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爆炸醜聞!操控幾十億人,紮克伯格夫婦還被控性騷擾?

紮克伯格夫婦

世界上大多數品牌,為了鞏固自己的影嚮力,是輕易不肯更改放棄已經打出名氣的東西的。

就連把 Logo 從方角改成圓角,都要謹小慎微,防止大家不認識了 ……

但最近,Facebook 卻搞了一個大新聞:

作為市值突破萬億美元的大公司,全球最大的社交平臺,它說改名就改名!

直接改頭換面,將整個公司,改名為和之前毫無關系的 Meta……

這次,他們簡直是 ” 下了狠手 “,不僅改了公司名稱,還改了股票交易代碼(從 FB 變成 MVRS),改了 LOGO。 

沒聽說這個消息的人,無論如何,都沒法從這個名為 Meta 的公司,聯想到之前的 Facebook。

不過,這倒也說明了創始人紮克伯格的決心,是真的不要 “face” 了:

” 從現在開始,我們將不再以 Facebook 為先,而以 Metaverse 元宇宙為先。”

 

 

估計說到這裡,大家還是懵逼的 …… 啥啥啥?元宇宙?這是個啥? 

這個概念,可以解釋為一個用代碼寫出來的 ” 虛擬世界 “。

它與現實世界相互對應,在互聯網上再造出一個沉浸式共享虛擬空間,每個人都可以完全置身其中。

打個比方,各種小說裡出現的 ” 全息游戲 “、《黑客帝國》裡面的 ” 矩陣 “、《頭號玩家》裡出現的綠洲 ……

 

元宇宙,相當於提供了一個虛擬社會:只要戴上全息設備,你就可以足不出戶地進入一個平行世界,可以社交,可以工作,可以娛樂,可以做所有事情。 

紮克伯格這次宣布要整個公司全力投資元宇宙,哪怕一時半會兒看不到收益,哪怕會讓公司今年的總營業利潤減少 100 億美元,也要第一個構建出這個被科幻迷們幻想了無數次的夢想。

(畢竟如果這個真的實現,就會成為像蒸汽機、電力、互聯網一樣改變整個時代的東西了 ……)

 

紮克伯格說: 

” 在元宇宙世界,你可以與朋友和家人聚在一起、工作、學習、玩耍、購物、創作 …… 這是完全不同於電腦或行動電話的感受。

在未來,你將能夠以全息形式瞬間傳送到辦公室,而無需通勤;你可以與好友一起參加音樂會,或者與父母在客廳敘舊。

你能夠把更多的時間投入到重要事情上,同時減少通勤時間,減少碳足跡。”

 

當紮克伯格這樣說的時候,他同時還給出了自己的示意虛擬形象 …… 

網友一看,樂了:

原來如此!我全都明白了,紮克伯格現在大力投資元宇宙的建立——因為等所有人都進入元宇宙,就沒有人能看出來他是個機器人了!

紮克伯格:計劃通 

 

這個流言,也算是來源已久了。 

雖然國外網友一直腦洞很大,但這個傳言,還真不能完全怪網友們 ……

拿紮克伯格的蠟像舉個例子 ……

別誤會,左邊才是蠟像,右邊是小紮真人。

 

這蠟像,刻畫的是早年創造 Facebook 時候意氣風發的 Geek 宅男紮克伯格。 

當時他是哈佛的少年天才,雖然不擅長打扮,但笑容還是挺像個人的。

就算 2017 年他脫口而出:I was Human,也沒有引起軒然大波,只是被大家調侃一下。

 

(圖源:穀大白話) 

然而 2018 年,紮克伯格因為 Facebook 洩露用戶資料而出席美國國會聽證會時,他的狀態,讓全世界人都懵了 ……

這真的不是一個機器人嗎?

 

網友列出了 N 個證據: 

1. 從頭到尾,他的表情幾乎都沒有出現過變化。

比如這句,紮克伯格回答 ” 我聽不懂你在說甚麼 “,表情毫無波瀾,沒有困惑也不皺眉,正常人類會這樣嗎?

 

2. 人類喝水,所以紮克伯格也需要喝水。 

網友仔細看的時候發現,他喝水時只是拿起了水杯,仰了一下頭,但並沒有咽下去 …… 所以,這只是他偽裝成人類的必須手段!

3. 在聽證過程中,紮克伯格不時微笑。 

然而 …… 每一次都是標準和程序化的微笑,不僅沒讓人感覺到友善,反而像是制作好的代碼在執行:現在,開始微笑。

 

最重要的是,這可是一場長達 10 個小時的聽證會! 

這裡面有各種刁鑽、故意發難的問題,有各種一連串的逼問,就希望讓你情緒出現波動,然後露出破綻。

然而從頭到尾,紮克伯格一直 ” 毫無波瀾 “,冷靜克制彬彬有禮,簡直就像是設定好的問答機器人 ……

那答案只有一個了:他屁股下的那個特殊坐墊,其實就是他的隨身充電器 …….

 

不過,網友再如何調侃,這充其量只是一個無傷大雅的玩笑。 

就算紮克伯格聽到別人說他是機器人,也不會覺得冒犯,畢竟這種茶餘飯後的閑談,並不會真的對 Facebook 產生影嚮。

讓他元氣大傷的,還是那些真刀實槍針對 FB 的指控。

10 月 3 日,曾經在 Facebook 工作過的數據科學家弗朗西斯 · 豪根在美國國會作證指控:

Facebook 傷害兒童、煽動分裂並削弱美國民主。

 

多個外媒將她稱為 “Facebook 吹哨人 “,因為她是第一個將 Facebook 的內幕完完整整地展現在公眾面前的人。 

她在 FB 打擊假新聞的團隊工作了兩年,但今年五月,她因 FB 的決策憤怒離職,隨後將多份內部文件和備忘錄分批次爆給了媒體。

這些內部文件證明:FB 視利潤高於一切,將公司的商業價值置於公眾安全之上。

 

豪根提到,臉書有 ” 減少假消息 ” 的安全系統,能減少錯誤資訊的傳播。 

這個系統已經完善,但卻在短暫開啓過一段時間後,被 facebook 主動關閉了。

” 他們把這個系統主動關掉了。”

他們可以篩選,卻放任假新聞橫行。

 

而且,2018 年,Facebook” 優化 ” 了自己的算法,來推動用戶參與。 

簡單來說,就是這個算法篩選出了更能夠吸引人們互動反應的內容,將其傳播得更廣。

這聽上去沒有甚麼問題,但 Facebook 內部調查發現,這個算法推薦下,受益的內容基本上都是給人帶來負面情緒的內容。

因為人們在情緒激動的情況下,將會更傾向於評論、點贊、發表看法;而激發人們的極端憤怒,比激發其他情緒容易得多。

 

因此,用戶將更多地看到能夠引起憤怒、激發恐懼、煽動仇恨的內容。 

Facebook 知道這一點,知道他們的算法給這個世界帶來甚麼,也知道——只要他們稍微改一改算法,這個世界就將更和平、更美好。

但他們不。

因為對於 Facebook 來說,公司利益是更重要的。

豪根稱:紮克伯格在公司獨斷專行,因此可以說『單方面地控制了 30 億人』

(FB 月活用戶超 30 億人)

 

此外,Facebook 自己所做的內部深度調查發現,Instagram 對青少年的精神健康產生了巨大的負面影嚮。 

(Instagram 屬於 Facebook 公司)

簡單來說,就是你刷 Ins 看到網紅們的完美身材、完美生活,對比就會覺得自己不夠好,感覺到自卑,甚至有些人因此深陷焦慮、患上飲食失調,甚至自殺。

然而,這種影嚮,其實就是他們想要看到的。

Facebook 沒有對其做出任何處理,也沒有對外公布其調查得到的結果。

因為豪根的指控,Facebook 的市值在一夜之間蒸發了 900 億。

福無雙至禍不單行,除了這件事情之外,紮克伯格還攤上了另外一件令人焦頭爛額的事情。

10 月 27 日,他被兩名前員工告上法庭,起訴 ” 性騷擾、歧視、拖欠薪酬、職場霸淩 “……

這次的被告,甚至不是 ” 馬克 · 紮克伯格 “,而是 ” 紮克伯格夫妻 “。

 

這兩名前員工,倒不是 Facebook 的員工,而是他們的家族企業僱員。 

(大概就是負責安全、財產、出行這類問題的專門公司)

其中一位員工透露,他在為紮克伯格工作期間,每天工作多達 17 小時,沒有任何加班補償。有的時候他需要從早上 7 點工作到淩晨 2 點,為紮克伯格夫妻做各種出行前的住所準備。

 

而且,他患有癲癇,但仍然被迫做一些加重病情的危險事情,甚至因此癲癇發作、不得不接受治療。 

此外,他的直系上司還對他進行了性騷擾,用食物對他比劃了一個露骨的性暗示、故意摸他的腹股溝等。

 

另外一名黑人女性員工,也認為紮克伯格的家族企業,是一個有毒的工作環境。 

她的上司經常暗示黑人不配得到這個職位,評價她自然卷曲的發型不專業,將她和其他黑人稱為 ” 貧民窟員工 “。

此外,這名上司多次用帶有色情意味、有辱人格的詞語來針對女性員工,不恰當地評價她的胸部,貶低她的外貌。

她曾經在公司裡表達過自己的擔憂,而 HR 告訴她:” 這個公司就是男性在領導掌權的地方。”

 

盡管她多次提出投訴,但是管理層沒有採取任何措施,而是直接把她的投訴文件給了她投訴的對象,讓她的上司 ” 自己處理 “。 

而上司直接把她開除了。

 

一氣之下,這兩個人聯合起來,一起把公司的大領導紮克伯格夫妻告上了法庭。 

這些事,倒是和紮克伯格自己沒關系。

但足以證明,紮克伯格的家族企業公司,整體環境都是一個令人窒息的有毒環境。

他所提拔的高管、信任的親信,都有著不太恰當的行為 ……

一系列醜聞之後,Facebook 做出的反應,就是改名為 Meta。

有的網友猜測,這不會是他覺得原來名字不吉利,想改名換運吧?

可是 ……

僅僅更改名字,對解決問題有幫助嗎?

It doesn’t Meta。。

來源 英國報姐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