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7 月 16 日

美國警察的福利與工會

作者:轅固小生

日前據CNN報導,涉嫌暴力執法致非洲裔男子弗洛伊德死亡的美國前警察德雷克•肖萬,即使被判有罪,他今後仍可獲得超過100萬美元的退休金。

曾在警察局工作19年的肖萬,依然可以從部分由納稅人出資的退休金中獲益。

如果他選擇在55歲開始領取福利,每年可能領50000美元或更多。在30年時間裡,將達到150萬美元或更多。

如果他前些年有大量額外加班,數額還將增加。目前,肖萬被指控二級謀殺和二級故意殺人罪

弗洛伊德家人的律師克倫普在接受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採訪時表示,他們將對造成弗洛伊德死亡的前警察德雷克•肖萬提起民事訴訟。

克倫普說,弗洛伊德的家人希望肖萬在刑事和民事方面對此事全面負責。

種族騷亂慢慢落幕,一切重新上了軌道,恢復了正常,對待這起警察過度執法案件,應該公事公辦,以法律為準繩,認真處置。

問題一碼歸一碼,有些媒體為了挑動觀眾情緒,總是尋找新聞爆點,製造話題,挑撥離間。

從目前披露的信息來看,這位有罪的警察也算是一位常年服務的勞模了,在經歷了人生的大起大落之後,不該把他以前所做的一切全部抹殺。

而警察這個職業看似光彩體面,權力很大,但也充滿風險,危機莫測。難道因為有人犯了錯誤,就能剝奪他所有的全部權益了嗎,不管合理與否?

眾所周知,美國是一個持槍合法的國家,早年是沒有警察的,全憑社區居民團結自衛。

後來隨著西進運動的開展,大淘金的浪潮吸引了全國乃至全世界的冒險家紛至沓來,於是這裡就出現了多起各種各樣的惡性暴力事件,治安一片混亂,人心惶惶。

為了方便治理,當地政府著手建立了安全機構,並逐漸普及,成為了現代警察制度的雛形。

美國警察雖然在公開場合具備持槍的權力,但依然是弱勢群體,是國家暴力機器的發動者,更是受到暴力侵害的常客。

曾經有一位警察在執行任務時,碰到了一個精神錯亂分子,在勸阻無效後,這位警察還試圖「 理性」解決,與之保持溝通。

但沒想到,那個人當場掏出槍械射殺了這位警察。這件事在全美引起了震動,相關的警察組織製定了新的條例,賦予警察執勤時便宜行事的權力,在發現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脅或者對方有進攻意圖時,可以將其擊斃。

自此之後,美國警察的傷亡人數大大降低,犯罪分子受到極大震懾,不敢造次。

實際上,美國警察是受僱於地方警察局的員工,擁有契約關係,並且組建成立了自己的工會,為整個群​​體爭取權益。

我們偶爾也可以看到美國警察罷工的事件,就是工會組織的,向政府與雇主表達自己的訴求,發洩自己的不滿。

本質上來看,警察也就是一份職業,和其他工作沒什麼不同,只不過身份略顯特殊,大家太過於看高,把簡單問題複雜化,帶來了無謂的緊張與刺激。

眼下這位肇事的肖萬警察,可以說人生盡毀,一片慘淡,一念之差,失手促成大禍。

而具體問題具體分析,作為警察,恪盡職守,應得的福利還是不能少的,即使自己不在意,工會也要幫著努力爭取,因為這牽扯到群體的利益,無論如何,是不會輕易放棄的。

所以有人試圖把法律事件無限擴展,對犯罪人員一棍子打死,迎合某些民意,息事寧人,這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法治國家裡是絕對不會得逞的,畢竟大家背後都有支持的力量,關鍵就看誰是正義的一方,以理服人。

至於受害者要求警察予以賠償,這也是羊毛出在羊身上,政府和法院不能代勞,需要在判決後,通知當事人,經過協商交流,得到認可同意後,才能進行,因為私有財產神聖不可侵犯在美國社會深入人心,適用於所有人,不管是罪與罰,沒有人可以打破這一鐵律,否則就是動搖國本,萬劫不復。

案件還在審理中,人死不能複生,可憐的黑人弗洛伊德為一時的過犯付出了生命的代價,令人遺憾。

而警察肖萬的處置失當,也讓自己背負了沉重的枷鎖,妻離子散。教訓太慘痛,不管是生者還是死者,都在時間的流逝裡,見證了未來。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