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間的北京,都在擺攤自救

北京 擺攤

路姐租住地附近,有一處食品倉庫。堆積如山的啤酒飲料礦泉水,每天都能看到老板開著面包車送貨的身影。一次路過問老板,能不能賣我一箱可樂,現在快遞不通暢網上不好訂。老板傲嬌地回我:不零賣。

五一假期後,再路過那個倉庫,老板已經把啤酒飲料都搬出來,在路邊摞成一面牆。看有人路過,老板吆喝著:

來看看,批發價!

根據北京朝陽區防疫政策,五一之後暫停堂食,到今天已經過去了半個月。酒水批發商和餐飲業唇齒相依,日子自然也不好過。

昨天傍晚,沿著朝陽路逛了逛,忽然發現北京多了一些市井氣息。餐飲商家紛紛在自家門口擺起了攤,賣起了盒飯、炒菜、鹵貨,兩側的叫賣聲、吆喝聲不斷。

夾雜著電流聲的擴音喇叭,對於這座城市像是上個年代的產物,將視線中的寫字樓抹去,仿佛在老家趕集。

朝陽路南側的新城市廣場,海底撈開業不到兩年。暫停堂食之後,他們的員工最先行動起來。除了在店門口擺了一個長長的攤位,還有員工推著小推車,載著海底撈一眾產品在路邊叫賣。

本應該成為精致的果盤的蘋果、菠蘿、西瓜等水果,大白菜、蘿卜等經典涮菜,也在地攤上 「便宜賣了」。海底撈自家的自熱鍋、火鍋底料全部 79 折,原本在店裡賣 8 塊錢的 330 毫升的可樂,現在只要

6 塊 3 毛 2。

2

餐飲界神話在過去一年日子並不好。財報顯示,2021 年海底撈的淨虧損超過了 41 億,一舉將上市前 7 年的利潤全部虧光,股價也應聲跌去了 80%。今時不同往日,現在也只得上街擺攤了。

在路上走一圈,除了海底撈,其它擺攤自救的餐飲企業也不少。呷哺呷哺在門口賣起了嚮鈴卷,眉州東坡賣起了鹵菜,肯德基直接將收銀臺搬到了門口,開啓了檔口糢式。南京大牌檔、西貝甚至直接將攤擺進了小區。

這其中也不乏一些主做團餐的餐館,大鴨梨烤鴨店,旺順閣魚頭泡餅。京味齋的攤上還搭配賣起了包子。曾經他們是精品店、網紅店,一號難求,現在每晚定時出攤。

路過紫光園,一位坐輪椅的老大爺在家人攙扶下,以秒速 0.5 個臺階的速度登上紫光園門前的樓梯,剛想踏進店門,被店員攔住。在聽到店員重複兩遍 「不允許堂食」 後,大爺又以秒速 0.5 個臺階的速度回到路邊輪椅上,黯然離去。

位於青年路上的朝陽大悅城,是東四環最熱鬧的商業中心,平日裡情侶紮堆,空氣中戀愛濃度超標。路姐去轉了一圈,裡面連燈也沒開,昏暗空曠的商場裡,工作阿姨坐在小鵬汽車展臺上百無聊賴的玩行動電話。

3

偶爾進出的只要外賣小哥,也只是前往 7 樓餐飲區取外賣。整個大悅城只有一處還保留著排隊的盛況 —— 喜茶。

果然,奶茶才是真正的剛需。

那些家大業大的餐飲集團尚且自降身價擺攤,遑論普通的店家。基本做到了一店一攤。

房租、人工、庫存損耗,都是時時刻刻在在曡加的成本,沒有人拖得起。

據國家統計局最新數據,今年 4 月,全國餐飲收入 2609 億元,同比下降 22.7%,增速同比下降 69.1%。這輪疫情中,上海、深圳、北京均受到較大影嚮,一線城市餐飲人或承壓更重。 一座城市的經濟繁榮,往往要通過多年的建設,但讓它歸於平靜,也不過是幾天疫情。

昨天晚上打車,司機是一位大姐。她說,自己今天身體不舒服,在家一直躺到下午五點,本來不打算出車。老公勸她休息一天,但她一想到今天還欠公司 300 塊的抽水,硬是拖著疲憊的身子出門了。

聊到暫停堂食的事,她講起前兩天拉到的一位大哥。大哥和別人合夥在北京開飯館,遭遇疫情,合夥人選擇撤資。大哥借遍了錢,靠自己依舊無力在北京撐起這家店。大哥說,他的投資絕對沒問題,店也一定能開起來。前提是撐過疫情。

說著,大哥在出租車裡哭了起來。

故事講罷,司機大姐感嘆道,咱們都是這麼努力的人,為甚麼日子還活的這麼苦呢?

來源:馬路青年 微信號:maluqingnian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