顛覆認知,熱血帶勁,不敢相信這版《賭神》是真人真事

賭神
人生其實很像在打牌。

有人生來一手爛牌,輸在起跑線上。

而有人生來就是一手好牌,占全了天時地利。

不過就算是同一手牌,輸贏也因人而異,一副好牌也許打得稀爛。

反之,爛牌也有起死回生的可能。

而說到最會玩牌的人,很多人會想到香港電影裡的「賭神」們。

他們擺弄紙牌時炫酷到誇張的技巧令人印象深刻。

當然,賭神也有失手的時候。

很多人覺得這就是電影的誇張,現實中哪會有這種高手。

而今天要介紹的這個人,號稱「紙牌之王」。

這個世界上玩牌能玩過他的人可能不存在。

更令人震驚的是,他還是一位盲人。

《紙牌人生》記錄了紙牌大師理查德·特納Richard Turner的傳奇經歷,

並看他如何將人生這一副爛牌,化腐朽為神奇。

紙牌人生

導演: 盧克·科雷姆

編劇: 布拉德利·傑克遜 / 盧克·科雷姆

主演:理查德·特納 / 約翰尼·湯普森 / 馬克斯·馬文 /

阿曼多·路斯勞 / 鮑勃·格伯特

上映日期: 2017-10-20(美國)

片長: 85分鐘

理查德有多厲害呢?

撲克牌在他的手裡,彷彿會聽話似的,要什麼來什麼。

一副被打亂的牌。經他單手操作。

切牌洗牌,動作流暢一氣呵成。

再次攤開時,紙牌的花色數字已經按順序排列整齊。

讓人報個數字,他隨意一分,紙牌張數剛好是對方報的數。

達到這種出神入化的境界,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成就。

日常生活中的理查德,可以說是牌不離手。

健身時在練。

購物時在練。

日光浴時在練。

在醫院檢查時在練。

參加頒獎典禮時在練。

就連和妻子親熱時,他也在練牌。

50年來,理查德每天練習牌技16個小時。

除了睡覺幾乎時時刻刻都在練,練牌幾乎變成下意識的習慣。

每天練16個小時,意味著除了8小時睡覺時間,幾乎都在練習。

很多人質疑這一點,連紙牌專家都說一般人每天練習不會超過6小時。

可當他在理查德家裡親眼見到,才相信他真的每天練16個小時。

這樣的他獲得魔術界的最高獎項魔術師大獎,可以說是當之無愧了。

不過倔強的理查德不認為自己是魔術師,因為魔術師並不能像他那樣操控紙牌。

賭場內部人員看過他的表演,也說他不是傳統的近景魔術師,而是老千的手法。

同行對他的評價,除了懷疑他眼盲就是佩服得五體投地。

理查德並不是先天失明。

在他在9歲時,因為猩紅熱,被診斷為「黃斑營養不良症」。

隨著年齡的增長,他的視力急劇衰退。

隨後他的妹妹也同樣失去了視力,兄妹倆被送進了有盲人班的學校。

理查德在學校中受到健全孩子的霸凌,但他無力抵抗,也無力反駁自己是盲人的事實。

他開始變得自暴自棄,詛咒身邊的每一個人。

甚至在太陽下舉著放大鏡,試圖燒毀自己的眼睛。

改變他的,只是一件看似平常的小事。

一位老師為理查德播放了《紙牌專家》的「有聲書」,是一本關於如何在紙牌遊戲中出老千的書。

這本書激起了理查德極大的興趣,他幾乎每天都要聽著它睡覺。

從此,理查德愛上了紙牌。

他對紙牌有著異乎尋常的手感。不用看見自己在做什麼,用手可以感覺得到。

理查德有著絕不服輸的要強性格,

他厭惡被人稱作「盲人」「瞎子」。

即便是失明後,他也堅持不用盲杖。

理查德絕對算得上當之無愧的「硬漢」,年輕時的他還加入了空手道班。

雖然失明,但理查德拒絕被區別對待,堅持參加所有的訓練。

教練擔心他被別人打傷,結果理查德反而是打傷別人的那個。

理查德不僅學習空手道,還決心要拿到黑帶。

而那段時間,他已幾乎完全失明,又趕上黑帶考試最嚴格的一段時間。

挑戰這個段位的人必須和十個人對戰,每輪必須堅持3分鐘。

人們都覺得理查德不可能完成這個挑戰。

教練願意發一個「榮譽黑帶」給他,但理查德拒絕了。

他說:「我想用你們一樣的方式贏得黑帶」。

最終他用斷了的右手臂堅持打完最後三個回合,拿到了黑帶。

就是這麼硬漢。

理查德是一個天生的運動狂人,精力過剩的他幾乎沒有歇下來的時候。

除了空手道,就是體操、跳水、登山……

他自己對此的解釋是,他是個容易焦慮的人,所以總是在運動。

這也可能是一種強迫症的表現,而玩紙牌剛好滿足了他一刻不停歇的性格。

天賦異稟的他,很快被紙牌大師戴弗農收為學生。

戴弗農是近代魔術史上最著名的人物之一,尤其擅長紙牌魔術。

第一次面,戴弗農就教給了理查德「更自然」的發牌手法:

看似一直在發最上面那張,其實一直是取的第二張。

也許是在理查德身上看到了年輕時的自己,戴弗農傳授了很多祕密的技巧給理查德。

可以說是他紙牌道路上最重要的老師。

理查德不喜歡被同情,也不喜歡那種殘疾人的勵志故事。

他擅長紙牌,與是不是盲人有關係嗎?

他拒絕參加最火的電視節目,因為對方希望他拿著拐杖行走。

如果主持人提到他是盲人的事,他就會立刻黑臉。

理查德努力希望用自己的特長和實力,來贏得別人的尊重,而不是因為身體的殘疾來博得同情。

他努力活得不那麼像個盲人。

你也可以說這是一種自己跟自己的較勁。

例如堅持自己釘釘子,釘歪了不讓兒子幫忙。

堅持像正常人一樣大步走路,哪怕被絆倒。

理查德非常希望兒子阿薩繼承自己這門手藝。

在阿薩出生時,就把他的房間布置成全是紙牌裝飾,希望孩子耳濡目染愛上紙牌。

阿薩如果想要什麼禮物或出去玩,就必須學會理查德教他的紙牌技巧。

但阿薩對紙牌卻沒有什麼興趣,更沒法像他老爸那樣不休息地練習。

不過理查德並非一個嚴肅呆板的父親,生活中的他其實非常風趣幽默。

鐵漢也有柔情的一面,當兒子要離家去上大學時,理查德眼泛淚光地說:

「我真的為他感到驕傲「。

理查德接受兒子的選擇,沒有埋怨他不繼承自己的事業。

而是像天下所有的慈父一樣將孩子送到宿舍,為他鋪床。

但離開兒子的理查德,不得不承認自己其實非常脆弱。

18年來,兒子阿薩一直陪伴在他左右。

離開了兒子的幫助,他幾乎寸步難行。

他開始放下倔強的自尊心,尋求幫助。

跟妹妹學習使用以前很抗拒的語音鍵盤和手機。

開始試著用導盲犬。

從封閉的世界走來,去學校為孩子們上紙牌課, 鼓勵他們如何變得堅強。

理查德的建議是:

「不要讓任何人告訴你『你不行』或『不可能』。從不可能中尋找可能。」

魔術的意義在於,它提醒我們事情並不像表面看起來的那樣簡單。

限制並不一定總是限制。

理查德用自己高超的牌技‍向人們證實,世上的限制並沒有我們通常認為的那麼多。

多年來,理查德一直避談失明的事,也忌諱別人說他是盲人。

但現在他開始在表演時講述自己的經歷,用玩笑的方式調侃自己。

再也不用遮遮掩掩自欺欺人,理查德希望用自己的經歷去鼓舞更多的人。

這一切反而讓理查德感到輕鬆和釋然。

他意識到人應該接受自己的的弱點,接受他人的幫助。

因為每個人都有弱點,當你能接受它的時候,你就能在生命中進退自如。

理查德不再對失明耿耿於懷,

相反,失明慢慢變成一種激勵。

「它成就了現在的我,我感激它。」

這就是紙牌之王理查德·特納的故事,他用自己的人生經歷和高超的技藝,向人們證實牌技比牌重要。

「你可能一生下來手裡的牌就不好,但牌在你的手裡。」

*本文作者:RAMA

來源:豆瓣電影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