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高宗連續收拾老將,嚇得韓世忠主動申請補稅保命

文:齙牙趙

南宋高宗紹興十二年十一月五日,在西湖邊圍著火爐喝酒泡妞的韓世忠聽到了一個消息:當今皇上下了一個詔書,樞密使張俊被罷職,雖然有了一個清河郡王的爵位,但是從此以後再也沒有了兵權。

韓世忠知道張俊為什麼被罷職,當初秦檜讓張俊坐上這個位置,就是因為秦檜覺得他是最值得信任和利用的人。現在和議已成,太后迴鑾、徽宗皇帝梓宮已然安放在會稽永固陵,大仗是沒什麼機會打了,他們這幫武將也沒什麼用了。

關鍵是,韓世忠還聽說了一個更讓他膽戰心驚的事情。

張俊被罷職,有很大的一個原因是被人舉報有謀反之心,最大的罪狀有兩點:

第一,他挑選住宅的時候,選在了清河坊,大宋尚火天下皆知,他選在清河,兩個字都有三點水,就是要滅火;

第二,他住宅的地基選在了承天寺,「承天」是皇上專用的,他一個武將有什麼資格承天,擺明是了是要造反。

雖然皇上接到舉報之後並沒有受理,還說了「俊有復辟功,無謀反之事」,但是這件事情還是把韓世忠嚇壞了。

韓世忠忍不住又想到了老宰相張浚的事兒。

就在四天之前,十一月一日,万俟卨舉報張浚謀反的事情才因為皇上的寬宏大量沒有繼續深究。張浚在長沙修了六十間屋子給母親養老,他這樣一個重臣修六十間屋子本是稀疏平常的事情,但是又有人風言風語,說他修屋子的時候看了風水,找了一個大富大貴能夠更進一步的宅基。

万俟卨說,張浚當初就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宰相,他要更進一步,是進到哪裡去?不言而喻了吧。

更重要的是,張浚還模仿「五鳳」格局為母親建樓,這簡直是要把母親當太后啊。

這件事情,連皇上都有點生氣,專門派人去長沙現場查看,發現是「不過中人常產可辦」的普通住宅,這才放了張浚一馬。

韓世忠再想到,不到一年以前的紹興十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岳飛也是因為謀反被賜死在大理寺,忍不住開始瑟瑟發抖。

韓世忠舉起雙手僅存的四個手指頭一看,當年的中興四將,再加上老宰相張浚,就剩自己和劉光世沒有被冠以謀反的罪名了,趕緊找劉光世聊聊天吧。

韓世忠派手下去劉光世的宅子約酒,結果劉光世重病,說等病好了大家喝酒聚一聚。韓世忠等了八天,到了十一月十三日,劉光世的請柬沒到,噩耗倒是來了——一病不起,終於沒能起來。

眼看著身邊的老戰友,被殺的、病死的、被收拾的,就剩自己一個人還在孤零零地,韓世忠想到秦檜那張陰晴不定的臉,開始有點害怕:「萬一秦檜開始收拾我,我該怎麼辦?」

想來想去,韓世忠決定,還是拿錢保命吧。

一個月之後,十二月二十一日,韓世忠顫顫巍巍地給趙構上了一個申請:

皇上,這些年來承蒙你的厚愛,賜給我了不少土地,加上我自己的工資獎金購買的良田,坦白地說,還是有不少了,每年能夠收一百多萬石糧食。

這麼些年,我享受著朝廷給予的福利,卻一直沒繳納個人所得稅,心裡非常不安,皇上你看這樣好不好,我就按三年的收成,也就是三百萬石,一次性上交給朝廷當成軍糧,就算是補繳我這麼多年的個人所得稅了

趙構看到這個申請,十分感動,但是拒絕了韓世忠的申請,說,你勞苦功高,這些年置辦一點家產也不容易,留著養老吧。

韓世忠補稅未遂,心裡並不高興,他知道趙構只是客氣一下,這筆錢他要是不拿出去,趙構心裡不舒服,他老韓心裡也不踏實。

新年一過,紹興十三年一月五日,韓世忠再提交了一遍申請。

趙構一看韓世忠這麼執著,忠君愛國之心蒼天可見,再不答應他就有點虛偽了,於是就在這份申請書上籤了一個「同意,轉相關部門執行」,然後給韓世忠發了一個獎狀。

二月初八,千盼萬盼的韓世忠終於盼來了趙構的正式嘉獎令:韓世忠從國公進封為咸安郡王。

過了幾天,趙構又在大內給韓世忠辦了一個盛大的慶功宴,邀請韓世忠全家都參加,還賞賜了韓世忠名馬寶劍。

到此為止,韓世忠心中一塊大石終於落地,在杭州城無憂無慮地過完了一生。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