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恆大投資者的一點建議

恆大

文:古原 

恆大爆雷了。

但凡有點辦法,恆大都不會選擇這種方式爆雷。

各地投資人圍堵恆大高管,內部員工全面反水,全國輿論一片嘩然。

相當於把褲子脫幹淨了,讓全國人民圍觀。

銀行還可以商量,用最簡單的思維方式也可以理解,銀行不希望恆大死。所以只有個別銀行採取行動扣款要債。

機構也可以商量,機構深知,如果成為全國新聞,那恆大將死無葬身之地,他們的錢再也不可能要回來了,所以你看不到機構老板去圍堵許老板,因為沒用。

當恆大財富的無數普通投資者開始集體行動時,恆大殞命已不久遠。

別看他們的欠款其實在恆大的總欠款中,是很小的一筆,幾百億而已,但這代表著恆大已經完全喪失市場信譽。

我什至認為,國企入主恆大的傳言,即使真有這種考慮,恐怕都很難有結果。

當你入主後,圍堵的人就變成你了,誰願意去當這個冤大頭呢?

當許家印說出,寧願我一無所有,也要還投資人的錢時,垂死掙紮的口氣顯露無疑。

因為這只是恆大所有負債中的小比例的一筆。

不管是恆大在這種情況下依然大金額分紅,還是高管提前兌付,都說明,許家印和高管們都清楚,這一天是遲早要來的。

他們不是沒想過阻止現狀的發生,是他們也無能為力了。

所有資金盤,P2P盤爆雷時,又何嘗是這些盤老板們願意見到的呢?

但,處理不了,就是處理不了。

許家印也印不了鈔,還不了就是還不了,這是當下的現實。

這也是投資人必須清楚的一點。

所有的兌付方案,都只有一個目的,就是拖延。

猶如一個癌癥病人,能拖到甚麼時候就甚麼時候吧。

但全身各器官衰絕來臨時,再牛逼的醫生,恐怕也是回天無力。

因為各類兌付方案都有一個前提,就是恆大還能正常開展經營業務。

但在爆雷後,在被圍堵後,恆大想開展經營活動已非常困難 ,因為不會有任何人會接受恆大的賒欠,不會有任何人會接受恆大的非事前付款合作。

甚至還有人敢去買恆大的樓嗎?

這就意味著,恆大要做所有的事情,都必須先付款。

這就形成巨大的矛盾,一方面是沒錢兌付,沒錢開工,而另一方面是要建完樓盤售樓回款。

不拿錢出來,就開不了工,就賣不了樓盤,就回不了款。

誰還敢接受先為恆大墊資幹活呢?如果恆大有足夠多的錢啓動工程,又何必為了區區幾百億鬧的滿城風雨呢?

這是一次徹底的信用破產。

對於投資人,我想,你們要清晰的認知到這一點。

恆大爆雷,與其他資金盤、P2P並無二致,都是走投無路的最終結果。

那要怎麼辦呢?

我給幾個建議,不一定有用,也不一定要聽我的:

第一,

如果是現樓,我建議投資人接受兌換條件,用樓來換錢,再怎麼著,總比沒有好。

要知道,這個條件,也許是被輿論、甚至是政府逼出來的條件。

房產證也不用太擔心,只要人數夠多,我認為最終房產證是可以拿到手的。

即使降價20%能出手,也是止損的出路。

第二,

如果是期樓,那還不如現金先拿一部分,能拿多少拿多少。

總比血本無歸強。那些因為沒錢啓動不了的期樓,我看是希望不大。

第三、

給自己留夠生活費,做好長期打算,這筆錢你可能就是要不回來。

在銀行貸款和投資人錢款之間,銀行貸款可是要優先償還的,所以恆大即使還有土地儲備,在建工程等資產,恐怕也輪不到你們。

第四、

不要迷信恆大還有多少多少資產,許家印能自己套現,能給自己分紅,高管們能提前跑路,那就是說明他們都沒有信心了。那個財務報表,資產報表就一定是真的嗎?我看不一定。

在這種時候,不要再抱甚麼僥幸心理了。

第五、

搜集證據,證明恆大是否有詐騙、自融等非法行為,做好訴訟的準備。

如果沒有,那你也得接受,看錯了企業,投錯了錢,那能怎麼辦呢?

第六、

永遠不要再相信與政治挨邊的企業了。

不知道你註意到沒有,太多吸納資金的企業最喜歡幹的一件事就是與政治掛個鉤,曬出各種合影,力圖證明自己官方背書的身份,如果你到現在還不懂,那只能說你活該。

我行走江湖二十多年,但凡和我吹噓有甚麼政治背景的企業,我都是避而遠之,九成九都是騙子公司。

不要以為登上天安門的企業家就很牛逼,恰恰相反,有時,這種人之所以要努力登上天安門,就是為了讓你相信一些你本來不相信的事情。

 

來源  古三古四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