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曉農:美中關係現狀剖析

布林肯

川普任期的後半期到現在,美中關係告別了「擁抱熊貓派們」習慣已久的狀態,雙方關係高度緊張。那麼,究竟美中關係現在處於什麼狀態?亦敵亦友,抑或是非敵非友?其實,美中關係的現狀十分清晰,不難描畫,但對美中關係現狀的認知,如何解讀這種現狀,似乎卻是美國目前的一個困惑。從白宮到軍方,從智庫到商界,各有自己的解讀。

一、擁抱政治對立和侵害美國的「熊貓」?

要解讀美中關係的現狀,至少必須涉及幾個最重要的方面,首先是政治關係,其次是經濟關係,再次是軍事關係。

美中政治關係是不是近年來兩國之間日益對立的根本原因呢?顯然不是。美中兩國的政治制度完全不同。中共是傳統的共產黨專制制度,屬於極權主義政權,在這種制度下,其對國內的人權壓制和迫害從未停止過,其中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對無辜的法輪功修煉者的無休止迫害和對不那麼順從的少數民族的經常性迫害。過去七十年來中共從未放棄或終止過政治迫害,但對這樣一個「熊貓」,「擁抱熊貓派們」不是親善友好了幾十年嗎?連「六四」鎮壓那樣的殘酷迫害,老布什不也輕輕放過了嗎?

「擁抱熊貓派們」曾經有過一個「美好」的幻想,假設走向市場化的中共政權會放棄專制,接受民主制度,這也是他們試圖說服他人理解自己親善「熊貓」的理由。這個理由用了幾十年了,現在變得越來越自欺欺人,不但無法自圓其說,而且也不斷被中共強硬的對內政治高壓姿態(包括在香港的一系列政治高壓措施)撕得粉碎;甚至一些期待中共高層「權力鬥爭」會改變中共專制本性的美國政治預言家們現在也越來越失望了。

美中兩國的政治價值觀完全對立,這不是美國遇到的新問題,而是一個早在朝鮮戰爭和越南戰爭時期就已經清晰明確、從未變過的既定狀態。今天美國行政當局重提這一點,不但毫無新意,而且無疑是在打好幾位「擁抱熊貓」的前總統之臉。美國和中共政權從來都是價值觀對立的;問題在於,美國的行政當局是否關注這種對立,以及關注或忽略兩國政治對立的目的是什麼。尼克松當年從美蘇冷戰的國際戰略需要出發「擁抱熊貓」,他之後的幾位總統從商貿需要出發「擁抱熊貓」,那麼,國際戰略或商貿需要如今還能給美國「擁抱熊貓」的理由嗎?

美國為中國加入世貿組織打開了大門,至今已有20年了,直到川普總統啟動了美中經貿談判,兩國在經貿層面的衝突和對立才擺上了桌面。其中主要的衝突集中在兩方面,一是中國長期以來蓄謀已久地展開了全方位的技術盜竊和知識產權侵犯,每年讓美國遭受5千億美元的經濟損失;二是中共試圖以此為手段,憑藉「世界工廠」的巨大產能來全面占領美國市場,籌集巨額資金,以壯大其經濟和軍事實力,進而威脅美國的國家安全。對一個人口超級大國的這種經濟圍剿,美國雖然國力雄厚,也無法長期承受下去而無動於衷。其中的根本問題在於,中共的這種經濟攻略手法屬於正常競爭嗎?當然不是,那是明顯的惡意侵害。那中共的戰略意圖何在?從經貿活動本身似乎得不出答案。

二、紅色大國必然對美國發動軍事威脅

共產黨政權想削弱乃至動搖西方民主大國的企圖,從來沒有中斷,從列寧開始,直到今天的北京,一貫如此,美蘇冷戰不過是蘇聯對美軍事威脅的一個必然產物。可以說,共產黨政權想要「戰勝民主堡壘和資本主義制度」,是其馬克思主義基因中生長出來的戰略。這種戰略是否公開展示,它是否對美國張牙舞爪地威脅,唯一的制約因素便是它對自己實力的評估。當紅色大國軍事上威脅美國的時候,它那「社會主義必勝」的口號,其實不過是在全球追求霸權的意識形態包裝而已。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蘇聯處於生死存亡之際,若無美國的援手,蘇聯會被納粹德國消滅;中蘇邊界衝突時蘇聯準備對中共政權實施核打擊,毛澤東把其高層主要成員都撤離北京了,是美國的強勢姿態逼迫蘇聯收手,讓中共政權逃過一劫。美國不僅兩次拯救過紅色大國,把它們從亡黨亡國的困境中解救出來,還兩次長期「餵養紅色老虎」,幫助「紅色老虎」壯大,以致於最後威脅美國。美國的「義舉」絲毫不會改變紅色大國的野心,一旦它們認為自己的實力已經可以挑戰美國,其削弱和動搖美國的戰略企圖就會付諸實施,紅色大國與美國的軍事對抗即因此而生。

美國從來就不打算消滅紅色大國,只是防禦型地應對紅色大國的軍事威脅。美蘇冷戰如此,如今面對中共的壓力和威脅,也是如此,因為民主國家不能、也不會直接挑起對擁有核武器的紅色大國的戰爭;但紅色大國則正好相反,它視國人的生命如草芥,只要一有機會,就會主動發起對美國的軍事威脅。真正造成近年來美中關係惡化的主要原因,就是中共點燃了中美冷戰,這是美中軍事對抗的起源。

中共如此作為,並非不可思議之事,中共以前在朝鮮和越南都與美軍交過手。過去中共與美國在戰場上對陣的原因與今天中共點燃中美冷戰的原因同根同源,都是「打倒美帝國主義」。如果美國有人以為,只要美國不與中共對抗,中共就會改邪歸正,立地成佛,遵守國際秩序與規則,那只能說明他對中共的認知幼稚到可笑的程度。

三、冷戰的核威脅轉折

 如何看待當今的中美軍事關係,不能就事論事,而必須有歷史眼光。中共對美國的軍事威脅,現在已經是一個無可迴避的現實。但這種軍事威脅是否構成冷戰,在美國目前卻有極大的爭議,而行政當局的立場基本上是迴避冷戰問題的討論。

二戰後美國兩次面臨紅色大國的軍事威脅,但其中的層面十分複雜,很容易引起混淆和誤解。紅色大國對以美國為主的西方民主國家的威脅,始自1948年的柏林危機,即蘇聯突然封鎖盟軍控制的西柏林與西德之間的陸路運輸,導致西柏林駐軍和居民生存困難,美軍用大規模空運瓦解了這次封鎖。世界現代史一般都認為,這次危機是東西方之間冷戰的開始。蘇聯解體後這種威脅消失了幾十年,如今中共又開始軍事威脅美國。

如果把美國和蘇聯的軍事對抗過程具體分成幾個階段,大致如下。第一,在第三國兩軍對壘,劍拔弩張,柏林危機即為一例;第二,紅色大國在第三國發動戰爭,美國介入,發生大規模的地面和空中戰爭,如朝鮮戰爭和越南戰爭;第三,紅色大國直接對美國發出核威脅,1962年的古巴導彈危機就是如此;第四,雙方進入以核備戰和防範核攻擊為重心的擴軍備戰,直到紅色大國垮下來。

需要指出的是,在第二和第三階段之間,發生了冷戰的實質性轉折,那就是核武器的發射實現了技術突破。這包括兩方面,首先,核武器轉化為常規地面武器和水下攻擊型武器的戰鬥部,即出現了裝有核彈頭的炮彈和魚雷,古巴導彈危機期間蘇聯在古巴附近的4艘潛艇就載有核魚雷,但當時美國不知道;其次,核導彈的問世意味著核武器的遠程投射工具有了突破性進展,雙方可以遠隔重洋實施核威脅。

這個冷戰的實質性轉折標誌著,從此核大國之間不能正式交戰。因為雙方都持有大量核武器,足以毀滅另一方;雙方若擦槍走火,進入熱戰,就可能打開核攻擊的大門。在發生這個冷戰的轉折之前,美國可以在第三國與紅色大國軍事對抗,即朝鮮戰爭和越南戰爭那樣的熱戰,因為中國沒有核武器或有了核武器卻沒有運載工具。但遠程核威脅的出現終結了這種局面,冷戰從此進入一種雙方處於彼此核威脅狀態下的准戰爭狀態,其基本特徵是,雙方不斷地擴軍備戰,彼此軍事上高度戒備、互相對峙。

四、中共對美軍事威脅是否構成冷戰?

紅色大國最初的軍事威脅往往出乎美國的意料之外。我今年3月25日在本網站發表的文章《警惕美國蠢蠢欲動的對中共綏靖主義》,分析了中共2020年上半年主動對美國發動的三項軍事威脅行動。這三項軍事威脅行動分別是:去年1月中共派遣海軍艦隊到中途島進行威脅型演習;去年3月中共宣布強占南海國際水域、建立威脅美國的核潛艇深海堡壘;去年6月中共宣布完成北斗導航系統建設,可以對美國實行核導彈的精準打擊。中共官媒分別做過報道。從那時開始直到現在,中美雙方的軍事對抗幾乎連續不斷,今年4月23日我在《自由亞洲電台》的網站上發表了一篇文章《中美冷戰局勢下的海上對峙最新動態》,詳細介紹了最近的相關情況,其中不少資訊來自美國軍方網站。美軍現在對中共的軍事威脅高度警惕,並不斷大力呼籲、全力戒備。

如果沿用美蘇冷戰升級四階段的框架來解讀目前的中美軍事對抗,可以說,其第一階段的兩軍對壘、劍拔弩張已經發生;而第三階段的紅色大國直接對美國發出核威脅,也已出現。美蘇冷戰中1962年的古巴導彈危機代表著冷戰進入核威脅階段。所謂的古巴導彈危機是蘇聯1962年10月偷偷把裝有核彈頭的短程導彈運到古巴,對準佛羅里達州,被美國的偵察機發現。肯尼迪總統下令美軍進入三級戒備狀態,封鎖古巴,以免蘇聯運去更多核導彈,同時要求蘇聯撤走在古巴的核導彈。最後在美國的壓力下,蘇聯撤走了核武器。這次危機中雙方都意識到,如果處置不當,就可能爆發核大戰,而蘇聯其實也不想亡黨亡國。此後美蘇雙方再也沒有如此短兵相接過。

隨著裝載核彈頭的導彈射程越來越遠,而且可以隱蔽地在水下由核潛艇發射,舊版的古巴導彈危機自然不會再發生了;但新版的核威脅改用洲際導彈了,現在製造核威脅的紅色大國從講俄文的換成講中文的了。

五、中美之間的新版「古巴導彈危機」

去年6月23日中共建成北斗衛星導航系統後,其外宣官媒《多維新聞》6月26日發表文章,《北斗衝擊全球導航格局,中國軍力大幅提升》。此文宣布,「北斗系統的完全建成也意味著中國軍事能力的大幅提升,兼備『全球作戰』與『精準作戰』的實力,能對全球目標實施更精確的外科手術式的打擊。」這很明顯是將核威脅的矛頭對準美國。

中美之間各自的核武器瞄準的對象一直包括對方;美蘇冷戰期間美國的核武器還要瞄準蘇聯,而中國的核武器也有一部分瞄準蘇聯。這屬於通常的戰略上的敵人之間的防範措施,彼此心知肚明。什麼情況下這種防範措施會點燃冷戰?關鍵點在於,紅色大國一旦公開展示其核威脅對方的意圖,其核武器的防範功能就變了,核武器變成攻擊型武器了,而且確定了攻擊對象,剩下的問題只是何時發射帶核彈頭的導彈了。

古巴導彈危機時代,蘇聯把帶核彈頭的短程導彈布置在古巴,就是擺出了隨時發動核攻擊的姿態。當時蘇聯能裝載核彈頭的導彈只能飛幾百公里,從古巴可覆蓋佛羅里達州。到了21世紀,核導彈的飛行距離已經達到1萬多公里,核威脅不需要在美國大門口擺出來了,核導彈在南海照樣可以發射。而有效的核威脅還需要兩個條件,一是給洲際導彈裝上眼睛,二是把洲際導彈的發射平台藏起來。中共公開宣布用北斗衛星系統可以精確制導,相當於表示,它用於核威脅的洲際導彈已經有了精確制導手段;而從南海深水海域的核潛艇上發射核導彈,比從陸地上發射隱蔽得多,這第二個條件也解決了。

對中共的陸地洲際導彈基地,美軍的太空司令部24小時用衛星盯著,只要哪個陸地洲際導彈基地進入發射準備狀態,美軍立刻就知道了,會發出預警,同時啟動防範手段;但核潛艇在海里是活動的,它發射的洲際導彈只有破水升空後才會被發現,留給美國的預警時間只有十幾分鐘,顯然比陸基洲際導彈危險得多。

即便中共具備了有效核威脅的手段,只要它不公開挑釁,美國依然可以假設中共沒有主動核威脅之意圖。新版「古巴導彈危機」是否出現,唯一的信號就是中共是否發出明確的核威脅信號。《多維新聞》上述文章可以算是一個信號,但它沒點美國的名。但最近中共公開點名美國,開始實施核威脅了。今年4月23日中共的新型核潛艇在三亞編入其戰略核潛艇艦隊時官媒宣稱,其潛基洲際導彈可從南海打擊美國本土任何地方,還公布了新型核潛艇的艇徽圖案,顯示1枚核導彈正從南海射向北美。很明顯,在核潛艇和衛星導航的時代,這就是新版「古巴導彈危機」。

六、布林肯:「美中無冷戰」?

拜登行政當局如何看待當前中共對美國的核威脅呢?國務卿布林肯5月2日接受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60分鐘」節目的專訪時說,北京對內壓制、對外囂張,導致美中關係陷入困境;而他5月5日接受英國《金融時報》的採訪時卻否認美中正在進行冷戰,理由是,中美關係「很複雜」。布林肯的說法似乎表明,美國不想發起冷戰;但中共是不是也不想發起冷戰呢,前幾節的分析已經給出了答案。

布林肯在CBS的採訪中說,「我想非常清楚地說明一點,這很重要,我們的目的不是要遏制中國,牽制它,壓制它,而是為了維護這個基於規則的秩序。」他的話表明,拜登政府的目標只是保護國際關係中「基於規則的秩序」,而不是「遏制中國」;他還說,美國不可能完全不與中國打交道,「在兩國關係中存在真正的複雜性,無論是對抗部分、競爭部分還是合作部分。」

布林肯的這個說法體現了拜登行政當局對華政策的基本方向,那就是,把美中關係分拆成對抗、競爭、合作這三部分。布林肯此前曾表示過,美國的對華方針是「在應競爭的領域競爭,在可合作的領域合作,在必須對抗的領域對抗」。

那拜登當局在中美對抗態勢越來越明顯的軍事領域,到底準備與中共對抗,還是和平競爭,或者是友好合作呢?拜登始終不肯明確表態。

大紀元首發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