恆大倒下,我嗅到了一絲不祥的氣息

文:漫天霾

恆大這次看來是兇多吉少了,因為它已經信用全無,它不但坑客戶,而且坑投資者和自己的員工。

反映其信用徹底破產的一個重要現象是,其高管任澤平、夏海鈞、杜亮等看到形勢不妙,紛紛找各種借口提前套現,上演了一場「讓領導先走」的拙劣戲碼。

對外,信用喪失;對內,信心全無。這樣的企業,不完蛋才天理不容。

它所承諾的兌付方案,包括「現金分期兌付、住宅、公寓、寫字樓、商鋪、車位以及沖抵購買恆大樓盤尾款等多種可供選擇的「抵債」兌付方案,任由投資者選擇和組合搭配」,無非就是拖延戰略。

之所以分期兌付,是因為資金鏈斷裂,沒有可動用的資金;用住宅、商鋪等抵債,沒有後續資金的投入,拿到手的是爛尾,也毫無價值。客戶和投資者只能在最不壞的選項中選一個,聊勝於無,限於止損。

我們要問:一個年銷售額7000億的企業,怎麼就突然資金鏈斷裂了?

這就要說到去年國家有關部門出臺的「重點房地產企業資金監測和融資管理規則」,俗稱「三道紅線」。

三道紅線是指:

一、剔除預收款後的資產負債比不超過70%;

二、淨負債率不超過100%;

三、現金短債比不超過1。

三項指標全部踩線,有息負債不得增加;若踩中兩項,有息負債規糢年增速不得超過5%;若踩中一條,有息負債規糢年增速可放寬至10%;若全部符合監管要求,則有息負債規糢年增速可放寬至15%。

這是甚麼意思呢?

歸根結底一句話:就是要全面限制房地產企業的高負債執行。看最後一條:全部符合的,負債規糢年增速也限於15%,這就是房企債務增長的上限。也就是對大量依靠融資進行的房地產項目的高速擴張踩下了急剎車。

眾所周知,房地產企業依靠大量的銀行貸款運作,許多房企老板,圈一塊地、挖一個坑、房子還沒影,甚至還沒有拿到預售證,就開始預收款。而這些預收款,又來自於銀行的按揭貸款。用一塊地和不見影的房子做抵押,大量的錢就到手了。然後用這些預收款去設計、招標、請監理。

房子賣出去後,用這些錢再去拿地,再搞融資,新債還舊債,一輪一輪往下走,就能賺得盆滿缽滿。

說白了,就是空手套白狼。

難怪房地產老板都過得那麼滋潤,豪車豪宅,揮霍無度。大量的房地產老板過的日子就是:天天擺場子,喝茅臺,跟相關部門搞好關系,千方百計拿到地,然後把貸款搞出來,然後就是整天打麻將。

錢來的太容易了,又不是自己的,不揮霍幹甚麼呢?

但是稍微思考就會發現,一旦有一個環節債務還不上,整個資金鏈就斷裂,馬上就會出現債務危機,最終威脅到整個金融體系的安全。

這也是國家出臺較為嚴格的按揭貸款政策的根源所在。

美國次貸危機,說起來複雜,有一系列眼花繚亂的金融和保險操作——所有金融衍生品,幾乎都是欺詐的代名詞——但是簡單地說,根源就在於對沒有償還能力的人發放貸款,當他們還不上這些貸款的時候,整個體系就必然崩潰。

但是我們要追問,為甚麼要對這些空手套白狼的人,以及沒有償還能力的人發放貸款呢?放出去的貸款,又是從哪兒來的呢?

美國管這叫「所有權社會」計劃,這是從克林頓當政時期就開始實行的計劃,到了小布什手裡大張旗鼓地實施。照小布什的說法:「公民們通過所有權控制自己的生活和財富,這將增強公民的獨立意識和責任意識」。宏偉目標就是,讓所有窮人都能住得起房子。

民主黨接著說,不但收入低於一定標準的窮人都要住得起房子,而且範圍要不斷擴大,貸款還要更加便宜。於是一拍即合,給銀行下達了對低收入群體發放住房貸款的指標,就這樣,美國的金融體系如同一列疾駛的列車,一路狂飆沖向懸崖。

居者有其屋,是原始的夢想;廉價的貨幣和低息貸款,是實現這種夢想的途徑。這是許多人的幼稚幻想。在這種錯誤思潮的影嚮下,銀行開始大放水,人為降低利率,取得資金的難度和成本大大降低,到處都呈現一片「欣欣向榮」的建設景象。

但是任何投資都以真實的儲蓄為基礎,一個人不可能沒有任何儲蓄就大肆投資,銀行沒有那麼多存款,怎麼能突然冒出那麼多錢去放貸?

因為銀行可以信貸擴張。它甚至不需要存款,只要將貸款放出去,在房地產企業的戶頭上寫一串數字,就又變成了這個銀行的存款。這就是貸款創造存款。

存款就這樣「多」了,在部分準備金銀行體系下,存款多了,就意味著又可以大肆發放貸款了。假如銀行存款準備金率是10%,那麼,理論上100萬的存款,可以擴張出信貸1000萬元。

在這同時,市場利率是年息5%,銀行故意將利率調整至1%,甚至零利率。人為壓低的利率讓企業家誤認為有足夠的儲蓄可供支配,發生普遍的判斷錯誤,認為投資於較長生產周期的項目是有利可圖的,於是紛紛謀求貸款,搞建設、上項目,經濟看起來一片繁榮景象。

這就是凱恩斯主義者信奉的,增發信貸可以將石頭變成面包。

可是這一切都是虛幻的泡沫,並沒有真實的儲蓄做支撐。虛假的信貸不可能無限制地發放下去,因為那最終將導致貨幣一文不值。當銀行收緊信貸的時候,企業擴張的步伐已經展開,因此需要更多的信貸,這時候就會發現「樓蓋到中途,沒有原材料了」。

沒有信貸支撐,自己又沒有儲蓄,債務的償還立即發生了困難,資金鏈斷裂,企業破產,勞動者失業,一場波及所有人的經濟危機爆發了。

現在你知道了,根子出在甚麼地方了。

銀行新增的信貸,並不會均等地落到每個人頭上,它不是直升機撒錢。新拿到新增信貸的人,例如這些房地產商,會在物價尚未上漲之前去購買商品,最後拿到新錢的人,會在物價已經上漲之後購買商品,所以這個過程是一種祕密的劫掠,是財富和收入的再分配。

所以,房地產商有錢肥吃海喝,老百姓則被洗劫一空。

這鼓勵了不負責任和極不道德的行為,讓人們不事生產,而是去千方百計謀求權力的青睞,拿到工程項目,套取貸款,然後損人利己。

我們一方面要譴責恆大徹頭徹尾的欺詐行為,從處心積慮拿貸款的那一刻就是。但另一方面要知道其根源在於整個世界都缺乏一個誠實的貨幣體系,中央銀行和貨幣壟斷發行制度讓信貸擴張成為脫韁的野馬,它幾乎是一切經濟的、社會的、道德的問題的根源。

恆大是回天無力了,這一輪下來,下一個倒下的是誰?控制信貸擴張的重拳出擊,央企當然巋然不動,因為他們不愁三項指標超標,不愁拿不到貸款,拿到貸款了也不愁還不上,因為有堅強的後盾:稅收。

於是人們會忘記對根本原因的追問,簡單粗暴地得出一個結論:民企還是不行,還是得國企上。到那時候,離計劃分房就不遠了。

 

来源  觀念的後浪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