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族精神,應成為每個人的內心圖騰

文:洞見     編:先知書店店長、李強

作家蘇岑在《真實的上流社會什麼樣》認為「上流社會」有三種:

第一,既富且貴。這是貴族中的貴族,財富和社會地位並重。

第二,非富但貴。雖沒有太多錢,但在社會生活中能夠享受到應有的尊重。

第三,富卻不貴。即便家財萬貫,也只是「暴發戶」,當不得一個「貴」字。

而前兩者是真正的貴族。

1

中國最為人熟知的貴族,莫過於《紅樓夢》裡的賈府眾人。

翻閱《紅樓夢》,榮寧二府的奢華與排場,總會將人搖曳得心馳動盪。

初讀不過驚歎於他們的鐘鳴鼎食和花團錦簇,但是仔細品味才會發現,那種「富貴」從來不是物質的堆疊,而是一種精神的富足。

劉姥姥初入大觀園,賈母和薛姨媽讓鳳姐給劉姥姥布菜,單單一個簡單的家常菜「茄鯗」,就讓人感慨

「你把才下來的茄子把皮簽了,只要淨肉,切成碎釘子,用雞油炸了,再用雞脯子肉並香菌、新筍、蘑菇、五香腐乾、各色乾果子,俱切成釘子,用雞湯煨了,將香油一收,外加糟油一拌,盛在瓷罐子裡封嚴,要吃時拿出來,用炒的雞瓜一拌就是。」

賈府的飲食早已超越了用高檔食材的世俗層次,講究的是新鮮細巧,追求的是生活的鮮活多彩。這也可以解釋,為什麼面對別人敬上的金銀珠寶,賈母無動於衷,反倒是很歡迎劉姥姥帶來的一堆「棗子、倭瓜並些野菜」。

著名報人儲安平曾對中英兩國貴族社會深入觀察,他說:「凡是一個真正的貴族,他們都看不起金錢……一個真正的貴族是一個真正高貴的人。」

真正的貴族不是不愛錢,不花錢,而是懂得物質的本質意涵,更關注生活本身,去探尋一物如何才能更好的盡其用。

「史太君兩宴大觀園」的時候,賈母想起庫房裡有存著不少精美的「軟煙羅」。

她讓人都找了出來,給黛玉瀟湘館糊新的窗紗,她自己也挑選了一匹雨過天青顏色的做帳子。

隨即又命令王熙鳳,如果還有多餘的,就給劉姥姥兩匹,或襯了裡子給丫頭做坎肩穿。

最後賈母輕描淡寫地說了一句:「白收著霉壞了」。

這可是讓掌管賈府人情往來的王熙鳳都眼饞的物件,就被賈母這麼給用了。

富與貴,被很多人看作連體嬰。但是,「富」從來和「貴」沒有必然的聯繫。

貴族真正有貴氣的不是奢華的外表,而是一顆「不以物喜」的心——既能享受物質帶來的生活樂趣,也從來不做物慾的奴隸。

 

2

錢穆先生曾經感慨說:

那些世家大族,事實上是「門風多寬恕」,非常寬厚的,「志尤惇厚」,以敦厚純良作為教育子弟的最高原則的。

很多讀過《紅樓夢》的人,都不喜歡賈政。

但是曹公對他的評價卻甚高:

「為人謙恭厚道,非膏粱輕薄仕宦之流」。

當窮秀才賈雨村拿著林如海的書信來求向他求助的時候,賈政義不容辭,書中寫道:

「且這賈政最喜讀書人,禮賢下士,濟弱扶危,大有祖風。」

可見,這不僅是賈政的人品,更是賈家一以貫之的家風。

賈母帶著劉姥姥逛大觀園,面對這個來自鄉下,比自己還要大幾歲的窮老太太。她不僅沒有半點輕視,反而因為劉姥姥的幽默智慧、親切可愛,對她青睞有加。

「我正想個積古的老人家說話兒,請了來我見一見。」

賈母耐心地領著劉姥姥把孫子孫女住的處所,甚至連妙玉修行的攏翠庵,都一一走到了,瞧了個遍。

如此熱情不僅是因為她對同齡者的尊重,更源於根植於內心的那份教養。

還有一回在清虛觀,一個小道士不小心撞了鳳姐,在一片「打打打」聲中嚇得魂飛魄散。

但是賈母看見了卻趕忙說道:「快帶了那孩子來,別唬著他。小門小戶的孩子,都是嬌生慣養的,那裡見過這個勢派。倘或唬著他,倒怪可憐見的,他老子娘豈不疼的慌?」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這樣的善良與慈悲正是一個貴族真正的教養。

國學大師牟宗三先生曾經說:

貴族有貴族的教養,這個「教養」就是貴族區別於一般人最關鍵的一點,品位、生活方式、文化涵養,即便我們現在都讀了大學,我們未必有那種教養,這是非常不一樣的一種內在要求。

富人是指物質上的擁有,但貴族則一定是精神上的豐盈。

 

3

蘇軾在 《三槐堂銘》中寫道:「忠厚傳家久,詩書繼世長。」

貴族世家的傳承,除了一代人對門風的堅守,更重要的還是對後代子孫的培養和教育。

商家即便大富,也不能稱為貴族。

所以,商家之女的寶釵,無時無刻不把「我們祖上也是讀書人家」這句話掛在嘴邊,以此明證她的學識和教養。

讀書是一個人修行文化和教養的最主要路途。

所謂「富不過三代」,再多的財富,也買不到精神的高貴。

唯有讀書,才能夠讓「貴」得以代代相傳。

小時候讀《紅樓夢》,看到賈寶玉被賈政逼著讀書,頗有些感同身受地埋怨賈政的專橫與霸道。

成年以後再捧起《紅樓夢》,了解到曹雪芹曾經龐大的江南織造家族一夕轟塌,看到《紅樓夢》的悲涼底色。

才明白賈政的用意,紅樓中的那群貪圖享樂的「富二代」們,未嘗不是曹雪芹年幼時的親眼見證。

雖然曹雪芹將「讀書」當做賈氏父子的一個主要矛盾所在。但是從他對賈政的評價可以看出他不僅不反對讀書,更提倡讀書。 

作為榮國公的次孫,賈珍「自幼酷愛讀書」。與那個靠著祖上蒙蔭,成為紈絝子弟的兄長賈赦形成了鮮明對比,始終都是謙虛有禮的君子作風。

後來賈政不僅成為榮寧二府最顯貴的牌面人物,還因為文質彬彬、溫文爾雅為人稱道。

賈政不是在壓迫孩子,而是以身作則地告誡他們讀書的意義,這是貴族的一種傳承,更是身為貴族的一種使命。

作家吳冠琪說:「真正的貴族精神,第一位的是文化的教養,抵禦物慾主義的誘惑,不以享樂為人生目的,培育高貴的道德情操與文化精神。」

或許,這就是曹雪芹為什麼會一直強調「正邪兩賦」。

因為他想要告訴我們一個非常明確的道理:

人格的塑造,與後天家庭環境裡導引息息相關。

家風和門風,遠比個人的天賦和能力重要太多。

讀書為明理,明理為修身,修身即為做人。

只有成為一個高貴的人,才能支撐得住一個高貴的家族。

讀懂了《紅樓夢》,就會明白什麼是中國真正的貴族。貴族,是一種精神,也應該是每一個中國人內心的圖騰。

當然,《紅樓夢》中不止這群貴族,形形色色的人物進進出出,仿佛一段演活了的人間浮世繪。

我們中的很多人與這些人物一樣,也常常在追求「成功」和「內心幸福」之間徘徊不定。我們可以從紅樓夢裡找到自己。

讀紅樓夢更能讓我們看到人生諸階段。少年:在《紅樓夢》中看到青春和自由;中年:在《紅樓夢》中品嘗富貴的苦和貧窮的苦;晚年:在《紅樓夢》中領悟悲憫眾生。

Translate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