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威:北京冬奧會引發新一輪政治波瀾

習近平

2月7日,中共外交部例行記者會過年後重開,一半的問答都聚焦於北京冬奧會,負面消息包括參加開幕式的巴布亞新幾內亞總理檢測陽性、維吾爾族火炬手、曾參與中印邊界加勒萬河谷衝突的士兵參與火炬接力、芬蘭指責運動員隔離條件差,還有美國國會通過競爭法案、美國要求中共落實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等。

習近平

北京冬奧會引發了新一輪的政治波瀾,中共還主動添柴火,彭帥再次被亮相;黨媒引述中共駐聯合國代表的話報導,「美國不要在錯誤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再加上荷蘭媒體在冬奧會開幕式直播期間被驅趕,中共巨資籌辦的冬奧會,因為另類疫情防控和邀請的政要嚴重縮水顯得很沒面子,自己也不斷引火燒身。

巴布亞新幾內亞總理檢測陽性仍參加開幕式?

中共黨媒報導2月4日晚的冬奧會開幕式時,巴布亞新幾內亞總理馬拉佩(James Marape)的名字赫然在列;然而隨後的信息證實,馬拉佩2月3日抵達北京時,病毒檢測呈陽性。

看起來,要麼中共為了湊數,不顧馬拉佩確診,仍讓他繼續參加北京冬奧會開幕式;要麼中共黨媒的報導公開撒謊。

2月5日,習近平宴請參加冬奧會開幕式的政要,但黨媒似乎隱去了參加宴會的政要名單,應該不只是因為巴布亞新幾內亞總理馬拉佩缺席,中共邀請到的頭號政要、俄羅斯總統普京估計已經離開。普京拿錢走人、一點也不客氣,中俄全面戰略夥伴關係露出了真容。

2月5日和6日,習近平走馬燈式地會見了蒙古國總理奧雲額爾登、摩納哥元首阿爾貝二世親王、吉爾吉斯斯坦總統扎帕羅夫、盧森堡大公亨利、阿根廷總統費爾南德斯、巴基斯坦總理伊姆蘭·汗、波蘭總統杜達、新加坡總統哈莉瑪、聯合國祕書長古特雷斯、卡塔爾埃米爾塔米姆、阿聯酋阿布扎比王儲穆罕默德、厄瓜多爾總統拉索、塔吉克斯坦總統拉赫蒙、烏茲別克斯坦總統米爾濟約耶夫、土庫曼斯坦總統別爾德穆哈梅多夫、哈薩克斯坦總統託卡耶夫、塞爾維亞總統武契奇、埃及總統塞西。

中共應該花了大價錢才請到這些人,怎麼也得再配合中共領導人一下。習近平兩年來未能會見外國元首,這次當然不能放過惡補的機會。兩天裡會見這麼多人,還有高規格宴請,應該也談不了什麼實質內容,大概就是彼此寒暄、露臉,配合中共黨媒宣傳而已。中共很可能試圖把這些會面當作建立反美和反西方陣營的資本,但這些國家政府的大多數應該不會跟著中共反美,而是同時也要與美國搞好關係。

染疫的巴布亞新幾內亞總理馬拉佩,只能與李克強視頻會晤,之後回國;這位親共的政客不知是否能從中吸取教訓、轉變立場。曾配合中共掩蓋疫情的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此次沒能見到習近平,只見到了李克強。

巴布亞新幾內亞總理馬拉佩染疫事件,再次凸顯中共隱瞞疫情的操作,反映出中國大陸虛報的疫情數字沒有意義。目前,不能排除京津地區實際有更多病例,但中共為了冬奧會繼續故意隱瞞。

不知普京是否了解更多信息,或許在冬奧會開幕式上,他主動要求遠離各國政要和其他人,獨自待在貴賓席的隔間。開幕式結束後,普京匆匆離去,放棄了與各國政要的見面、寒暄,是否也怕感染呢?

中共故意安排的特殊火炬手

維吾爾族火炬手和曾參與中印邊界加勒萬河谷衝突的士兵參與火炬接力,顯然是中共有意安排的,這等於向美國和西方示威,也再次挑釁近鄰的印度。中共費力地塗抹惡劣的人權記錄,還煞有介事地利用冬奧會呼籲和平,但火炬手的安排徹底暴露了中共的真實面目。

2月6日,美國駐聯合國大使格林菲爾德(Linda Thomas-Greenfield)接受CNN採訪時說,中共讓一名維吾爾運動員在北京冬奧會上點燃奧運聖火,「試圖分散我們對當前真正問題的注意力」,「我們知道那裡發生了種族滅絕」,「我們已經明確表示,反人類罪正在中國發生。」

2月7日,中共黨媒新華社報導《中國常駐聯合國代表:美國不要在錯誤的道路上越走越遠》。報導專門回應美國駐聯合國大使格林菲爾德,再度否認新疆存在種族滅絕,並稱「嚴重毒化中美關係」。

顯然,中共的特殊安排,相當於對美國和西方各國外交抵制北京冬奧會的報復,以往西方世界期望通過奧運會主辦權改善中國人權的願望徹底落空了。

習近平和普京會面後,新華社發布的中俄聯合聲明直接針對美國和北約,顯示中共還沒等到冬奧會開幕,就迫不及待地對美國和西方下戰書了,打破了冬奧會前假意的低調。中美對抗升級在所難免,中共與近鄰的關係還會緊張。

冬奧會期間中美對抗進行時

2月5日,美國國會通過了《2022年美國競爭法案》。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回應說,該法案「開展對華戰略競爭」,中方「堅決反對」,「停止損害中美關係和雙方在重要領域的合作」。

趙立堅不可能不知道,中美關係已經很壞,可能合作的領域極其有限;中俄聯合聲明已經明確了中美對抗的實質,中共直到現在卻還不肯接受中美「競爭」,實在是自相矛盾。

2月7日,有記者提到美國官員要求中共採取具體舉措落實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趙立堅沒有直接回應,僅重複「貿易戰沒有贏家」,「推動中美經貿關係健康穩定發展」,把球踢給了「有關主管部門」。

2月1日,美國副貿易代表比安奇(Sarah Bianchi)曾透露,北京未能履行其在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中所做出的購買承諾,華盛頓和北京之間的對話「非常困難」。

北京冬奧會的開幕並未改變中共被孤立的現狀,中共的宣傳或許只能轉移一些中國老百姓的視線,但中美對抗從未停止,只會愈演愈烈。

2月6日,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Jake Sullivan)說,「北京最終將承擔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部分成本,他們在考慮未來幾週與俄羅斯政府的接觸時應該計算這一點」;「因為制裁將針對俄羅斯的金融體系,而這當然也會涉及中國經濟」;中共「將可以選擇是否遵守制裁,或者,如果它選擇不遵守,那麼當然會有相應的處罰。」

中俄聯合聲明直接針對美國和北約,薩利文的話應該算是白宮的回應。他還說,「如果中國(中共)被視為在支持俄羅斯,那麼在世界的眼中、在歐洲的眼中、在其它國家的眼中,中國(中共)也將付出一定代價」。

普京匆匆的北京行程,更像是對美國和西方發出信號,自己沒有與中共走的太近,甚至沒有直接反對各國外交抵制北京冬奧會,只不過想賺更多錢而已。相比之下,中共雖然也沒有直接支持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但把矛頭直指北約、美國。中共準備繼續對抗美國和西方,俄羅斯卻仍然在試圖撈籌碼。

中美正在接近撕破臉,美國大概也放開了手腳。2月7日,美國商務部將33家中國實體列入「未經核實清單」,又給了中共一記悶棍,這可比中共單純唱高調實際多了。

中共莫名其妙自己添亂

2月4日,北京冬奧會開幕當晚,荷蘭媒體NOS Journaal在北京直播時,現場記者被中共的「紅臂章」人員強行推走,令荷蘭演播室內的女主播目瞪口呆。現場記者用中文解釋正在直播,也未能躲過這類無厘頭的粗暴打壓。

「紅臂章」在中國大陸司空見慣,但在西方人眼中卻是沒有合法身分的人。中共應該也沒想到「紅臂章」們如此隨意,奧運開幕當日出醜大概情非所願。不過,中共再度安排彭帥露面就有些匪夷所思了。

彭帥事件雖然還沒有過去,但新聞熱度已經降低,中共完全可以繼續當啞巴、保持低調,誰知卻偏要在冬奧會期間主動炒作。

2月7日,彭帥被安排接受外媒採訪,稱與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Thomas Bach)見了面,還宣布退休,並再次否認張高麗性侵,自己也沒有被消失。

對比荷蘭媒體被強行騷擾,在北京冬奧會期間,人們幾乎不會相信彭帥有類似自由發聲、露面的權利。這顯然是中共自導自演的又一出醜劇,但實在想不出中共為何在此敏感時期自揭其醜,難道是中共新一輪內鬥的需要?

2月7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還被迫回應了芬蘭冰球教練指責運動員隔離條件不佳,趙立堅沒敢亂說話,僅稱這名運動員病毒檢測呈陽性,已經「為各國運動員提供細緻周到的服務和便利」,之後把球踢給了北京冬奧組委。

趙立堅不得不敷衍,抱怨的不只是芬蘭運動員,波蘭運動員馬利舍夫斯卡(Natalia Maliszewska)的遭遇更離奇。2月5日凌晨3點,她被送上救護車,她說先被告知「我可以出去,五分鐘後又說我不能出去。他們告訴我,有很多政治上的東西,你不會明白。這就是中國」。之後,她在「準備熱身的半小時前收到消息,稱他們犯了一個錯誤,我不能參加比賽」,但再次接受測試的結果卻是陰性。她說,「我現在什麼檢測都不相信」,「現在沒有誰給個說法。他們沉默了。」

澳大利亞冰壺運動員吉爾(Tahli Gill)和搭檔休伊特(Dean Hewitt)贏得了第一場比賽,但隨後一人被告知病毒檢測呈陽性。美國男子花樣滑冰運動員周知方(Vincent Zhou)也被檢測陽性,退出了比賽。若他們在入境前感染,說明入境檢測失靈;若是入住奧運村後被感染,問題就更大了。目前為止,據稱有363名參賽者檢測陽性。中共混亂、無效、嚴苛的防疫模式露出了端倪,正如防疫人員所說,這都是政治。

北京冬奧會開始還沒幾天,就鬧出這麼多事,外界之前曾預測,中國大陸相應的疫情防控、箝制言論等可能露相,但應該沒有想到會有如此多的猛料。中共的處境可謂今非昔比,冬奧會尚未結束,不知是否還會有新的故事發生。

大紀元首發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