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3-2018年天象揭秘 逆天而為痛悔遲(21): 兩代造偽史,逆天罪難釋

天象

文:古金

接前文:453-2018年天象揭秘 逆天而為痛悔遲20:弒兄篡位千古謎,正本清源釋群疑

第二十一章  兩代造偽史,逆天罪難釋

燦爛的歷史文化,是祖先留下的寶貴財富,啟迪著後人的智慧——但是蓄意造假的偽史,也坑害著後人,挑戰著後人的智慧。

天人合一是國學的核心理念。前面我們一次次展現的天人合一的精妙對應,從天象到人間,獨闢蹊徑,以殘存的史料和犯罪心理學,證實了宋太宗是弒君篡位的真凶。大家能看到「天象變化帶動人間大事」,「天象承載著歷史和未來」——那麼偽史呢?和天象是不合的,是逆天的。逆天的罪都是大罪。

1.太宗改史瘋狂,犯罪心理昭彰

宋太宗的一生,是充滿謊言的一生[1]。他開了皇帝干涉修史,親自改史、定史的先河。

一修太祖史,選滑頭、親威視

太平興國三年(978年)正月,那是宋太宗繼位的第17個月,太宗命人修太祖一朝的歷史,即《太祖實錄》,選用的史官大多是見風使舵、世故圓滑之輩。而且宋太宗一改皇帝不能干預修史的慣例,史官的書稿屢次被太宗宣旨索要[2],這明顯是皇帝親自向史官示威。

但此時宋太祖的正宮宋皇后,太祖的兩個兒子,太宗的弟弟趙廷美都在世,太祖的舊臣大多都健在,修史再迎合太宗,也不能太離譜。所以此次修成的《太祖實錄》(史稱《舊錄》),眾人不滿意,太宗更公開表達不滿。

二修太祖史,太宗竟廢止

淳化五年(995年)四月,太宗選了4個人再修《太祖實錄》,但是此時朝政險象環生,太祖僅存的兩個兒子,大兒子趙德昭被太宗逼死,小兒子趙德芳莫名其妙地睡覺得病死。太宗的弟弟趙廷美,被誣告謀反外放,死在外地。四位史官中兩位找藉口推脫了,第三位范杲(音:搞),聽說被皇帝啟用,大喜,火速趕往京城,後來聽說是讓修太祖史,當即呆若木雞,半晌無語。鬱悶又染病,一個月就去世了[3]。

僅剩下的張洎(音:季),上表請求允許拜訪太祖舊將子孫、門人親友,並允許他們說話,以收集史料。太宗不得不答應[4]。但是當張洎修成《太祖實錄》一卷獻上,等待太宗聖裁之後,張洎就被調離了修史崗位,而且他修的《太祖實錄》不但被廢棄不用,而且不許交給史館存檔。

史實削增,皇帝欽定

上述兩次修史,從選人到開局,太宗都是親自過問、索卷,後來乾脆形成了「紀草」制度,就是史官寫成的史稿先交皇帝聖裁欽定,然後才能定稿,為太宗及後繼的真宗篡改史料大開方便之門。

史料先御覽,潤改後存館

淳化四年(994年)宋太宗建立了起居注、時政紀的「進御」制度,即史官給皇帝做的言行、議政、執政記錄,要先交給皇帝定度,皇帝滿意後,月底再交給史館存檔[5],作為將來修史的依據,徹底毀掉了史料的公正基礎。

2. 真宗繼續改史,圓謊絞盡腦汁

宋太宗去世後,宋真宗趙恆全面繼承了父親修史的「風範」。

速成太宗史,真宗親把持

宋真宗即位的當年(997年),十一月,命集賢院學士錢若水等繞過史館,直接修《太宗實錄》,次年八月即成。如此神速,因為修史依據的《日曆》、《時政記》等基礎史料,都是太宗本人潤色修改、取捨聖裁之後欽定的,不用修改,照抄即符合上意,而且沒有史館參與,直接由真宗把關,很容易通過。真宗看後:「流涕,賜詔褒諭。」[6]

修成了真宗滿意的《太宗實錄》,真宗又讓錢若水重修《太祖實錄》:「卿新修太宗實錄,甚為周備。太祖事多漏落,故再命卿,毋多讓也。」[6]

三修太祖史,威懾再貶職

至道三年(997年)錢若水領銜修《太祖實錄》,修史團隊中有著名的諍臣王禹偁(音:撐)。禹偁遇事敢言,喜歡褒貶人物,以剛直不阿、躬行正道為己任[7],詩詞、文章、道德均為世人稱頌。已經因為仗義執言,兩次被宋太宗貶官外放,真宗可能覺得他被修理多次,應該識時務了,這次按皇家意圖修太祖史,有這樣一個名臣,應該大大提升信譽水準。

可是,這次王禹偁修史,「晝夜不捨,寢食殆忘,已盡建隆四年,見成一十七卷」[8],還沒寫完,就因為秉筆直書,被貶到黃州,王禹偁由此被稱為王黃州。在真宗的威懾下,直言真相的太祖史第三版、王禹偁版,夭折廢棄。

王禹偁後來寫成了《建隆遺事》一書,今已失傳。宋人摘錄了《書序》:「太祖皇帝神聖英明,文武雙全,曠世無比。自受命以後,勵精圖治,國家日新月異,這些都是我王禹偁親耳所聞、親眼所見。但是,現在有些史官編纂史書,多有忌諱,不敢記錄;最近聖上(太宗)又親自對《太祖實錄》大加刪減。我王禹偁擔心時間一久,有些事情不被人知,恐怕這些忌諱的事情、刪減的內容會不傳於後世,所以我把這些內容編輯整理成了十幾件事……[9]

四修太祖史,標準已御指

咸平元年(998年),真宗又命參知政事(相當於副宰相)李沆修太祖史,次年李沆上《重修太祖史》50卷。這次以太宗親自把持修改的史料為基礎,以真宗欽定的《太宗實錄》為標準答案修成的《太祖實錄》,被稱為《新錄》,而太宗朝第一版《太祖實錄》則稱為《舊錄》。但是真宗還不滿意。

如今《新錄》、《舊錄》都已不存在,但在南宋李燾寫的《續資治通鑒長編》中,反復對比著兩本實錄,發現《新錄》增加了不少美化太宗的故事。現在我們看來,都是赤裸裸的謊言:比如陳橋兵變,不但太宗參與了,還是首功,叩住馬頭勸諫太祖禁止剽掠[10];金簣之盟,杜太后讓宋太祖傳位給弟弟宋太宗[11]等。

五改太祖史,欽定謊難飾

景德四年(1007年)九月,真宋讓他最貼心的宰相王旦修太祖、太宗兩朝國史。按照太宗開創的「紀草」制度,每成一、二卷,先進呈皇上御覽,多次修改才定稿,篡改的重點,還是太祖一朝的史料,特別是關於太宗的部分,和太宗繼位的合法性問題。這樣到大中祥符八年(1015年)修成《兩朝國史》,雖由真宗欽定,雖多取材於《太宗實錄》、《新錄》,可是多次修改的「太祖史實」上還有牴牾,真相是太難掩飾了。

六改太祖史,偽史堂皇之

大中祥符九年(1016年),真宗又命趙安仁修《太祖實錄》、《太宗實錄》,使之與新修成的《兩朝國史》吻合,次年修成,仍是50卷。至此,太祖一朝的史料,經過六個版本增刪、篡改、潤色,終於堂而皇之地定稿了。

真宗去世後,劉太后垂簾聽政。天聖五年(1027年),開始修真宗朝史,加入兩朝國史中,成為《三朝國史》。《三朝國史》成為後人編寫宋史的基礎,其中仍有不少謊言堂而皇之地出現,後文將重點揭示。

以上可見,太宗的一生都在構築謊言,證明自己帝位的合法性,為此改史都到了發狂的程度,史料全部欽定口徑。而真宗即位就進一步為父親圓謊,親自把持篡改史料,左塗右抹,修剪縫合。兩代皇帝欽定的偽史,成了後世修史的基礎,而現在有人還從《宋史》、《續資質通鑒長編》中有利於太宗的部分,去證實太宗無辜,就像用騙子編造的「偉光正」歷史,來證實騙子的「偉光正」一樣,誤入歧途了。


圖21-1:967年4月14日五星連珠天象示意圖。

謊言永遠掩蓋不了真相,更掩蓋不住天象。「五星連珠、盛世血路」,前面我們揭示967年這個天象「血路」的含義,儘管太祖天大的功德延壽9年,也沒改變血腥遇弒的宿命。而宋太宗弒君篡位更是逆天大罪,當世惡報臨身,減壽9年,命中輝煌盡毀,還殃及六世子孫……慘烈的果報,給後世、給今天留下了深重的教訓。#(未完,待續)

註釋:

[1]王立群,《王立群讀<宋史>之宋太宗》,大象出版社,2013年1月1日第一版。

[2]張明華,《宋太宗與北宋初幾部官修史書的形成》,《史學史研究》,2004(4)

[3]《宋史‧范質傳》

[4]《續資治通鑒長編‧卷三十六》

[5]《長編‧卷三十五》

[6]《長編‧卷四十三》

[7]《宋史‧王禹偁傳》

[8](宋)王禹偁,《王黃州小畜集‧黃州謝上表》,宋紹興刻本。

[9](宋)晁公武撰,《郡齋讀書志校證》,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6月1日版。

《卷六》:「太祖神聖文武,曠世無倫,自受命之後,功德日新,皆禹偁所聞見,今為史臣多有諱忌而不書;又上近取《實錄》入禁中,親筆削之。禹偁恐歲月寖久,遺落不傳,因編次十餘事。」

[10]《長編‧卷一》

[11]《長編‧二》

待續

來源:大紀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