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極可能因這事觸怒軍人而完蛋

鐵鏈女

作者:蘇撬阱

拐賣婦女,是中共一胎化結出的惡果。在北京冬奧會期間爆發了,無論中共怎樣竭盡全力轉移視線,也無濟於事。全民的目光都集中在這上面,而且緊咬不放,慢慢發酵……

軍人連家人都保護不了,能不憤怒嗎?!

因12歲女兒李瑩被拐賣失蹤,軍人李大忠傷心而死!

可愛的小女孩李瑩被拐賣後,26年來脖子上戴著鐵練,被強姦生下8個孩子。

可愛的小女孩李瑩被拐賣後,26年來脖子上戴著鐵練,被強姦生下8個孩子。

我突然想起齊奧塞斯庫的最後日子,1989年12月25日,八十年代的最後一個聖誕節。

布加勒斯特下午4時,槍聲響了……齊奧塞斯庫怎麼也不會想到二十世紀八十年代的最後一個聖誕節,是他的末日。

1989年11月29日,羅馬尼亞體操明星科馬內奇出逃,尋求西方的庇護。到美國後,她將出逃的恐怖經歷向西方新聞界公布。

12月15日,羅馬尼亞邊境城市蒂米什瓦拉發生警察與當地居民的激烈衝突,造成了傷亡。居民長期積壓的憤怒終於爆發了。

就在羅馬尼亞國內動亂開始蔓延的時候,獨裁了24年的共產黨黨魁齊奧塞斯庫依舊在享受讚美之聲。12月18日,他向國防部長米勒將軍下達鎮壓蒂米什瓦拉市民的命令之後,飛往伊朗進行為期3天的國事訪問,與伊朗總統拉夫桑賈尼舉行了會談。唯一的不同是,他的夫人埃列娜.齊奧塞斯庫未像往常一樣隨他出訪。作為羅馬尼亞政府第一副總理,她坐鎮國內,控制事態發展。此時在遙遠的德黑蘭,齊氏還一再宣稱:「我們的形勢是穩定的。」共產黨的領導人一向都是如此盲目自信,習近平的「四個自信」也是穿著防彈衣哆嗦出來的。

1989年12月20日,一個可怕的消息在羅馬尼亞不脛而走:保安部隊在蒂米什瓦拉實施大屠殺,幾千人喪生,上萬人被捕或失蹤。當晚,齊奧塞斯庫從德黑蘭剛一回國,立即到電視臺發表講話,嚴厲斥責蒂米什瓦拉動亂是「帝國主義和復仇主義集團以及外國間諜機構組織的」,是企圖「阻止社會主義發展,使國家倒退到外國的統治下」。12月21日,他又像往常一樣,在首都舉行的群眾大會上慷慨激昂的發表講話,呼籲全國保持穩定。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在廣場的一個角落裡突然發出一個清晰、微弱的聲音:「打倒齊奧塞斯庫!」

電視直播立即停止,最後的畫面是,齊奧塞斯庫正揮舞的右手震驚的停在半空中。

那個微弱的聲音就像烈火碰到了幹柴,決定了後面發生的一切。

就在這一天,首都布加勒斯特爆發了反齊奧塞斯庫的示威遊行。人們高呼:「不要齊奧塞斯庫!」「要自由!」「要麵包!」示威者衝進書店,焚毀齊奧塞斯庫的著作。

與此同時,以伊利埃斯庫為首的羅馬尼亞「救國陣線」宣告成立,宣布解散齊奧塞斯庫的全部政權機構。

緊接著,支持齊奧塞斯庫的保安部隊與反對他的軍隊和群眾在首都市區展開了激烈的巷戰。

12月22日,「起義者」占領了電臺和電視臺,宣告齊奧塞斯庫「下落不明」。

22日,齊奧塞斯庫夫婦決定坐飛機出走。46歲的飛行員馬魯坦在《羅馬尼亞自由報》上回憶說,12月22日,他接到命令飛到羅共中央辦公大樓,去接齊奧塞斯庫。當時齊氏夫婦和另外的四個人前來,其中包括齊奧塞斯庫的親妹妹瑪麗亞(在家排行老七)、她是前總理曼內斯庫的妻子,還有政治局委員博布,以及齊氏的兩名保衛人員。由於直升飛機座艙狹窄,其他領導人被留在大樓內。

飛機飛行了25公里,到了斯納戈夫村,在齊奧塞斯庫的一個別墅花園裡降落。在這裏,齊奧塞斯庫的親妹、曼內斯庫的妻子瑪麗婭和政治局委員博布被要求離開直升飛機。

「瑪麗婭吻了齊奧塞斯庫夫婦的手」,然後走下飛機。齊奧塞斯庫夫婦作為親哥親嫂在生死的關鍵時刻把親妹妹都拋棄了!這樣的人能有生死之交嗎?!據外媒報導,政治局委員博布離開飛機後不久即被捕。

齊奧塞斯庫在別墅打了兩個電話,到廚房吃了些東西,又裝了兩大袋子食品。飛機又一次起飛以後,齊奧塞斯庫決定飛往布加勒斯特西北18英里的博泰尼軍用機場。很顯然,齊氏夫婦決定離開羅馬尼亞。

此時的齊奧塞斯庫已焦躁不安。他命令飛行員不要與地面指揮塔聯絡。在整個飛行過程中,齊的保鏢都用手槍指著飛行員。這也是中共領導人的做派,他們並不相信他們必須依靠的人。

這位並不忠於齊氏的飛行員回憶說,他故意飛得很高,以便使雷達可以追蹤到直升飛機的蹤跡。當接近軍用機場時,馬魯坦告訴齊氏夫婦說,他們可能已被雷達追蹤到了。

齊奧塞斯庫同時也聽到了廣播,說羅馬尼亞領空已被封鎖,禁止飛行。齊立刻命令飛行員在軍用機場以外的地方降落,他最怕落入叛軍手中。於是在距布加勒斯特52公里處的一個小鎮附近的曠野上降落了。這時,效忠齊氏的人乘坐兩輛汽車追上了他們,齊氏打算到公路上碰碰運氣。此時已是22日下午1點左右。

齊氏夫婦和兩名保鏢首先截住了一輛紫紅色達契亞牌汽車。但半小時以後,無線電廣播了他們逃跑的新聞,並描述了這輛汽車的特徵,於是他們只好在沃克雷什奇村停了下來。

究竟往哪裏跑?這始終是齊氏夫婦和保鏢一直討論的問題。埃列娜建議取道科比亞森林,那裏有羅馬尼亞4號人物迪姆卡的一所別墅,迪姆卡一直是這對夫婦的好朋友。而齊奧塞斯庫則堅持去特爾戈維什泰城邊的特種鋼鐵公司,他曾多次視察過這個工廠,並認識那裏秘密警察的頭目。他太自信了吧?

車子朝特鋼工廠開去。

此刻,電臺正廣播前總理、齊奧塞斯庫的親妹夫米爾恰.曼內斯庫的一篇講話,齊奧塞斯庫剛聽到前面的幾個字,就像昏厥一樣癱倒了,頭垂到儀表板上,接著他又抬起頭來,喃喃自語:「完了!但願情況不是這樣。」

當汽車一靠近特鋼公司的值班亭,工廠的第一道門就打開了。齊的保鏢走下汽車,上前與工人搭話,這個保鏢回來說道:「工人已經罷工了!」這時,有十多個人圍過來,有人認出了這對夫婦,人們開始向車子投擲石塊,同時高呼:「打死殺人犯!」

工廠的警衛也加入了吶喊者的行列。這時,埃列娜又一次抓住了彼得裡紹爾的脖領,命令他開車沖過去。汽車終於衝進工廠,又從後門逃了出來。齊奧塞斯庫哭泣起來。

彼德里紹爾發現前方右側數百米的地方有一柵欄門,這裏是植物保護中心。他把車子開進去,停在兩棵松樹之間,並騙齊氏夫婦已經進停車場了。埃列娜此時才放下了彼得裡紹爾的脖領。齊奧塞斯庫讓彼德里紹爾進去探問,看看人們是否願意幫助他們。

於是這位司機人質登上燈火通明的臺階,走進大廳。裡面有十幾個人正在從電視裡觀看白天發生的事情。彼德里紹爾對他們說,他已經抓到了齊奧塞斯庫夫婦,就在樓下的汽車裡。沒想到那些人聽後哈哈大笑起來,因電視裡宣布齊奧塞斯庫夫婦已經「就擒」。他只好反覆解釋,起勁地做手勢,結果那夥人仍將信將疑,嘻嘻哈哈地讓他悄悄把兩口子帶來,以免驚擾他們看電視。幸好有一位他認識的技術員發覺彼德里紹爾的驚恐不像是裝出來的。他立即驅散眾人,騰出了一間辦公室,讓彼德里紹爾把齊氏夫婦領來。

齊奧塞斯庫夫婦疲憊不堪地走出汽車,看到那位技術員站在臺階上向他們招手。彼德里紹爾上前攙扶著齊奧塞斯庫,埃列娜緊隨其後。他們進了那間辦公室,就被關了起來。那個技術員隨即給一個軍事中心打了電話,一個軍車隊很快趕到這裏,陷於四面楚歌中的齊氏夫婦就這樣輕輕鬆鬆的落入士兵手中。他們隨後就被帶到車站附近的兵營裡。

1989年12月25日下午,在羅馬尼亞這個軍營的餐廳裡,設立了一個秘密軍事法庭,準備對齊奧塞斯庫夫婦舉行最後的審判。

2點左右,原羅馬尼亞總統、羅共中央總書記尼古拉.齊奧塞斯庫和夫人埃列娜被軍人從一輛裝甲運兵車上押解出來,坐到秘密軍事法庭的被告席──一張普通的桌子後邊。

71歲的齊奧塞斯庫身著黑色外套,面色蒼白,神情疲憊。他的夫人埃列娜包著頭巾,表情木然地坐在他身邊。

有人大喊:「站起來,這是法庭!」

檢察官:齊奧塞斯庫先生,您還有機會在合法組成的法庭前說話。我希望你為自己辯護……這是你的權利。

齊奧塞斯庫(以下簡稱齊):我不承認任何法庭,我只承認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這是政變,我不承認任何人。

審判長:我們根據本國憲法來審判你,這不是你給我們上課的時候……我們了解法律。

接著,檢察官宣布,由公安部宣讀起訴書:

「今天審判被告尼古拉.齊奧塞斯庫和埃列娜.齊奧塞斯庫,乃是因為他們對抗羅馬尼亞人民的罪行……」中共不也是從建立那天起就對抗中國人民嗎?

這個控訴書上羅列他們的罪行是:

一、大量屠殺人民,犧牲者超過6萬名;

二、利用秘密警察來對付人民和國家,損害了國家的力量;

三、在各個城市製造爆炸事件,破壞建築物和公共財產;

四、把國家經濟搞得一團糟;

五、在國外銀行存款超過10億美元,並企圖利用這筆款外逃。

檢察官:大家都知道到今年12月22日為止,整個國內發生的事情。缺少醫藥,缺少許多人民所必需的東西。是你讓許多小孩不治而死,而且讓軍事醫院中沒有醫藥,沒有暖氣,也沒有吃的……

檢察官:蒂米什瓦拉是怎麼回事?你知道蒂米什瓦拉的種族滅絕嗎?

齊奧塞斯庫無言以對,只好保持沉默……

檢察官:被告!回答你在瑞士存款的事情!

面對事實,齊奧塞斯庫再一次不出聲……

檢察官(轉向埃列娜):你是副總理,你有沒有向蒂米什瓦拉下令開槍的。

埃列娜狡辯道:你們也是官員,你們應當知道政府是不會在蒂米什瓦拉下令開槍的。

檢察官:那麼是誰下令開槍的?外面謠傳這些恐怖份子是國家安全局的人。……你!齊奧塞斯庫,米勒將軍(羅馬尼亞時任國防部長,又譯米利亞)是在什麼情況下死的?

事實是:1989年12月20日晚,過於自信的齊奧塞斯庫決定21日在布加勒斯特舉行群眾大會,支持他在蒂米什瓦拉採取的鎮壓行動。這次集會給群眾提供了上街抗議的良機。惱羞成怒的齊奧塞斯庫下令國防部長米勒將軍指揮軍隊武力恢復秩序,但米勒將軍拒絕執行鎮壓抗議民眾的命令,並以自殺方式向國家做出了交代。

死到臨頭的齊奧塞斯庫說:米勒是叛徒,是他自己單獨離去,並決定自殺的。他未能執行重建秩序的命令。

此時,法庭審判暫停片刻,不久後開庭,檢察官開始宣判:

「根據刑法第162條、第163條、第165條和第375條,我們認為兩名被告有罪。現在特別軍事法庭宣布,今天判決如下:沒收被告的所有財產,並處以死刑。」

齊奧塞斯庫夫婦遭槍決時情景。

辯護律師是這樣為齊奧塞斯庫夫婦進行最後辯護的:我認為對兩位被告的審判法律程序是正確的。關於他們簽不簽名,只要有證據他們仍應被起訴……不過我要求法庭,此項判決絕不能出於報復的原因。

 

齊奧塞斯庫絕望道:我不承認……

主席:此項判決不准上訴。

審判後不久,齊氏夫婦即被帶赴刑場。當地時間下午4點,一支3人的行刑隊執行槍決。

據外電報導,行刑前,埃列娜曾向行刑士兵喊道:「你們怎能向我們開槍,我曾經那麼關懷你們,我是你們的母親。」一個士兵回答說:「不,你不是我們的母親,你是殺死我們母親的兇手!」

槍聲驟然響起……

12月26日,聖誕節的第二天,羅馬尼亞電視臺播放了審判齊奧塞斯庫和他被槍決後的錄像。

● 江蘇徐州殘酷虐待拐賣婦女將導致中共政權崩潰

看起來羅馬尼亞共黨黨魁齊奧塞斯庫被槍決與中共國江蘇徐州瘋狂、殘酷虐待拐賣來的女性完全不搭杠,但提筆寫這篇文章時,我突然想到了齊奧塞斯庫的下場,前兩天還在德黑蘭,與伊朗總統拉夫桑賈尼舉行會談,並說「我們的局勢是穩定的」,結果沒過幾天,夫妻倆的腦袋都掉了!想一想,這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但絕對水到渠成、順理成章。

徐州「八孩母」事件發酵至今,關注度點擊率已經達到數十億!

想想看,「八孩母」、豐縣鐵鏈女,就是被拐賣的現役軍人李大忠的漂亮寶貝女兒李瑩,當年才12歲。由於過度思念女兒,李大忠過早離世。而根據爆料的視頻我們可以看到,被拐賣的李瑩住在一個連門都沒有的水泥小屋內,地上放著飯菜,而脖子上被鐵鏈子鎖著,氣溫到攝氏零度時,女子衣衫單薄,臟亂不堪,像一條狗一樣茍活著,精神已經不太正常了。

據鄰居透露,董家祖孫三代輪姦這一個女人,生的八個孩子不知是誰的種兒。由於她不服從,這家男人……嫌她咬人,就把牙用鉗子掰了,她滿口只剩兩顆牙。還怕她把遭遇告訴別人,把她的舌尖剪掉,把聲帶用藥毀壞。

「村民說他爺仨用一個女人,那時候老頭還沒有死。」「這是一個大問題,不僅涉嫌強姦,還涉嫌輪姦,罪惡滔天!罪惡滔天!天理不容啊!」

原籍為徐州豐縣的大陸導演王聖強披露,他們老家的人都知道「八孩母」是李瑩。但是,有人不能讓她是李瑩。

他還解釋為何當地政府不承認「八孩母」是李瑩:「李瑩的父親是軍人,保家衛國,自己的女兒都不能保護的了,……被拐賣到豐縣,名字誰給改的?戶口誰給辦的?結婚證誰給辦的?政府官員不參與能辦成這事?一扯能扯出一窩來,所以堅決不能承認是李瑩!」

徐州還有多起類似事件,包括各級領導都去參與強姦、輪姦,至於生出的孩子是誰的,就沒人管了。這些事件的關注熱度正慢慢發酵,甚至超過正在北京舉行的冬奧會,這讓中共最高領導層極度驚恐。這也是我提筆之時,突然想起齊奧塞斯庫身體被打成篩子的原因。(文/蘇撬阱)△

「鐵練女」DNA鑒定結果出來了,官方不敢公布。「驕傲女孩」驚爆鐵鏈女被拐賣線路圖,遷出觸目驚心的中國婦女拐賣黑幕。網絡8問,中共黑天鵝?| 新視野 第527期 20220222

人民報首發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