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根:中央高官保命,各地封鎖清零——揭開中共防疫政策的罪惡根源

上海

看了下圖,恐怕對中共極端的防疫政策——新冠病毒嚴格清零,會有一個新的認識了。

圖1:中共極端的新冠疫情防控政策圖解

為什麼武漢瘟疫爆發初期,有兩次染疫者進京,會惹得中共高層極為震怒?現在大家能理解,是中央權貴家族太害怕了,那時病毒毒性大、致死率高。可是當病毒變異為奧密克戎,重症率低於流感,世界已經全面開放,社會實現自然免疫之時,為什麼中共高層還要逆流而動,不惜一切代價封控?是他們不懂科學嗎?是愚蠢到寧願錯到底,也要維護臉面嗎?

也許都不是。奧密克戎對老年人重症致死率要高啊,打了疫苗,也比中青年更容易中招。中共高層的大佬們,可都是老年人啊,為了保命,無所不用其極。

進一步講:這次變異為輕症,下次變異為重症咋辦?這次不清零,下次更難整;這次積累經驗,下次才好辦。其實,他們潛意識裡能感覺到:這病毒最終是要突破屏障,追索他們的。心底裡極度惶恐,還管什麼百姓民生?

圖2:中共封鎖清零十大惡果

正因為如此,一切反對防控清零政策的人,都是要打破 「四層人盾長城」 (圖1),要增加大佬們的染疫風險,也就是潛在威脅他們的命。這些吃著高級特供食品,在「150歲長壽計劃(含換器官延壽)」呵護下的中央高官,可不會對異議者手軟。

圖3:中共「政治」雙重標準對比圖。

於是,寧可違反科學,也不改初衷,要把防疫搞成政治運動,製造成社會恐慌,徹底壓住反對的聲音。

中共權貴的利益,和人民的利益是根本對立的。鄧小平在六四屠城決策時曾說過:「殺20萬(反官倒反腐敗的民運學生),保20年(中共特權)穩定。」於是有北京六四屠殺,軍隊血洗天安門。從那以後,中共高官家族都以瘋狂攫取財富為榮。很快形成了以鄧小平之子為代表的至少17個萬億家族,50多個千億家族……如今,各級高官身價不過億的還能找到嗎?他們的對面,是為生活奔波的全國人民,特別是月收入僅1000元的6億草民。

中共高官權貴,瓜分了中國產業利潤最大的各個領域,涵蓋金融、水利、電力、石油、電信、鐵路、公路、有色金屬、製藥等等,因疫情暴漲的疫苗、核酸檢測產業,也不放過——今年2月一份報道披露:2020年中國某集團公司僅核酸檢測一項就賺了6,700億元(每天約18.4億元),核酸檢測和疫苗接種的龐大利潤,背後被紅色權貴家族把持瓜分。為什麼幾個陽性或接觸者,就啟動全市數百萬、千萬人次的集中檢測,全然不顧檢測造成新感染,推動全國人一次次地打沒有抵抗力的疫苗?原因在此。中飽私囊不惜掏空國庫,中共再用通貨膨脹、高物價,從百姓身上吸血,填補財政。

其實自中共建政以來,為了維護特權專制,一直實行高壓恐怖,威嚇百姓,在和平時期一次次地發起運動迫害人民,累累血債罄竹難書。

1950-1952,土改滅地主,2,000多萬人被定為「地富反壞」份子;非正常死亡100~400萬;[1]
1950-1952,鎮壓反革命,迫害260多萬人,處決約100萬;[2]
1951-1952,三反五反,消滅資本家,2萬餘被判死刑,4千餘自殺或失蹤;[2]
1955-1957,肅反,迫害140多萬知識分子和幹部,槍決2.2萬人,非正常死亡5.3萬人;[2]
1957-1958,反右,317萬知識分子被打成右派,2萬餘自殺,7千餘被捕,過半非正常死亡;[2]
1959-1961,左禍大饑荒,非正常死亡4,300~4,600萬[3],5,000~6,000萬; [4]
1966-1976,文化大革命,全國整了1億人,死了2000萬人[5]
1989.6.4,六四北京屠殺,死傷民眾多達4萬,10,454人被殺;[6]
1999~至今,迫害法輪功,數十萬人被非法勞教、判刑和,迫害致死三千多人,中國至少150萬例活體器官移植手術器官來源不明,主要為法輪功學員。[7]

天道好還,人間不是做惡者長樂的舞台,惡貫滿盈,必然會被清算。

當今嚴酷封控清零,不管百姓死活,打造四層人盾長城,能封住病毒嗎?世界各國都知道封不住,所以放棄封鎖,開放社會。前面說過,中共高層大佬們潛意識裡也知道,高毒性變異病毒遲早要來,而且要追索他們——今年3月中共兩會的第一天,北京故宮太和殿四扇大門被大風全部吹倒,最低一層的凶兆已經浮現人間,最後的大清算為時不遠。

圖4:貴州平塘縣掌布鄉的天然藏字石,渾然天成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

恢恢天網,為誰而張?可惜的是迷於中共謊言的民眾,還有那些為了分得一份肉羹而效忠、替中共維穩的人,他們實際是中共的馬前卒、人肉盾,維護著紅色權貴家族的特權統治,為中共大佬保命而禍害百姓,特別是有人還想借這場「政治清零」的運動轉正、升官、發財,這可是太危險了。

認清中共的本質,退出腐朽的惡黨,不再為惡黨禍害人民,這才是當前自救的正路。逆天而為,向撒下的天網做最後的抵抗,結局必然是殉葬。這是歷史的規律,無可抗拒。

[1]《華盛頓郵報》記者薩澤藍的調查報告《毛時代的大眾死亡》,此處「非正常死亡」,指被中共處死,活埋,整死,自殺等。
[2] 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建國以來歷史政治運動事實》。
[3] 前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述。
[4]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楊繼繩述。
[5] 葉劍英1978年12月在中共中央工作會議閉幕式上講話。
[6] 2014年6月香港《壹週刊》。
[7] 喬高,葛特曼,麥塔斯,《關於調查指控中共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報告》

来源:大纪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