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市年輕人的自我療愈:種花的盡頭是種菜

種菜

文:卡生

5 平方米的北陽臺

如果你的陽臺只有 5 平方米,還是一個陽光缺乏的北陽臺,你可以在城市裡實現自己的田園夢嗎?

疫情封控以來,一直在陽臺種菜的 Echo 在小紅書上分享種菜的視頻陡然增加了 5 萬粉絲,這讓她一下子成了種菜界的紅人。Echo 每天會花一點時間在自己 5 平方米的北陽臺上錄制一段視頻發到網上。鏡頭前,是一只叫小雞的鸚鵡在 Echo 的菜園裡哼唱著《如果高興你就拍拍手》,雖然有點走調,但它無疑為這個小陽臺增添了勃勃生機。小雞是這個陽臺的管家,一會兒躲在 Echo 打造的熱帶叢林中,一會兒站在掛滿了紅紅果實的番茄樹旁邊,炫燿著主人的碩果累累。早晨打理陽臺時,小雞幹脆站在了 Echo 的肩膀上。

1

Echo 是一名生活在深圳的插畫師,她一直在網路上分享自己家 5 平方米的北陽臺。疫情封控期,她的小紅書增加了 5 萬多粉絲,一下子成了種菜紅人。

Echo 是一名出生於 1989 年的插畫師,居住生活在深圳。在 2020 年疫情暴發後,她有將近兩個多月的時間沒有出門,買菜做飯在非常時期變成了生活的日常。由於家裡囤了很多菜,蒜頭、土豆、番薯竟然都發芽了,她不想浪費,學著網上的方法將發芽的部分扡插到土裡。過了幾天,新苗破土而出。很快蒜頭長出的青苗 「呼哧」 一下躥了很高。做飯時,她隨手摘下的青苗讓當晚做的菜有了小時候的味道,糢糊的記憶在味蕾端發酵,「菜是甜的」。

從那一天開始,2016 年就開始養花植草的她,決定種植一些能吃的植物。Echo 是一個行動派,她從網上購買了幾塊錢的百香果苗,畢竟種花的人有經驗,她像對待花草一般,在盆的底部加了羊糞和骨粉,再加入買來的營養土,期待收獲。春天是百香果生長緩慢的時期,夏天將至,百香果的樹苗開始瘋狂生長,甚至長滿了她家的防盜網,Echo 擔心長勢過於茂盛擋掉了光線,便剪掉了部分枝葉,但百香果樹苗長勢卻越發喜人。開了花的百香果盆栽吸引了蜜蜂,授粉之後結成了果實,沒有授粉的花苞當天就謝了。

2020 年,Echo 和丈夫買了新房,搬到新家之後,他們就決定做一個屬於自己的菜園陽臺。Echo 的丈夫是一名動手能力超強的程序員,他開始查閱各種資料,為陽臺田園夢出謀劃策,設計出了一個能夠自動灌溉的綠植牆。Echo 給這個小發明取名叫 「魚菜共生灌溉系統」,基本原理是通過水泵把魚缸的水抽到綠植牆頂部,水流過綠植牆上的蜂巢盆再回到魚缸裡。每個蜂巢盆底有一根類似 「鞋帶」 的線能讓植物喝飽水且不會爛根。因為魚缸裡的水自帶有機質,所以這面牆上的植物不需要施肥也能長得很壯碩。

Echo 說,別看這個灌溉系統的邏輯比較簡單,但這之前也 「翻車」 過一次。去年夏天由於綠植牆頂部買的水管太軟,還堵了,所以系統沒法執行,那時候加班多沒機會及時更換,魚缸來不及換水,導致魚死了很多。後來這個設計多次升級,種植盆裡放了硝化細菌過濾對魚類有害的物質,使整個系統進入了良性循環。綠植牆一面是觀賞性的熱帶雨林植物,另一側是可食用蔬菜,生菜、紫蘇、雞毛菜、薄荷、辣椒應有盡有。

2

Echo 的陽臺管家是一只會唱歌的鸚鵡小雞,它成功助力了主人的種菜分享

對於養花種菜的都市人而言,由於光照、通風的限制,田園夢只是個夢而已。而 Echo 的小紅書視頻在疫情隔離期間之所以備受關註,正是因為她用實際行動在缺乏光照的北陽臺實現了自己的田園夢。為了解決日照缺乏的問題,Echo 在陽臺上安裝了 5 個植物補光燈,根據植物的生長規律,每天給她的植物提供 8 個小時的補光。封閉陽臺沒有蜜蜂授粉,她就自己給植物授粉,大大提高了果實的結果率。藍莓的花像個小鈴鐺,花粉和雌蕊都在小鈴鐺裡,普通的刷子伸不進去,後來她用小雞身上掉下來的毛完成了授粉。

深圳的夏天非常漫長,很多花草度夏很困難,但這樣的氣候對果樹的生長卻是特別友好。Echo 於是在新家的陽臺上開啓了果樹的種植,菠蘿、檸檬、番石榴、藍莓、番茄、李子、桃子、西瓜…… 她一點點記錄著那些看似微小的收獲場面,一顆菠蘿從盆裡被摘下,一顆沒有被摘下的番石榴被咬了一口,以及在陽臺駐足時隨手吃一顆紅透了的小番茄。在小紅書上,Echo 的這些視頻點贊率最高。最近她收到粉絲的私信,說每次抑鬱癥發作時,都會打開她的小紅書看看,覺得還有希望。Echo 說,種花的盡頭就是種菜,自從迷上了種植瓜果蔬菜,她把很多富餘的花草作為禮物送給了疫情管控中的鄰居。

3

今年 3 月疫情嚴重,Echo 和丈夫開啓了居家辦公的生活。談不上蔬菜自由,但是這塊自留地裡長出來的菜堅持十天半個月不成問題,給他們帶來了極大的安全感。每天,Echo 在陽臺上尋思著吃點甚麼,摘一些蔥和雞毛菜,再加一個雞蛋,煮一碗面就是一餐。下午摘下檸檬和薄荷,泡一壺下午茶,躺在陽臺躺椅上小憩一會兒。Echo 每天有更多的時間在陽臺管理蔬菜瓜果,丈夫在房間裡工作。突然有一天,丈夫對她說:「我們的感情應該是真的很堅固了。」

中國農業大學國家農業市場研究中心主任韓一軍曾說,在快節奏的城市裡,陽臺種菜是緩解焦慮的一種非常好的方式。某種程度上,它是一種園藝療法,城裡人在陽臺種菜的過程中能夠收獲愉悅感、勞作感、責任感以及獲得感。而這次疫情,無意中催生了更多的陽臺農夫。淘寶最近發布了一份《2022 陽臺種菜報告》,圍繞陽臺種菜周邊的各種產品銷售額大幅提升。今年第一季度,各類蔬菜種子的銷量同比上漲超 100%,種菜呈現年輕化趨勢,以 「85 後」 到 「95 後」 為主。打開小紅書,「陽臺種菜」 的話題相關筆記足足有 4 萬多篇。

作為陽臺菜園踐行者,Echo 的心態在種菜之後改變了不少。「我所在的公司經常加班,每天面對電腦畫畫十幾個小時,壓力大的時候就喝很多奶茶,甚至一度想過離開深圳,但自從有了這一方陽臺,心也沉靜下來。」 最近,Echo 辭掉了工作正式成為自由插畫師,她在擁有 11 萬粉絲的小紅書上記錄自己水培蔬菜的心得,開始全身心投入陽臺務農的工作,並自學園藝設計。她分享著自己的變化,「和植物待在一起,即使它們不會說話,在我的悉心照顧下,它們發芽、開花,我會因此得到成就感,原來自己也不是一無是處的人」。

蔬菜自由

與 Echo 的療愈式種菜不同,Taco 利用陽臺種菜已經成為了多年來的一個生活習慣。她接觸有機蔬菜種植有近 15 年的時間,通過鑽研國內外有機種植書籍,早已經實現了三口之家的蔬菜自由。所以,在她的小紅書裡,她發的內容更像是陽臺種植黨們最關心的實用性科普帖。

Taco 生活在杭州,是一家企業的管理人員。工作之餘,她會花一部分時間在種植上。她居住的是一套躍層的房子,她的種植場所是六樓 6 平方米的南陽臺、七樓 14 平方米的露臺,還有各個窗戶的窗臺。種植面積只有二十來平方米,但春夏秋冬每一個季節她家裡的陽臺都可以產出 20~30 種菜,春秋時節多一些,夏冬少一些。他們一家三口只在晚餐時做菜,中午都是在單位食堂裡解決,所以菜吃不完是常事,經常摘下來送給親戚、朋友以及同事。6 月份的收成最多,每天可以收獲三五斤的新鮮蔬菜和瓜果。

4

Taco 在家裡陽臺種植有機蔬菜已經有 15 年的時間。紮實的理論基礎和實踐讓她實現了蔬菜自由

二十來平方米怎麼能實現蔬菜自由呢?這是很多關註 Taco 的粉絲的疑問。

Taco 介紹說,15 年前決定種菜開始,她便四處搜集學習資料,那個時候資訊比較少,所以很多資料都只能看英文的研究資料。她還特地買了大學裡用到的專業書籍,從土壤學、植物學、生物學到微生物學,了解種植的原理及每一種科屬菜的習性。她老公笑話她說,你這個不是在陽臺種菜,倒是很像在搞研究。Taco 說:「要想養好植物,就要了解植物的習性,這決定了植物放在家裡甚麼位置,需要多少陽光與水。」 比如她把薑放在了北廁所的陽臺上,那裡光線明亮,但不會受到陽光直射,而且薑的葉子非常清香,衞生間的空氣得到了很好的改善,到了 11 月份就可以收獲一大盆新薑。

有了紮實的理論基礎和多年的經驗摸索,Taco 家的二十來平方米露臺和陽臺採用了立體種植的方法,最大限度地利用好所有的空間。陽光最好的露臺上搭了一個瓜架,喜陽的南瓜、絲瓜、豆子爬滿了瓜架,那些對陽光要求相對低的青菜、韭菜、生菜、香菜、空心菜、莧菜則生長在瓜架下面,這類綠葉菜如果陽光暴曬過度反而會變老,影嚮口感。杭州的露臺可以向外搭花架,所以茄子、番茄、辣椒就可以在露臺外面的花架上自由生長。靠牆的露臺部分則種滿了果樹,檸檬、柚子、葡萄柚、無花果、藍莓等。六樓的封閉陽臺種著顏值高的蔬果,既能吃又能觀賞,比如香水,檬、燈籠辣椒和一些做菜能順手採摘到的香料,如迷迭香、薄荷、紫蘇和香茅草。Taco 真正打造了一個食材花園,她一年四季種植的蔬果香草種類有近百種。

Taco 花了大量時間研究種植有機植物的兩個關鍵:如何防蟲控蟲和有機堆肥。她說植物和人一樣,要不生病,重點在防不在治。她用辣椒、大蒜制作出酵素肥噴灑蔬菜,以防蟲防病。有機種植了十多年,她幾乎試遍了所有的家庭堆肥方法,其中蚯蚓堆肥法和 EM 菌堆肥法是她的最愛。她有五個大號的整理箱用來蚯蚓堆肥,家裡壞了的瓜果蔬菜及廚餘扔到有蚯蚓的箱子裡,兩周之後就可以被蚯蚓分解為植物可吸收的肥料。Taco 每天堅持堆肥,不僅低碳環保,家裡的土也越來越多、越來越好,這樣種出來的植物也越來越壯。

5

Taco 是家裡的廚娘,因為食材新鮮,所以處理食物的方式也非常簡單。蔬菜下鍋煮一煮,做一個簡單的蘸料就是一道口味極佳的菜。她告訴我,15 年前決定種菜就是因為她曾經去朋友家吃到剛剛摘下來的蔬菜,那口感讓她入坑了種植。「菜是菜的味道」 聽上去普通,但對於都市人來說是一種巨大的奢侈。

Taco 最早因為查菜譜,偶然發現有很多人分享的種菜方法或知識是錯誤的,所以她開始分享自己的種菜經驗,寫著寫著,竟然成了網上種菜達人。「種花種菜都是沒有門檻的,很多人自稱是植物殺手,其實只是受到了錯誤資訊的影嚮,被卡在了某個環節,因為不斷失敗最後放棄了種植。」 她舉了個例子,讓剛剛入坑養植物的我醍醐灌頂。她說,對於新手小白來說其實最難的是如何學會給植物澆水。但如果你翻看網路帖子,絕大部分人都會告訴你 「幹透澆透」 這個原則,這其實是錯誤的。如果一個人餓個半死,你猛地給他一頓吃喝,那是很不健康的,菜也一樣。通過掂盆或者插入筷子來判斷是否缺水,然後把水澆到托盤裡,反複幾次,讓根系從托盤中吸水,最後把托盤裡多餘的水清除,而不是直接從盆上面澆水,那樣常澆不透水,看上去土面是濕漉漉的,下面根系卻還是缺水狀態。

Taco 向我推薦了 BBC 拍攝的紀錄片《食材花園》。擁有一個食材花園是她的夢想:一個有前後院子的鄉邨院落,後院有一個池塘,池塘裡有魚、蝦、蟹。塘邊種滿了絲瓜、葫蘆、冬瓜、茭白,池塘裡種幾株蓮藕和菱角。離池塘不遠處還有一片小竹林,竹林邊養了貴妃雞、白鳳雞和蘆花雞。

趣味性:獵奇種子

居住在成都的三三實現了很多種菜人的終極夢想 —— 她在市區擁有一個院子,開車 15 分鐘就可以到朋友的農場。在這個農場裡,有一小片地是朋友分租給她的。三三在農場裡種了很多瓜果蔬菜,加上她自己院子裡的菜,她算是一個小小農場主。

三三的媽媽有一個 80 平方米的菜園,從小三三就耳濡目染,更重要的是,她是一個堅信應該生活在當下的人。很多人會把種花種菜的生活想象成 「詩與遠方」,但她是急性子,既然喜歡這樣的生活,何不做一個年紀輕輕的種菜人?與追求 「吃上自己種的蔬菜」 的實用性相比,三三的種菜有點收集癖的意思。「我入坑種菜是因為有一次我在一個網上店鋪裡看到很多稀奇古怪的品種,我一下子就被種草了。」

6

攝影師三三只有 26 歲,卻已經過上了小小農場主的生活

從那天開始,三三開始在自己的院子裡培育奇怪的獵奇蔬菜,拇指西瓜、玻利維亞彩虹辣椒、黃色手風琴番茄、德萊特草莓玉米、歐洲露莓…… 這些品種不僅少有人種植,口感稀奇,而且顏值非常高。走進三三的院子,朋友們通常都會變得大驚小怪,因為實在是沒有見過。

以番茄為例,三三說,四年來她吃過 600 種不同品種的番茄,而世界上有 6000 多種番茄品種,她的收集之路可謂徵途遙遠。她第一年在院子裡種植了 100 多種不同的番茄品種,伊格爾哈特黃櫻桃小番茄、千禧番茄、綠博士番茄、藍莓番茄、花園桃番茄、黑美人番茄、瘋狗番茄…… 雖說同是番茄,但它們之間長相、口感、顏色、習性都迥然不同。大豐收之後,她嘗試用不同品種的番茄炒雞蛋,把最普通的一道菜做出了 100 種不同的風味。後來,她又嘗試著把幾十種不同的番茄熬成番茄醬存放在冰箱裡,以搭配不同的食物。

三三的講解,重新整理了我對蔬菜的很多認知。比如,羅勒種在番茄邊上,不僅可以驅除蚊蠅,還可以促進番茄生長,並且提升番茄口味。不要將蔥屬和豆類種在一起,蔥屬會抑制豆類生長。蔬菜和花草的混種可以提高院落的顏值。她把牽牛花和番茄種在了一起,夏天超長待機的牽牛花很快將盆鋪滿,吊種的番茄和牽牛花相映成趣,顯得很有層次感。「其實蔬菜也需要伴侶,這樣才能長得更滋潤,就像好朋友可以互助、促成成長,而壞朋友卻會對你產生不良的影嚮,甚至把你拉入深淵。」

7

三三是一名重度種子獵奇愛好者。在她的院子裡種了上百種不同品種的西紅柿。到了豐收季節,她最開心的就是給自己的西紅柿拍照

漸漸地,對種子的獵奇讓三三開啓了全國各地的菜市場之旅。她常常拖著一個空箱子前往目的地,裝了滿滿一箱子奇怪蔬菜和水果回來,再試驗如何使用當地食材做一道新發明的菜。讓她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雲南的菜市場,走進充滿市井氣息的菜市場,琳琅滿目,都是不曾見過的蔬菜,即使詢問雲南當地的朋友,他們也未必知道是甚麼菜,更不用說是不是真的吃過。「現代人很容易不快樂,因為我們把生活的重心放在了追求物質的過程中,失去了對身邊美好事物的感知能力。」

三三在小紅書上分享的獵奇蔬菜讓她的興趣愛好漸漸轉變成了自己的職業方向。三三說,隨著深入的調研,她發現很多種子正處於瀕危的絕境。以雲南為例,在中緬邊境的一些邨莊,有一種黑色的薑的種子只在這個邨子裡流傳,隨著老一代人去世,年輕人走出邨莊進入城市生活,這些種子便也跟著消失了。三三會去各地走訪,搜集民間的老種子。

現在,三三開設了自己的微店,在店裡可以看到很多稀奇古怪的種子,這裡面的種子三三都親自種植過,關於品種介紹、播種溫度、種植季節都記錄得十分詳盡。她有一個非常遠大的願景,希望都市年輕人將這些有趣的品種在自家陽臺上種植,喚起更多人對蔬菜種植的興趣。「不知道你還有沒有印象,小時候我們吃過的那種沙沙的番茄,用手掰開,蘸上白糖直接食用。人有時候很奇怪,擁有的時候並不珍惜,失去之後又陷入懷念。」

8

三三的小院子裡種滿蔬菜瓜果和鮮花

許多近期入坑的種菜小白並不像三三這樣有著對田園夢的追求。長時間居家辦公的 Sarah 很久沒有出門了,她看著廚房裡做菜剩下的根莖,突發奇想試試廢物利用。她找來閑置的花盆,把洗幹淨的菠菜根埋在土裡,過了幾天花盆裡長出了綠油油的菠菜苗,這讓她很興奮。從那天開始,切下來的香菜、小蔥、小白菜根莖都被她種進了花盆。雖然長勢緩慢,但看著小苗一天往上躥一節,原本有些消極的居家情緒獲得了緩解。小蔥長得最快,炒菜的時候現從花盆裡揪下來就可以當作配料使用。Sarah 近期準備正式入坑認真種菜,在網上搜尋了很多種菜工具。雖說種菜的行動是平平無奇的日常改變,但她說:「看到那些本會成為垃圾被丟棄的菜根,都在努力地生長,人也可以挺過低穀。」 在朋友圈,她發了收獲的一把菠菜。

來源:三聯生活周刊 微信號:lifeweek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