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9 月 28 日

真實記錄:一部手機失竊,揭露竊取個人信息實現資金盜取的黑色產業鏈

作者簡介:信息安全老駱駝,10多年網絡攻防工作經驗,多年金融信息安全服務從業經歷。理工直男,不擅文字,一直在信息安全行業默默無聞。

近日,由於家人一部手機被盜,自己經歷一場與一夥專業老練的利用竊取個人信息盜取他人銀行帳戶資金的犯罪團伙的持續鬥爭,把這個比作一場戰爭,顯然自己敗了,敗得沒那麼慘而已。但以一己之力對抗一個分工明確、手法專業的團伙,且能在敗後分析揭露對手的攻擊方法、路徑,雖敗,猶榮。第一次碼這種文章,沒有華麗的文字,只有流水帳本的敘述,但其中情節跌宕起伏,一波三折,願意的朋友可以當成故事看完,嫌囉嗦的也可以直接拉到最後看總結。

這篇文章的發布,可能會讓一些人不高興,但相較廣大民眾的財產安全,這又算什麼呢。如果我不把真相告訴大家,相信會有更多的人中招,稀裡糊塗錢就沒了。

事件回顧:

9月4日   

7:30 正帶著大娃在理髮店理髮,老婆過來告訴我,她在小區門口推著二娃蹲下買水果時嬰兒車袋子裡的手機被偷了。這是看到P40 pro上市,一年一度的換機季又到來了。說是丟失後就用其他手機撥打,但對方接通後關機。當時不知道我怎麼想的,覺得可能還有機會能找回,沒有未立即掛失手機卡,設置了華為找回手機的上線通知(這個不果斷的決定,導致了後續悲劇的發生)。   

8:51 對方把卡取出來插在其他手機開機,後面通過查詢通話和短信詳單才知道,才一個小時多點的時間,對方從高新區直奔成華區,以週五成都高峰期的交通狀況,算是比較極限了。

9:24家人發現被偷手機可以撥通,但我這邊「查找我的手機」顯示還未上線,但沒兩分鐘我的手機收到提示手機在成華區上線了,瞬間再看找回手機界面,設備被解綁了,突然有種不好的感覺,一般的小偷不會這麼快這麼熟練的幹這些。立刻致電10000號掛失手機卡,但此時電信服務密碼已經不正確了,通過驗證身分證號碼加提供上個月聯繫過的三個電話號碼進行了掛失。開始採取緊急措施,登錄手機銀行把可立即贖回的理財全部贖回,活期餘額全部轉我帳上,聯繫多家銀行凍結信用卡,把支付寶、微信上的資金轉走,綁定的信用卡全刪掉,考慮到部分儲蓄卡餘額為0,且對方不知道我的卡號,就沒去掛失。

9:48 家人說電話還可以打通,立馬致電10000號,詢問為什麼還可以撥通,回覆說卡是正常狀態,繼續掛失。

9:55 越想越不對勁,又致電10000號,問之前掛失失敗的原因是什麼。得到答覆,第一次掛失是成功了的,但後面又被解掛了。還有這種操作,打電話解除掛失,我是第一次知道,常識性認為我掛失了就應該是帶上身分證去營業廳解除掛失,包括後面去報案,民警聽說掛失後還可以電話解掛,也是很驚訝。但明顯對方是有備而來,後期分析時我認為連偷手機的時間都是事先定好的,對方把電信的業務流程已經掌握得很清楚了,這也導致我後期的補救措施變得很被動。

根據云閃付上的綁卡信息,繼續給銀行電話,挨個凍結儲蓄卡,建行etc信用卡因為已經解綁了,且第二天要出行上高速,就沒去管了。這期間還漏掉一個老婆10多年前辦的一張建行卡,一張工商銀行卡,又埋雷了。

00:23時,發現支付寶、微信接連被擠下線,重要的是登錄的設備和丟失的手機設備型號一致!完了,遇上高手了,華為的鎖屏密碼被解開了。立馬申請凍結(後面發現,已經晚了,對方的操作很迅速,此時支付寶已經被更換了手機號碼,懷疑是多人在並發操作的。)、同時申請凍結微信,馬上登陸京東,蘇寧、國美等常用的APP,更換關聯手機號碼。沒過一會,我的手機就收到一條京東的短信驗證碼,感覺後面幾個APP應該是保住了(蜜汁自信,最後還是被打臉),喘一口氣休息下。

分析對方意圖,覺得所有銀行卡和支付餘額裡偷不到錢的話可能會用老婆的信息申請貸款,但同時想到放款只能是放到本人銀行卡,要想轉出去得有銀行卡密碼(長期以來自己支付密碼和銀行卡密碼一致,連自己都忘了這兩個密碼不是一個東西,後面追查時才發現,對方用了一個神招,什麼銀行卡密碼、支付密碼根本影響不到對方),應該問題不大,加上期間緊張於電信手機卡「掛失」、「解掛」陣地搶占,又有張成都銀行社保金融卡漏下了。

後面一晚上就是循環的的我掛失、對方解掛,在10000號上來來回回幾十次。至於為什麼要堅持,因為覺得雖然自己已經把重要的APP和銀行帳戶都保住了但還是看不透對方想幹什麼,不過既然對方這麼執著的解掛我的手機卡,肯定是有其迫切的原因。抱著凡是敵人想要的,就堅決不能給的信念,一晚上通宵堅持下來了。這期間我們是很被動的,因為不知道他什麼時候解掛,只能躺床上不停打被偷的電話,一撥通立馬再打1000號掛失。

中間多次請求10000號客服,告知手機被偷,犯罪分子正在解掛手機卡用於實施犯罪,請求他們通知領導獲得審批後凍結手機卡等明早去營業廳補卡,都被拒絕。由於一晚上幾十次的業務辦理,甚至還被客服說「你們自己的私事,不要占用公共資源」,我都不知道對方是怎麼忽悠客服的。詢問還有沒有其他途逕自助辦理掛失,回答無。只能繼續堅持,最後不知道是不是客服自己都受不了我們了,10000發短信告訴我可以在網廳自助辦理,登錄電信網廳,嘗試用軟件自動掛失,無奈網廳的一些安全限制導致無法用軟件實訓自動化的掛失辦理,繼續手動操作。

5:00發現才注意到網廳有關閉短信的業務,想著如果對方是高手,我關閉後也可能對方會立馬發現,但也可能對方只是流水線的犯罪腳本操作工人,可以賭一賭,反正對我沒損失,對他們還增加開通短信的步驟。(後面查短信詳單時發現,正是關閉短信功能這個操作,中斷了他們後續的犯罪行為,不然損失肯定更嚴重)

熬到9月5日9點,開車送老婆蹲守營業廳開門,9點8分完成補卡,丈母娘來電話說老婆電話打通了,但接電話的是個男的,我回答說可能是營業廳的營業員接的。幾分鐘後老婆辦卡歸來,問到剛才丈母娘電話什麼情況, 她說沒接到電話啊,手機一直在自己手上。看了下確實沒有通話記錄,手機外撥也是正常的,短信發送接收也正常。繼續打10000號,詢問手機是否被開通了呼叫轉移,得到確認的答覆,驗證身分證後關閉業務。關閉之前從話務員那邊問到被轉移的電話號碼(準備後續萬一要報警就提交過去)。 

開始收復陣地,檢查損失。找回支付寶、微信、雲閃付,發現除了支付寶手機號被改了,但由於帳戶本身凍結狀態,就沒管了,。從雲閃付上管理的銀行卡裡交易記錄基本沒什麼異常,只有一張工商銀行卡多了280元(詭異吧),一看是從一個錢袋寶 轉過來的, 覺得蹊蹺下了個APP想用手機號碼登錄錢袋寶看下,APP異常,登錄不上。暫時就沒管了。 

約了朋友一起峨眉山泡溫泉,喝下一瓶樂虎、一瓶紅牛、一瓶咖啡,出發去峨眉山,途中繼續檢查了了下各個支付帳戶,好像沒什麼異常。下午到了峨眉山,在溫泉池子裡休息,恢復體力。準備晚上從電信營業廳查下詳單,看對方都幹了什麼。

晚上查詳單前老婆登錄支付寶結果習慣性輸入手機號碼,發現密碼錯誤, 趕緊用手機找回,突然想起自己支付寶帳號不是手機號,一看才發現是對方新建的支付寶帳號,還綁定了那張被我們遺忘的建行卡,以及一張建行ETC信用卡(辦好etc後就一直在抽屜裡吃灰),而且帳單裡有充值消費記錄,以及被支付寶風控阻斷後的充值退回記錄,這時候才發現這張原本綁在雲閃付上的信用卡被對方從雲閃付解綁了,所以我們才沒發現異常。登陸建行網銀,發現9月5日4點多時美團轉進 5000元的記錄,跪了,再看etc信用卡有各種買卡、充值 的記錄 幾大千,銀聯轉帳記錄幾大千,最壞的情況還是發生了。

下載了短信和通話詳單,開始分析通話和短信記錄,挨個查詢,基本上通話的都是各家銀行、銀聯,短信記錄能查的到源號碼的也就是社保局、華為、騰訊、銀聯、翼支付、微信、支付寶,其他106開頭的服務號不知道是哪個機構的,分析沒什麼結果。

兩人開始回憶從頭到尾的細節,開始逐個分析,一個資深滲透測試工程師的優勢這時候展示體現出來了。對方第一次上線時已經把卡拔出來插到其他手機,從短信發送記錄上看是給一個手機發了條短信,獲取到本機手機號碼。然後聯繫電信改了服務密碼,用手機號碼配合短信驗證碼改了華為密碼,把原設備上的帳號註銷了。然後解鎖了華為鎖屏密碼,進入了手機。這中間有幾個說不通的地方:

1.修改電信服務密碼需要身分證號碼

2.有華為密碼從網站上也沒有解鎖鎖屏密碼的功能。

第一個我想的是可能從社工庫查到了身分證號碼,第二個根據百度結果說是華為老版本的emui 帳號登錄後可以遠程鎖機,設置一個新密碼,然後用新密碼解鎖屏幕進入手機(這個操作未實際驗證) 。

然後對方還修改了支付寶登錄和支付密碼、微信密碼,中間還修改了支付寶手機號碼(為什麼這麼操作到9月7日晚上的分析才知道),並且綁定了被我們遺漏的銀行卡至支付平台帳號上進行消費。這裡又有說不通的地方:

  1. 支付綁卡需要銀行完整的卡號,如何得到的?一開始以為打銀行客服就可以問到,後面試了下是不行的;

但當我查看支付寶的銀行卡管理功能時,發現有支付密碼的話,可以用支付寶自帶的查看卡號功能獲取銀行卡完整卡號,太長時間沒用這個功能了。

但這樣的話就還有個說不通的:    

支付密碼的重置需要的條件(1.人臉 2、短信+安全問題 3、短信+銀行卡信息 4 銀行卡+安全問題),沒照片的情況下,人臉應該不行,我們設置的安全問題基本上不會被猜到,那只有短信加銀行卡了(實際上最後發現,對方既可以人臉驗證,也可以短信加銀行卡驗證,甚至連支付寶都是自己新建了一個,支付密碼也是自己設置的)。

然後剩下的步驟就比較清晰了,通過綁了卡的美團,申請貸款,放款到建行儲蓄卡再通過支付APP之前的綁卡結果,通過購買虛擬卡和網絡充值消費掉。

剩下就是蘇寧金融的信用卡消費了,還是抱著懷疑的態度,他們如何搞到我的信用卡cvv的,這一點我們是比較肯定的,etc信用卡從申請下來就沒離開過抽屜。從銀行客服那邊能獲取到的最多也就是信用卡有效期。(後面才發現支付公司現在綁信用卡根本不驗證有效日期和CVV,都是簡單粗暴的身分信息+卡號+預留手機號碼,甚至有些連預留手機號都不用)。

整理完所有的情況後,就準備聯繫各個支付公司,準備討要說法了。一圈下來後,得出的結果是:

  1. 銀聯雲閃付態度極好,說第二天會有專人聯繫  
  2. 財付通 聯繫不上  
  3. 美團借貸 態度模糊 ,問他為何只是簡單驗證了身分證就放款了,只說這種貸款產品很多其他公司也有的,嗯好像很有道理,大家都做的就是正確的。
  4. 蘇寧金融未回應

準備好一些材料,包括通話、短信記錄、銀行帳單,以及其他零散資料,準備趕回去報警。畢竟事情發生在小區門口,而且團伙作案,極有可能還會再犯,把事情整理下發到業主群,讓大家小心防範,提醒大家設置好sim卡密碼。大家也都被震驚了,但一致對於怎麼獲取身分證號碼、銀行卡號表示疑惑。中間手機陸續還收到幾條財付通的支付驗證碼,但登陸自己帳號,沒發現有綁卡,留著疑惑後面再處理,反正不給驗證碼也付不出去。 

思路理清楚了,已經凌晨4點多了。一早趕緊往成都趕。路上雲閃付主動聯繫我們,讓我們報警後提供報案回執單等一些材料提交過去,看樣子有可能要賠付。美團也打電話過來了,想推卸責任,但還是讓我們提供證據資料提交給他們。派出所民警聽說了我們的遭遇都表示驚奇,說之前從沒遇到過這種偷手機的。我應該是第一個來報這種案件的 。老婆進去做筆錄,耗時幾個小時, 出來後說了裡面的情況,警察大叔們都表示「這不可能」、「肯定是你手機裡放銀行卡信息泄露了」、「你是不是放身分證照片在手機裡了」,做完筆錄竟然又要我們去打印銀行流水,跑了幾家建行 都是關門的,只能等第二天再來取報案回執單了。 

晚上回去兩口子在電腦前繼續回想所有細節,把整個過程串一遍,必要時用我的各種APP和帳號進行實驗,驗證自己的分析判斷。雖然補了手機卡, 銀行卡都凍結了,帶支付功能的軟件都找回來各種修改密碼了,但總覺得哪裡就是不對勁。突然又收到了財付通的支付驗證碼請求,再關聯起前面的幾個可疑點,一下子想通了。 

他用其他支付帳號綁了我們的銀行卡, 包括之前用手機號登陸蘇寧時發現登陸的是別人新創建的蘇寧帳號、包括支付寶也是新建的,至於他們新建的的帳號怎麼通過的人臉實名認證,這個留在後面討論。說明除了這些APP,肯定還在其他一大堆APP上用我的信息新建了帳號,綁了銀行卡、通過了實名認證,並自己設置了支付密碼。挨個APP檢查, 發現用我們的手機號碼新建了支付寶、蘇寧、京東且包含有消費記錄,這個操作隱蔽性強,如果我們沒發現的話,解凍了銀行卡,他們還可以用自己創建的支付帳號進行消費。

問題又來了,他們用我的手機號新建的帳號 我們可以挨個試出來, 但用其他手機號新建的帳號我們猜不到,比如雲閃付、財付通、蘇寧金融 ,這幾個從銀行流水裡查到有轉帳消費記錄,但我們沒找到對應的帳號。

再回到上面有疑惑的幾個問題上:

  1. 要在支付寶上查看我綁定的銀行卡信息或者綁新的卡,需要支付密碼而支付密碼的重置,需要短信+一張銀行卡信息的驗證
  2. 一開始整個環節的起點,都需要我的身分證號碼,期初我判斷是通過社工庫,但這一番操作分析下來,整個黑產團隊的手法,基本都是利用的各個銀行、支付公司的正常業務流程來處理的,那麼身分證的獲取大概率也不會採用社工庫去查詢;
  3. 部分支付APP新建帳號後的實名認證,需要活體人臉驗證,這個如果可以從手機自拍照或者華為雲裡之前存過的照片,用技術處理手段處理照片繞過人臉識別(參考2020年的新聞《利用照片偽造動畫頭像「騙過」支付寶人臉識別,一犯罪團伙薅支付寶「羊毛」超4萬元》)

總結下來就是,需要有一個地方,通過手機號碼和接收到的短信驗證碼, 能獲取到姓名、身分證號碼、以及一張銀行卡的卡號。

感覺這幾天自己都有點病態了,遇到這種盜刷的倒楣事,不憤怒、不沮喪、不慌亂,而是出奇的亢奮,幾天下來沒睡幾個小時,不停的研究和分析,快把對方的運作模式研究出來了,把IT男追根刨底的特質發揮的淋漓盡致。

來,繼續冷靜分析,手頭能跟犯罪分子行為步驟關聯最緊密的就是電信營業廳獲取的短信和電話記錄了,翻出短信記錄,除了第一條犯罪分子發給自己手機號的記錄,緊接著就是收到兩條12333社保局的短信。最開始兩天都沒注意到,以為是老婆公司給繳納的社保的通知短信,但再仔細分析就發現不對勁了。一是短信發送時間可疑,非工作時間內發送社保繳納通知是不正常的,連發兩條也是不正常的,那突破點就是它了,社保系統裡肯定是有身分證信息。

打開四川省人社廳的網站,看到一個四川人社的APP下載二維碼,下載打開APP的瞬間就明白了, 「快捷登錄」、「短信驗證碼」、「電子社保卡」  這幾個關鍵字明晃晃的扎我眼。

發送短信驗證碼,登錄進去。點開 「電子社保卡」,發現需要社保密碼,繼續忘記社保密碼,短信驗證碼重置社保密碼,這一切剛好是兩條12333的短信驗證碼,隨後展示在眼前的內容,直接解釋了上面三條疑惑。身分證信息、證件照片、社保金融卡的銀行卡信息,有了這些東西,幹啥都一路暢通了。

再返回去之前的支付寶綁卡流程,「無需手動輸入卡號,快速綁卡」,幾年沒用綁卡功能,現在都這麼高端了。選一家銀行點進去後,該銀行下我的所有銀行卡列表直接出來了,選上信用卡,綁卡。CVV 、有效期 這些都是浮雲,人家就一個簡單的短信驗證碼驗證,這樣的話通過支付寶查看你所有銀行卡的卡號就簡單了。

最後我們再來總結分析一波:

這條黑產鏈的全貌如下:

  1. 一線扒手特定時間選定目標:年輕人、移動支付頻率高,在對方注意力分散的情況下出手,運營商營業廳下班後,失主沒法當晚立即補卡,給團隊預留了一晚上的作案時間;
  2. 拿到手機後迅速送到團隊窩點,迅速完成身分證信息獲取、電信服務密碼、手機廠商服務登錄密碼修改,一下子讓受害者陷入被動;
  3. 獲取所有銀行卡信息,使用技術手段繞過活體人臉識別驗證,在各個平台上創建新帳號,綁定受害者銀行卡
  4. 選好幾家風控不嚴的支付公司,開始申請在線貸款,貸款到帳後通過虛擬卡充值、購買虛擬卡以及銀聯轉帳,將錢轉走
  5. 保留新建的支付帳號權限, 如果未被發現,後期還可以繼續竊取資金

在這一系列過程中,對方有幾點還是讓我比較服的:

  1. 全程用的都是正常的業務操作,只是把各個機構的「弱驗證」的相關業務鏈接起來,形成巨大的破壞;
  2. 應該是使用了技術手段通過的人臉驗證,用圖片處理技術來繞過活體人臉識別驗證;
  3. 團隊分工協作能力太強,在處理過程中我感覺自己已經用了最快的速度,但總還是晚一步。
  4. 注重隱蔽,留好後路,包括刪掉我雲閃付上的一些卡來防止我查明細,通過新建帳號的方式,如果我沒發現,貿然去解凍銀行卡,後續還有第二波的攻擊;包括趕在我補卡後改服務密碼前,設置了呼叫轉移

分析完犯罪分子,再來看下整個過程中參與的機構都有什麼「問題」,實際上這個環節裡的每一個點,放在對應的業務節點裡都不是什麼大問題,但手機丟失後,把所有這些點串起來,問題就大了: 

  1. 四川電信 :我認為整個過程責任最大的就是它了,這掛失、解掛的風騷業務規則簡直讓我無語,既然都掛失了,不應該考慮到手機已經不在失主身上了,解掛不應該有個時間限制或者要求營業廳辦理麼?就算前面的過錯無視了,同一個手機號碼在深夜來來回回掛失解掛幾十次,包括機主幾次在電話中告知話務員自己正在遭受銀行卡盜刷犯罪,要求停止解掛行為,話務員還是拿著業務話術來敷衍客戶「對不起,我們的掛失解掛有固定的業務流程,只要對方能提供服務密碼,正常就是可以解掛的」。我們全家人就這樣抱著電話陪犯罪分子熬了一夜,到最後還是造成了經濟損失。對於四川電信,後續該投訴投訴。
  2. 四川人社 :它所起到的作用,大家也都看得懂。兩條短信驗證碼,關鍵的資料全泄露出去了,但我不好說他有什麼罪,畢竟他們本身也不是金融機構, 對個人信息的保護要做成什麼樣也沒個標準。但這個事情沒那麼簡單,把四川人社換成XX人社或者四川XX,也可能是一樣的結果,這個黑產鏈設計的時候身分證號碼的獲取途徑可以是多處的,至少我隨便在網上下載幾個地方社保APP,都能找到和四川人社一樣登錄和密碼找回使用手機短信驗證的。


  1. 華為 :其實把華為換成小米,結果也是一樣。我只能說密碼找回這個業務的驗證太簡單了,還有就是網上說的用emui 5.0的手機,可以遠程解鎖屏幕鎖屏密碼,這個我沒驗證過, 但從我支付寶被擠下線時提示對方使用的手機型號來判斷,大概率是可以的。
        4. 支付寶:先不說為啥同一個身分信息,可以註冊兩個帳號,你的快捷綁卡,是加快了綁卡的便捷性, 但考慮過安全性麼?當然,支付寶的風控是強,確實識別到了異常交易,也追回了資金。但實名認證的人臉識別被繞過,也是事實。
  2. 美團:你要發展業務,放寬貸款限制,這我不關心,但你能否做好該有的貸款審批風險控制,凌晨4點的貸款行為,這正常麼?
  3. 蘇寧金融:所有參與這個過程的支付機構中態度最惡劣的一家,出現案件,接到用戶報案後第一時間想到的是推卸責任。「報案了麼?如果警方有需要,我們會做好配合工作!哦你的經濟損失啊,那只能你自己承擔了」,中間來過兩次電話,基本腔調就是這樣。同樣是支付公司, 支付寶的風控能識別異常盜刷,蘇寧金融就一點察覺都沒有,一個新註冊的帳號,凌晨三四點綁卡,然後購買各種虛擬卡、充值話費這些不容易被追查的商品,這不算高風險異常行為麼?
  4. 銀聯雲閃付: 和其他支付公司一樣, 都存在綁卡驗證不嚴的問題。但是,人家態度是好的啊,凌晨3、4點,客服人員都能用極好的態度和我們溝通,讓我們放寬心。第二天有專員聯繫我們,告訴我們昨晚報的損失少報了,他們查出來我們還有其他損失,並給了詳細的指引告訴我們怎麼去申請理賠,第二天他們內部調查有新的進展也都第一時間聯繫並告知我們。
  5. 財付通:人工客服太難找了,不過風控也還是有效的,這兩天在沒有通知我們的情況下,陸陸續續追回了幾筆交易金額。
  6. 京東:不想說了,反正就是「交易已經發生了,損失你自己承擔」,但還好就一筆100元的遊戲充值卡。
  7. 百度 對方剛好操作到它的時候短信功能已經被我關了,對方也只是綁定了銀行卡,還沒來得及消費,就不用找它理論了。

多數支付機構基本都有一個現象:允許用不同的手機號碼註冊相同實名認證的支付帳號,允許兩個帳號綁定相同的銀行卡,實名認證有人臉活體識別技術的都被繞過了。支付機構都在推「快捷綁卡」,是快捷了,點幾下鼠標就綁卡了。除了短信驗證碼,支付寶的快捷綁卡還驗證了下支付密碼,但好像意義也不大,比如我這種情況,支付帳號都是別人用我的信息新建的,支付密碼也是他設置的。

說完他們,最後再來說說咱們吧。通過這幾天的經歷,不管中間情節有多少起伏,我作為一個有10多年信息安全從業經驗的老駱駝,都要被折騰成這樣,我實在是不想讓大家有跟我相同的經歷。提個我認為我們個人能做的最簡單最有效的防護措施:

給自己的手機卡上個密碼,給手機設置個屏幕鎖。這樣手機丟了也不用擔心別人拔下卡插其他手機裡繼續使用。以華為手機為例:設置-安全-更多安全設置-加密和憑據-設置卡鎖 , 選定手機卡,啟用密碼(此時使用的為默認密碼1234或者0000),再選擇修改密碼,輸入原密碼1234,再輸入兩次新密碼,完成sim卡的密碼設置。

同時,如果有遇到和我一樣情況的,除了凍結所有銀行卡後,還需要把銀行卡的預留手機號碼全換掉,同時可以通過登陸網銀或者手機銀行,用快捷支付管理功能,查看都綁了那些支付公司,然後可以嘗試用自己的手機號碼去登陸那些APP,有可能還會有意外收穫,萬一支付公司不給理賠,還能自己追回一點。比如我就在對方註冊的蘇寧帳號上找到還沒來得及消費的購物卡。  

然後這個事情是不是就這樣結束了?也不一定哈,9月5日我們補辦完手機卡時我就和我老婆說了,後面這段時間內要小心陌生的電話和短信、微信。對方快吃進嘴的肉被硬扯下去一大塊,手裡又有你的一些信息,肯定不會甘心的,要小心後續的網絡釣魚、和電話詐騙。這兩天她手機就開始收到有可疑的短信了,什麼套路也懶得去猜了,反正不理會就是了。

我所經歷的這個案件,其實和前兩年新聞上報道過的錢包丟失,對方用偷到的身分證去營業廳補了卡,然後導致銀行帳戶損失其實是差不多的,目標都是手機卡。移動互聯網的發展給我們的生活帶來了巨大的改變,手機的地位也越來越高,希望大家吸取我的這次經驗教訓,提前做好防範,出事別學我,第一時間掛失手機卡、所有銀行卡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