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廠強制下班,互聯網人解脫了?

 

文:徐丹   

接人的計程車幾乎佔滿了大道。/時代財經

今年6月,騰訊光子工作室宣布試點強制6點下班,打響了互聯網反996的第一槍,隨後快手、位元組跳動等公司紛紛宣布取消大小周,位元組跳動還被傳實行1075(工作時間從上午10點到下午7點,一周工作5天)工作制。

近半年時間過去,互聯網人從高強度加班中擺脫出來了嗎?近日,一條關於北京望京A座加班被舉報的消息似乎在向外界釋放信號:實質性的改變並沒有發生。

我在大廠門口蹲點拉人:一晚上賺一天的錢

10月,有網友表示,近期望京A座多次被周邊居民舉報,反映位於望京A座的阿裡中心員工,每天加班到晚上9、10點,導致樓下車輛聚集,由此帶來的交通混亂和汽車鳴笛聲導致周邊居民無法休息,相關舉報已經提交到勞動監察部門。

距離望京地鐵站不到1公裡的商業園區,密密麻麻矗立著多棟20幾層的商業大廈,阿裡巴巴北京總部大樓和阿裡健康就位於此地。

11月16日晚8點左右,時代財經來到望京阿裡中心,大樓燈火通明,附近一位便利店服務人員告訴時代財經,他並沒有聽說舉報之事,但其表示在9、10點以後下班來便利店的上班族並不少見,甚至還會有在淩晨1、2點下班的人。

圖源/unsplash

9點之前,望京附近的交通都算順暢。9點後,大批年輕人從阿裡大樓湧出,隨之而來的是上百輛等待載客的計程車,雙閃一刻不停,鳴笛聲此起彼伏。

計程車司機阿良在10分鐘的等待後,仍不見乘客的身影。他果斷取消了訂單,「10分鐘我都能跑一單了,換做別的時間,我可以等,但這個時間不行。」

阿良所說的這個時間,指的是晚上8點到11點。這是阿裡人的下班高峰,他每天晚上都會來這裡等待下班的人,三小時能賺到300元,相當於白天跑一天的收入。「一天就指望這三小時,為接單快一點,我還在滴滴搶了8塊錢的加速卡,在這三小時能多賺20%的流水。」

和阿良一樣分秒必爭的司機並不是少數。微博上有用戶吐槽道:「晚上9點是望京下班高峰,我和兩個大爺在沒有紅綠燈的人行橫道站了三分鐘,每輛車開到距離我們20米的地方就開始猛踩加油,生怕我一步邁出去耽誤他們寶貴的時間。」

由於望京A座門口的大道不允許長時間停車,有的司機會停在稍遠的地方讓乘客走過去。時代財經發現,大多數司機會停在阿裡中心·望京B座旁邊的一條輔路上,也有不少司機會直接下來攬客,「潘家園的、潘家園的!走了!」沒有等到客的司機就會把車停在路邊,走出來和其他司機聊天。

輔路並不寬,幾十輛計程車同一時間、停在同一地點,幾乎把整條大道佔滿,很快就造成了交通堵塞。即便是乘客已經上車,在四面停滿車的情況下,也要等好一會才能緩慢移動。

望京A座前的大道上也停滿了臨時在路邊等人的計程車,由於這裡是主路,高峰時期還會連累後面正常行駛的車一起堵塞,鳴笛聲一刻也不停歇。

一位剛從阿裡中心大廈出來的人告訴時代財經,這樣的情況很常見:「以前更堵,現在已經好一些了。其實公司沒有硬性的加班要求,但是我們得把事情做完,這個點下班我覺得很正常。」

對於下班的人來說,打車有時候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一位剛下班的員工,沿著大路走了很久又返回,一直拿著手機和司機溝通,「您在哪兒呢?我還得過一條街是吧?」

問及舉報事件時,一位計程車司機表示,「一個公司能創造多少經濟價值,一個人才能創造多少?擁堵是沒辦法的事,如果住戶覺得不方便大可以搬到其他地方,這附近的房子多少人搶著要。」一位計程車司機表示。

快手大小周取消後:「為買房,我仍在周末申請加班」

996工作制最早出現在互聯網公司58同城。2016年,該公司被曝實行全員「996」制度,即工作時間從早9點到晚9點,一周上6天班,沒有補貼或者加班費,也不允許請假,當時該公司的CEO也因此受到員工聲討。

到2019年,一個名為「996.ICU」的項目在GitHub上傳開,程序員們揭露996互聯網公司,抵制這種工作制度,996這個詞開始在社交媒體廣泛流傳,也是在那年,馬雲在內部員工交流中提出了「996是福報」的觀點。

到如今,996雖然已經被公認違反勞動法,但這種工作機制並不少見。在今年6月之前,位元組跳動、快手等不少互聯網公司都實行「大小周」這種類似996的制度,不同的是,周末加班有雙倍工資的報酬。

正是因為這份報酬,取消大小周在員工間引起了不小的爭議,位元組跳動在內部調研時,僅有1/3的員工支持取消大小周,有員工表示,取消後自己的年薪會降近20%,對於高薪互聯網人來說,20%的薪資並不是小數目。

並且,很多互聯網人生活的全部重心就是工作,「搞錢」才是正經事,兩天的休息時間,他們並不知道用什麼來填充。

快手取消大小周的第一個周六,曉玲在家睡了一天,伴隨著浪費時間的負罪感,她開始懷念大小周的日子,她對時代財經表示,自己當初來快手一定程度上就是被包含大小周加班費的豐厚報酬吸引。

「周末我一般都會待在家裡睡覺、玩手機,沒有什麼特別的娛樂活動,以前去公司摸魚一天也能拿到雙倍工資,現在工作量沒有減少,工資卻少了。」曉玲在有北京買房的打算,所以在取消大小周後,她自己經常會主動申請加班。

圖源/unsplash

彭強則有不同的看法,位元組跳動取消大小周後,他們部門很少有同事申請加班。「一天的休息時間其實和沒有休息差不多,單休時我都不會安排喝酒之類比較耗神的娛樂活動,雙休後,生活幸福感的確有很大提升。」

百度深圳分公司的麗瑩表示,百度深圳一直是雙休,自己絕不會接受單休的工作,「我的父母親人都住附近,周末都會陪家人,行程安排比較滿,沒有自己的生活是絕對不行的。」

淩晨三點工作群響聲不停「說夢話都問表交了沒」

多位受訪者對時代財經表示,大小周取消與否和工作強度並不能劃等號。

在工作日,即便公司沒有明確的考勤制度,為完成一天的工作,大多數互聯網人仍要面臨高強度的「自願」加班。

正如望京A座在晚上九點才迎來下班高峰,對於大部分互聯網人來說,晚上9點之前屬於正常下班,9點後才算加班。

取消大小周後,位元組傳聞中的1075工作制在內部還沒有一點風聲。彭強每天都要到10點後才能下班,有時甚至要到淩晨,回家後也要繼續處理工作,淩晨兩三點,工作群的消息依然響個不停。

「睡著後都記掛著工作的事情,有一天晚上說夢話『那個表交了嗎?』我愛人聽見了在旁邊答,『交了』,我才沒動靜了。」

對於傳聞要實行的1075工作制,彭強表示,目前來看幾乎沒有可能,「因為工作量太大了。」

此外,據時代財經此前了解,互聯網大廠內部門眾多,拉齊進度需要持續溝通,有員工表示,整個白天都要在開會中度過,只有到5、6點才能開始處理自己的工作。這種節奏下,7點前下班幾乎不可能。

並且,很多大廠都有一定的加班福利,最有誘惑力的就是加班打車免費。麗瑩稱,在深圳百度,9點半後下班可以免費打車,大多數同事8點多結束工作也要一直等到9點半,「因為8點多坐地鐵和9點半打車,到家的時間可能是差不多的。」

京東的免費班車最早是7點,隨後是8點半和9點半,一位京東員工對時代財經表示,大多數人都會為免費班車推遲下班時間。並且,每個人的加班時長都會被公開排列展示出來,雖然不會對績效、工資造成影響,但有些部門領導會提醒下屬註意。

有意思的是,在採訪中,多數受訪者表示,不計報酬的長時間工作並不是無法接受的事情,「畢竟白天的工作還沒有完成,並且回去早,也沒有什麼事情做。」

在互聯網行業外,更多人持不同觀點。一位聯發科員工告訴時代財經,公司有嚴謹的打卡制度,平日晚上加班1.5報酬,按小時計算,「即便有工資,我依然非必要不加班,沒有事情時會在六點準時下班,沒有什麼比健康和輕鬆的生活更重要。」

 

來源:   猛獁工作室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