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裡事件反轉,我終於可以給你們認真聊聊男女之事了

文:我是北游  

為甚麼現在才能認真聊呢?

因為很多人一碰到男女之事就容易炸鍋,尤其是女拳師,當一個人,乃至大多數人都情緒激動的時候,你跟他們根本沒辦法聊。

這年頭,階層對立、性別對立是事實上的政治正確。

就拿我們自媒體這行來說,我以前也說過,只要是挑動階層對立,挑動男女撕逼的公眾號,前幾年那是賺的盆滿缽滿,比如咪蒙,比如那誰,數錢都數不贏,現在呢?求錘得錘了。

雖然現在挑動情緒的公號依然賺錢,但是你會發現,公眾開始厭倦了,他們厭倦了那些誇張敘事的文字,開始越來越多的說「讓子彈飛一會兒」的話,而不會輕易盲從了。

前幾天,我在評論趙薇事件時說,男女之間的事,基本屬於玄學,無論是霍尊事件、阿裡事件錢楓事件,還是以前的某東哥事件,哪一件沒有出現反轉或疑似反轉的真相?你現在搞明白真相了嗎?

現在反轉實錘了,濟南警方和檢方於昨晚通報,警方停止偵查,檢方認定王某文不構成犯罪而不批準逮捕,實質上就是宣布王某文被無罪釋放,其辯護律師徐昕也表示,刑事偵查終結就意味著刑事案件終結,阿裡男主——王某文不會因這件事再被追究刑事責任。

事到如今,你搞明白這件事的真相到底是甚麼了嗎?

是不是還是一頭霧水?

我們唯一可以確定的是,王某文無罪,也就是說王某文和本案的女主之間發生的那些事,都不歸法律管,能明白我的意思嗎?

你註意我的措辭:他們之間發生的那檔子事,不歸法律管。

甚麼是玄學,這就是玄學。

不是現在的網路青年可以用「渣男」、「綠茶」之類的詞可以簡單總結的。

這樣說大家不太好理解,我舉幾個實例吧。

某東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因為眾所周知的原因,我就不提這件陳年舊事的細節了。

總之,東哥是被冤枉了,女主其實是自願的。

但是事件剛出來的時候,吃瓜群眾可是群情激憤啊,一個超級資本家對一介平民,這是階層矛盾;一個強勢的男人對一個柔弱的女子,這是妥妥的男權,一個事件同時具備階層對立和性格對立的特色,不用說群眾有多憤怒了。

然而,最後隨著美國警方的調查結果,瓜眾發現自己被愚弄了。

你被愚弄不是活該嗎?

你一定要在連資訊都不全的時候就去站隊,就去宣洩情緒,只聽取一面之詞就去給事件當事人定罪,實在是很愚蠢的事情。

我們不能被網上的各種資訊牽著走,對待真相要冷酷一點、嚴謹一些,不要讓情緒占據大腦,要善於分析比對,從而篩選出真正符合常識和邏輯的真資訊來。

在真資訊並不充分的情況下,同妄加揣測事情真相相比,讓子彈再飛一會兒,才是更加明智的選擇。

尤其是面對男女之間的玄學,更加需要謹慎。

公眾打開第一個盒子,馬上大罵劉強東是「渣男」,公眾再打開一個盒子,突然發現,上次篤定的結果,原來是錯的。

還別說外人無法了解,就是當事雙方前一秒和後一秒的想法都可能天差地遠,當對方表達出拒絕之意時,如果你產生誤判,導致的後果也會天差地遠。

也許男方認為是默許的「半推半就」,女方卻很可能認為是強迫的「性侵」;

也許男方認為是社交場合裡的「親暱性友善」,女方則可能會認為是突破界線的「性騷擾」。

男女關系就如同薛定諤的貓,當你不說,我不說,就會永遠處於一半同意,一半反對的曡加狀態。

著名媒體人章文前幾年深陷性騷擾女性的醜聞,蔣方舟也隨後指責章文早有惡跡,曾經在一個飯局裡被摸過她大腿。

對於蔣方舟所說的性騷擾,章文回應稱:「如果一群人在一個場合喝酒之後,摟一下腰或者是合個影,這也算是性騷擾的話,那我也搞不清楚了。」

很顯然,章文有些「委屈」,他一定是感覺,平日酒局裡男女之間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曖昧」舉動,怎麼突然都變成了道德敗壞的「呈堂證供」?

章文隨後抱怨到,蔣方舟談過很多男朋友,經常出入各種酒局,相互摟抱合影屬普遍現象,對方當時不報,如今報來,有借機故意構陷之疑。

要我來評價這檔子事,我只能爆粗:這特麼誰說的清楚?

誰也沒長個天眼天天監視別人的一舉一動,好隨時取證,確定章到底是摸還是沒摸蔣的大腿?章和蔣誰在說謊?即使確定摸了也不算完,還要像個孫悟空一樣鑽到他們腦子裡面,看他們當時到底是自願還是強迫?是打情罵俏還是被對方脅迫?否則都沒法定罪。

對於疑似被侵犯的女性來說,舉證很難,很難給對方定罪,所以有人說在法律無法定罪的前提下,在網上爆料屬於自我救濟;

對於嫌疑犯來說,要自證清白更難,而且網路審判一旦形成,就會處於失控狀態,整個生活包括家庭都會遭受遠超侵害程度的懲罰,造成罪刑不適應的另一種不公,還別說存在謊報的可能性。

看看這次阿裡事件,男主雖然無罪釋放,但其家庭已經遭到了滅頂式的打擊,即使清白了,代價已經付出了,今後哪家公司還會請他真不好說。

那麼,這種事情是無解的嗎?

很遺憾的告訴你,是的!

很多事情在法律上都是無解的。如果我們對於世界有清醒的認識,就會知道,我們總會有無法偵破的案件,總會有罪犯逍遙法外,所謂「法網恢恢疏而不漏」,不過是騙人的童話而已。

我們可能永遠不知道辛普森有沒有殺害他的妻子,我們可能永遠不知道MH370失事的真正原因,我們可能永遠也不可能擁有上帝視角去觀察到章文和蔣方舟當時的具體情境和微妙的心理活動……

我們必須承認,世界偶爾會失控,不在我們掌握。雖然,這個事實會讓我們感覺沮喪。

甚麼是「調情」?

甚麼是「騷擾」?

這兩者的界限,是個玄學,是個世界性難題。

法國主流報刊《世界報》前段時間刊發了一封公開信,這封由女性作家、演員、學者和商業精英組成的百人團隊,在信中抨擊以「MeToo」為代表的反性騷擾女權主義運動,是一種新形式的「清教主義」。

她們在信中這樣寫道:

「男性對女性的調情,對性自由而言不可或缺。強姦是一種罪行,但不論手段是否笨拙,是否窮追不舍,追求並不是一種冒犯,更不是一種大男子主義式的侵犯。一旦沾上「性騷擾」幾個字,男性就會立刻遭到報應,丟掉飯碗,但是有時候他們只是碰了某個女性的膝蓋,發出了含有性暗示內容的簡訊或者只是想親吻女性。」

她們指出,大量的仇恨情緒湧向被指控人,卻沒有給他們辯解的機會。

某運動不但沒有讓男女更平等,女性更獨立,反而讓女性加深了「女性是弱者」的刻板認知,讓男女之間的正常相處受到了威脅……這是女權運動者們願意看到的結果嗎?

女性展示自己的性感除了愉悅自己,當然也有愉悅異性的心理,男人也是同樣,這是正常正當的行為,無可厚非,男人見到自己心儀的女性,欣賞對方的性感,甚至被對方吸引,試圖追求和調情,這也是正常正當的行為,不該被道德鬥士們無端批評。

很多有識之士指出,應該正確區分調情和騷擾之間的界限。

我也認為這個界限重要,但並不是那麼重要。

因為人的情緒和心理是微妙的、是會變化的,一位斯德哥爾摩癥的患者可能會把加害行為誤判成保護,而一個被社會屢屢暗示男人都是流氓的女性也會把男人的調情和好感誤判為騷擾。

重要的不是你當時是自願還是不自願,重要的是你需要及時制止傷害。

行動指南是:

當你覺得受侵害了,那麼就要有勇氣明確告知對方停止傷害,而不是當時隱忍,事後聲討,否則當事雙方的權利都可能無法確保,這已被無數案例證明。

很多女性可能會覺得,寧可錯殺三千男人,也不能放過一個渣男,因為女性在男女關系中,是弱者,是天然的受害方。

可是,她們似乎忘記了,每一個男人背後站著的是一個家庭,也有女性,有老人,有孩子,在你不假思索給人扣上「渣男」帽子的時候,傷害的可不僅僅是這個男人,很可能是對一個家庭的無差別打擊。在一個越來越沒有隱私的資訊社會中,一個男人的身敗名裂,被網路隨意審判的結果,很可能意味著這個家庭的徹底崩潰。

看看這次阿裡性侵事件,王某文遭受到了無妄之災,一個高薪工作丟掉,如果不是其妻子四處伸冤,真不知道他自己及其家庭還要遭受多少不公平的打擊,甚至毀掉了其半輩子的努力。

我當然不是說,女性不應該保護自己應有的權利,真正的「渣男」不應該被公眾譴責,我只是想強調,在一個物欲橫流的社會中,不管是男人物化女性,還是女性自我物化,判斷一個男人是不是「渣」其實是非常困難的事情,會經常性的處於測不準的曡加狀態。

大家做判斷的時候,能不能稍微謹慎一點,再謹慎一點。

我們常說,生活是藝術,男女關系則是藝術中的藝術,如何把握其中的尺度和界限,絕非文字可以準確表述。

從女性的角度來說,對男人的調情和好感不要那麼神經過敏,如果他未婚,而你未嫁,情不自禁的、有節制的肢體接觸是戀愛中必不可少的過程,不要一味的排斥。

在社交場合,一個獨立、自信、強大的女人優雅、得體、果敢的舉止即使不會讓渣男從此不渣,至少也能大大降低渣男對你的傷害程度。

而對於死不悔改的渣男,已經脫離曡加態的正宗渣男,監獄是他們最好的歸宿,女人千萬、絕對不要手軟。

認真聊完,希望讀者朋友們,無論男女都能心平氣和的看完,得罪了。接下來,女拳們可以丟臭雞蛋了。

來源  北游獨立評論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