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美國「亂成一鍋粥」的BLM運動,到底錯在哪?

黑名貴

作者:熊掌

最近美國最熱門的一樁案件非裡騰豪斯案莫屬。

該案於2020年8月25日發生在威斯康星州的基諾沙市,當時該地正在發生一場BLM運動(black lives matter運動的簡稱)組織的游行示威。示威很快引發了騷亂,出現了放火和搶劫的現象。

這是2020年8月26日晚,凱爾·裡滕豪斯在和同伴武裝保護店鋪不被暴徒侵犯

這是2020年8月26日晚,凱爾·裡滕豪斯開始被暴徒襲擊

襲擊凱爾的暴徒中有手持武器的Antifa組織成員,凱爾只要慢一步,躺下的就是他
曾在基諾沙工作過的17歲少年裡騰豪斯應舊主顧之邀返回基諾沙保衞店鋪。在上街巡邏的時候,裡騰豪斯和3名參加BLM游行的人發生了沖突,在面對一名持槍瞄準的BLM分子、和兩名企圖奪取他手中槍支的BLM分子威脅時,李騰豪斯開槍射殺了其中一人,射傷了其餘兩人。

隨後李騰豪斯向警方自首

裡滕豪斯去年向三人開槍後走向警察
2021年11月19日,基諾沙巡回法庭判定裡騰豪斯5項被指控罪名均不成立。

美國白人少年凱爾·裡滕豪斯抗議中槍殺兩名白人被判無罪一事在美國持續發酵,引發了多地民眾抗議。圖為當地對判決結果感到憤怒的人們上街表達不滿

威斯康辛州基諾沙市法院外的示威者在這名少年被判無罪後不久憤怒地進行了抨擊,稱這是可恥的種族主義雙重標準。一名女性抗議者高喊「去他媽的美國!」然後跪倒在法院的臺階上。

在裡騰豪斯案以外,近年來BLM運動引起的騷亂和犯罪活動也時常出現在新聞報道中。諷刺的是,就在裡騰豪斯案宣判後,各地均爆發了針對此案的反黑人歧視游行,並再度引發騷亂和搶劫事件,舊金山一處路易威登專賣店在短短數分鐘內即被搶走了超過10萬美元的名牌包等商品。

21日夜,約40人洗劫了舊金山海沃德購物中心商店

20日夜,加州核桃溪諾德斯特龍門店遭到「約80人」襲擊。

19日夜裡,舊金山一家LV專賣店遭到洗劫。從另一個角度來看,BLM運動確實讓一部分厚米們財富更加平等
Black lives matter運動,原本是在2012年崔溫·馬丁被警察殺死事件後在網路上開始出現的零星抗議運動。在2016年總統大選前的選戰時間裡,BLM運動迅速擴張,在全美國設立了30多個分部,成為了遍及美國的一個巨大的社會網路組織。

BLM的主要宗旨是幫助黑人群體免受「結構性種族歧視」的壓迫,他們更直接的目的則是在於減少「警察對黑人的傷害」。由於運動聲勢浩大,參與的人數眾多,並且得到了民主黨政治精英和社交媒體、大型企業的支持,BLM在短短幾年內就成為美國近年來一個比較重要的政治組織。

例如,索羅斯在法律制度中尋求「種族平等」和「社會正義」,從而推動了BLM這樣的運動迅速興起。從2012年巴爾的摩騷亂後開始持續支持黑命貴運動,以此來增加對政治候選人影嚮力。根據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統計的數據,2018年以來,民主黨最主要的政治獻金捐獻者是Paloma Partners的Donald Sussman,規糢達到1630萬美元。緊隨其後的就是索羅斯,這位長期以來據信活躍在全球政界及政治事件背後的資助者給民主黨捐了1040萬美元。除了頂級富豪的金元支持以外,傳統媒體和互聯網社交平臺也成了BLM運動不斷發展的推進劑。

有些人把BLM組織看作是上世紀五六十年代黑人民權運動的直接繼承人,並和現代一些比較著名的民主運動相比較,認為BLM運動的持續推廣,必將使得美國公民的權利得到進一步的保障。

1963年8月23日,在馬丁·路德·金等美國黑人民權領袖的率領下,「進軍華盛頓」的運動取得成功,在華盛頓林肯紀念堂,25萬多人游行隊伍,也是美國歷史上規糢最大的一次白人與黑人共同參與的集會,並於當天發表了《我有一個夢想》的著名演講。下面這段是演講稿片段:「但是對於等候在正義之宮門口的心急如焚的人們,有些話我是必須說的。在爭取合法地位的過程中,我們不要採取錯誤的做法。我們不要為了滿足對自由的渴望而抱著敵對和仇恨之杯痛飲。我們鬥爭時必需求遠舉止得體,紀律嚴明。我們不能容許我們的具有嶄新內容的抗議蛻變為暴力行動。」「我夢想有一天,我的四個孩子將在一個不是以他們的膚色,而是以他們的品格優劣來評價他們的國度裡生活。」這期間,沒有黑人去趁亂打劫,參與零元購。而如今BLM的領袖們和他們的小嘍囉們,早把這位前輩的衷告忘到了一邊。

目前看起來,BLM運動是否能使得警民關系變得更加融洽,或者說,讓黑人的生命更加安全,其影嚮是很值得懷疑的。

在BLM運動大規糢興起以後,有些社區嘗試使用社工勸說的方式阻止輕微犯罪,有些社區試圖拒絕警察進入而採用完全的社區自治糢式。這些嘗試無一例外都沒有收到理想的效果。事實證明,在暴力活動頻發、犯罪猖獗的街區,不管有沒有使用槍支,警察的存在和介入都是不可缺少的。

凱爾·裡騰豪斯案宣判當日,法院外的抗議者與警察發生沖突

在警察行動中如何適度的使用暴力一直是困擾公共安全界的老大難問題。可以說自打建立了現代警察制度以後,「執法過當」就像是陰影一樣緊跟著「捍衞安全」的城市衞士。

從市民的角度來看,對警察的暴力行為進行限制不僅不是「聖母」心泛濫,而且也是十分必要的。我們不應該忘記,即使是在現代制度都相對完善的國家,警察也可能成為對普通人濫施暴力的社會關系破壞者。甚至連美國自己的創立也和濫用暴力不無關系。

1770年正是由於維持治安的英國殖民地士兵不能冷靜面對憤怒的游行群眾,倉促開槍射擊,導致5人死亡,6人受傷的慘劇,激化了英國政府和殖民地社會之間的矛盾,加速了北美獨立戰爭的爆發。同樣,如果不能將執法所必須的暴力限制在一定範圍內,社會的公平和公正也就無從談起。

然而,BLM運動並不是反對一切濫用的警察暴力行為。他們反對的僅僅是針對特定人群的濫用警權行為

與此同時,「BLM」運動在美國愈演愈烈,圖為弗洛伊德事件後,參與零元購活動的厚米們

隨著BLM運動如燎原的星星之火,也燒到了影視界,曾經收獲了8項奧斯卡金像獎的《亂世佳人》也因為涉及種族歧視問題被下架。而除了《亂世佳人》以外,另一部美國經典喜劇《老友記》也被批評劇集缺乏種族多元性,對此,電視劇聯合主創瑪塔·卡夫曼在一場線上女性對話討論版中致歉。

NBA球員和教練組成員,統一身穿BLM衣服,全體進行了跪地和平抗議。

除了對文化藝術作品進行批判,全球的游行示威者開始摧毀一切涉及種族歧視的事物,比如英國前首相丘吉爾,他的彫像被英國人民破壞與摧毀。發現新大陸的哥倫布彫像也被美國人民摧毀,而在美國俄勒岡州波特蘭市東北部的傑斐遜高中,一群人推倒了美國的開國元勛之一、《美國獨立宣言》主要起草人、寫下「人人生而平等」的美國國父托馬斯·傑斐遜的彫像。

國際運動品牌紛紛改革,甚至開始按比例分給黑人和拉丁裔職位

2020年6月10日,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的白人學生們請求克萊因教授給黑人學生的期末成績放水,遭到該教授拒絕,白人學生們極其不滿進而投訴該教授導致其被停職。

隨著BLM運動不斷高漲,美國社會甚至出現了多種多樣「黑人懺悔」的迷惑行為,圖為:在北卡羅納的一個教會活動上,白人警察跪著為一對黑人夫婦洗腳,表達對反種族歧視的支持。

美國國國會議長佩洛西和多位民主黨人,在國會山為弗洛伊德默哀並跪地8分46秒。

而當地時間2020年6月7日下午,佛洛依德事件的「震中」明尼阿波利斯市,經市議會協商,12名市議會成員中9人同意解散當地警察隊伍。

美國左派知識分子長期以來抱有一種觀點,認為黑人受到了警方的不公正對待。2015年,《紐約時報》發表過一篇調查,證實在所有警察行動中被擊斃的犯罪者中有超過32%是黑人,而黑人人口僅占美國人口的13%。文章試圖以此證明黑人受到警察槍擊的幾率要遠比白人高。

事實上,在所有遭到逮捕的犯罪嫌疑人中,黑人所占的比例達到了29%。而歷年以來的刑事案件匯總數據也表明,被刑事起訴者中約有30%是黑人。可見,警方在實際處理案件的時候,有更多的幾率遇到黑人犯罪嫌疑人。而槍擊黑人的比例相比起面對黑人嫌疑人的比例並沒有明顯提高。

可見,「警察在面對黑人嫌疑人時更傾向於開槍」的說法是說不通的。

實際上,據統計,大約每294次出警勤務就會出現一次導致犯罪嫌疑人重傷或死亡的警方暴力行動。而根據每10000次截停車輛或逮捕行動造成的傷亡統計,美國各族群嫌疑人受傷或死亡的比例並沒有明顯不同

FBI在2019年全國被逮捕的人數,按種族劃分,圖表和具體詳情可以參見:https://ucr.fbi.gov/crime-in-the-u.s/2019/crime-in-the-u.s.-2019/topic-pages/tables/table-43
之所以大眾腦海中會出現「黑人更會被警察開槍打」的固有印象,是因為這類事件往往成為主流媒體追蹤和詳細報道的熱點。而這種媒體聚焦效應經由BLM運動進一步放大,致使公眾往往忽略了大量發生的白人或其他族裔犯罪嫌疑人被警方打死打傷的案例,將全部註意力放在黑人嫌疑人受傷死亡的案件上。

有些人還舉出一些法律條款,試圖證明在法律層面上也存在著對黑人群體的歧視。

在涉及毒品的犯罪案件裡,持有粉狀毒品的犯罪嫌疑人的刑期往往不如持有塊狀毒品的嫌疑人長。有媒體認為,這是因為持有塊狀毒品的犯罪者多為黑人,而持有粉狀毒品的犯罪者多為白人的原因。同等重量的毒品導致的刑期不同,這說明了法律對黑人群體的毒品犯罪行為的量刑更為苛刻。

按每10萬人中的殺人致死人數統計(2015FBI統計)

這張圖顯示從2015年到2019年美國各地的貧困率均值,顏色從深到淺顯示貧困率從高到低。最深色的兩個州是密西西比和新墨西哥州,其貧困率高達40%以上。接下來還有五個州即路易斯安那、阿拉巴馬、堪薩斯、肯塔基和西弗吉尼亞州以及首都哥倫比亞特區,其貧困率在30%到40%之間。貧困率較高的地區,相對而言那裡的住房條件比較惡劣,工作機會較少,犯罪率也相對比較高。而根據美國人口普查局的調查,2016年的貧困標準為:單身收入低於11880美元。也就是說,在美國,個人年收入低於11880美元,大約78800元人民幣的,會被統計為貧困人口。

2007-2017年,美國各種族在聯邦和州監獄的囚犯

其實這是由於陳舊的法律條文未能得到及時更新導致的問題。以吸食粉末為主要方式的可卡因毒品興起的上世紀早期,毒販為了獲得額外利潤往往在粉末裡添加其他東西,當時的實驗室又不能對所有的粉末毒品進行檢驗,只好在判刑時酌情考慮將粉末毒品持有者的刑期縮短一些。僅憑這一點是不能說明美國司法存在對黑人的歧視問題的。

黑人群體的困境與其說歸咎於媒體口中的「結構性歧視政策」,不如說是受到經濟因素的影嚮

自上世紀80年代以來,美國制造業工作崗位外流嚴重,過去的中產階級藍領大量失業,這其中就包括了一大部分黑人藍領工人。這方面最有力的證據就是從30年代一直繁榮到60年代的底特律市。在制造業景氣的時候,擁有許多黑人藍領工人底特律的治安和社會風氣良好,是美國的糢範工業城市。

底特律的高犯罪率與經濟環境慘淡有直接關系,將近40%的居民生活在貧困線以下。

但自從80年代底特律的汽車制造業不敵日本廉價汽車競爭,產業開始萎縮之後,包括黑人在內的勞工群體大量失業,暴力和犯罪問題也開始凸顯。

事實上,由於教育投資的薄弱和社區文化的缺失,黑人家庭陷入貧困的幾率是白人家庭的2.4倍。在關於不同族裔財產情況的調查中,白人家庭平均財產大約為17.1萬美元,而黑人家庭的財產僅為這個數字的十分之一。黑人家庭和黑人聚居區長期陷入經濟困境,是黑人群體犯罪活動高發的基本因素之一。同時又因為黑人社區的高犯罪率,使得商業和工業投資望而卻步,進而加劇了黑人群體的經濟困難。

美國各種族高中畢業生的比例

美國各種族大學畢業生比例

美國各種族失業率

美國各種族家庭收入的中位數

美國各種族房屋擁有率

有觀察家指出,隨著各地的游行示威引發的暴力和犯罪活動,一些BLM最活躍地區的連鎖商店已經在悄悄的閉門歇業。無組織的搶劫活動對個人商戶的損害最大,因為這些本小利薄的商家沒有辦法像大型連鎖企業一樣支付高額保險費用。而這些個人商戶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正是黑人小店主

就BLM活動的實際效果而言,他們引發的犯罪風潮反而使得黑人群體的經濟狀況進一步惡化了。另一方面,犯罪高發也讓本地中產階級紛紛逃離,使得學區和社區的環境進一步惡化,造成了青少年街頭化和黑幫化的惡性循環。

要想解決警察對黑人群體的濫用暴力問題,首先要想辦法降低黑人群體的高犯罪率。而這需要多方面的努力,有許多專家都指出改善黑人狀況迫切需要解決的事項:立刻撥款和重整公立學校、尤其是黑人社區的公立學校,提升教學質量。為經濟困難家庭的孩子提供更多的受教育機會。在社區裡提供一些托兒所福利設施,讓單親媽媽更有效率的工作。制定面向困難群體的醫療福利政策。以及從稅收和政策上對小微商戶進行減免,盡量增加工作機會。

BLM的主要創建者名叫Alicia Garza,他的原名叫Alicia Schwartz,該組織的活動資金,源於一個叫Thousand Currents的組織,該組織的董事會其中一個副主席叫Susan Rosenberg(和美國黑豹組織頭目馬克西姆關系很密切,屬於極端左翼分子)。而這個叫Susan Rosenberg的曾經是個美國本土恐怖分子。她曾經給Black Liberation Army組織提供武器、炸藥和支持。並在1983年11月7日在美國國會引爆一枚炸彈,在1983年和1984年長達20個月的時間裡,還炸了FBI辦公室、以色列飛機工業大廈、南非駐紐約領事館、D.C.的麥克奈爾堡和海軍基地。然後被抓捕了,被判58年牢,在坐了16年牢後,被克林頓特赦。

Susan Rosenberg(左一)與美國前總統克林頓合影

在今年5月份的巴以沖突中,「黑人的命也是命」(BLM)在推特上發文,第一句表示,BLM組織堅定地和巴勒斯坦人民站在一起。隨後該組織寫道,「我們是一個致力於結束所有形式殖民主義的運動,我們將繼續支持巴勒斯坦人民的解放(我們過去一直在這麼做,以後也將一直這麼做)」。總是站在「你弱你有理」的立場上看問題,大概就是BLM運動越來越引起他人反感的重要原因

但是,BLM的關註點卻完全不在經濟和教育上

按照媒體的說法,BLM最關註的是「削減警察部門的資金」。BLM組織認為,只有立即削減各地警察部門的資金,才能減少警察的活動,從而盡量減少警察傷害黑人的機會。

然而就連不少黑人活動家也反對這個主張,他們認為警察出勤的減少確實讓警察傷害黑人的案例變得更少了,然而由於警方的消失,猖獗的犯罪活動使槍擊案和搶劫案數量大增,受到犯罪活動侵害的往往就是居於本地社區的底層黑人。

在互聯網時代,民權活動團體呈現分散化、跨地域、去中心化的特徵。BLM運動最早是為了減少警方暴力帶給黑人傷害這一目的而興起的,然而發展到今日,大量對美國社會不滿的人士投身其中,使得BLM運動的訴求變得複雜而多元

BLM運動中興風作浪的antifa組織

 

裡滕豪斯被宣告無罪後,當地時間11月20日,美國芝加哥地區爆發抗議活動,抗議者走上街頭要求認定裡滕豪斯有罪,總共約有1000多人參與游行。在此期間,有一批數十人的抗議團體一邊高喊著「The only solution is Communist revolution」一邊游行
觀察家將BLM運動和早前發生的占領華爾街運動進行對比,認為二者都是在運動發展的過程裡吸納了太多的其餘勢力,導致原本單純的訴求反而變得糢糊和自相矛盾起來。

目前,加入BLM游行的人群提出了五花八門的各種要求,包括經濟方面、政治方面、文化方面,甚至意識形態方面的要求。人們註意到,這些要求或多或少的都在致力於「結果公平」而非「過程公平」

過往的歷史經驗告訴我們,當人們將專註點放在「結果公平」上,試圖用政府幹預的手段強行制造公平環境,結果往往都會和理想大相徑庭。

更重要的是,BLM運動在某種意義上已經脫離了現代社會的本質。「黑人的命也是命」,讓人不禁聯想起「雅利安人需要更大的生存空間」這句納粹時代的經典口號。

兩者的潛在一致性在於抹殺了個人的自由和權利,將訴求變為某種群體的一致性需求。而這正是法國大革命以後建立的現代制度所盡力避免的情況。「自由、平等、博愛」針對的是生活在國家裡的每一個公民而非群體,「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而非「法律面前所有群體平等」,就是為了杜絕打著群體的旗號去壓迫和攻擊少數的、孤立的個人。

在網暴頻繁的互聯網社會,捍衞個人自由和權利的努力更應得到尊重。這也許才是裡騰豪斯案應該帶給我們的啓迪。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