陝北一枝花:102歲的林彪前妻

文:郭峰

米脂婆姨綏德漢
不用打聽不用看
……
米脂是出美女的地方,質量過硬,免檢。

米脂又叫「美人縣」,三國時的貂蟬就是米脂人,出的美女多,當官的丈人就多,所以又叫「丈人縣」。

張梅,原名劉新民,1919年生,米脂橋河岔鄉人。橋河岔還出了一個名人,叫杜聿明,大家都知道,抗日名將,橋河岔呂家礆人。

張梅是橋河岔哪個邨的?不知道。張梅還在世,102歲了,問她,三緘其口。奇怪。

更奇怪的是,張梅也算是名人,但橋河岔鄉沒一戶人家、沒一個邨說張梅是他們那裡的人,整個米脂也沒人說張梅是他們家的人。皮褲套棉褲,必然有原故。

張梅16歲參加紅軍,高小畢業,就是小學畢業。這在陝北,那是地地道道的知識分子。更重要的是漂亮,那可是太漂亮了,漂亮得沒法形容了。性格又好,開朗活潑,智慧與美貌並存,被譽為「陝北一枝花」。

這麼漂亮的女孩子,追求者烏泱泱一片啊,還不包括那些自愧不如、心中暗戀的。

但張梅一個也看不上,直至一個人出現,才打開了少女的心扉。

誰?林彪

林彪大家都熟悉,23歲當軍長,打了許多漂亮仗。 1937年,林30歲,「抗大」校長,在延安絕對是高級領導。

張梅在延安幹部療養院工作,自然能接觸到林這樣的首長。林一見張梅,驚為天人,馬上發起猛攻。那麼多堅固的堡壘都攻下來了,張梅這個小小堡壘自然不在話下。二人請董必武、成方吾做媒,1937年結婚。

婚後不久,林東渡黃河,到山西打平型關伏擊戰,打破了日本人不可戰勝的神話。林那個高興啊,那個神氣啊,穿了日本將官呢子大衣,騎了日本關東大洋馬,在黃土高原上狂奔。閻錫山的兵以為是日本人,一個點射,平時沒這麼準,這次可射準了,正中脊柱,林翻身落馬。

這一槍,改變了林的下半生,他從此怕光、怕風、怕水、怕太陽,晚上還怕月亮,一直到死。你說人都成這樣了,都怕水了,還怎麼正常生活?

延安治不上林的怪病,那就到共產國際的大本營蘇聯治吧。蘇聯派專機到蘭州接林,那可是貨真價實的專機啊,可不是您邨那拉磚的拖拉機。

林擔心病情,快馬加鞭,趕到蘭州,張梅還沒到,專機到了,專機不等人啊,林坐專機先去了蘇聯。

張梅身懷六甲,跑不動,等她跑到蘭州,林已坐專機走了。她非常失落,再加旅途勞動,早產了,是個男孩,兩個月後死了。

張梅埋掉小孩,1938年到蘇聯,與林團聚。這一年,張梅19歲。

開始還算融洽,漸漸地,性格差異使倆人漸生芥蒂。林是那種內向的、孤僻的、不苟言笑的人;張是活潑的、外向的、喜歡交往的人。林性格古怪,又得了怪病,怕光、怕水又怕風,寧肯獃在家裡也不出去。蘇聯各級領導經常宴請林夫婦,三日一大宴,五日一小宴,還舉辦舞會。林一概拒絕,除非斯大林同志出席,其他的一概拒絕。他連水都怕,宴會上還有酒,伏特加,他更接受不了。

而這些,張梅都喜歡。宴會、舞會、紅酒、伏特加,米脂窮山溝哪見過這些啊!此時的張梅放在今天也就是大一女生,年輕、活潑、好奇,哪能阻擋這些誘惑啊?

林說,你是來伺候我的,就在家好好伺候我吧,這才是你的工作。但張梅做不到。就這樣,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二人的感情就越來越疏遠了。

1941年,張梅生下了大女兒,林非常高興,取名林曉霖。在張梅坐月子期間,林與一孫姓女士打得火熱。為尊者諱,老郭不說孫女士名字,也是位有來頭的人物。至於怎麼火熱,火熱到何種程度,您自己聯想去。

1941年6月,林奉命回國抗日。林請求孫女士和自己一同回去,出人意料地遭到拒絕。林走的那天,沒帶張梅和孩子回國。他對張梅說,你好好在蘇聯學俄語,學好了回來給我當翻譯,我騎白馬來接你。這就是傳說中「身披金甲聖衣、駕著七彩祥雲」,至尊寶與紫霞姐姐的愛情故事,多麼浪漫和有詩意的想法啊!

也不知是張梅年少無知,還是受夠了無休止的爭吵,張沒有堅持,真的和孩子留了下來學俄語去了。這時候,林曉霖才幾個月。 1941年之後那幾年,衞國戰爭進入最艱苦時期,整集團的蘇軍被俘,國土淪喪,蘇聯到了生死存亡關頭,別說三天一小宴、五天一大宴,連土豆都吃不上了。兵荒馬亂,在異國他鄉,張梅獨自帶著孩子,還要參加集體勞動,生活異常艱辛。

再說林彪。林回國後,遇上了他生命中的克星葉群。如果沒有葉群,林大概不會有那樣的結局。 1971年9月13晚上,波詭雲譎,疑霧重重,到底發生了甚麼,一直是個迷。

葉出身於大城市的大家庭,在北京讀大學。這樣的出身,其心機和城府,不知比陝北山溝裡長大的張梅深多少倍。葉群雖沒張梅漂亮,但有一股子城市女人的風韻和氣質,對湖南林家灣出來的林有巨大殺傷力,兩人馬上打得火熱,1942年結婚,並迅速育有一子一女,林立果、林立衡。

這一切,深處蘇聯戰火中的張梅一無所知,她還幻想著白馬王子騎著白馬來接她。 1946年,抗戰已結束,羅榮桓到蘇聯出差,林交給羅一封信,讓其轉交張梅。信中大意是,我已與葉群夫人結婚,並有兩孩子,你也可找別人結婚。

轉送這樣一封信,羅其實挺尷尬。

張梅失聲痛哭,雖然也有預感,但這一天真的到來,對張的打擊還是挺大。

1950年,新中國成立,張梅帶著孩子回國。北京城是進不去了,張到沉陽醫科大學學習。張梅高小文化,其實就是小學畢業,沒讀過初中高中。這樣的文化程度,在陝北窮山溝裡是知識分子,到了大城市,特別是學醫,那就麻袋繡花——底子太差。

張梅是個不服輸的人,不甘落後,拿出十二分力氣學習,除了吃飯、睡覺,其他時間都用於學習。她還照看年僅9歲的女兒,顧不過來,希望女兒隨林彪生活,畢竟林的生活條件遠遠高於她。自己送去,顯然不合適,誰把送去呢?她想到了一個老鄉,誰?高崗。

高崗是橫山武鎮高家溝人,橫山下來的游擊隊,陝北紅軍創始人之一。米脂龍鎮再往裡就是橫山武鎮,也算半個老鄉。從後來抗美援朝經历看,高與林關系不錯,能說得上話,所以張梅托高把孩子送給林。

這一年,林曉霖9歲,剛從蘇聯回國,水土不服,長了一頭疥瘡。林曉霖剃了個光頭,像個小男孩,又穿了件花裙子,糢樣滑稽。臨行前,張梅對女兒千安頓萬囑咐,說到了爸爸家一定要聽話,要乖,叫後媽要叫媽媽,可不敢沒禮貌,山貓野猹(zà),沒大沒小。

林彪很迫切地見到女兒,抱在懷裡。

女兒也很想念爸爸,但那麼大領導,她很緊張,又剃了個光頭,樣子古怪,緊張得直搓花裙子。但沒忘了媽媽安頓的話,很禮貌地向林和後媽打招呼。林曉霖剛回國,不會說漢語,只能用俄語問候,林聽不懂。

葉群在旁邊笑著說,我給你們父女當翻譯吧,你女兒說,你是個不講理的大壞蛋。
林一聽,哈哈大笑,說,這傻丫頭是不是高興壞了?葉群卻翻譯道,你爸爸說你是個沒教養的壞孩子。

林曉霖本來就很緊張,聽這麼說,「哇」地一聲就哭了。林皺一皺眉頭,又隨便聊了幾句,語言不通,沒法溝通,就匆匆離開工作去了。

初次見面,也就幾分種。

葉群時時在林跟前說女兒的壞話,很搗蛋,調皮得不像樣,不好好學習,到處瘋。同時,安排林辦帶孩子到北京城閑逛。林想見女兒時,她就說,哪獃得住,早出去浪去了。

林曉霖慢慢知道後媽挑撥她父女間的關系,不喜歡這個後媽,也不叫她媽媽。一次,林曉霖在她和媽媽的合影照片背後寫道:「你還記得這個人嗎?」趁後媽不註意,把照片給林看。酸棗核也有顆心呢。林曉霖雖小,也有個小心。這件事說明,林曉霖非常聰明、機靈。


張梅和林曉霖

這事讓葉群知道了,可捅了馬蜂窩,葉群拿出婆姨女子的三大法寶,一哭二鬧三上吊,我可活不成了,小小年紀就會挑撥離間了,長大還怎麼得了啊?我可怎麼活啊!

北京沒法獃了,林曉霖又回到東北母親身邊。張梅把女兒安插在沈陽一所小學,一上就是三年級。林曉霖連一句漢語也不會說,一上就是三年級,困難很大。但她特別用功,在媽媽的輔導下,進步很快,1954年考上北師大女附中,又回到北京學習。

葉群用心險惡,從以後的表現看,她其實是個無知而又自以為是的蠢女人。在這個蠢女人的挑撥下,林與女兒一直沒建立起感情。

葉群想方設法阻止林與女兒見面,挑撥他們的關系,林為此經常與葉吵架。葉變本加厲,幹脆把林曉霖趕出家門,林曉霖只好在羅榮桓家住。大人物和普通人家沒甚麼區別,也是張家長李家短,嚼舌頭、蓋簸箕,背後傳閑話。迫於輿論壓力,葉把林曉霖接回家,但二人關系一直不融洽。何止是不融洽,互相憎恨。

林曉霖可能繼承了父親的遺傳,或因為活得壓抑,她很抑鬱,很少說話,課餘時間躲在一角,默默看俄文原著。只有遇到一起從蘇聯回來的同學,才有說有笑湊在一起,用俄語嘰嘰喳喳說個不停。

北師大女附中可不是普通學校,2/3的學生是高級領導人子女。同學們發現,林曉霖與照片上的林彪長得很像,特別那兩道眉,非常像。大家猜測林曉霖是林彪的女兒,非常羨慕她。但林曉霖更羨慕同學們,別人都有自己的爸爸媽媽,和爸爸媽媽生活在一起。而自己呢,爸爸一個家,媽媽一個家。她更希望生活在普通人家,過普通人的生活。

林曉霖學習成績很好,各科都是5分,在全校同級400多名畢業生中,她是唯一一個獲得北京教育局頒發金質獎章的學生。但這樣的成績,北京那麼大,竟然沒一所高中敢要她。為甚麼?

後媽讓林辦給北京所有高中打招呼,不讓錄取林曉霖。林曉霖沒辦法,只好回到媽媽身邊,在沈陽實驗中學讀高中。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張梅大學畢業後,安排到醫院工作,這時已經35歲了。但天生麗質,歲月也不能掩蓋她的美麗,張梅依然那麼漂亮,漂亮之外,又增添了幾分成熟女性的嫵媚。張梅身邊不乏青年男性追求,但知道她的身世後,一個個都吐吐舌頭,縮回了腦袋。

張梅長嘆一口氣,唉,這都是命啊!也就認命了,做好了一輩子單身的準備。

但有人不服。誰?徐介藩。

徐介藩,安徽人,也是老革命,1901年生,比林彪還年長6歲。朋友們勸老徐,你可不敢趟這渾水啊,那可是地雷陣,萬丈深淵,趟不得啊!徐介藩卻說,她單身,我也單身,我兩都是自由的,為甚麼不能?再說,論年齡,我比林大,是兄長;論級別,我黃浦三期,他四期,我是師兄。我不怕。

徐介藩為人耿直,有一件事最能說明。 1959年,廬山會議,風雲突變,大家嚇得噤若寒蟬,他卻大大咧咧地說,「萬×書,說得沒錯啊!」他就是這麼一個人。

張梅在蘇聯生活了12年,徐介藩在蘇聯生活了20年,雖然年齡相差18歲,但共同的經历讓他們走到一起,1956年結婚。

1983年,徐介藩因病去世,享年82歲。

徐介藩、張梅夫妻

繼續說林曉霖。北京沒一所高中敢錄林曉霖,林回到東北母親身邊,在遼寧實驗中學讀高中。徐介藩視為已出,關愛有加,林曉霖過上了比較溫馨的生活。

1971年9月13日,林折戟沉沙,因張梅母女與林一家早就斷絕往來,特別是林曉霖在父親如日中天的時候,出人意料地宣布斷絕父女關系,所以「913」後,這對母女所受沖擊並不大。

張梅母女選擇普通人的生活,非常低調,從不拋頭露面,很少為社會關註。如果在街上遇到她們,絕對想不到她們的背景。如今,2021年5月,林曉霖已是80歲的耄耋老人,她和母親生活在一起,照顧母親的生活起居。而她的母親張梅,已經102歲。

衷心祝願兩位老人幸福安康,安享晚年。

 

來源 老郭說史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