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迅哭泣,馬思純下跪的背後,是2800萬個家庭在崩潰

周迅
 

周迅在《奇遇人生》裡哭了。

在繃不住的那一刻,她轉身背過攝影機,擦了眼淚。

眼前的 一幕讓周迅無法克制住自己。

81歲的爺爺,面對著和自己走過一生的妻子,禮貌又熱情地上前握手,說著「你好。」

不是「好久不見」,更不是「我愛你」,而是,「你好。」

就像今生是第一次見面那樣,微笑著,晃動著妻子的手。

就是這一幕,讓周迅再也無法克制自己的情感。

這個爺爺,在7年前患上了阿茲海默癥。

阿茲海默癥就像一個腦海中的橡皮擦,不斷地擦去你今生的記憶,直至死亡的來臨。

上面說的是周迅和阿雅在綜藝節目《奇遇人生》第二季中的境遇。

她們去到了日本愛知縣,住進了當地的一間民宿。

民宿的主人叫道子,是一位端莊典雅,溫柔賢淑的女性,今年已經76歲了。

獨自一人操持,打理著這間擁有古典韻味的日式建築。

她的伴侶幸貞先生退休前是位大學教授,曾被日本內閣認定為「文部科學大臣」。今年81歲。因為身患阿茲海默癥,目前住在療養院裡。

從在學校時講課有重複,到精神逐漸恍惚,記憶的時長越來越短,漸漸開始遺忘愛人、孩子,甚至所有一生積攢下來的記憶。

這一天,周迅和阿雅陪同道子前去療養院看望幸貞。

出乎意料的是,幸貞並沒有像我們所想象的那樣,行動遲緩或者無精打採。他在鏡頭中出現的時候,正在人群中歡樂地唱歌。

活潑、樂觀、健康,不像一個病人。

然而當他們在房間裡坐下的時候,一切發生了變化。

周迅問幸貞爺爺:你認識旁邊這個優雅的女士是誰嗎?

幸貞遲緩地反應了一會兒,說:不知道。

但是,當道子提出要求說,想聽幸貞唱一段歌的時候。

幸貞這樣唱道:

喜愛春天的人兒

是心底純潔的人

像跨越岩石的海涅一樣

是我的戀人

喜愛春天的人兒

是心底純潔的人

像跨越岩石的海涅一樣

是我的戀人

似乎糢糊之中,依然記得這個人是誰。

即使已經無法用大腦搜尋,即使語言表達已經遲鈍,但內心卻依然有著懵懂的感知。

「她是我的戀人。」

道子每周會開車兩次,去往40分鐘車程處的療養院,看望幸貞。

周迅問她:他對你和這個家的大部分記憶都不記得了,這不是很悲傷嗎?

道子卻說:即使我丈夫他自己忘記了,但那些事情我們都記得。

道子說她始終記得幸貞爺爺在新婚後對她說的話:「我會拼命在外面賺錢養家糊口,希望你好好守護這個家。」

雖然幸貞爺爺早已遺忘這些話,但道子時至今日,也依然在好好地守護著這個家。

忘記愛人,的確是一件悲傷的事情。

當阿茲海默癥到來的時候,我們沒有辦法去阻止它。

我們唯一能夠做的,就是幫你記得那些你忘記的事。

所有的記憶、感受、話語,你忘了,沒關系,我來幫你,一一收藏。

阿茲海默癥,俗稱老年癡獃。一個在老年群體裡的高發病。

據統計,全球每8位65歲以上的老年人中,就有1位是該病癥患者,患病率高達12%。

前段時間,馬思純和張國立在《我就是演員》中就有一段關於阿茲海默癥的表演,讓所有網友一秒淚奔。

這個片段叫《繼父》。

17年前,陶蘭(馬思純飾)失手把繼父(張國立飾)的親生女兒紅紅推下橋致死。而陶蘭也因此入獄。

服役16年後的一個大年三十,陶蘭被允許回家一天。

而她不知道的是,繼父早已患上阿茲海默癥,不記得她了。

獄警在門口對張國立說,「看看誰回來了?」

張國立的第一個反應不是直接看來的人是誰,而是先定定地看了和他說話的獄警兩三秒,才把眼睛拐到旁邊去尋看來人。

這就是患上阿茲海默癥的癥狀,反應不過來是常態,甚麼事和人都記不住,反應過來的事情,也得慢好幾秒。

他們相見後,繼父佝僂著背,聲音微弱,一遍一遍地問:「你誰啊?」

他不記得她失手殺死了自己的親生女兒,不記得他的無限恨意。

他不記得這是她的繼女,不記得自己的無限愧疚。

一切愛恨都被遺忘。

只剩下一句:你誰啊?

表演結束,演員、導演、觀眾全部都陷在情緒中久久不能平息。

那句「你誰啊?」更是讓許多人淚水決堤。

張國立直言,這句臺詞,其實是他父親生前常常會說的話。

他的父親也曾患上了輕微的阿茲海默癥,他把這種感受,最大化地放進了表演中。

馬思純也說,她在見到爺爺的最後一面時,爺爺也問她:你是誰啊?是我的孫女嗎?你找到對象了嗎?

這個記憶在馬思純演戲的時候不停地閃現,她早已無法遏制自己的情感,崩潰大哭。

親眼看著自己的親人,就這樣一點點把自己當成了陌生人。

曾經為你做飯,叮囑你添衣,操心你的功課和加班,時時追問你有沒有找到對象的那個親人,現在當你站在他的面前,他卻說,你誰啊?

他不記得你了。

也不記得你們之間的所有糾葛。

這種痛,可以說是錐心之痛。

讓人無法接受,更無法釋懷。

去年,黃渤做了一檔綜藝叫《忘不了餐廳》,邀請了五位患有阿茲海默癥的老人作為服務生,開了一家中餐館。

這個餐廳裡,有人會上錯菜,有人反應慢半拍。

但是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來自上海的小敏爺爺的故事。

小敏爺爺得知自己被選中錄制節目後,十分興奮,便給自己結識長達51年的老朋友王爺爺寄了一封邀請函,希望他能夠帶太太來「忘不了餐廳」吃飯。

王爺爺如期赴約,在見到小敏爺爺前,王爺爺斬釘截鐵地對太太說,他一定會認出來自己的。

但當王爺爺到達餐廳後,小敏卻認不出他了。

王爺爺努力壓抑著自己的情緒,試圖語氣平穩地問:「你認識我嗎?」

小敏爺爺樂呵呵地說:「我現在不大認得。」

就像心髒突然被無形的手狠狠攥住,也像被人從高空中突然推下。

王爺爺在之後的採訪中哭得不能自已,他說,「我想他是不會忘記我的,無論如何他都不能忘記我啊。」

《忘不了餐廳》中,王爺爺在採訪中崩潰大哭

節目組在字幕中寫道:「初次失憶,很高興重新認識你。 」

這短短的一行字,道出了所有阿茲海默癥和他們身邊人的苦楚。

漫長的一生中,我們和那麼多人發生過美好的故事。

如果生命的盡頭是遺忘,感謝我們曾經相遇過。

上個月,微博兩條熱搜引起了大家的註意。

2050年我國AD(阿茲海默癥 )患者將達2800萬。

全球首款阿茲海默癥創新藥獲批。

網友們的評論讓人心痛:

「吃了藥,爺爺就會記起我了吧?

「如果這個藥早一點出來,奶奶或許就不會那麼早離開。

是的,阿茲海默癥不僅僅是一場關於「遺忘」的病。

它的最終結果,是人的死亡。

@中國科普博覽 在知乎有這樣一個回答:阿茲海默癥從開始發病到最終得病,到最後階段,一共分為 七個階段。

1-3階段分別為:了無痕跡、「老糊塗」、奇怪的健忘。

其實,在第3個階段,一些早期的患者就可以被診斷出來了。

他們的「健忘」已經到了讓人覺得奇怪的地步, 比如,很明顯的忘記人名地名或者日常物品的名稱,沒法記住陌生人等。

但是,如果這個時候開始進行治療幹預,會使得發病過程大大延緩。明顯改善病人在未來幾十年的生存質量。

隨著時間的推移,病情可能會發展到4-6階段。

在這三個階段中,病人會漸漸忘記自己的家人,忘記自己以往的經历,甚至嚴重到無法獨立生活。但是,此時的病人其實最需要的就是陪伴。

龍應臺在母親患上阿茲海默癥後,在信裡《天長地久》中這樣寫道:

她不知道我是誰,但是當我坐在她身邊、握著她的手的時候,她至少會感受到我對她的溫暖。

她不知道我是誰,但是當我坐在她身邊、握著她的手的時候,她至少會感受到我對她的溫暖。

當家人處在這個階段的時候,其實我們應該明白,他們能記得我們的時間,並不多了。

當病情發展到第7個階段的時候,也就即將走到了生命的盡頭。

他們已經失去了對環境的感知力,說話和行動都有困難。大小便失禁,飯要人喂,走路要人扶,坐不穩,不時出現不正常的條件反射等等。

他們已經甚麼也不認識了,仿佛自己一個人在孤獨的生活。

而這個孤獨很長,幾乎沒有盡頭,直到死亡。

很多人在面對家人得阿茲海默癥這件事的時候,其實是很茫然的。

但其實在日常生活中,我們可以通過以下這兩個方面,去呵護和照顧身邊的阿茲海默癥患者:

第一是日常生活。

當病人要獨自出門的時候,一定要善用工具。比如幫他們隨身攜帶附有個人資訊的書面材料或者GPS;

吃飯最好使用明亮顏色的餐具;

洗澡的時候浴室做好防滑;

危險物品一定要藏好。

其實我們常常說,老人老了,就跟小孩一樣。

那我們也更應該把小時候家人撫養我們長大的耐心,放到他們身上。

第二是精神慰藉。

陪伴始終是最好的藥物。

在節目《忘不了餐廳》中,黃渤也講到了自己的父親「失憶」的故事,舒淇問黃渤,如果你回到過去,會跟父親說些甚麼嗎?

黃渤沉思了一會兒說,

沒有特別想說的,就想多陪他一下。

沒有特別想說的,就想多陪他一下。

希望我們永遠都不要有這種遺憾。

寫到這裡,我想起一件自己的小事。

上次去看望81歲的外婆時,她對我說:

「你上次回家是過年的時候,到你下次回來,又要到下次過新年了。不知道,到那個時候,我還清醒不清醒。還記不記得你了。

那句話讓我一瞬間在外婆面前淚如雨下。

其實我們所有人都明白,年齡大了以後,神志不清, 「老年癡獃 」,是一件很普遍的事情。

有數據表明,中國是阿爾茨海默癥患者人數最多、增速最快的國家。

《尋夢環游記》說:「一個人真正的死亡,是被所有的人遺忘。」

或許,我們能做的,就像《奇遇人生》裡的道子奶奶那樣,幫那個人記得那些,他曾經想記得的故事。

有人曾經提出這樣一個問題,問那些不在家鄉工作的年輕人:

如果你一年只能回一次家,可以算一下,在老人們餘下的人生中,你們還能夠見到多少次。

這是一個很殘忍的數字,

或許,在長輩還能夠記得我們的時候,我們可以多陪陪他們。

請再多愛一點吧,在遺忘之前。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