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耶克:反對唯科學主義

哈耶克

文:Edwardyk

弗里德裡希·奧古斯特·馮·哈耶克(Friedrich August von Hayek,1899-1992),奧地利出生的英國知名經濟學家、政治哲學家,1974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

哈耶克的學術生涯主要在英國倫敦政治經濟學院、美國芝加哥大學以及德國弗賴堡大學,他被廣泛視為奧地利經濟學派最重要的成員之一,與芝加哥經濟學派關係密切。

哈耶克是20世紀最重要的思想家之一,他在哲學、政治學、法學、經濟學、思想史等領域貢獻卓著。他堅持古典自由主義、個人主義、自由市場,反對Socialism、極權主義、凱恩斯主義和集體主義。

哈耶克最被廣為人知的著作是1944年出版的《通往奴役之路》,該書全面論證了計劃經濟必然導致極權主義。

哈耶克1959年出版的《科學的反革命——理性濫用之研究》著作,指出了計劃經濟來自於人類的理性自負,妄圖運用自然科學的理論和方法來改造人類社會。哈耶克明確表明了反對唯科學主義的自身觀點。

哈耶克指出:「自然科學的成功使另一些領域的工作者大為著迷,馬上便著手模仿它們的教義和術語。由此便出現了狹義的科學方法和技術對其他學科的專制。這些學科為了證明自身具有平等的地位,日益急切地想表明自己的方法跟它們那個成就輝煌的表親相同,而不是更多地把自己的方法用在自己特殊的問題上。」

所謂的「唯科學主義」指的就是對科學的方法與語言奴性十足的模仿,哈耶克有時也將其稱之為「工程師思維類型」。

唯科學主義具有三大特徵,即「客觀主義」、「集體主義」與「歷史主義」。

客觀主義的典型表現,在探討我們有關人類頭腦機制之主觀知識的各種企圖中無處不在,社會研究涉及的絕大多數學術分支概莫例外。這其中主要的動機是為了迴避「內省」(introspection)的知識。

這種動機貫穿於孔德對內省可能性的否定,湧現了所謂「客觀心理學」,華生的「行為主義」,以及紐拉特的「物理學至上主義」等形形色色的嘗試。

行為主義者或物理學至上論者在研究人類行為時,試圖用嚴格的自然科學語言來定義人類對事物的反應。在這其中存在著一種普遍的趨勢,即力圖不考慮社會中質的現象,而是按照自然科學的榜樣,只考慮社會中量的、可計算的現象。

與這種客觀主義特徵密切相關的,是唯科學主義立場方法論的集體主義特徵。所謂集體主義就是它傾向於把社會或經濟、資本主義或特定的產業、階級與國家這些對象,看作為一個具有嚴格規定性的客體,而觀察者通過觀察其整體運行就能發現各種嚴密的規律。

集體主義的荒謬在於,普通人為了解釋個別現象之間的聯繫而建構的臨時性理論與模式被錯當成了事實。這種錯誤屢見不鮮的表現形式就是各式各樣有關「社會」或「集體」意識的理論。

結果就是,這些理論家們成了「觀念實在論」謬誤的犧牲品。他們想當然地認為,既然存在著普遍使用的概念,就一定也存在著相應的既定對象。

哈耶克認為:「從整體上把握社會現象的努力,在獲得一種遠距離的完整視野的願望中有著最典型的表現。人們希望,這可以使那些在近距離中晦黯不明的規律暴露出來。」他把這種遠距離的完整視野稱為「宏觀視野」,有時也戲稱為望遠鏡視野。

至於唯科學主義立場的歷史主義特徵更為複雜,德國思想史大家梅尼克曾對早期歷史學派的發展做過精湛的研究。歷史學派,針對18世紀那種概括與實用主義的理論傾向而興起,它強調歷史現象的惟一性,認為只有從發生學的角度將歷史現象視作眾多因素在時間長河裡相互作用的結果,才能被加以理解。

歷史主義由於受到唯科學主義風氣的強烈影響,逐漸將歷史看作是對社會的經驗研究,其目的是為了從中發現終極性的原則。「把歷史所研究的複合體視為既定整體,這種幼稚的觀點自然而然導致了如下觀念:對它們的觀察能夠揭示這些整體的發展『規律』。」

哈耶克在批駁唯科學主義立場的傲慢時說:「當人們沿著一條給他們帶來巨大勝利的道路繼續走下去時,他們也有可能陷入最深的謬誤。」

在追溯唯科學主義立場的來源時,哈耶克一直將它溯源到了法國大革命。他說,法國大革命帶來了三個對後世影響深遠的後果:

第一,舊制度的崩潰要求立刻運用理性的全部知識;

第二,舊的教育制度被徹底摧毀並在其廢墟上建立了全新的制度;

第三,成立了巴黎綜合工科學院。

這些後果深深影響了這之後人們的世界觀。它給人們造成了一種不可阻擋的印象,即人類的理性能力不存在局限性,人類可以控制在往昔一直壓制著他們的一切力量。

巴黎綜合工科學院的全部教學圍繞著一個目的:即在實踐中的運用。具體地說,是以軍事或市政工程師的身分運用知識服務於社會。巴黎綜合工科學院後來促就了實證主義、空想社會主義運動,而聖西門是其中當仁不讓的風雲人物。

克勞德·昂列·聖西門(Henri de Saint-Simon ,1760 – 1825),法國哲學家,與傅立葉、歐文並列為三大空想社會主義者。

聖西門出生於巴黎一個沒落的貴族家庭。1777年入伍加入法國軍隊,1779年赴美洲參加美國獨立戰爭,1789年回國參加法國大革命,1794年被雅各賓派關進監獄10個月。1802年開始寫作,宣傳自己的空想社會主義。

他抨擊資本主義社會,致力於設計一種全新的社會制度。在他所設想的烏托邦社會中,人人勞動,沒有不勞而獲,沒有剝削、沒有壓迫。

奧古斯特·孔德(Auguste Comte,1798-1857),法國哲學家,出生於一個天主教徒家中,在上中學時放棄了天主教信仰,開始接受自由和革命思想。孔德著有《實證哲學教程》,是社會學和實證主義的開創者,並自創人道教。

孔德19歲即擔任聖西門的祕書,成為聖西門的學生與追隨者。他不僅更簡潔有力地表達了聖西門原本散漫蕪雜的思想,而且大大地推進了他的思想。在哈耶克看來,孔德與聖西門一樣,在科學的反革命事業與對理性的濫用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哈耶克認為,聖西門在《十九世紀科學著作概說》中:「第一次把現代科學組織者的幾乎所有特點集於一身。對物理主義和採用『物理語言』的熱情,統一科學並使其成為道德基礎的努力,對一切『神學的』即擬人論的推理方式的蔑視,組織別人的工作慾望(特別是通過編一部偉大的百科全書),用普遍的科學方式規劃生活的願望,無不表現其中」。

哈耶克認為,此書堪稱第一部最重要的科學反革命文獻。

哈耶克明確指出,聖西門主義給人類社會帶來的影響是巨大的,其影響並不局限於社會與政治理論中,在文學與藝術界的影響甚至更為巨大。例如,它在法國影響了喬治·桑、巴爾扎克、雨果、歐仁·蘇與柏遼茲等。而在英國它則影響了卡萊爾、穆勒等。

不過在哈耶克看來,受影響最深的還是德國。甚至老年哥德也受到了其影響,而整個德國文學界更是如饑似渴地吸收著它所贈予的營養。

更為重要的是,聖西門主義者與青年黑格爾派之間產生了奇特的姻緣。雖然少有人知,但確實整個19世紀都感受到了這種奇特姻緣的深入影響。

當時的德國人格倫曾為此評論說:「聖西門主義就像一枚開裂的豆莢,它的外殼消失了,每一粒種子卻分別在各處找到了土壤並生根發芽。」

孔德將社會學劃分為靜態社會學與動態社會學,前者研究社會現象的共存規律,後者研究社會的必然進化過程中的順序規律。動態社會學闡述了三階段規律,即從神學階段,經由形而上學階段,向實證階段的發展規律。

哈耶克認為孔德的這種思想最大的荒謬之處在於:「它雖然明確承認個人頭腦的互動可以產生出某些高於個人頭腦成就的東西,然而它又聲稱這種個人頭腦不但能夠從整體上把握這一發展,認識它的運行原理甚至它必然遵循的過程,而且能夠控制和支配它,從而改進其未受到控制的機制。」

這個論點之所以如此荒謬,是因為它建立在那種荒唐的幻覺之上:即把精神現象當作像物理現象那種意義上的客觀事物,來對它進行觀察與控制。

哈耶克探討了孔德理論與黑格爾哲學之間暗通款曲。他注意到,在過去的一百多年中,大批的社會思想家在他們自己的思想中將孔德與黑格爾的思想聯姻在了一起,這樣的名單可以開出一大串,並且遍及各國。

哈耶克相信,這兩位的共同思想來源於開創近代心智哲學先河的笛卡爾。因為:「正是笛卡爾,第一次把研究物理學的現象主義或感覺主義方法——這些顯然互不相容的東西,同有關人類的任務和功能的理性主義觀點結合在了一起。」

而孔德和黑格爾正是這樣認為的,即社會研究的核心目標是建立一種囊括全人類的普遍歷史學,他們所追求的規律首先是人類思維的發展規律。

正是在他們的影響下,歷史哲學在過去的一個世紀享有了巨大的聲望,它們賦予了歷史過程以某種可以理解的意義,並武斷地向我們展示了人類的所謂明確的命運。

科學的反革命與對理性的濫用,其後果是令人觸目驚心的:「個人主義和自由主義社會的基礎受到了質疑,歷史宿命論和倫理學相對主義成了主流傳統。」

柯恩在《理性與自然》一書說:「科學教會了我們謙卑,我們根本不可能全知全能,無所不通,這就像一切偉大宗教的教誨一樣:人不是神,也絕不可能變成神,在神的面前,他必須俯首稱臣。」

哈耶克在其著作中說:「科學走過了頭,自由將無容身之地。」

來源:保守主義隨筆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