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xiaoqiang.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1994 年,沒啥大事卻又影嚮深遠的一年

大家知道《萬历十五年吧》,在電視劇《人民的名義》大火之後,這本書也成功破圈了。

其實大家看過原著的話,就知道原著裡對這本書沒啥好評價,說是商界大佬們為了把一個邨姑服務生訓練成高級貨去勾搭高育良,讓她學習了全套的名媛禮儀,為了提高她的文學素養,還讓她學習了《萬历十五年》,方便老高和美女聊明史。

image

後來老高跟他媳婦攤牌了,不裝了,說自己愛上了別人,因為那娘們看過《萬历十五年》,把他媳婦給氣崩潰了,覺得這是 「羞辱式攤牌」,因為老高媳婦就是研究明史的教授。

那種感覺就好像老高跟研究火箭的老婆說自己愛上了一個妹子,因為妹子熱愛火箭,並且對火箭研究很深,突破性地提出應該用蜂窩煤代替液氫液氧混合物作為火箭燃料一樣。

說明作者知道這本書在明史專家們那裡評價並不高,「一提這本書就能氣到明史專家」,這個梗用得非常熟。

《萬历十五年》這本書原名叫《1587,沒啥大事的一年》(1587, A Year of No Significance),因為黃仁宇覺得 1587 年這年確實沒啥大事,稀松平常,但是暗流湧動,長期看來影嚮深遠,而我們今天講的 1994,也是這樣的一個年份,當時看似沒啥大事,已經被絕大部分人遺忘,可那一年對後來的影嚮,跟加入世貿差不多。

說起 1994 年,大家估計都不知道這一年還發生過啥,只有那些對電影興趣極大的人,可能知道這一年是個 「電影大年」,井噴式地噴出好幾個牛逼電影,比如《肖申克的救贖》,《阿甘正傳》,《辛德勒名單》,國內有《活著》、《九品芝麻官》等耳熟能詳的作品。

大家可能不知道,那一年還發生一件大事,影嚮力一直持續到現在,讓很多人痛不欲生,也讓不少人跑步進入了財富自由。

因為 1994 年,可以被稱為 「中國房地產轉折年」。

這事還是要從我國的稅制開始說起。

在 1994 年之前,我國採用的是 「財政承包制」,這個制度說簡單也簡單,說複雜也複雜,我就稍微過一遍。

大家知道小崗邨的幾個農民搞了個 「聯產承包責任制」 吧,把邨裡的地分了,然後約定好每年向公家交一個固定的數,剩下的歸自家,這樣大家也有了積極性。在當時,這可是坐牢的大事,所以小崗邨的農民們說好了,如果事發需要有人去坐牢,那就讓邨領導去,其他人要把他孩子養到十八歲。

後來這個政策被推廣,不少人說承包制這麼好,那地方和中央的稅收咱們也承包吧。既然摸著石頭過河,那就摸一個試試唄,於是在 1980 年,啥都在搞承包,包括企業,也在承包,中央和地方的財政也是搞承包,地方上約定好每年上交一個固定的數,剩下的歸自己。

「承包」 這個詞當時火得不得了,一直到 90 年代,當時很多邨裡的牆上依舊刷著 「承包為本」,能承包出去的幾乎都承包了。

由於放開了各種限制,大家都各自突圍,從 1980 年開始,我國經濟快速增長,按理說經濟增長,國家財政應該是也跟著增長,現實中也是一直增長的,可是國家財政占比越來越低,1979 年的時候,中央財政占總財政的一半左右,到了 1993 年, 一路下跌到 31.6%。

比例下降了,但是開支卻越來越多,比如,當時人口和資源大規糢從中西部向沿海地區集中,沿海地區經濟暴走,中西部本來就沒錢,時常還發生洪澇災害,只能去向中央請求幫助,一看中央比他們都窮,此外軍費、科研、大學等等,都需要錢,工作人員還一直要求漲工資。

當時不是說 「造原子彈的不如賣茶葉蛋的,拿手術刀的不如拿剃頭刀的」,這個不是瞎說,那時候事業編就意味著低收入,你要是搞個小買賣,只要有工業品就能賣掉,一些人一天賺國家機關工作人員一年的收入,這種情況也很正常,尤其開小飯店的,非常賺,以至於現在不少人說起 「創業」,還是要去開飯店。

老百姓替高科技人才打不平,也替自己鬱悶,要求漲工資,可政府又沒錢。更關鍵的是,當時軍隊還經商,如果不經商經費就不足,可是他們經商這事很不好,具體怎麼不好我也沒法細說,反正很不好,如果大家實在想了解,就查一下越南軍隊經商的事。

所以當時中央就得向地方上借錢,地方上也不太願意,擔心借錢不還,場面相當尷尬。而且地方上有錢,底氣太足,還頂領導,讓領導一點面子都沒。最後出現了公務員系統連工資都發不出來的境地。 每年扛不住,就去銀行借錢,後來朱總理說每年借 200 億,到最後銀行都扛不住了。

這種狀態一直持續到 1993 年,在那一年,當時的朱副總理非常強勢,他提出說,現在的這種狀態下,中央非常困難,日子也過不下去,到不了 2000 年就會垮臺,所以必須改革。那年大家一頓商量,準備按照發達國家的套路來,中央分 60% 以上,於是在 1994 年出臺了個政策,叫 「分稅制」。

分稅制的核心是容易收的稅種歸國家,不容易收的歸地方,大頭歸國家,小頭歸地方。這下很多地方本來富裕,一下子不夠花了。

當時地方上有兩個辦法籌集資金,一是招商引資,官員們積極到各處拉外資,讓外資到各地去建廠,外資在當地賺錢後,會充實地方財政。這一點充分釋放了官員們的積極性,張五常說中國經濟能快速發展,原因很多,其中之一就是有大量全年無休的官員們不斷尋求突破。

另一個辦法就是允許地方上出讓土地來賺錢。

如果你覺得允許地方賣土地房價就要漲,那就小了,格局小了。

當時房地產政策還是 「國家分房」 那個狀態,再說就算大家想買房,也沒有可交易的房,而且也沒錢啊,怎麼辦?

於是國家又推出了兩個政策,這倆是關鍵,一是私房可以自由買賣,二是銀行要給貸款。

如果你是個開發商,想在一塊地上蓋房,但是沒錢怎麼辦?銀行借給你啊。房子蓋好了,大家沒錢買怎麼辦?銀行借錢給購房者。這樣,借錢蓋房,借錢買房。這就叫摸著石頭過河,美國就是這麼搞,房地產開發商就是那個時候暴走的。

不過當時房價並沒有起飛,因為當時購房人也不多,有些單位願意給員工購房補貼,還有拆遷了的那些人手裡也有點錢(遠遠沒有後來的拆遷戶那麼有錢),最早的購房者是由這些人組成的。

中國房價曲線整體也是個指數曲線,早期令人發指的慢,後來令人發指的快,由於前期房價太低了,心理上的 「錨定效應」 導致那時候過來的人從 2001 年左右就覺得房價要崩。

不知道啥是錨定效應?舉個例子,比如一只股票從 30 漲到 300,你覺得太特麼離譜了,因為你心裡把股價錨定在 30 了。但是哪天跌回 250,你又可能跑去抄底,因為你這時候又錨定 300 了。房價也是這樣,不少人覺得房價太高,可是如果跌一半,他們又想去抄底。

所以說從 1994 年開始,大家一直在猶猶豫豫中看著房價上漲,到了 2015 年左右,絕大部分人達成共識,覺得房價應該就這樣了,然後 2016 年很多城市直接翻倍,擊碎了無數人的三觀。

房價的事還是不聊了,咱們再說幾句 1994 年。

大家看出來了吧,「賣地」 這事的本質,就是通過銀行,把居民未來的收入轉到地方政府手裡。

地方政府有錢搞基建,蓋大樓,修公路,蓋工業園區,然後招商引資,企業進駐工業園之後,僱傭當地老百姓上班,大家有了錢再買房,就循環了起來。很多國家也想學中國,但大部分國家都有個問題,就是沒法徵地,往往徵一塊地折騰好多年,最後事情給搞黃了地還沒徵到,這個意義上講,我國能發展起來,1994 年的這個法案非常重要。

不要小看這個循環,很多國家想玩都玩不起來,就好像富人借錢做買賣,窮人想借都借不到一樣。

但也由於徵地太過容易,也出現了大量爛尾工程,比如馬前卒前段時間去的 「獨山縣」,遍地爛尾樓。而且現在房價被推的太高,嚴重影嚮了大家的幸福感,拉大了社會的鴻溝。整體有利有弊吧。

而且大家也可以思考一個問題,全國都在搞工業園,為啥有的地方荒廢了,但是有的地方卻能發展起來?

這就接上了我們前文說的話題,長三角和珠三角從唐朝開始就工商業繁盛,他們交通好,地理位置也好,大家註意下,全世界 60% 的經濟總量都集中在各種灣區,比如美國的紐約灣和舊金山灣區,還有東京灣,中國這邊的粵港澳大灣區一路暴走,奇怪嗎?大家看下圖能看出來吧,超級城市圈的地形都差不多,得有海、有河、有灣。

image
3
4
5

上海那邊更是得天獨厚,太湖經濟圈牛逼了一千年,蘇湖熟,天下足,只要放開,那些地方立刻就暴走。

而且它們又有發達的民間融資能力,有長期的經商家族,在海外還有親戚朋友,這些人能提供原始啓動資金。這個很關鍵,南洋華僑、臺商、港資,這些錢基本都投在了兩個三角。

所以兩個三角最先發展起來了,1994 年之後,土地供應也足,修好的工業園區也充分得到利用,甚至不夠用,一直在擴張,現在那倆三角都連成了一片。產業發達,工人工資高,進一步推高了房價,同時吸引中西部人口和人才向東南沿海聚集。形成正反饋,市民工資進一步上升,對房子需求變得更大,房價進一步升高,現在蘇南地區人均 GDP 跟發達國家差不多,房價也貴的離譜。

那邊只要出來新房,就會被一掃而光,所以開發商拿地的時候肆無忌憚一直加價,政府賣地有錢,所以基礎設施投入更大,甚至公務員工資都高一大截,整體更有利於經濟發展。反過來,中西部很多地方政府想賣地也賣不上價,手裡沒錢,想投資也沒的投,公共設施也不如沿海地區。長期下去,就是馬太效應的急劇分化。

中西部本來交通就差,人口又外流,結果可想而知,改好了工業園也沒有企業進駐,自然也就沒法產生就業,市民工資一直上不去。還好現在交通發達,多少能彌補一些不足。

說到這裡大家看出來了吧,如果沒有 1994 年那一出,中國現在的房價應該不會這麼瘋,不過經濟水準大概率也不會這麼好,因為土地作為財富之母,後發國家基本沒有選擇得玩土地;而且土地對於地方政府來說就是一種稅,這些稅後來變成了我們現在看到的高樓大廈和高鐵公路等等。

來源:九邊 微信號:ertoumu893

更多閱讀 🦩

Translate 》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