當我看到一群黑人青年男子晚上走在街上時,我也會越過馬路去另一邊。當我在地鐵上看到他們的時候,我會換車。我並不是把他們當做一個人來評判。

  為甚麼冒這個險呢?如果我猜錯了,我的妻子就是個寡婦,我的孩子們就會沒有父親。

  每個群體都有其社會特徵,在傑森·賴利眼裡,黑人群體的犯罪率高,讓他人更緊張。問題的源頭,是黑人群體自身的行為方式。

圖片

  還好,這位傑森·賴利也是黑人。如果他是白人或是亞裔,這麼說的話會丟掉工作,甚至吃官司。 

  FBI  謀殺數據 

  BLM抗議的一項主要內容,是白人對黑人的暴力犯罪。下面是2013年FBI關於謀殺案的數據統計,每百萬人口基數,從左到右的柱圖分別顯示「黑人殺白人」9.83、「白人殺黑人」0.77、「白人殺白人」10.22、「黑人殺黑人」53.94。

圖片

  不難得出,黑人被黑人謀殺的比例,遠遠超過黑人被白人謀殺的比例。而白人被黑人謀殺的比例,和被白人謀殺的比例相當接近,可以白人作案並不介意對方是黑人還是白人。

  如果考慮不同的人口比例加權,白人占社會人口的50%,黑人占社會人口的13%,上面的差距還會拉大很多倍。現在BLM抗議的,卻是上圖中比例最小的那部分—-「白人謀殺黑人」,說這是種族歧視。

  從謀殺案數據可以得到結論:黑人的暴力性遠遠超過白人,黑人對黑人白人都是更危險的存在,人們對黑人的偏見是基於理性的判斷。

  看來,應該上街抗議的不是黑人。

  Vijay  上大學的故事

  BLM運動對社會的方方面面產生了深層次的影嚮,在教育界更是如此。

  印度裔小夥子Vijay Chokal-Ingam一直想當醫生,但美國人考醫學院競爭激烈,Vijay認為作為亞裔憑自己的成績完全沒有希望,於是他把自己的名字和發型都改成了黑人的樣子,還加入黑人學生組織混個臉熟。

圖片

  結果,他順利進入了哈佛大學、耶魯大學、哥倫比亞大學等11所頂級學府的面試,最終入讀聖路易斯大學醫學院。那一年,聖路易斯大學對普通學生的GPA要求大約在3.84上下,Vijay的GPA僅僅有3.1分!

  Vijay小哥在上了二年大學後,越想越氣憤,寫了本書把自己的事情曝光了,堅決反對所謂的教育平權。根據Vijay的計算,美國很多名校對黑人的錄取率幾乎比亞裔和白人學生高出30%-40%。

  這樣的例子不少,2017年美國大學招生中最牛逼的故事,有位半黑不黑的黑人小夥,考試的時候直接寫了一百個BLM,竟然被斯坦福大學錄取了。

圖片

圖片

  這個小夥子名叫Ziad Ahmed,從名字可以看出,他屬於神力雙重加持的對象。錄取通知書是這麼寫的:

  You are quite simply, a fantastic match with Stanford, you will bring something original and extraordinary to our campus–a place where you can learn, grow, and thrive. 你和斯坦福大學是絕配,你將給我們的校園帶來非凡的力量。

  大家有興趣的話,去查一下近些年哈佛大學法學院錄取的黑人學生比例。經過一百多年的高歌猛進,眾多籐校已經成為各種激進社會運動的推手。

  羅德尼  暴亂回顧

  1991年洛杉磯,身體健碩的黑人羅德尼·金因為酗酒暴力對抗警員執法,被當事警員痛揍。視頻被居民拍下後,電視媒體截取片斷播放,導致全國性的抗議浪潮。經過一年的審理,當地法院和陪審團頂住壓力判決警員無罪後,引發美國自1960年代以來最嚴重的暴亂事件。屋頂上的南韓人,一戰成名。

  為了樹立支持BLM運動的正確形象,主流媒體把羅德尼·金樹立為種族歧視的受害者形象,聯邦政府與司法部門重新給當事警員定罪,並給予羅德尼·金巨額賠償。

  洛杉磯暴亂過了12年,關鍵當事人羅德尼·金,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

  我,羅德尼·金應該對1992年的大騷亂負責,我是導致無辜者死亡的導火索,是造成洛杉磯騷亂升級的催化劑。

圖片

  羅德尼·金作了反省,承認是自己的酒駕暴力拒捕造成了當年社會的浩劫。历史的合訂本讓事實展現,但是:有多少人能夠回顧历史關註真相呢?制造假新聞的主流媒體是否為此承擔後果呢?習慣遷怒他人的黑人群體是否有所反思呢?

  從後面類似的弗洛依德案來看,答案並不樂觀。

  BLM的一些圖片

圖片

  BLM運動席卷歐美各地

圖片

  大學生多支持BLM,革命無罪

圖片

  BLM多晚上活動,就愛零元購

圖片

  BLM喜歡燒房子,造反有理

圖片

  有人喜歡刷標語,鬥志昂揚

圖片

  有人喜歡跪BLM,統一戰線

圖片

  警方也跪了,大爺惹不起

圖片

  最後就成了這樣


  平權政策等於給這些少數人群貼上了次等人的標簽,很有可能把他們慣出一些凡事依賴的陋習,或者,養成所謂『受到特殊待遇-理所當然』的人生態度。

—-克拉倫斯·托馬斯大法官

圖片

綜述

  黑命貴,他命賤。

  從規則來說,一個社會是否有系統性的種族歧視,主要看是否有關於種族歧視/優待的法律條款。

  比如加州1996年通過的【第209號法案】明確規定:在處理公共就業、公共教育或公共合同上,不得基於種族、性別、膚色、族群或民族來源而歧視或優待任何個人或群體。從實踐來看,黑人占美國人口的13%,能夠在白人占多數的國家當選為總統、大法官、部長等,本身就說明了問題。

  BLM運動的大發展,是在奧巴馬當政期間。每次社會有風吹草動,奧巴馬、知識界和主流輿論全力協作,把問題都指向種族歧視。於是,黑人犯罪有優待(零元購/低值搶劫合法化,在案件中的意外死亡的弗洛伊德莫名成了英雄),黑人教育有優待(低分上名校,照顧上大學),黑人就業有優待(低能被錄取、低能占職位)。

  目前,BLM運動正從美國向全球蔓延。

  BLM組織號稱代表全體黑人,這是一種僭越。因為黑人是一個集合詞匯,包含著關於自身群體與種族歧視的不同看法。事實上,BLM負責人不斷暴出醜聞,她們在獲得眾多資助後,卻選擇了遠離黑人社區,在「歧視的」、「危險的」白人聚集區購買住宅。

  BLM尋求的並非社會的公平,而是黑人的特權。那些關於特定種族民族在教育、就業、醫療和生活的種種優惠政策,都意味著對其它族群的歧視。

  BLM運動,以反歧視之名阻止了黑人的自我審視與反思,結果將是損害黑人群體的發展和成長。少數黑人獲得特權,多數黑人成為炮灰。就象美國聯邦最高法院中唯一的黑人大法官托馬斯所說,我在求職的過程中,人們總認為我獲得學習和工作的機會,是依靠優待而不是能力。

  BLM運動在歐美的興起,說明了後現代福利社會的荒謬。民粹盛行,我弱我有理的平均主義觀念泛濫,導致了社會的嚴重撕裂。那些鼓吹BLM的聲音,正在努力把全球南非化。

來源:思維之曈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