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幫助列寧打下紅色江山

列寧

文: 沈默克

列寧用暴力恐怖開創布爾什維克帝國,歷來有論者認為他受了德國的指使。自從2007年德國《明鏡周刊》第50期刊出「德皇陛下的革命家」,列寧身為德國間諜,拿了4000萬金馬克作經費顛覆二月革命克倫斯基政府,已成蓋棺之論。


   明鏡周刊封面

德國人為甚麼支持列寧,道理很簡單。德國副外長馮柯爾曼1918年5月18日致莫斯科米巴哈伯爵的電報解釋道:「為我國利益計,我們務須使布爾什維克政權得以生存下去。白衞軍是反德的,保皇派如果執政也會反對和約。保皇派的崛起必會使俄國恢複團結,這對我們是不利的,因此我們沒有理由去支持俄國保皇派。相反地,我們必須竭盡所能阻止俄國重趨統一,因此,我們必須支持最左的黨派。」

但列寧拿了德皇威廉二世的巨款「煽顛」後,美國幫助他坐穩赤色江山一事,恐怕仍鮮為人知。

當時的美國總統叫伍德羅·威爾遜,民主黨人,思想左傾(卻被美稱為「理想主義者」),手下一幫官員幕僚都是國際共運的參與者、同路人。

所謂「十月革命」得逞後第二天(1917年11月8日),「全俄工農兵蘇維埃」第2次代表大會便通過並頒布列寧親自起草的「和平法令」。「和平法令」大致是要求一戰所有交戰國政府和人民「立即締結停戰協定」、實現「不割地不賠款的和平」;民族自決;廢除祕密外交雲雲。

幫助列寧坐穩血色寶座的威爾遜總統

兩個月後,威爾遜總統發表「十四點和平原則」,要點是「無祕密外交;航海自由;消除國際貿易障礙;限制軍備;平等對待殖民地人民;民族自決;成立國際聯盟以維持世界和平」。兩者如此相似,以致有學者指出,威爾遜「十四點」就是對列寧「和平法令」的嚮應或致敬。為他起草「十四點」的人是著名的馬克思主義者、費邊社哈佛派成員沃爾特·李普曼,時任陸軍部次長。

在左派威爾遜和費邊社李普曼的共同作用下,「十四點」裡還有至關重要的一點:「外國軍隊撤出俄國,並保證俄國獨立決定其政治發展和國家政策,歡迎它在自己選擇的制度下,進入自由國家的社會」。這一條實際上是為列寧武裝政變用機關槍驅散國家杜馬背書,並把親共上升到國際和平綱領的高度。

列寧很高興,大贊「十四點」是「邁向世界和平邁出的一大步」,並下令最高蘇維埃機關報《消息報》全文刊登威爾遜的演說,附評論曰:「威爾遜總統所規定的條件是爭取民主和平的偉大鬥爭中的一次偉大勝利;我們可以希望,美國人民是這場鬥爭中的一個真正的朋友」(約翰·托蘭,《無人區——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最後一年——一九一八年》)。

不過,列寧四個月後就出爾反爾,違反他自己「不割地不賠款」的「和平法令」,與德國主子簽訂了喪權辱國、既割地又賠款的「布列斯特和約」,割讓了126萬7千平方哩領土,另須賠款60億馬克,同時退出一戰。

布黨幫了威廉主子一個極大的忙,使德國脫身東部戰線,重兵突破協約國防線,逼近到離巴黎只有37英裡之處。

作為協約國的參戰方,威爾遜竟然向批準「布列斯特和約」的蘇維埃代表大會發出賀電,電文中把列寧受命發動的十月叛亂描述為「俄國人民解放自己的鬥爭」。

這可是西方世界對布爾什維克們的首次正面肯定。布黨對此情念念不忘,故《消息報》多年後仍對美國佬大表嘉許,「十月革命以後,美國政府是協約國政府中沒有立即對蘇維埃政權採取敵對行動的唯一國家」。

對德戰線崩壞,令英法兩國憤怒,決定「幹涉」俄國。14個國家合共出兵約10萬。

布爾什維克生死存亡的關頭,威爾遜總統又出手了。1918年1月,威爾遜法國關於協約國聯合幹涉西伯利亞的建議,又拒絕了英日兩國讓日本以協約國委托人身份占領西伯利亞鐵路的建議。

深受總統信任的智囊豪斯上校對威爾遜說:「⋯⋯派日本軍隊去西伯利亞是一個重大的政治錯誤⋯⋯且不談它可能在布爾什維克政府中引起的反感,它會由於種族問題,而激怒整個歐洲的斯拉夫人。」威爾遜指示大使轉告日本:「本政府所獲得的資訊表明,那裡的局勢是平靜的,並非那種引起震驚的情況……美國政府認為,現在在海參崴出現一艘以上的日本艦只,都有可能被誤解,並產生一種對協約國政府宗旨的不信任感」。

從未服過兵役的豪斯上校

豪斯上校,即愛德華·曼德爾·豪斯,曾在美國外交上多次充任特使角色。第一次世界大戰行將結束時,他一再朝著有利於布爾什維克的方面進行調停。一九一七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亦即布爾什維克推翻了剛剛通過自由選舉在俄國得到普遍承認的政府後幾個星期,他從巴黎拍給總統和國務卿一份電報:「美國報紙關於應把俄國作為敵人來對待的聲明已經由電報傳到此間,並已公開發表。立即壓制這樣的批評意見,是非常重要的……。」(《悄悄的自殺—美國對莫斯科的軍事援助》,安東尼•薩頓)

案,這位豪斯上校還與釋放托洛茨基有關。二月革命中,托洛茨基急忙經美國回俄國(在紐約曾說:「我回俄羅斯要推翻臨時政府,並停止與德國的戰爭」),途徑加拿大時他被英國政府抓捕。豪斯上校與英國特勤局的美國負責人威廉·懷斯曼爵士是朋友,他對懷斯曼說,威爾遜總統不願意看到托洛茨基被捕。懷斯曼爵士致電英政府,促成了托獲釋。有論者認為,「這是一個致命的決定,這將不僅影嚮戰爭的勝負,而是整個世界的未來。」(《為甚麼我們放走托洛茨基?加拿大失去一個縮短戰爭的機會》,加拿大麥克林雜志,1919年六月)眾所周知,托洛茨基對顛覆二月革命政府出力最巨,且是臭名昭著的紅軍組建者,用關押家屬的卑劣手段迫使白軍將領投降、倒戈。又,托洛茨基的護照是威爾遜總統批發的。「伍德羅·威爾遜總統是托洛茨基的救星(fairy godmother),提供了護照讓其返回俄羅斯『弘揚』革命……」安東尼·薩頓,《華爾街和布爾什維克革命》,1974)

「在1917年11月8日布爾什維克奪取政權到1918年1月中旬這個期間內,協約國內部醞釀幹涉蘇俄過程中,英法是主要策劃者,日本居第二位,美國基本上持反對態度」(張鎮強,《美國總統威爾遜在武裝幹涉蘇俄中的作用》)。「反對態度」不啻是一種策略。在威爾遜和幕僚們的努力下,成功地拖延了協約國幹涉俄國的步伐。

在英法要求下,美國再拖延,還是不得不參與「幹涉」。但威爾遜堅持認為,即使在俄國北部採取軍事行動,目標必須是「真正同情俄國人民,而不是恢複任何舊政體,或對俄國人民的政治自由進行任何幹涉」。1918年7月,威爾遜批準數千美軍進入西伯利亞,同時再次向盟友強調,美國和協約國軍隊的唯一固有的作用是守衞在海參崴港的軍用物資和援助捷克人,這不是軍事幹涉,因為「軍事幹涉將增加俄國目前的悲慘混亂而不是醫治它,傷害它而不是幫助它」,他不會努力推翻布爾什維克,或以任何其他途徑去幹涉俄國內部事務。

《悄悄的自殺》封面

2010年,俄羅斯《絕密》雜志刊文認為西方列強的「武裝幹涉」沒有鏟除布爾什維克之動機,倒起了相反作用。《絕密》雜志指出,1917—1918年,蘇維埃政權實力脆弱,紅軍只有2.5—3萬機動部隊,連保衞莫斯科都不夠。而法國兩個師登陸烏克蘭;北部1.3萬人的英美聯軍奪取了摩爾曼斯克和阿爾漢格爾斯克;高加索英軍幾個營控制了石油重鎮巴庫;遠東7500名美軍、2500名英軍法軍、7萬日軍占領了海參崴和西伯利亞,還沒算上5萬起義的捷克軍團。這些協約國軍隊本來可以碾壓列寧,卻甚至沒有認真支持過白衞軍。

白衞軍首領弗蘭格爾男爵說,法國在物資援助上討價還價,直到內戰結束,法國在戰爭期間只給了一船東西,上面裝的都是沒用的東西。英國提供的武器數量少得可憐。當英軍1919年底從摩爾曼斯克和阿爾漢格爾斯克撤離時,連沙皇留下的軍火物資也用船拉走,弄不走的都沉入大海。白衞軍首領米勒曾大罵英國人是「狗崽子的盟友」。高爾察克曾拿出150噸黃金購買日本和美國的武器,但黃金運走了,武器卻始終沒來。

找不到充分證據證明這些壞事都是在美國影嚮下做的,但美國人在幹涉行動中扮演最卑劣角色、起到了最壞作用是毫無疑問的。

高爾察克的將領哈羅夫證實,美國人當年封鎖俄國遠東港口和西伯利亞大鐵路,目的是防止海外運來的軍火流向白衞軍,而這是美國總統威爾遜指派威廉·格雷夫斯督辦的。外貝加爾哥薩克白衞軍首領謝苗諾夫說,格雷夫斯時常向紅軍提供武器和情報。

格雷夫斯的思想左傾堪比威爾遜本人。他曾對遠東白衞軍將領說:「我不理解,為甚麼俄國的知識分子要與布爾什維克這樣一個先進的黨戰鬥?」他異常忠實地執行總統的「中立」指示,不但不支持高爾察克,反而與其對抗。國務院曾嚴厲批評之,並建議解除其職務,威爾遜理所當然地拒絕了。

1919年5月初,格雷夫斯向美國政府報告說:「我們現在完全面臨要麼使用武力,要麼撤走的困難局面,因為俄國軍隊正進入我們的地區,而且顯然不僅藐視我們,實際上還企圖奪取我們守衞鐵路的職責。」他所指的俄國軍隊不是列寧和托洛茨基的紅軍,而是得到協約國承認的盟友高爾察克。

被出賣的「無畏上將」高爾察克

高爾察克的司令官林諾夫被布爾什維克的一次暴動威脅時,英國人向格雷夫斯告急。格雷夫斯微笑著回答:「人民可以把林諾夫帶到美軍總部前面,把他吊死在電線桿上,沒有一個美國士兵會可憐他」。

捷克軍團首領蓋達伊曾建議格雷夫斯向伏爾加河進軍和從東西進攻莫斯科。格雷夫斯卻斬釘截鐵地說,只要他擔任指揮官,美國士兵就不能被用來反對布爾什維克,或者以任何別的方式幹涉俄國內政。

1919年1月,巴黎和會開始,英法為了對付布爾什維克,建議派軍隊進入俄國。美國軍事顧問布裡斯對威爾遜說:「如果我們派足夠數量的軍隊去占領一定的線路,我們能夠阻止布爾什維克黨人橫過這條線路,但不能阻止布爾什維主義橫過它。」威爾遜全盤接受了這種說法,與勞合·喬治、克列孟梭會談時,表示懷疑「布爾什維主義是否能用武力制止」。同年2月,丘吉爾建議用軍隊去推翻俄國蘇維埃政府。威爾遜從華盛頓指示巴黎和會美國代表團,表明「我們不與俄國作戰」。3月,因匈牙利共產黨奪取政權,紅色危險的蔓延加劇,法國代表團成員福煦元帥提議協約國組織200萬遠徵軍進攻蘇俄,從源頭上消滅布爾什維主義。威爾遜立即反對說:「人們用掃帚擋不住大潮」,「俄國人民是真誠地反對多少世紀的壓迫和不公平的起義,用武力把它擋回去是不可能的」。

列寧在1919年4月強行徵兵,補充兵員後對高爾察克軍隊展開全線反攻,白衞軍危在旦夕。協約國為幫助高爾察克,準備全面封鎖俄國。威爾遜拒絕參加,並說:「俄國人民必須在沒有外來幹涉的情況下,解決他們自己的問題。」

威爾遜是第一個拋棄高爾察克政權的西方領袖。「威爾遜堅持要高爾察克制訂一個自由主義的政治綱領,但又拒絕提供充分支持;在高爾察克作出了所需要的保證後,威爾遜仍然不信任他。到1919年夏秋之交,美國政府終於決定不承認高爾察克」(《美國總統威爾遜在武裝幹涉蘇俄中的作用》)。

不僅如此,在紅軍攻勢如熾的1918年6月和7月,威爾遜竟然不理協約國的要求,直接從俄國北部撤軍。由於英國不敢單獨行動,只好也跟著撤軍。

至於為甚麼美軍撤出俄國北部,卻不從西伯利亞撤走,自然絕非要與布爾什維克作戰到底。威爾遜明白日軍擊敗蘇俄的決心極大,美軍的撤退不會像在北部促使英軍撤退一樣,也促使日軍撤退,反使日本能單獨控制西伯利亞鐵路,進而最終統治西伯利亞(張鎮強)。所以,美軍畄駐西伯利亞,目的不是「幹涉」俄國政局,而是要牽制、破壞日本的戰略意圖。

在西方「幹涉軍」作壁上觀,美國人一路配合之下,紅軍勢如破竹。布爾什維克對美國的表現頗為贊賞。1919年11月15日,美國《紐約時報》如此報道:「今天,西伯利亞名城鄂木斯克從高爾察克手中獲得解放,城裡舉行游行,人們臉上洋溢著對美國的親熱情緒。美國駐軍總部大樓前的臺階上,革命領導人在發言中稱美國人是真正的朋友。」

在前線之外對布爾什維克的支持,美國也十分積極。美國聯邦儲備銀行董事威廉·湯普森捐給列寧100萬美元。另一位富翁雅各布·希夫(Jacob Schiff)奉獻了2000萬美元(1949年希夫的孫子爆料)。此人系威爾遜的親信,《聯邦儲備法》的主要策劃人。有人認為,托洛茨基到美國的費用也是希夫出的。

臨時政府時期,彼得格勒美國紅十字會大批人士直接介入了布爾什維克的政治活動,並為其與華盛頓牽線搭橋。這些活動是得到美國政府授意的。「一位法國觀察家在給總理克雷孟梭的信中寫道:紅十字會的雷蒙·羅賓斯『上校』,『 把一批從事顛覆活動的俄國布爾什維克送往德國,以便在那裡發動革命』」,「當托洛茨基要求『派五名美國軍官擔任蘇軍組織、訓練和裝備視察員』時,又是這個羅賓斯把這一願望轉達給了弗朗西斯大使。」一九一七年,曾任駐俄軍事觀察員的威廉·約德遜將軍建議授予羅賓斯和湯普森軍功章,以嘉獎他們「為布爾什維主義所做的有效工作。」直到1964年5月,美國務院還為《1916至1928年顧問辦公室和主要特別代理人辦公室檔案》加密了七十五年。而這些文件若公開,將向公眾揭露更多1917年赴俄推翻臨時政府並扶布爾什維克上臺的美國陰謀家們之底細。

一幅1911年的漫畫諷刺馬克思受到華爾街巨頭們的熱情簇擁,他們包括摩根合夥人George Perkins,J.P. 摩根, 國民城市銀行的John Ryan,約翰·洛克菲勒和安德魯·卡耐基,後面的是老羅斯福。

 1918年初,美國政府以信貸方式向布爾什維克提供了美國軍火。這次軍火交易是根據蘇聯人建議而完成的。布爾什維克要求獲取即將從阿爾漢格爾斯克撤走的美國軍火,以後再用原料償還(還是羅賓斯上校將此要求轉達給美國政府)。也許這就是為甚麼英國軍隊不把軍火留給白衞軍,還把剩餘物資沉入大海的原因。

薩頓說:「西方在摩爾曼斯克和西伯利亞的幹涉(人們通常把這種幹涉解釋成針對蘇聯人的),是在盟國與蘇聯人的合作下進行的。」

美國與蘇聯曾有過近數十年的「和平貿易」關系。蘇聯的立國之本,下至小麥、糧油,上至機槍、車輛、炸藥、坦克、潛艇、空軍,包括硬件、技術及生產線,統統都是通過「貿易」方式和直接軍援,由美方進貢的。

而開啓美蘇「和平貿易」的人就是威爾遜總統。當時的戰爭貿易委員會委員埃德溫·格雷積極推動此事。《一九一八年戰爭貿易委員會會議記錄》:「格雷先生認為,對布爾什維克控制下的俄國地區實行禁運和經濟封鎖,對於促使俄國建立一個合適而穩定的政府說來是不是上策,值得懷疑。格雷先生對委員會說,如果俄國布爾什維克地區的居民有可能在較好的經濟條件下生活,那末他們自己就會建立一種合適而穩定的社會秩序」。

從上述資料可判定,西方列強對俄國的幹涉中,起碼美國的「幹涉」明顯有利於布爾什維克。或者不妨說,美國通過派軍隊幹涉俄國政局之機扶助布黨戰勝白軍,使其坐穩了赤色江山。這個決策的主要責任人顯然是威爾遜總統本人。作為一個同情列寧、將布爾什維克的武裝政變視同「共產主義革命」,並稱其是「對極端不公正、不公平的反抗」(巴黎和會與勞合喬治等人語)的左派知識分子,威爾遜主導出臺這個罔顧美國國家利益的對蘇政策,是順理成章的。

布爾什維克們在「真正朋友」美國人的幫助下,擊敗了白衞軍。幾個白軍首領,鄧尼金流亡了,弗蘭格爾被暗殺了,高爾察克將軍被出賣,槍殺後還被沉到冰窟裡。

最後再補充一點:放走托洛茨基的豪斯上校是「美國外交關系協會(CFR)」的奠基人。該協會為威爾遜處理一戰後世界事務出謀劃策,後來成為美國最有影嚮力的外交政策智庫。該協會與1925年成立的「太平洋學會」關系緊密,彼此互兼會員,經常合作。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